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田里的水到底是谁放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嘱咐里正一家时,再次强调,“里正爷爷,你们记住了,这三天,明清叔的身子一定不能移动。”

听到林月兰这样的话,里正却有些疑虑的说道,“那清儿要如厕怎么办?”

以前,他们家里是人是抱着林明清如侧的,可现在只能躺在床上不能移动,那肯定也不能抱着他如侧了啊。

躺在床上拉小的还可以解决一下,可是万一拉大的,那怎么办啊?

总不能直接拉在床上啊?

对于这个林月兰,说实话,她也只能耸耸肩。

林月兰还真没有考虑过。

不过,在现代医院,那些躺着不能移动的病人,是有转门的导尿袋和扁便盆。

只是这里没有导尿袋和扁便盆,当初,她也没有到医院抢到过这些东西,所以她的空间里也没有这些东西,所以喽,现在也就只能用屎尿布了。

林月兰说道,“用尿布吧!”

表情很是严肃认真。

只是听着的人,却是表情一僵,如果被当事人林明清听见,估计会很不好意思,甚至无地自容吧。

只是可惜,他现在晕睡着。

林亦为有些为难的说道,“丫头,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怕清儿……”会不会太过难堪?

林月兰却是严肃的说道,“里正爷爷,非常时期,只能用非常非法,何必去计较那些过程如何呢?难道就因为用尿布了,害怕难堪,或者是没了面子,就让站起来康复机会白白流失掉吗?”

林亦为听罢,也就只能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就这样吧。”

反正清儿以前也不是没有用过屎尿布,再用一次,又有何妨呢?

张大夫瞧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林明清,对着大伙儿说道,“我们都出去吧,让明清好好休息一下,刚才他也累了。”

听到张大夫的话,里正妻子给林明清揶了揶被角,然后,一家子人的眼神很是依依不舍的走出了林明清的屋子。

林月兰一出来,就看到椅在走廊上的蒋振南,微微有些惊讶。

随后,她就问道,“面具大叔,你怎么会在这?”现在应该是在田撒种子的吧,怎么这么有时间出现这?

她倒没有认为蒋振南偷懒,所以,他来这里,一定里田间里出了什么事?

蒋振南瞧了瞧里正一家,脸上冷厉的表情有些迟疑,欲言又止。

里正一家很会看眼色,里正立马跟林月兰说道,“兰丫头,你们先谈,我们先到前厅里去。”说着,就让他的家人先行离开。

张大夫也是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看着所有人离开之后,蒋振南就说道,“月儿姑娘,那育苗的秧田,里面的水,被人给放光了。”

林月兰的眼睁一厉,冷声的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蒋振南再说道,“育苗的秧田里的水全部被人给放了,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他说的我们,是指他与一众属下。

林月兰清冷的说道,“我和你去看一看。”

林月兰到了前厅和里正他们告别之后,直接往那田里走去。

一看到林月兰和蒋振南过来,忙着在田垄上除草的郭兵他们连忙走过来。

林月兰看到田里之前弄好的土壤,田里的水却流光了,不过,土堆上面还很淤泥。

她的眼睛再往着之前烧过枯草的地方看去,看到那里堆里一些泥灰堆。

林月兰想起现代有一种旱田育秧苗。

实际上与在水里育苗一样。

林月兰指着那些泥灰堆,说道,“把些泥堆均匀的撒这些田块上面,之后撒种子,这两天,只要保持这些突然有些湿润即可,所以,我们不进水,只撒水就可以。”

蒋振南听罢,有些疑惑,狐疑的道,“月儿姑娘,不用水,可以吗?”

“可以。”林月兰直接解释道,“育苗不一定是要水田,也可以是旱土里。只要保持着这些秧苗有足够的阳光,养分,及水分,它们一样的发育成长,到时再一样可以移植到水田里种植。”

蒋振南他们有些不太明白,但是林月兰说这样可以,他们就这样跟着做就是。

全部人又立即行动起来,把那些铲起来的泥灰土,铺在那六块土地。

随后,就撒种子,月木桶从水沟里挑水,用瓢一瓢一瓢浇洒上去。

一切做完之后,全部人汗水直流。

郭兵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再问道,“林姑娘,这样真的可以吗?”

这可是关系到以后天下百姓的生计啊,他还是觉得有些在做梦一般,在怀疑着这个事,到底能不能成。

不过,能不能成,用事实说话!

