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处男之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轻笑着问道,“面具大叔,你怎么过来了?”

虽说现在不带面具了,但林月兰还是习惯性的叫蒋振南为面具大叔。

蒋振南冷硬的五官,浮现一抹温柔的微笑,说道,“我过来接你一起回家。”

说着,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

看来林月兰给林明清诊治耗费了一天的时间。

林亦为是陪着林月兰一起出来的,他听到蒋振南的话,笑着道,“好,兰丫头就麻烦南公子送回家了,这天黑了,一个人路上也不太安全。”

林月兰对外介绍是南振江,因此,林亦为也是以南振江的称呼来称蒋振南。

实际上林亦为心里也清楚,以现在林月兰的本事,就是三更半夜走路,也是安全很的呐。

只不过,在林亦为内心深处,还是认为林月兰是个孩子,是那个需要大人保护的孩子。

蒋振南来接人,恰合他的意。

蒋振南点了点头,说道,“里正叔,这里我应该做的。”

林亦为乐呵呵的赶他们早点回去。

因为,今天是他这三年来最好的一天。

蒋振南从林月兰手中接过药箱,带着磁性浑厚有力的嗓音问道,“还顺利吗?”他问的是医治林明清的过程。

林月兰点了点头,答道,“嗯,比我预想中的顺利多了。”

随后蒋振南就“哦”了一声,嘴笨的不知再如何说话了。

只是一直在看着路,然后在石头,有坑洼的地方,给林月兰提个醒。

林月兰倒没有想到,蒋振南这个大男人,竟然会如细心。

林月兰笑着开玩笑说道,“面具大叔,外界传言镇国大将军铁血严肃,冷酷无情,女人孩子都会被吓得退避三舍,可本姑娘瞧着面具大叔明明是个温柔细心的大男人啊,真应证了那一句铁血柔情啊。”

说着,她又有些好奇的说道,“哎呀,也不知道将来哪个女人会这么有福气嫁给你,然后独享面具大叔的细心温柔啊。”

林月兰也只是在嘴上说说,脑袋却抬头,双眸望向那皎洁明亮的天空,眼里的黯然一闪而视。

因为,她想到了那段被背叛的六年感情。

在这个世界,她或许不会再有感情,只能独身其活了。

林月兰的虽是开玩笑的话,却让蒋振南微微一愣,很快红晕就在他的耳尖上漂浮。

他转过头,在明亮的月色之中,看到的是林月兰那秀气漂亮的侧脸线条,结白的肌肤在光华的月色里更加的透亮细腻,小巧的鼻尖很是可爱清秀,粉红的唇瓣仿佛如刚出水的芙蓉很是娇嫩。

蒋振南看着一时之间有些傻愣,眼神里有着他自已都不所知的柔情似水,但在这份柔情里,却又深深的暗藏着一份压抑情素。

但是,他不知,她更不知!

感觉到旁边射过来的目光,林月兰偏过头,看到蒋振南在看着她,就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林月兰一出声,蒋振南就察觉到自已的失态,立马变得有些心慌,无措,眼神漂移,他有些结巴的说道,“月儿姑娘,你……你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我从一出生,就被一和尚断定为天孤煞星,有哪个女孩冒着被煞死的可能来接近我,或者是嫁给我,所以,就只能注定孤老终身!”

林月兰听罢,却“噗嗤”的笑了起来,她说道,“讷,面具大叔,这么说来,你现年二十四岁,还没有过女人?难道是个处男?”

说着,林月兰用狐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他的全身。

听到林月兰说“没有过女”或者是“处男”,蒋振南本是有些微红的脸,立马“轰”的一声,全部发热涨红起来。

他更是手足无措的不好意思的说道,“月儿姑娘,你不……不要再跟我开这种玩笑了。”

林月兰却摆了摆手,立马敛起笑容,作着一个严肃的表情,很是认真的问道,“蒋振南同志,问你一个很是严肃的问题,你真的还是个处男吗?”

然后,林月兰立马发现蒋振南脸上的红晕迅速转移到了他的脖子上,一看就是难为情,更是一种不好意思。

蒋振南红着脸,晕着耳尖,粗着脖子的低下头,再不肯回答林月兰的问题了。

一个才十二岁的女孩子问着一个二十四岁的大男人,是不是处男问题,这太让他接受不能啊,尤其是他一再的表示林月兰不要开玩笑了,但她似乎玩上了瘾,一而再的问他这样难以启齿难为情的问题。

古代之人,对于情感之事很是保守的,除非那些花心风流少年公子,否则一般人,可不会跟他谈论这处男处女这般如此隐晦之事。

林月兰看到蒋振南整个人都变得红通通的,像只被煮熟的大虾,顿时觉得有趣好玩。

于是,她再接着调侃笑着道,“你整个人都变得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是不好意思。看来处男之身是跑不了了。哎呀,”

林月兰看着月亮带着些阴阳怪气的笑道,“以后也不知道会便宜哪个姑娘,得到了将军大人的铁血柔情,还同时得到了将军大人的第一次,真是大大的福气,是不是啊,将军大人!”

