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身上长满脓疮的母女/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三娘一听到娘俩屁股都生疮了,脸色立即大变,她着急的问道,“英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我们娘俩都……”屁股生疮

英子一咬牙,就把自已放了林月兰田里的水,然后想要嫁给她堂大伯夫妻俩的事给说了出来。

她说道,“林月兰那贱人说会报复放她家田里水的人,我还以为她是要报复到堂大伯他们身上去,没有想到……”

听到女儿这么说,顾三娘的脸色变得发白。

林月兰那个贱人的报复整人的手段可是很多的,上次,去她家偷钱,钱没偷成,被在大拗山里呆了一个晚上,吓得半死不活了。

没有想到这一次,她们又是惹到她身上去了。

不过,顾三娘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不对。”顾三娘说道,“英儿,你刚才不是说,他们是已经怀疑到了你堂大伯人他们身上去了吗?怎么现在会报复到我们身上来了?”

顾三娘的话,立即让英里眼里露出愤怒的目光,她咬牙的骂道,“那个妖孽,她说阎王派了很多小鬼在各个地方监视,凡是欺负到她头上去的,就会遭到小鬼们的报应。”

“什么!”顾三娘大吃一惊,眼睛惊恐的望向四周,心里也是毛毛不安的。

一想到如果真有小鬼在他们面前游荡,她就慌张惊恐不已。

要知道,一般人都很敬鬼神,很是畏惧鬼神的。

只是,因为那些鬼神他们没有亲自遇见过,他们也就没怎么害怕过,但是,现在一听到周围真有那些小鬼什么的,他们又害怕的立即惊恐起来。

顾三娘哆嗦的道,“怎么……怎么会这样?女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因为是女儿放了那死丫头田里的水,没有逃过那些小鬼的眼,所以,她们……

英子也不知道怎么办?

她一想到昨天林月兰所说的,第一天屁股生疮,如果不去看大夫的话,那么第二天,她们的屁股就会开始腐烂全是脓疮,到了第三天的话,这恶疮就会长满全身,甚至是全脸上。

一想到身上脸上,全都长满了这恶心人会腐烂生脓的恶疮,她就会受不了,如果真那样子,她还不如去死。

英子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那个贱人,这么一个祸害,为什么就死不了啊。

“女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顾三娘显得很是无措不安的问道。

女人生这种见不得人的病,就是去看大夫,都是会被他人指指点点的。

可是,不去看大夫的话,这恶疮又痒又臭,怎么活啊?

英子看着顾三娘,冷笑着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去看夫,难道你是要等着全身长满这种恶疮时,再去找大夫吗?”

顾三娘看着英子这样的冷意表情,有些奇怪,她道,“你这孩子,你这是怎么说话啊?我是你娘。”刚才那语气,明显是对她这个亲娘很不屑一般。

英子却说道,“我知道你是我亲娘,但是你不是问我话,我这不是在回答你吗?”完全是不耐烦和不屑的表情,甚至是有些厌恶。

如果不是她不正经跟林长毛那个勾勾搭搭的,也不会被人打个半死,她不被人打个半死,她也不会记恨,到现在想着去报复,把自已所做的坏事嫁祸给林长毛,结果倒好,没有报复到林长毛那对贱人身上,到是报复到她们自已身上来了。

因此,此刻的英子,是对她娘有些怨恨,甚至是嫌弃和厌恶。

顾三娘一噎,不知道女儿因何看起来有些生气的样子,但是,不管如何,当下先解决她们身上的问题。

顾三娘有些小心的再问道,“可是,我们这疮长在那个地方,怎么去看大夫啊?”

“我怎么知道,我们先去看了再说!”英子说话很是冲的说道。

她们不去看大夫,那面临的后果十分的严重。

至于面子,呵呵,那面子值几个钱,变是为了面子,就要丢了自已的性命不成?

顾三娘再一噎,她又问道,“我们去哪里看?去张大夫那吗?”