林月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不可以!”

说完,看了看晴朗的天空。

说道,“活干完了,我们回去吧!”

一说回去,郭兵和小三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

他们还想知道放干他们田里的十分缺德的人是谁呢?

小三子问道,“林姑娘,现在回去?那什么人放干我们田里的水,怎么给揪出来?”

他们没有看到人,没有抓到现成的,可是他们倒是不太甘心,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此人。

所以,他们还想来个守株待兔,想瞧瞧是哪个缺德鬼所干的缺德事。

林月兰却给他们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说道,“不用再这等着揪了。我基本已经确定是谁放掉我们田里的水了。”

“是谁?”小三他们异口同声的很是好奇的问道。

林月兰说道,“虽说林家村的人,大部分人对我厌恶,现在畏惧害怕,但是,同样的,也是出于畏惧和害怕,他们知道这田是以前林老三家分给我林月兰来了,根本就不可能再对我在后背下阴,除了少数与我林月兰有结仇的人家。”

“结仇的人?”蒋振南他们脑子一闪就想到了几家。

“你是说林老三一家?”小十二皱着眉头问道。

林老三一家因为最近倒霉,凡是家里有老人家的人家,都拒绝与林老三一家上门,就怕被他们克死。

但是,这村子里二三十户人,也就只有三四家无老人,所以,林老三一家处境可想而知,有老人的人家,如避开瘟疫一样避着林老三一家。

结果是,农忙时想借个田具都借不着,这心里的憋屈又不知向谁发泄?

难道就发泄到林姑娘头上来吗?

毕竟,林老三的遭遇虽说是自作自受造成的,但总得来说,又与林姑娘有着莫大的关系。

林月兰摇了摇头,回答小十二说道,“不是。林老三一家现在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厌恶,都自身难保。这个村的所有村民都知道,林老三一家挨上克星的名声,与我林月兰有莫大的关系,他们痛恨已经是众所周知,所以,如果他们想发泄,暗中的对付我,所做的坏事,很容易的让人第一个想到他们,大伙儿能想到的,我会想不到吗?林老三一家不会想到吗?

做了坏事,必定会准备好被我报复的准备。

林老三一家多次想要从我这讨便宜,更或许想要暗下黑手,然而结果就是倒霉的是他们自已。

所以林老三一家没有这么笨,他们自家的阴影还没有去除,明知道这可能来让林月兰的报复,还毫不自知的放我田里的水。”

听到林月兰的分析,小三小六和小十二三个勉强能明白。

就是这田里的水,不是林老三一家给放的。

“只是,这会是谁放的水呢?”小三疑惑的说道。

郭兵接着他的话说道,“放我们田里水的人,一定与林姑娘结过仇的人。

这些人当中,除去林老三一家,还有其他三家,一家是刘六娇,二是顾三娘,三是周家村的周平。

这三家都有可能来放水,但是,刘六娇前两天刚被林姑娘给警告过,何况她身上有恶疾,想要活下去,还需要求着讨好林姑娘,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来对付林姑娘。

周平一家在外村,周平双腿被他儿子弄得这么重的伤,他老婆子要照顾他,所以不可能就两天时间,这么快就弄清楚了这田的地理位置,还有周林,这个丧尽天良的人,如果想要报复,他要做的就不止是放干田里的水,而里往田里扔碎石瓦片,这样害人凶狠的招数。

所以……”

“所以,现在就唯剩下顾三娘一家了。”小三子三个点头接着郭兵的话说道。

只是他们又话锋一转,还是有些不明白了,“可是又为什么这么确定是顾三娘家放的水呢?”

顾三娘家,实际上就顾三娘和英子两个人。

郭兵睨了他们一眼,然后教训道,“以前让你们多注意观察,你们是观察到天上去了吗?你们瞧瞧往下数第三块田去。”

一听郭兵说第三块田,他们就离开奔向第三块田看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些冒尖的禾苗上,有些灰迹。

这两天没有下雨,所以放到田里的水,会慢慢消失和蒸发,随后,就会在田水过没过的地方,留下一些痕迹,很显然有些没有溶解的干草灰迹就这么实在的留在这上面了。

卧槽!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证据啊!

小六子问道,“郭哥,你看这里是留着灰沫。”

“看来,我们田里的水,确实被流到了这里,只是这田是顾三娘家的吗?”小十二疑惑的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