第118章:医治林明清(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林把自已亲爹的腿踢断,落荒而逃之后,留下的周平夫妻俩,林亦为看着他们可怜,就派几个年轻的壮丁,把他们送回去。

然而,经此事之后,针对林月兰克星一说的流言蜚语,却是席卷了林家村周边所有的村子,周家村,李家村,刘家村等十里八村的村民,上至八十老下,下至襁褓中的婴儿,都知道了,周家村的一户人家因为把自家的田卖给了林家村的一个克星,现在摊上祸事了。

他们一家,一家之主给摔断了腿,儿子却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妻子则是每天哭哭啼啼,哀怨愤恨,天天诅咒大骂林月兰。

之突然之间的祸事,都是因为把自家的田卖给了一个克星,而引起的。

真是天下最霸的克星!

这样都能克到人?!

因此,这些天,好些个村的村民频繁来林家村串亲戚,就是为了打听林月兰之事。

对于无妄之灾的林月兰,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就是听到了,她也只是“呵呵”冷笑两声。

明明是那些人性贪婪,自已酿做下的苦难,无处宣泄,现在就推到她头上的一个报复她的借口而已。

不过,她也懒得理会。

反正她的名声已经这样了,多一个,多十个,多千万个知道她是个克星,都没有任何差别。

她也不想把这些精力放在无关紧要之人身上。

她这两天,忙着整田和育苗,再有一个,忙着要给林明清看病。

林月兰提着自已做的一个白色药箱,到了林明清的房间。

看到林明清呆滞的目光,麻木的神情,以及嘴角留下的口水,让林月兰的眼神暗了暗。

林亦为给儿子扶好坐好,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心痛。

他黯然的道,“本来清儿只是下身瘫痪,可是自从他自伤流血过多之后,他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你师祖说,这是因为他流血过多,脑子有偏刻的缺血液循环,而导致的。只是,他也毫无办法。”

随即,他又转过头,很是慎重的严肃对着林月兰,说道,“兰丫头,清儿就拜托你了!”

因为林月兰说有办法医治林明清,今天林家的人,几乎都在家,林亦为的妻子,林明亮夫妻。

他们也是以慎重认真的表情拜托的道,“兰丫头,小弟(清儿)就拜托你了。”

林月兰抿着嘴唇,也是很认真的说道,“我既然承诺会医好清叔,我就不会食言。

不过,”说着,她话锋一转,同样严肃的说道,“里正爷爷,林奶奶,明亮叔,能请你们先去外面等候吗?我想以最佳最静心的状态给明清叔诊治!”

林亦为一家人当然没有任何意见。

林亦为点头道,“好。兰丫头,你尽力而为,如果……假如明清真没……,里正爷爷不会怪你的。”他的意思说,如果林明清真不能医好,他们也不会怪林明清的。

当初,他的清儿心善,见不得让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就这样被至亲活活逼死,才会插手于林老三家的家事上,救下她,因此惹上祸事。

好在,这孩子是个感恩的。

没有想到,她竟然从三年前就发誓要医好清儿,这份真挚的感恩之心,他们一家人收下了。

林月兰立即坚定的道,“里正爷爷,我说了我一定会医好明清叔叔的,就一定会治他的,请你们都放心。就是,现在需要你们在外面等候一会。”

林亦为一家出去外面等候了。

只是,所有人都难掩表情上的紧张和害怕。

紧张,是因为,这一次林明清或许是真的难够医治了,就算不能完全医治好,最起码,可以让他呆滞麻木傻子般的神情,给医治成正常人就好。

至于双腿,看到那裤子下底烂出来的白森森的骨头,他们就不太想抱着什么希望了。

因为,他们害怕这次会像以往任何时候的情形一样,有多少期望就会有多少的失望,甚至到了最后就变成了绝望。

林月兰这些人走出去之后,就蹲下身子拉起林明清的裤脚,看到,他的大腿以下的肌肉已经完全萎缩溃烂,甚至露出那白骨头,微皱了眉头。

这样子看着多痛苦啊。

林月兰抬着头很是认真的对着林明清说道,“明清叔,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我现在说给你听,请你一定记住,呆会一会无论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要惊讶,把这一切埋在心里。否则,即使你对我再有大恩,我也不会翻脸不认人的。”

她说过,为了小绿,她可以对任何人残酷无情。

林月兰一说完,刀子就发现林明清的眼神里亮了亮,然后双眼皮眨了眨,表示知道明白。

林月兰还是想要把事情提前说个明白,她继续道,“或许你现在不知道我的本事有多大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可以,我可以瞬间就让整个林家村覆灭,哦,哦不止林家村,甚至是之十里八村,我都会让它们瞬间湮灭。”