这十里八村的,也就只有张大夫一个大夫,哦,现在还加上林月兰那个死丫头了。

英子睨了自已愚蠢的母亲一眼,反问道,“难道不知道那妖孽与张大夫是什么关系吗?我们还到他那看去?不是在告诉林月兰那贱人,说我林英姿放了她家的田里的水?娘,你是不是忘记了上次她给你的教训,你现在还想上赶着告诉她,好让她再来报复我母女俩啊。”

顾三娘住嘴不再说话了。

……

“小绿,怎么样?”林月兰走在无上的地方,放着小绿。

小绿的尖芽弯了弯,嗓音里带着笑,说道,“主人,她们现在打算去镇上药铺,抓些治那些脓疮的药。”

林月兰听罢,眉梢一挑,冷笑着道,“哼,她们以为真是抓了些药就可以吗?”

她让小绿的小伙伴给下的专门在她空间里保存的一种热带雨林的一种植物汁液。

这种汁液只要沾上一点,就立即起泡生脓,就与恶疮一个模样,但实际上却不是恶疮,只是一种毒汁而已。

既然是中毒,当然是要解药。

只是,很可惜,解药,只有她林月兰身上有。

“呵呵,小绿,我们就坐等英子上门,跪着来求我们吧。”林月兰愉快的笑着道。

以林英姿那高傲自尊心又强的人来说,或许下跪来求她最厌恶最恨最看不起的人,可能比拿把刀直接捅她更为痛苦吧。

但是,却不得不求着她。

本来对付一个孩子,她本身就有些不屑的,但是,对于林英姿三翻两次的挑拨陷害,现在都害到她的生计上来了,她当然得好好的给她一个教训了。

林月兰再一次来到里正家,看到里正一家人的表情,明显比以前更加晴朗一些了,林月兰勾了勾唇。

这样子真好!

虽说这个村子大部分人欺负过原身林月兰,但是最起码这个村子里,还是有好人的,对着林月兰是真的关心和维护,比如里正一家,又比如猎户林大卫一家,不然,任凭一个九岁的孩子,还真是难活下来啊。

这个样子,至少比她活在末世好。

末世,哪怕是最亲最爱的人,很有可能为了一口粮食转身就背叛了你。

所以,末世要防备的人,不仅是丧失变异动植物那些人类的敌人,还要防备的是,搭档伙伴,或者是亲人爱人。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捅刀子。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屠村,也不会离开林家村。

林亦为一看到林月兰过来了,立马迎过去,问道,“丫头,听说你田里的水被人放干了,知道是谁干的吗?”

林月兰从林老三家里分到二分地,但是听说昨天下种时,却被人放干了田里的水,这事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的。

林月兰没有直接回答里正,只是意味不明的笑着道,“我家田里在下种之前,撒了一些干草烧过的灰烬。那水放干之后,大部分灰烬随着流水到那家田里去了。后去查看了一下,那块田是林长毛家的。”

林亦为有些惊讶,他有些不相信的道,“怎么会?”

林月兰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与林长毛家无怨无仇的,他们好端端的把我家田里的水,放到他家做什么?如果说想要贪些小便宜,认为我田里的水有干草灰,对种子的生长有些益处,可是,要干草灰,自已就可以烧一些啊,用得着从我家两分田里的带灰水放到他家那块一亩田里吗?”

听到林月兰这么说,林亦为轻皱着眉头,有些怀疑的说道,“丫头,你的意思是人故意把你家的水放到了林长毛家田里?”

林月兰笑着道,“谁知道呢?”

林亦为看到这个林月兰这样的神情,就知道,事实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林亦为疑惑的问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随后,他疑惑的表情看向林月兰,只是目光对上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眼神时,脸色立马一变,凌厉的说道,“好一招嫁祸于人!到底是谁这么恶毒,想要借助你的手给林长毛一家教训?

