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紫云花/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着林月兰的想法,她以为英子和顾三娘,在听了张大夫的话后,至少得明天才会过来求着她。

不过,她倒是小看了林英姿这个女孩子,竟然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儿。

上午去了她师祖那儿,下午就过来找她了。

只是,林月兰哪有这么简单就让这人找到她。

顾三娘和英子站在林月兰房屋门前,使劲敲了敲林月兰家的院门,可是等了好一会,都不见得有人出来开门。

英子是异常恼怒瞪着快要喷火的双眼愤恨的盯着这道门,顾三娘却似乎不敲到有人开门的,不甘心一样。

不知敲了多久,一道有些年老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谁呀?这么用力的敲门,难道不知道此刻是休息的时间吗?这样打扰老人家午休是很不道德的行为,知不知道。”语气里透出些不耐烦与暴躁。

听到里面如此熟悉的声音,英子和顾三娘互相对视一眼,随即脸色变得分外不好。

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张大夫会在这死丫头家里。

张大夫“嘎啦”一声打开院门,看到门外的顾三娘母子,似乎十分的意外,他淡淡的说道,“是你们!”

然后,他问道,“你们找老夫还有什么事吗?”

不等她们回话,张大夫说道,“上午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你们身上的恶疮,要三天之后才能配制出解药啊,你们找我又怎么找到丫头家里来啊?”张大夫故作不知的问道。

对于她们所来的目的,张大夫其实很清楚,只是林月兰要谅一谅,给英子这丫头一个教训,他当然很乐意配合,不给自家丫头拆台了。

顾三娘和英子被张大夫这么一出给打个措手不及。

最后,顾三娘勉强的对着张大夫笑着解释道,“不好意思,张大夫,我们是来给找兰丫头的,她现在在家吗?”

张大夫听到她们说找林月兰,故作惊讶的道,“你们是来找丫头的?找她有什么事吗?她现在去了大拗山采药去了,如果你们有什么急事的话,老夫倒可以给你们转告一下。”

去了大拗山采药!

顾三娘和英子立马一惊。

顾三娘僵硬着脸说道,“那张大夫,兰丫头什么时候去的那山里采药的?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啊?”

张大夫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那丫头向来随性惯了。如果那药材好找,就应该会早一点回来,如果不好找,可能就会晚一点回来,也可能是明天回来。你们应该知道,那丫头现在天不怕地不怕的,在大拗山那样危险的深山里,也常常一呆就呆好几天。”

这是告诉她们,林月兰归期不定了。

顾三娘和英子听罢,脸色一白。

她们确实知道,林月兰因为有那只大白虎的保护,常常去大拗山有时一呆就好些日子,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不过,只要她一出来,必定就会去镇上的林家药铺,卖一些珍贵药材,获得很多银子,就比如,她前段时间,采到一支几百年的人参,听说卖了好几百两银子呢。

这让英子既然羡慕,又更加愤恨不已。

因为她就不明白了那死丫头明明是克夫克星命,可她的命运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这么好了。

好到让所有人羡慕嫉妒怨恨!

张大夫说完,他再问道,“你们到底找丫头何事啊?需要我给转达吗?”

顾三娘和英子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我们今天晚上再过来吧!”

她们不可能直接着对张大夫说,“我们身上的毒是林月兰这死丫头给下的。”只是,万一张大夫再问,林月兰为何给她们下毒,这让她们怎么解释?难道是告诉他,因为放了她家田里的水,被林月兰报复了?

如果真这样一说,别说张大夫会有多生气吧。

到时,别说的林月兰会不会真给她们解毒,万一再得罪了张大夫,张大夫也会直接拒绝为她们医治了吧。

顾三娘和英子好不容易去找林月兰一趟,结果就是败兴而归。

心里不住的咒骂林月兰作妖作孽,诅咒她在大拗山被那山里的野兽咬死吃了,最好来个尸骨无存,才让人解恨呢。

林月兰到底去哪里了呢?

