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医治林明清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一说完开始之后,就拿出了亮闪闪的银针,对着他说道,“我先给你把脑内淤血给弄出来。第三针有点疼,你可得忍着点。”

说着,林月兰就在他头上,找准穴位插了一针下去,林明清无任何变化表情,还是如傻子的形态,第二针下去之后,林明清也同样如此。

但第三针,一根九寸长的银针直接对着他脑袋最中央的颅会穴时,一插下去,只剩下一寸长的尖了。

林明清的表情开始有着剧烈的挣扎和变化,慢慢的人傻子般的表情,变得狰狞和扭曲,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难忍的疼痛。

他的双手开始握拳,手腕上青筋暴突,像是随时要崩裂一般,他想要抬手拿掉头上那痛苦的来源。

这哪里有一点疼,明显是很疼很疼,好不好。

这是,一道严厉清冷的女孩子的声音在他耳边,大声的道,“林明清,如果你想要一辈子这副傻子模样,你就把那根针给拔下来!”

不,他不要当只会流口水的傻子,他要恢复成正常人模样,他以后说不定可以站起来,他现在不能半途而废。

绝对不能!

随即,林明清就在剧烈挣扎之中隐忍!

林月兰插过这针之后,很是冷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她虽不知道这针有痛,但是,这一针是最关键的一针,不能有任何的闪失,所以,必须要让林明清自已挺过去,她才能再继续施下一针

对于林明清来说,这样几乎撕心裂肺,蚀骨食心的疼痛,过得很是慢长,很是慢长,仿佛沧海桑田的慢长。

只是,他知道,这一次就算再痛,再慢长,他必须挺下去。

就这样挺着挺着,突然,这股疼痛再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透,似乎在架在火焰上浇烤时,一股清凉的泉水喷涌而出,清爽舒服。

看着林明清的表情,林月兰知道这一针的疼痛已经过去,脸上严肃的表情微微放松了一些,刚才她也是有些担心林明清挺不过这一针。

林月兰带着一些稚嫩清冷的声音,说道,“恭喜清叔,挺过去了。接下来的施针虽有些疼痛,但却只是小疼痛,清叔可以放心了。”

说着,林月兰就拿出三针银针,分别在各个穴位插上。

不一会,林明清感觉他的耳朵和鼻子有东西流出来一样。

正待想要说话时,林月兰左手无名指对着自已唇,“嘘”了一声,然后说道,“清叔,你现在不能说话,请再等等!”

这些银针都是插在她的脑袋上的,一说话,就会让穴位移位,那后果就有些严重了。

林明清有些猛然睁大的眼睛有些愕然。

难道他可以说话了吗?

林月兰等林明清的耳朵和鼻孔不再流血时,就慢慢的把银针给拔了下来。

然后平淡的说道,“清叔,你现在可以说话,手可以动动。”

林明清听话的动了动手,随即不可置信的道,“我真的可以说话了吗?”

等他说完这一句时,猛然哑然!

很快,他就激动的像个孩子一样,表情欣喜,眼里流泪,他小声的说道,“我可以说话了,我可以说话了,”随即,他笑中带泪的大声的说道,“我真的可以说话了!哈哈……,我真的可以说话了。”

因为多年未曾说话,声音带着些嘶哑和沉重,不过,却仍然能听出里面的喜悦和激动。

最后一句话说得太大声,这个房间隔音效果不好,再加上林月兰并没有屏蔽这个空间,因此,在外面等候的林亦为一家人,听到里面传出一些嘶哑不太清晰的男人声音时,先是的愕然,随即,全部人欣喜若狂起来。