林明清听着,眼睛似乎努力让自已瞪大,神色之中表示分外的吃惊与震动。

“相反,如果明清叔一直像以前一样为人正直,心胸宏大,等我医好你以之后,你就可以继续考秀才,考举人,甚至是考状元,一生畅通的官运,风风光光的回乡。”

虽说以前的林明清很能让林月兰相信,但最易变的就是人心,更别说,以后林明清经过了三年痛苦的折磨,将来还可能是要走入官场之人,心思更不能简单,所以,她不能不防。

林明清眼神时有瞬间的疑惑和不解,但随即,他的眼皮再次眨了眨,表示他肯定还会是以前一样。

林月兰看到林明清的表情,笑了笑。

她道,“明清叔,刚才是什么也没有说,是吧。”

林明清现在这副凄惨的外表看起来,就如真正的傻子一般,然而,他的内心却是十分清楚、明白和通透。

内心里虽疑惑林月兰为何如此说话,但是,他还是压下疑惑,给了林月兰一个答案。

林月兰放下林明清的裤脚,首先跟所有的大夫一样,先给林明清把脉。

说是把脉,实际上就是透过绿色生命之源,来查看林明清体内的状况。

林白兰没有异瞳,不能直接透视,因此,她只能借助木系异能——绿色生命之源,像x光一样,来透视检查林明清的身体。

林月兰把着林明清的脉,一道绿色之源如烟雾一般,先从林月兰的指尖流出,然后,顺着林明清那细小的筋脉,游走在林明清的体内。

很快,那道绿色的烟雾,就遍布了林明清的全身,任何部分都没有放过。

林月兰与身上的异能和小绿是一体的。

当这些绿源全部散开之后,林明清的身体在林月兰的眼中就成了透明之色了。

林月兰双目很清晰的看到,三年前林明清那次车祸摔伤的部位——腰椎尾骨断裂。

而且因为三年时间,这腰椎尾骨之间所拉开的距离越来越大,这骨头之间已经完全把林明清的身体完全分裂了。

上部分和下部分。

所以,林明清的下半身双腿,才会萎缩的越来越严重,已经严重到了,这些肌肉只能慢慢的腐烂。

到时,最恐怖惊人的结果就是,林明清的双腿完全是两根白骨了,但上半身却还是好好的。

如果真是这个样子,别说林明清自已想要再一次产生自杀念头,恐怕就是他的家人,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林月兰再随着绿源慢慢看去,还好,五脏六腑目前都没有问题,再往上瞧,就看到林明清的脑子里的一根微细血管,似乎被堵住了,造成脑子里的血液在逆流。

所以,林明清现在最大的两个问题,就是接骨,和清除他脑子里的东西。

看清情况之后,林月兰就从林明清身上收回绿源,然后就放下手,抬头,就对上了林明清紧张和恐惧的眼神。

这是因为,他不敢想像,再一次绝望的后果。

当然了,他是看不见那道绿源的,只是,他却能感觉到似乎有东西在身上游走。

林月兰轻轻的笑着对着林明清说道,“明清叔,你放心,我这情况比我预想当中的要好多了。”

林月兰的微笑,似乎有安抚性,随即就看到林明清眼神有些轻松。

如果真的能够医治,又怎么能放弃呢?

不过,林月兰立马又严肃认真的问道,“明清叔,清除你脑子里的东西倒没有多大问题,只要扎一段时日的针,就可以排除里面的淤血。

只是,就是腰椎尾骨这里,因为三年时间,这骨头之间的距离拉开的有些大了。所以,我可能要用一些手段,把它们重新拉回,再给它们进行接骨,让它们重新再长在一块,等它完全接合时,明清叔就可以站起来了。

只是,”她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忍,“这些过程可能很是痛苦,不知明清叔能否承受?如果不能承受,很有可能就会变得半途而废。”

林明清一听林月兰真有医治的希望,他想也不想就再眨了一下眼睛,似乎在告诉林月兰,再大的痛苦,他都能承受下去。

因为,在他的心里,再大的痛苦,都没有他在这三年一天一天等死又死不了活着的这般痛苦不堪。

如果,真能治好他的腿,就算再痛,也只是痛一时,这换来的,是将来的一生一世。

所以,不管能不能忍,他都必须忍下去!

林月兰得到了林明清的答案后,她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明清叔,我们就开始始了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