哼,看来,林家村的风气得好好的整顿整顿了,不然,有些人成天想着那些害人,无所事事,害人害已。”

他现在是知道了。

有人抓着林月兰那冷硬有仇必报的性子,然后,放干了林月兰田里的水,既报复了林月兰又给了林长毛家教训。

随后,林亦为对林月兰说道,“兰丫头,你放心,里正爷爷一定会为你揪出罪魁祸首,给你一个交代。”

林月兰只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里正爷爷了!不过,”

林月兰话锋一转,说道,“里正爷爷,您也知道,我被阎王爷送回来之后,阎王爷为了不让别人欺负我,派了一些小鬼在保护我,我想它们肯定已经为我讨回公道了。”

林亦为惊疑的道,“兰丫头,你这话怎么说?”

林月兰神秘的说道,“里正爷爷,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里正爷爷,我说如果后天,有人上门跪下来求我时,我希望里正爷爷,在一边旁观就行。”

林亦为听着云里雾里,很是不明白,林月兰这是弄得哪一出啊?

不过,看着林月兰眼里的笑意,他又迅速明白了。

他微微惊讶的道,“丫头,难道你的意思是?”

林月兰点了点头,表示附和了他的意思。

林亦为得到答案,说道,“行,兰丫头,里正爷爷答应你,不管后天,是谁上门来求你,里正爷爷只当没有看见!”

“那谢谢里正爷爷!”林月兰笑着道。

谈完这些之后,林月兰就进去林明清的屋子里。

林月兰进去时,林明清是醒着的。

只是,林明清看到林月兰时,眼睛先是一亮,随即脸色刹间变红。

因为,他想到他躺在床上,屎尿都是在床上解决,而让他解决这事的人,却是林月兰,所以,心里是害羞不好意思,却又觉得很是难为情和一些难堪。

林月兰看着林明清,问道,“明清叔,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疼痛和一些痒?”

林明清听罢,红着脸回道,“腰椎上有些痒,屁……屁股以下的部位,有一些疼痛。”

林月兰没有说话,林亦为倒是先激动起来,他不敢相信的道,“清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的腿会……会有疼痛的感觉了?”

这三年,林明清的下半身是没有丝毫知觉得,就和废了一样,不会疼,不会痛,不会痒,就像一跟腐朽的木板,随着时间的侵蚀,慢慢腐烂。

可现在呢,才治疗一天时间,他的腿就有疼的感觉了,这直介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之前,林明清倒是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被老爹一提醒,他也立即反应过来,随后,表情惊喜,很是高兴的道,“爹,爹,我的……我的腿真的有知觉了,真的有知觉了。”说着,他的眼角流下两行清泪。

林明清的娘听到父子俩的对话,也反应过来了,表情欣喜,情绪激动,她双手跟着颤抖,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林明清的眼角流出的两行泪水,她双手忙脚乱的给林明清擦着眼泪,欣悦的说道,“清儿,你终于可以站起来了,你可以站起来了。”

一家三口激动过后,心绪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林亦为问着林月兰,说道,“兰丫头,清儿的双腿有疼痛的知觉了,真是太好了。只是,明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啊?”

眼看着站着的希望越大,他们的心情却也变得越迫切。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里正爷爷,你们别着急。我之前说了,治疗阶段是很痛苦的,但治好却不难,只是最主要的是后期复健,才是你们一家需要同心协力的帮明清叔站起来的关键。”

在现代很多患者,就是因为忍受不了后期复健的巨大痛苦,导致最后,即使双腿治好了,也还一直,坐着轮椅过一辈子。

林亦为点头坚定的道,“我相信我家清儿,一定会挺过那个难关的,他一定会坚持复健,咬牙挺过,最后一定会再站起来的。”

只要他的小儿站起来,不仅人好了,秀才功名也会重新入档,到时,他家清儿又是被人称颂的秀才爷,而不是被人嘲讽讥笑的废物。

林明清神情坚定的说道,“兰丫头,你放心,我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绝不会半途而废。”