“老头子,刚刚是清儿在说话,是不是?是不是?”林亦为的老婆周小美很是激动眼里带泪的抓着林亦为的胳膊问道。

“是,是,老婆子,是咱们清儿在说话。”林亦为同样眼里抹泪激动的说道。

这里面只有兰丫头和他家清儿,兰丫头是个女孩子,肯定发不出那种男人声音的,所以,也就只有他家小儿子在再说话了。

“爹,娘,真是弟弟在说话,真是弟弟在说话!”林明亮夫妻也同样的激动和喜悦。

“好,好,好!”林亦为连续说了三个好字,不知是说林明清能说话好,还是在夸林月兰的医术好。

几个压制着自已的喜悦和激动,却没有推开这道门。

一直到听到“嘎啦”一声音,开门的声音时,全家他立即快速的涌时了屋子里。

只是看到林明清鼻孔和耳朵里流出的红黑色血液时,又立即把他们给吓了一跳。

“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流血了?”这一声问得有些激动和尖锐。

林明清被他们惊呼一声,才知道,刚才流出来的东西竟然是血。

他用手擦了擦,还真的是血。

是黑色的血。

“清儿,你竟然……”林明亮的妻子刘丽立马惊觉不太对劲,很是惊讶的道。本来她想说是,你竟然会自已擦了。

她这一呼,所有人瞬间又反应过来,林明清竟然会自已动作了。

这让他们既惊讶又惊喜。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忽视他鼻孔和耳朵里流出的血液。

林亦为有些担忧和疑惑的问着林月兰,“兰丫头,清儿这……”他用手指了指林明清脸上的血迹。

林月兰淡淡的笑道,“里正爷爷放心,没事儿。”随即,他就解释道,“明清说说是脑颅内的一根细神经被一抹淤血压迫,要恢复正常,就必须把这抹淤血清除,所以这耳朵鼻孔流出血液,实际上就是压迫清叔那神经的淤血,只是淤血需要排循流出,压挤着其他血液一起流走,因此,这些血液看着有些多,有点吓人,实际上这就是治疗症状之后的后果,很正常。”

听到林月兰的解释,林亦为他们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清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林明清的娘蹲下身子,抓着他的手,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林明清微抿着嘴唇,清瘦的脸上,看着他娘,满是心疼,他真诚的说道,“娘,对不起,这些年是孩儿不孝,劳累爹爹和娘了。”说着,他的两个指尖碰触着他娘两鬓的白发,嘴里再一次说道,“对不起,娘,儿子让您操心担心了!”

林明清的娘来年连摇头,哭得像个孩子,她连连摇头,泣不成声的说道,“儿子,娘……只要你活得好好的,娘再苦再累也值得!”

林亦为作为男人,感情比较内敛,但此刻也压制不住自已情绪的激动,同样的说道,“清儿,我们只要你活得好好的,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好不好?”

林明清看着明显为他操心劳累的双亲,眼角的泪水直下,他点头道,“好。以前儿子不懂事,做了傻事,让爹娘操心了,以后儿子绝不会再做傻事了。”

林明亮一个黑壮汉男子,猛然走过来,很是感激的对着林月兰说道,“兰丫头,真是太谢谢你了!”说着,就要弯腰给林月兰致谢。

只是林月兰却承受不了这样的感谢,因为,林明清之所以变成这样,也是因为她,受她连累而已。

医好林明清,仿佛就成了她的天职一般了,因此,她不能理所当然的就这样接受里正一家人的感谢。

林月兰立即阻止林明亮弯腰的动作,说道,“明亮叔,别这样,您这不是要害我折寿吗?”

随即,她清亮的双眸扫了一眼里正全家,很是认真的说道,“里正爷爷,明清叔脑颅里的淤血排出来了,那么他的面部表情就可以恢复正常了。现在最难的就是,医治明清叔的下半身,让他的双腿恢复正常,重新行走,就需要一些时日。而且最关键的就是,明清叔后期的复健,可能需要一家人齐心协力帮他恢复行走。”

听到林月兰这段话,这下里正一家子更是激动万分了。

清儿(小弟)的腿真的能医治好!

林亦为想要再确认一遍,只是过分激烈的情绪,听着像在打哆嗦,他说道,“兰丫头,你说清儿的腿能治好,是真的,是不是?”

他家清儿的腿能治好,真的能治好,以后清儿说定真能站起来了。

这真是太好了。

林月兰点头道,“里正爷爷,治好明清叔的腿,我有十成十的把握,但是……”

说到这里,林月兰的目光瞧向林明清,有些残酷的说道,“这个治疗的过程真的很痛苦,一个承受不住,就有可能半途而废,所以,清叔,你真的愿意承受这样的痛苦吗?”

这下问题一落下,刚才喜悦的气氛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严肃和心疼。

林明清微微皱着眉头,同样严肃的认真的道,“比刚才那一针更痛苦吗?”

“是,比刚才那一针更是痛苦!”林月兰点头道。

只是林明清听动,却立即坚定的道,“我一定能承受的。相信,那过程再疼痛再痛苦,没有我这三年躺在床上,需要人随时伺候更加痛苦!”

林月兰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林明清今天承受的已经多了,就不再治疗,等他先缓一缓,明天再来。

等林月兰从里正家出来时,就看到靠在墙壁上的蒋振南,则微微挑了挑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