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屁股生疮/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十二问完,郭兵却摇了摇头道,“不是!”

小十二他们立即就奇怪了,更加疑惑的问道,“郭哥,别打哑谜了。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放我们田里的水是顾三娘家,但是,这田又不是顾三娘家的,明显就对不上啊。”

郭兵敲了小十二一个脑瓜子,说道,“这田虽不是顾三娘家的,但这人的关系却与顾三娘家有着莫大的关系,而且关系还很不好。据我所知,这块田,好像是她家堂大伯家的田。

我隐约听到过一些传言,说前些年,顾三娘和堂大伯勾搭在一起,然后,被她堂嫂知道之后,把她给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听说差点被打断了双腿,挖了双眼,而那个男人站在他家婆娘后面连个屁都不敢放。任她被他婆娘欺负。”

听到郭兵这么一说,这几个孩子有些反应过来了。

小三子说道,“所以,顾三娘实际是暗恨了她堂大伯和她那个堂嫂子。所以,她现在这么做,实际上,就是想要嫁祸于那对男女,然后,让林姑娘去报复他们。”

小十二也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说不会有这么笨的人,明明知道我们田里的水里撒了干草灰,这一放到自家田里,这灰也跟着过去,这么明显的证据,能瞒过谁啊。”

“好阴险歹毒的心思!”小六子惊叹了一句。

林姑娘是个什么人?

绝对是个有仇必报之人,只要惹到了她,她必定会展开报复。

因此,顾三娘想要借林姑娘的手,展开对那对男女的报复,这样一来,变成了一箭双雕,既报复了林月兰,又为自已报仇雪恨,让那对男女不得好过。

林月兰没有说话。

郭兵虽说是分析的很有道理,这放她家田水的人,确实是顾三娘家,但却不是顾三娘,而是她那个歹毒的女儿——林英姿。

这是小绿刚刚透过他的小伙伴们,所得知的答案。

她倒是小看了林英姿,小小年纪,才十二岁,竟然会有如此心计,想出这么一个嫁祸于人的招儿。

她这人之所以嫁祸给她家堂大伯和堂大娘,就是因为多年前,她堂大娘把她娘顾三娘打个半死,是她亲眼所见,那时,她就埋下一颗仇恨的种子。

林英姿确实有些小聪明,有城府,也有心计,如果走在正道上,假以时日,肯定会有一翻小成就的,不说她自已,也能肯定辅助自已的夫君,干出一翻事业出来。

可是这人,这些小聪明小心计,都耍在她林月兰身上来了。

林月兰嘴角抿着一丝丝冷笑,看来这几个月放着林英姿逍遥快活,似乎错了。

她就不应该等着有很多钱之后再来报复她,她应该现在就先报复报复她才对。

蒋振南看到林月兰嘴上的冷笑,锋利的双眸戾光一闪。

郭兵虽说是顾三娘,但他从林月兰的表情上分析,这人肯定不是顾三娘,不过,不是顾三娘,那也就与顾三娘关系很亲密的人,这人除了她的女儿林英姿,别无他选。

林英姿,村里人习惯叫她英子,是与月儿姑娘同龄的孩子。

据他所了解的情况,三个月前,月儿姑娘的转变与她脱不多干系。

小小年纪,就多次在背暗中多磋使撺掇村民对林月兰挑事,更是在暗中激起村民对月儿姑娘的不满和厌恶。

这样满腹坏心机的孩子,长大了,那还了得。

他瞅着郭兵,突然心生一计。

郭兵瞧着蒋振南的那锋利的眼神,立即汗毛竖起,赶紧怪渗人的。

林月兰望了望躲在不远处大树底下的影子,眸光一闪,然后,大声的说道,“小六子,这家人放了我们田里的水,你说,我应该怎么报复?”

陡然间,被林月兰抓着回答这样的问题,小六子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刚才不才说了,他们田里的水,根本就不是他们放的啊,那还要报复他们吗?