林月兰的调侃,作为处男之身,三四岁之后没有跟女性接触过的将军大人,完全招架不住了。

他提着箱子,加快了脚步,一看就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走在后面的林月兰,却笑得更大声了。

然而,现在开心大笑的林月兰,却不知道,这后面占便宜姑娘,竟然成了她自已。

……

第二天,蒋振南和郭兵他们遵照林月兰的叮嘱,打开用那些布袋掉起的粮种。

因为发效种子已经到了第五天了,按着林月兰的说法,现在这些种子已经发芽了。

打开布袋一看,这些种子果然发芽了。

郭兵几人很是惊喜,这些种子,看着好像都全部都出芽了,也就只有那么几粒坏种子,也没有出芽。

郭兵兴奋带着激动的说道,“头儿,真的全部都发芽了,真是太惊奇了!”

之前,他们播种方式,直接就是把粮种撒在田里,然后等着它们自个发芽出苗。

可却因为突然水源气候的原因,造成撒下去种子,很多成了坏种子,这对农民来说,可是损失一大笔粮食和钱财啊。

现在林月兰教他们这个发效种子的方法,明显比那种直接撒下去的效果,好上至少一倍。

“头儿,那我们是不是就是直接把这些芽种撒去田里了?”小十二也是同样的激动说道。

他也是个农村娃,等过几年,国家不在打战,朝廷可以让他们退役时,他也是要回家种田的。

现在有个节省成本开支的种田方法,他能不高兴吗?

蒋振南却摇了摇头,严肃的说道,“月儿姑娘说过,发效芽种之后,就是育苗。”

“育苗?”郭兵倒是知道,但是小三他们三个并不知道,因为林月兰只跟蒋振南和郭兵说过这个流程。“什么是育苗,头儿?”

郭兵给他们回答,“林姑娘说过,就是把这些种芽撒在专门伺弄好的土壤里,等这些苗长到有三四片叶子时,再移植到田里去。”

小三他们不懂,很是疑惑的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得多麻烦啊。”

蒋振南看着布袋里的种芽,认真的说道,“这样是麻烦一些,但是月儿姑娘说过,这样做的粮产高,如果真是精心伺弄的话,一亩至少六七石以上。”

听到一亩至少六七石,小三几个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随即,小六子最先反应过来,他不可思议的结巴的问道,“头儿,这……这是真的吗?”

要知道现在的田产,最好的最好的,可能也就四五石,而现在用这种方法,却至少六七石,这一亩多的一两石,可不是简单的一两石啊。

如果有三亩,四亩,五亩或者更多的田地,那多出来的粮食,可就多了去了啊。

那时,农村人,谁家会愁没有粮食吃了啊?

蒋振南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说到但是时,他的表情很是严肃认真,“我相信月儿姑娘的话!”

因为月儿姑娘可是在两千年之后呆过的人。

听她说,两千年后的人,就水稻亩产可是至少十石以上,更是有二十石之说,与他们这些人的粮产根本就没有比拟之说,因为根本不用比的。

除了郭兵眼里一道精明亮光闪过,小三他们对于蒋振南的话倒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既然头儿说林姑娘说这样种田可以提高粮产,他们就相信。

因为,他们似乎对林月兰有种盲目的相信了。

一百二十多斤粮种,分了五六个布袋,所以,现在刚好一人一个提着布袋,去往之前林月兰吩咐过他们烧枯草,然后撒过灰的伺弄过的土壤里。

只是,几个大老爷们一到那里,就有些傻眼,随即又立马气愤起来。

为何?

因为,这田里之前还有放足了水,可现在却一滴不剩了。

很显然,有人做了手脚,把田里的水放光了。

这水放光了不要紧啊,可是把田里的那烧出来的灰都给放跑了,这才是他们最生气的。

水,没了,可以一会再放。

但是,灰没了,可是要至少烧上一两天,才能再有灰,但是这些芽种可是不能再等两天再撒下去的。

“他娘的,让我知道谁搞得鬼,看我不弄死他!”郭兵立马生气的爆出口了。

随即,他又看向蒋振南,说道,“头儿,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再把水放回去啊!”小六子接着口道。

在他的意识里,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只是蒋振南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们还是先问过林姑娘吧!”