林月兰点头道,“嗯,我相信明清叔一定是个最坚强的大人!”、

听到大人,林明清的嘴角抽了抽。

他们似乎一直忽略了兰丫头才十二岁孩子的事实啊。

随后,林明兰让林亦为夫妻离开,再给林明清做推拿,只是这次林月兰没有再给林明清喝麻醉药了。

林明清这次清醒的看到林月兰在他的身上,又是揉又是捏的,让他快退去红晕的脸,又迅速红了起来,就像被涂了腮红一样的红。

因为,在他的眼里,林月兰不仅是个孩子,还是个女孩子啊。

她这样做,于理不合啊?

但是,明明她是个大夫,眼里无关男女。

他那样的想法有些不对。

林明清干脆闭着眼睛,就当作一个普通的大夫。

只是,他一闭眼睛,腿里似乎有一股暖流,顺着林月兰的双手,慢慢的流向他的全身。

呃,别误会,实际上,那股暖流是林月兰手心里的绿色生命之源,在恢复林明清身体某些部位的生机。

林月兰虽低着头,很是认真的给林明清做推拿,但是眼角却把林明清脸上的所有表情,敛入眼底,嘴角有些好笑。

古代男人真是纯情啊。

纯情到让她对这些男人,都不好意思动手动脚了,这让她以为有吃豆腐的嫌疑啊。

林月兰这一次给林明清做推拿,只是在给正在伸长的双腿骨头,再补充能源。

……

顾三娘听从女儿的建议,直接到去镇上的药铺,蒙着脸,去抓恶疮的药,然后,再匆匆的赶回来。

林家村到镇上的路程比较长,而且路又不好走,一来一回,顾三娘也花去了半天多的时间了。

再回到林家村时,已经是半下午过去了。

只是,她们屁股上的恶疮已经全部化脓流血,搔痒难耐,两只手控制不住的去挠去抓,等他们吃药上药时,整个屁股都已经血肉模糊,如一摊红烂泥一般,看着恶心又让人惊恐不已。

她们各自惹着恶心为对方上药。

等她们为这恶疮忙碌完之后,已经是天黑了。

她们心疲力尽了,匆忙弄了些吃的就睡了。

本以为,明天一起来,这恶疮就会好一些了。

然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英子惊恐的看着她两手棍上,全部如屁股一样的恶疮。

随即,她立即闯进她娘的房间里,愤怒的对着她娘,大声的指责道,“你到底是不不是买的治恶疮的药?你是不是为了省钱,买得那些便宜的药了?”

顾三娘在房间里睡得晕沉,猛然女儿的一阵怒吼给惊醒了。

她很是惊诧的问道,“英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英子怒吼道,“还说我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你自已看看!”

说着,她伸出双手臂,赫然是红脓一片,有些粘稠的黄白色液体流出,还散发一阵恶臭。

顾三娘立即震惊了。

她立马伸手自已的手臂一看,发现自已的手臂同样是这个样子,立即惊吓了。

她惊恐不可思议的道,“怎么会这样?明明我问大夫开的是治疗恶疮的药方啊。我是拿着药方去药铺抓的药啊。药也没有便宜啊……”说到,顾三娘的话嘎然而止。

随即,表情也停顿了一会,然后怒火冲天的道,“一定是那抓药的骗我钱了,或者是他们给我抓得那些便宜的药,竟然收了我这么多钱。王八蛋,我一定要去找他们算账去。”

说着,就要嘣下床,真打算找人算账去。

英子立马把人喝住,大怒道,“你找人算账?怎么算账?要重新拿药,还是要他闪们赔钱,然后,一来一往,等着所有都发现我们身上有这些恶疮,然后让所有人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们?”

顾三娘听着,立即无措的说道,“女儿,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说完,她立马感觉到全身都痒痒的,不自觉的挠了挠,然后很是害怕紧张的说道,“女儿,我怎么感觉全身都痒痒的啊?”

