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推拿续骨/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敲门声,林明亮就出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脸上欣喜的道,“张大夫,您过来了啊!”

张大夫同样提了一个药箱,带着小童,他点了点头道,“嗯,今天丫头要给明清治腿,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一下忙。”

林月兰不打算让张大夫参与,不是因为怕张大夫抢走功劳,而是为了保护张大夫,同时也是为了自已。

她医治林明清的手段,并非正常,只要内行一瞧,就会看出里面的蹊跷。

她不想威胁张大夫,将来也不想张大夫被他人威胁。

因为,她将来会注定卷入皇权是非之中。

至于张大夫呢,在从知道兰丫头救了蒋振南的那刻起,心中也是了然,这丫头以后必定会被卷入龙宴国皇权漩涡,甚至于天下是非形势当中。

别看在这山村野里医治林明清是一件小事一般,但是,林明清家族背后,可是在京城有着势力的人物。

所以,医治林明清,同样势必会被京城人注意,这是早晚之事。

他知道,她不让他参与进来,是为了保护她。

只是这丫头想得太简单了,就光凭着他是她的师祖,他也同样逃不开那些是是非非啊。

因此,他今天过来了,为林月兰搭把手而已。

对于,林亦为同样知道蒋振南的身份,同样也知道,这看似一件很平常的个人之事,实际上牵涉到的可能会是天下大事。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道理,谁都懂。

因此,在未经林月兰许可之下,林亦为是不会传递消息给京城那边的人,他也同样严肃警告过其他人。

林明亮高兴的道,“请进来,张大夫!”

张大夫一进去,林月兰和林亦为的脸色微变。

不过,林月兰立即展开笑颜,说道,“师祖,您这是过来抢丫头的功劳啊!”

张大夫脸色一唬,看似严肃的道,“你这个死丫头,你本就是我徒孙,老夫用得去抢功劳吗?”

林月兰对着张大夫,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吐了吐舌头,似乎有些不甘心的道,“师祖,你不就是过来抢我功劳的嘛,还不承认。”

张大夫脸色一厉,呵斥道,“你还说!”说着,在林月兰的头上状似狠狠的敲了几下。

林月兰摸着被敲痛的头,只是再做了一个鬼脸,不再说话了。

不过,林亦为上前为林月兰说话道,“张大夫,兰丫头这不是为你好吗”

张大夫却是有些生气的道,“我是她师祖,她能为我好,我还不能为她好吗?”

里正家人看着这一幕,则是有些糊里糊涂的。

既然张大夫要参与进来,林月兰也不在劝阻了。

她拉着张大夫的衣袖,带着小女孩子的娇气,撒娇似的道歉说道,“好了,师祖,丫头错了。丫头不该说您老过来抢我功劳来着,师祖,别生气了啊。”

张大夫不理会林月兰,只是走到林明清的面前,看着他虽还是苍白,却明显能看到一丝红润的脸,有些高兴的道,“明清,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明清点头道,“张大夫,我现在好多了。”

“明清,你说话竟然这么利索了啊。”张大夫有些激动的说道。

说着,他伸出手给林明清把脉了,随后,就点了点头道,“嗯,不错,现在脉搏比较平稳,是脑子健康的脉息,不错。”

林明清笑了笑道,“是张大夫和兰丫头的医术高明,明清才能清醒恢复的好。”

林明清也是会说话的人,他没有单独说是林月兰的功劳,而是先赞赏张大夫。

张大夫抓着自已胡须捋了捋,摇了摇头,很是惊叹道,“是青出于蓝甚于蓝啊,兰丫头的医学天赋,是天下难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谁都和道,医术是最难学,还要看天份。

这医术的高低,并不是看年龄,有人七十古来稀,也还是个赤脚大夫,而有些人年纪轻轻,就名动天下,如神医无涯子,实际上,他也才堪堪二十岁出头。

可林月兰的医学天赋却比神医无涯子,高了不知有多少倍。

学医不到一个月时间,医术就把她的师祖给比了下去,医术的高超也隐隐把她师父无涯子给比了下去啊。

这事说出去,恐怕世间之人都无法相信吧!

然,事实也确实如此。

林月兰听到张大夫的夸奖似乎很是不好意思,她道,“师祖,不是还有一句话,有其师必有其徒嘛。因为师祖的医术高明,才会有医术好的徒孙,是不是。”

张大夫对林月兰绷着的脸,立即绷不住了,他再敲了敲林月兰额头,笑着说道,“你就会油嘴滑舌。你这是在夸师祖,还是在夸你自已啊。”

林月兰摸了摸再打痛的额头,有些撒娇的道,“师祖,你又打我。明明我说好话来着的啊。”

瞧着林月兰和张大夫之间并没有出现任何嫌隙,林亦为心里是安慰的。

他笑着道,“哈哈,兰丫头,也就你师祖敢打你了。”