小六子摸了摸后脑勺,疑惑的问道,“林姑娘,您是要报复他们吗?”

林月兰点头大声的道,“那是当然。既然她们敢无视我林月兰的警告,这么明目张胆的还么欺负我林月兰,对我暗中使绊子,那当然就要承担我的报复。”她们,实际上是指顾三娘和林英姿。

蒋振南也瞅到了那大树底下的一个阴影,小六子不知如何回答林月兰,他来接茬,点头应道,“确实要报复!”

听到头儿接话,小三小六子和小十二三个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郭兵呢,他在林月兰的目光望那处大树处扫过时,就发现了不对劲,所以,头儿肯定也是发现那里藏着一个人。

郭兵也勾勒着他这双红润欲滴的唇瓣,笑着问道,“确实是要报复!不过,林姑娘,我们又要怎么样报复呢?”

三只小下属听到三人的对话,真是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这葫芦里所卖的什么药?

小十二摸着自已的后脑勺,说道,“郭哥,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林月兰笑着道,“小十二哥哥,我们再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受到报复。”

“什么报复?”小十二快速的接口道。

“就是她们的屁股生疮,会烂掉!”林月兰大声厉色的说道。

藏在大树背后那人,脸上表情一喜,差点高兴的尖叫起来,好在她及进捂住自已的嘴,才没有那些人发现自已藏在这里。

“啊!”其他人分外惊讶了!

倒不明白,这个屁股生疮烂掉,是个什么报复法?

蒋振南却是眸光一闪,想到林月兰的小绿。

“林姑娘,你怎么让他们屁股生疮烂掉啊?”小十二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月笑着大声的道,“小十二哥哥,你弄错了。不是我,也不是我们让他们屁股生疮。在本姑娘被阎王爷送回来那一刻起,”

说着这句,林月兰随即脸色一变,瞧了一眼那有些移动的影子,凌厉的说道,

“我的身边就被阎王爷派来的小鬼给保护,所以,那些想要欺负我,对我想要做坏事的,一行一动,都别想逃开他们为我讨回公道。

所以喽,小十二哥哥,我们就安心的回去吧,那些人明天屁股就开始生疮,第二天就会开始烂,如果她们不及时看大夫拿药,那从第三天开始,那些烂疮,就会慢慢的人漫布全身,到最后,会长到脸上满是脓疮,呵呵,这样的报复,你们说是不是大快人心啊!”

林月兰说的风轻云淡,但是,在后面大树底下的人立即惊喜起来,可双手不由的往屁股上摸去。

就是除蒋振南之外的几个大男人,听着都有些恶寒和渗人。

满身脓疮,满脸脓疮,想想都可怕啊。

蒋振南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道,“这就是对她们的报复,不错!”

林月兰带着轻蔑讽刺的笑道,“从阎王爷不收我那一刻起,我就不再心慈手软!”

随后,在瞧了一眼大树下的人,对着所有人说道,“我们回去!”

林月兰一众离开之后,大树底下上——容纳的人影走起来,看着远去的林月兰,双手握拳,指甲都嵌入了手心里,目露恨意的凶光,咬牙切齿的说道,“林月兰,你这个贱人,死克星,总有一天,我林英姿,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她一说完,脸色猛得一变,微微低着头,轻转着头颅,双目瞧了瞧四处,看着没有人注意到自已,一只手慢慢的往屁股方向伸去,不自觉的抓了挠了几下,随后,脸色猛得一白,变得十分难看。

顾三娘起床后,感觉屁股很瘙痒,隔着屁股挠了几下,可是却感觉越挠越痒,随后,她就脱了裤子来挠,本以为这样挠几下,就不会痒了,可是,一会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因为好明显感觉到自已好像连皮带肉给挠下来了。

她伸出手一看,猛得惊慌的叫起来。

“啊!”

她尖叫声很快惊醒了正在沉睡的女儿英子。

英子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连忙跑到她娘的房间里,着急的问道,“怎么了,娘?”