她不说还好,一说,英子立马也是觉得自已全身也是痒痒的,她立马睁大了眼睛,眼神里全部是惊恐不安。

她想到昨天林月兰所说的,为恶疮第一天是生在屁股上,第二天就会长满全身,到第三天,就是长在脸上,那时,才是真正的不得见人。

一想到这,英子就害怕不已。

她抓着顾三娘的袖子说道,“走!”

顾三娘一懵,疑惑的问道,“去哪?”

“带上你的药,去找张大夫!”英子下定决心的道。

再去镇上,时间上来不及了。

为了不被毁容,治好身上的恶疮,现在只能找张大夫了。

顾三娘和英子两人,匆忙的穿好衣服,带着昨天的药包,去村西头找张大夫去了。

只是似乎跟她们母女俩作对一样,他们去找张大夫,小童却告诉她们,张大夫上山采药去了。

英子心里一惊,隐隐不安起来。

她带着着急之色问着小童,“小童,张大夫什么时候回来?”

小童摇了摇头,“不知道。估计老爷采到药了,就会回来。”

这话等于没说。

谁能知道张大夫什么时候能采到药啊?

顾三娘紧张的问着,“英儿,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啊?”

英子小小的脸上,也是显得无措不安,她咬了咬嘴唇,分外的不甘心。

心里暗恨的道,“难道真要上门求那个贱人不成?不,不,我不能求她。”

英子对着小童笑了笑说道,“小童我和娘先回去,等张大夫他回来之后,麻烦小童来说一声,可好?”

小童想了想,点头应道,“嗯,好!”

英子再想了想,然后,从她娘手中拿过药包,打开之后,递给小童,问道,“小童,你帮我看看,这里一些什么药?”

小童毕竟是从小在张大夫身边长大,耳熏目染的,对一些药物配方,也算是了如指掌。

他打着药包里的药材,放在鼻孔下嗅了嗅,等药材全部嗅完之后,他说道,“这是治疗恶疮的药方啊!”

英子心头一惊,有些急切的再问道,“小童,你没有弄错?”

听到英子质疑他的辨药能力,小童的小脸鼓了起来,气哼哼的道,“哼,你们既然不相信我,那就请回去。等我家老爷回来,再告诉你们这是什么药方吧!”

说完,他就“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英子和顾三娘看着紧闭的房发了。气得脸都绿了。

只是,此刻,她们不宜跟着这个人多计较,因为,她们得罪不起,因为她们有求于人。

小童一关门,立刻跑时厅堂里,高兴的对着坐在厅里的人说道,“兰姐姐,怎么样,我做的好吧?”说着,眼睛亮亮的盯着林月兰。

林月兰笑着点头道,“嗯,小童做得很好。今天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香甜的桂花糕。”

小童立即精神的道,“真的吗?那我要至少这么多!”小童用手势画了一个大圆。

林月兰笑着道,“好,你想要多少,兰姐姐就给你做多少!”

林月兰一说完,她的耳边立即响起冷哼声。

“哼,为了吃的,都要忘记了老爷了!”张大夫在一旁很是不满的说道,“还有,给他做喜欢吃的,就不给做我想喜欢吃的红烧猪蹄吗?我也是帮你一起欺骗那对母女。”

林月兰笑着道,“是,谢谢师祖!放心,我一定会给您烧一大盆猪蹄,让您老吃个够!”

张大夫满意了,不过,却狠狠的瞪向了小童。

片刻之后,林月兰就对张大夫说道,“师祖,那一会就麻烦师祖了。”

张大夫捋着胡须,严肃的说道,“英子那丫头,心眼就这么多,心肠还有些坏,是要给她一些教训。”

……

躲在家里一个上午的英子母女俩,下午时,就全身包裹的严实就出来再找张大夫。

张大夫隔着一层纱帕母女俩诊脉,最后,他说道,“你们身上的并非恶疮,而是中毒了!”

母女俩对视一眼,不可置信的大叫道,“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