既然张大夫来了,林月兰也就不打算让他走了,那现在就开始干正事了。

林月兰还是让林明亮把林明清推回他自已的房间,再一次对着里正家的人说道,“里正爷爷,还是请你们在外面耐心等一等了。”

同样的,林月兰也让小童出去。

小童还小,他现在就不应该参与这些事情。

林月兰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对着林明清说道,“明清叔,治疗你双腿的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你把这个喝下,它会给你缓解一下疼痛。给,你只要喝两口就行。”

林明清接过来,毫不犹豫的拿开木塞子,就喝了两口下去。

里面的液体是白色透明状,味道有些苦涩清凉,还有些发麻。

这是林月兰发明的麻醉药剂。

这是不同于现代的麻醉药,这是林月兰加了绿源生机,及空间里的灵泉水,其作用就是麻痹疼痛,却又让身体内的生机没有麻痹。

因为给林明清拉骨太过痛苦,拉骨就相当于骨肉相离,这样的痛苦可不是常人能忍受得了的。

林明清喝下药水之后,他缓缓感觉到想要睡觉,随后,两个眼皮一闭就睡着了一般。

林月兰和张大夫上前,把他抱到床下,放平躺。

张大夫看着晕睡过去的林明清,问道,“兰丫头,现在如何做?”

“师祖,麻烦你给他在这些部位插上银针。”林月兰指了几个穴位说道。

张大夫按着林月兰的说法照做。

林月兰却在张大夫施针时,用推拿的手段,一只手以张大夫看到的模式,用绿源包裹着林明清的下部分衣双腿链接的骨头,另一只手,从林明清的脚跟开始推拿,一直到林明清的腰部。

实际上,林月兰此刻做的就是让林明清骨肉相离,然后,再循循渐进的把下半身的骨头很慢很慢的挪动。

林明清虽说喝了林月兰所给麻醉药,但似乎仍难掩这种剥离之痛,晕睡中的他,紧紧的皱着眉头,发白的嘴微微张开,不断发出“嗯,嗯……”的痛苦声音,额头太阳穴两边不断的冒冷汗,汗珠淋漓。

张大夫虽不清楚在做什么,但是看她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慎重严肃认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额头同样冒出一汩汩冷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月兰的动作慢慢停缓了下来。

张大夫拧了一把湿帕递给林月兰,有些担忧的问道,“兰丫头,脸色这么苍白,你没事吧?”

林月兰接过湿帕,擦了擦发白的小脸上的汗水,对着张大夫展开一抹安慰的笑,她说道,“师祖,您放心,我没事。刚刚在大力用功,耗费了一些心神,回家养养就好。”

张大夫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丫头,不要太有负担,尽力而为就好。”

他知道林明清的事,可能是这丫头心里的一个结,所以,医好林明清是她最渴望迫在眉睫的任务一样,因此,就怕她用力过猛,反而给自已造成巨大的伤害。

林月兰点了点头,笑着道,“师祖,您放心,丫头自有分寸。”

张大夫再点了点头道,“嗯,那就好。”

说着,他拿过另一条帕子沾了沾水,拧干,然后,把林明清脸上的那些冷汗,都给擦干净。

瞧着躺在床上的林明清,问道,“丫头,林明清这是……”

林月兰说道,“我给他做了推拿,把他下半身和上半身之间的骨头拉近。”

“做推拿?”张大夫有些疑惑和好奇了。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过推拿的说法。

林月兰点头道,“嗯,推拿是用手在人体上按经络,穴位,用推、拿、提、捏、揉等手法,给病人进行治疗的。这个方法,是突发奇想,再经过推理论证,实践而出,最终决定在清叔身上试一试。”

张大夫听罢,表情微微一愣,随后他很是严肃的道,“你这丫头,真是大胆啊。”

林月兰笑着道,“师祖,放心,丫头是绝不能拿着明清叔的身体来开玩笑的。这推拿对病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即使真的不能把他的双腿恢复,但却对他的健康有着显著的作用。不过,”

说到这,林月兰停顿了一下,“这种我在给明清叔在推拿的过程之中,经过我内劲使力,慢慢的让他的骨骼移动,逐渐接近于腰上部位,缩小上骨与下骨骨骼之间的距离。”

张大夫皱着眉头严肃的道,“丫头,你的意思是想要接回腰椎骨骼,是不是?”

林月兰点头应道,“是的,师祖。”

张大夫又道,“可是,这样是不是太冒风险了?要知道腰椎之间的骨骼就是接连到了,也很难再接回愈合,这样,明清不是同样也……”他说的是,林明清有可能恢复不了。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师祖,请您放心,我为此专门配制了一种续骨膏,只要两个骨骼接到了一起,用上续骨膏,骨头就会重新生长,然后骨骼之间就会慢慢的愈合,到时,明清叔恢复正常就不在话下了。”

实际上续骨膏续骨最主要的成份,就是绿色生命之源和空间里的灵泉水。

当然了,林月兰不会把这种秘密告诉张大夫。

张大夫听到续骨膏这种功效,是比较惊讶的,不过,又在预料之中的。

因为,续骨膏他的大徒弟也会配制,所以,以这个小徒孙的天赋,会配制出来其实也不会有太大的惊讶。

但他震惊的则是,这孩子才学医没有多久,无论是实践还是经验,都很是不足,竟然没有在他的指导之下自已配制出来了续骨膏,这是真的天才和奇迹。

张大夫点了点头,应道,“那就好!”