“可是,林姑娘现在给林明清治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啊?”小十二有些迟疑的道。

抬头望了望高空悬挂的炙热太阳,这是要把种芽烤熟啊。

蒋振南沉思了一会,然后把布袋交给郭兵,对他们说道,“你们先把这些种芽放在树阴底下,我现在就回去问问月儿姑娘。”

随后,再瞧着不远处的那之前烧过灰的旷地里,还有些洒落的灰,再对着他们几个说道,“你们再把那些灰给铲成堆吧。”

蒋振南离开之后,郭兵他们就把这些粮种放在树阴底下,然后,他们拿铲子的,拿锄头的,很是认真的把这些散落的灰铲在一块。

……

林月兰提着药箱来到里正家,如昨天一样,里正一家聚集在家里厅堂,都没有出去干活去,昨天没有在家的林明亮的16岁的大儿子,及13岁的二儿子,今天也呆在家里了。

这一次,林明清也出来了。

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如此平心静气的面对家人,坐在这厅堂里。

他们所有人的表情上有期待,同样的有紧张和害怕。

一看到林月兰过来了,眼睛一亮,立即欣喜的迎了上去,说道,“兰丫头,你过来了。”

“你吃饭了吗?”

“你要不要喝水?”

“今天就开始要治腿了吗?”

里正一家是围着上来的,可想而知,他们是多么渴望林明清能够重新站起来。

林亦为一看到全部人把林月兰围住了,立马小声的呵斥道,“你们都围着兰丫头,问这问那的,让兰丫头先回答哪个?都先下去吧。”

大家长发话,所有人只能先退下去了。

林亦为走过来,再次很是诚恳的说道,“兰丫头,那清儿就再拜托你了。”

林月兰点了点,说道,“里正爷爷,请放心!兰丫头必定会让明清叔再站起来的。”

林亦为点头道,“好,好,好!”

林月兰走向林明清,瞧着他脸上的气色完全比昨天好多了,笑着问道,“明清叔,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明清应道,“好多了。现在头脑不再昏沉,人清醒许多,而且感觉心里也是轻松许多。兰丫头,真是谢谢你!”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明清叔,请您不要跟我说谢谢。本身就是半丫头连累的你。医好你,本身就是我的本份,如果您再谢谢我,让我更加觉得对不起您的。”

林明清微微一愣,随即说道,“兰丫头,明清叔从来没有怪过你,你心里不要有内疚。”

林月兰却说道,“明清叔,里正爷爷,还有奶奶,兰丫头虽知道你们都没有怪过兰丫头,可,兰丫头心里过不去啊。如果不是因为要保住兰丫头的性命,明清叔也不会被人下阴,遭此一难啊。”

听到林月兰的话,里正一家人都沉默了下来。

实际上,他们也是怪过林月兰的,对林月兰有着极大的怨气,所以,这三年,林月兰的苦日子,他们也是莫不关心,除了里正还会时不时送一些让她能活下来的食物之外,他们也是任村民对着林月兰谩骂拳打脚踢顾不知。

但是,随着时间过去,他们也慢慢的醒悟过来。

兰丫头,她也是无辜的。

说她克星,然,真正的说起来,她又克过谁呢?

就算是林明清,也是因为被人陷害而导致成如今这个样子的,兰丫头也只是承担了一个“克星”的罪名而已。

正待,他们再想出手帮助时,可兰丫头却变了。

这样的变化无疑让他们惊异。

之后,他们再次旁边。

只不过,这次旁边,他们是带着些欣慰的。

可以说,里正一家人,是心地善良,宽容薄厚之人,即使是里正妻子,也是个通情达理明事理之人,所以,在对待林月兰这事上,他们没有完全漠视,反而挽救了林月兰一条命。

好人自会有好报的。

林月兰扫视了一圈里正家的人,随即,她很是严肃认真的向他们所有人保证,说道,“里正爷爷,明清叔,请你们给兰丫头一些时间,我一定会替明清叔找回公道,让那些害人之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林亦为听罢,只声叹了口气,说道,“兰丫头,这事过去三年了,不要说没有任何线索,就是有些证据蛛丝马迹,这么长时间了,也被毁得一干二净,谈何找回公道啊?”

三年前,他们何曾没有找过线索证据啊,但是,查来查去,却只能说明这事件,是一个意外。

但是,他们却很清楚,那根本就不是意外!

林月兰却是坚定的说道,“里正爷爷,请您放心!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事情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林亦为听罢,只声道,“但愿吧!”

砰砰……

院子门被敲起的声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