顾三娘连忙慌张带着焦急的说道,“英儿,你给我看看娘的屁股后面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痒?还能挠出血来?”

古代没有镜子,就是有镜子,也是铜镜,而那铜镜却是有钱人家能买得起的。

所以,顾三娘并不知道她屁股后面,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了。

可是,英子瞧到她后面模样时,脸色吓得立即变得雪白雪白的,猛得踉跄了几步,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桌角,然后摔倒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目光里全是不可思议。

顾三娘背对着英子,听着后面的动静,转过头,看到女儿摔在地上,立即关心的道,“英儿,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摔倒了?”说着,就这么光着屁股,想要过来扶人。

然而,英子似乎真被吓倒了,她对她娘,立即大叫道,“别过来!”

顾三娘懵了,也同样被吓着了。

她有些惊恐的道,“女儿,你这是怎么了?”

但是英子却没有回答她,只见她慌里慌张的从地爬起来,然后,惊慌惊恐的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跑去,顾三娘根本就来不及阻止。

只能嘴里大喊着,“英子,女儿,你这孩子怎么了?”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担心和着急。

她想着就这么追出去,可是一到门口,感觉两条腿凉凉的,才觉察到自已没有穿裤子。

连忙慌张失措的穿好裤子,然后,同样跑出去找女儿去了。

跑出来的英子一看到她娘屁股一片被挠出血的脓疮,恶心的都要吐出来。

随即,她就变得惊恐不安起来。

这脓疮怎么会长在她娘的屁股上?不是应该长在她堂大娘那对狗男女身上的吗?

那她是不是屁股上也会长脓疮?

不想没事,一想,她瞬间感觉到屁股后面痒得很是厉害,越是痒,她越是想挠,但是看到她娘屁股后面的血肉再加脓液模糊一片,她立马接受不了,更加不安起来,所以,立即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了。

顾三娘追出来之后,就看到女儿站在小河边,以为她有什么想不开,立即吓得面色白了起来,大叫道,“英子,我在了做什么?可千万不要丢下娘啊?”

实际上,英子想要到河边看看自已的屁股到底有没有生疮?因为昨天在她感觉到屁股痒时,她就偷偷的脱了裤子查看,结果一切正常,让她吐了一口气。

可是没有想到,到第二天,她娘的屁股……

“女儿,你这是怎么了?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跳河啊,”顾三娘哭喊着拉住英子,生怕一个松手,就真的跳河了,“女儿,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让娘怎么活啊?”

顾三娘的大嗓门,很快引来了其他过往的村民。

听着英子要跳河,立马大惊,连忙过来,看看怎么回事,再劝劝英子来着。

英子听着她娘的大喊大叫,再看着越聚越多的村民,脸都绿了,表情越变越是扭曲和狰狞,她暗恨了一下自已娘,然后,立即变换神色,变回以前那个看似乖巧听话的英子。

她给自已娘解释道,“娘,你说什么呢?我只是在河边照一照,看看最近没有胖而已。娘,你太大惊小怪了,你看看把大叔大婶们都惊动过来了。”

说完这些,她立即对着过来的村民们,笑着说,“谢谢各位大叔大婶,我没事,我只是想在河边照一照,所以,没事儿,请大家回去吧。”

大伙儿看着英子确实不像是要跳河的模样,也就离开了。

毕竟现在是农忙时间,没有这么闲时间留下来看热闹。

等大伙离开了,英子立即对着顾三娘变脸,说道,“我们回去!”

顾三娘看着女儿变脸,立即讪讪的跟在后面。

一回到家,英子立即把房门关得死死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人闯了起来。

看到女儿如此严肃,顾三娘立即觉得女儿有事情。

顾三娘小心的问道,“英子,你怎么了?”

英子看着自已的娘,咬了咬唇,然后,难堪的说道,“娘,可能……可能……可能我们屁股上都生疮了!”

“什么?!”顾三娘立即再一次惊叫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