蒋振南在里正家的院门外敲了好些时候,都无人来开门。

他想了想,或许他们都在忙,都心急关心林明清,而没有听到敲门声。

蒋振南再想了想,暗道,“看来月儿姑娘太忙,还是回去吧。只是,那些不问月儿姑娘怎么弄,他们也不懂啊。”

算了,还是在门口等一下吧。

不过,没等多久,这门嘎啦一声打开了些小逢。

然后,门里露出一个小脑袋,头顶扎了一个小羊辫,看着门外,脆声脆气的说道,“谁呀?谁在外面敲门门的啊?”

然后,就看到门旁边所站的大人物,仰着头,稚嫩的声音问道,“叔叔,是不是你在敲门呀?”

蒋振南看到是里正的小孙子康康出来,他想到他以前的经历,怕吓到孩子,他立马想要转身离开。

只是,康康却似乎认识他,他叫着道,“南叔叔,刚刚是你敲门么?你要走了吗?”

蒋振南心头一震,难道这个孩子也不怕他吗?

蒋振南没有回头,只是有些小声的问道,“康康,你不怕叔叔吗?”

小康康的无名指放在嘴里咬着,摇了摇头,说道,“不怕。爷爷告诉我,南叔叔是个大男子汗,是个大英雄,爷爷要我以叔叔做榜样,要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要做一个真正的英雄。所以,康康不怕南叔叔。”

蒋振南没有想到林亦为竟然是这么教育孩子的。

他转过头来,蹲下身子,再问道,“康康,你真不怕南叔叔吗?”说着,他还指了一下脸上那淡疤痕。

康康很是认真的看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道,“不怕!那南叔叔,刚刚是你在敲门吗?你是来找爷爷的吗?还是来找我爹爹的?”

蒋振南是真的确定里正家的这个小孙子是真没有怕了。

他随即说道,“南叔叔不是找你爷爷,也不是找你爹爹的,我是来找兰姐姐的。不过,她在忙,我不好打扰她。”

康康点了点小脑袋,说道,“哦。兰姐姐是在给我叔叔治病病的。爷爷说,治好叔叔的病病,叔叔就不痛痛了,就可以走路路了。”

蒋振南第一次接触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这脆声脆气,点头晃脑,很是可爱,不由的喜爱万分。

他摸了摸小康康的小脑袋,附和的道,“是,等兰姐姐治好你叔叔的病之后,以后你叔叔呀就可以陪着你到处玩了。”

一听到玩,小康康的眼睛一亮,说道,“真的吗?以后叔叔就可以跟小康康玩了吗?”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嗯,是的。”

随后,蒋振南就牵着小康康的小手,关上院门,往里走去了。

小康康带着蒋振南来到林明清的房屋外。

林亦为看到蒋振南的到来,有些微微惊讶。

随后,就与蒋振南微微示意点头,没有说话。

因为知道房屋里面在诊治,需要安静。

连小康康都很懂事的安静的站他娘的身边,只是大溜溜的眼睛,一会望望这个大人,一会望望那个大人。

看到大人们都严肃着表情,他的小眉头一皱,有些疑惑。

不过,却仍然很是懂事的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里头张大夫打开了房屋门。

一伙人除蒋振南之外,全部拥进了房里,只是看着睡着的林明清,有着瞬间的着急和担忧。

林亦为妻子有些心急的问着张大夫,“张大夫,我家清儿现在怎么样了?没事吧?”

主要是林明清看似躺在床上睡着了,但是,脸色却十分苍白,无一丝血色,而且他的发迹边缘,都是湿嗒嗒的。

她现在就担心有什么突发状况。

张大夫摇了摇头道,“弟妹放心,明清没事。他现在只是睡着了。医治过程很顺利,不用担心。”

听到张大夫如此说,全家人悬着的心立即放了下来。

不过,他们随即就听到林月兰稚嫩带着清冷的声音说道,“里正爷爷,明清叔叔第一诊疗很是顺利,这一点可喜。不过,我说的几点,你们必须注意。”

林亦为他们一听,立马神情认真严肃的听着林月兰说话。

林月兰说道,“明清叔这是第一次诊疗,必须躺在床上三天,这三天他不能被移动。第二,这三天,他每天一日三餐,都只能吃流食和水,不能再吃其他任何东西了。第三,我这里有三副续骨膏,从现在开始,必须准时准点给他贴上,这药物持续发挥时间为十二时辰。这三天,我会每天过来检查一下,三天之后,接着第二次诊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