其实张大夫没有撒谎,她确实是去了大拗山。

她去大拗山,是收取大拗山草木的生命之源。

因为这两天给林明清治疗,促成林明清的骨骼生长,需要消耗的生命之源很大。

医治林明清之前的收集到的那些生命之源,已经消耗的大部分,因此,林月兰需要补充生命源。

到了山里,就是小白的地盘,小绿倒可以毫无顾忌的从林月兰手下下来,像一条青蛇一般的在草木之中游走。

林月兰双腿盘坐在大拗山山顶,闭着双眼,小绿站在她的旁边,随后,以四周以肉眼看不到绿色烟雾状的东西,源源不断的涌进小绿的那尖芽里,还会不断的涌进林月兰的两只手心里。

从林月兰的手心里,不断涌进里她的丹田里。

不一会,她的丹田被绿色烟雾围绕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林月兰睁开了锐利的双眸,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看着旁边的小绿,尖芽上增开了一片嫩黄芽,说道,“小绿,恭喜你,进级了哦!”

没错。

在末世,小绿升级需要丧尸晶核,因为,末世的动植物都已经变异,所以,小绿的的能量来源,只能吸取它们能源聚集之处的晶体。

现在,没有丧尸,没有变异的动植物,小绿的能量来源,就是这自这个世界的植物本源生命力。

可以说,小绿与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是取之于木,用之于木!

小绿的能源来自于这些植物的本身,但是,小绿也同样再把这些能源还给这些植物,而且经过小绿转化之后的能源,更加精纯,活力生机更大。

小绿笑着道,“主人,等小绿突破三级时,您的异能基本能够恢复了。到时,呼风唤雨,雷鸣闪电,您可招之即来,挥之就去了!”小绿的等级,共有五级。

小绿的等级与林月兰的异能息息相关。

小绿突破,林月兰的异能也跟着突破,同样的林月兰异能突破,小绿的等级也一样突破。

林月兰笑着道,“小绿,你主人我呀,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农民,但是时不奈我啊,不过,有了这些异能,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别想欺负我们!”

就算这里是等级森严,皇权至上的世界,也别想对他们有任何想法。

小绿的尖芽弯了弯,附和道,“嗯,小绿陪着主人!”

一藤蔓一人进入了空间。

这次的空间明显有了巨大的变化。

之前的空间,是光秃秃的,一片片荒芜,林月兰只能自已开辟一片地来种菜种药。

现在差不多十亩的荒地被烈风都犁好了,就差角落的一小片了。

烈风一看到林月兰进来,地都不犁了,赶紧跑过来,对着她很是讨好的用头蹭了蹭林月兰的腰。

林月兰被蹭腰,使得她“咯咯”的笑起来,因为她的腰被蹭的太痒了。

“哈哈……,烈风,别闹了,”林月兰推着烈风的脑袋,不住的往前推,“烈风,好痒,好痒,哈哈……”

林月兰和烈风玩闹了一会之后,林月兰就拍了拍烈风的头,对着它说道,“行了,我知道你辛苦了。放心,我很快就让你出去了,不过,”

说着,她歪着头看了一下红棕色英俊的威风凛凛的烈风,说道,“烈风,如果你要出去的话,就得改变一下你的毛色,不然有些眼光好的人,可能一下会因为你识破你家主人身份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再会引来一群群杀手哦,所以,”

林月兰拍了拍烈风的脑袋,“为了你家主人性命安全的着想,你呀就必须改头换面了哦。”

烈风就算颇有性,就算了喝了空间的灵水,有些心智,但是,它对于比较复杂的谈话,还是有些听不懂。

但是,林月兰为它染毛色,是为它主人安全着想,这句它听懂了。

烈风睁着它大大圆圆的眼睛,看着林月兰,随后,大脑袋点了点头,似乎应了林月兰的话。

林月兰一看烈风点头,立即迅速的拍了一下烈风的脑袋,“好,烈风,这可是你亲自答应的哦。”“哦”字拉长了声调。

烈风有顿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小绿却弯了弯它的尖芽,表示附和林月兰的话。

之后,林月兰就看了一眼药田,上次是卖了一根人参,这次她打算把紫云花给带出去,过几天,再送到林家药铺里去。

紫云花,是紫色如云的花,周围是七片叶子包围,其物价值虽说没有千年人参的价值这么高,可却也同样极其珍贵的药材。

它是一种能白发变黑发,让人年轻十岁。

这种药材,却更是受欢迎。

因为,谁都想年轻。

把紫芸花从空间里带出来之后,就准备下山。

不过,在下山之前,小白找到了一支千年灵芝,林月兰当然毫不客气的把它捡走,然后放进空间,让它在空间里繁殖。

等林月兰回到家时,已经是很晚了。

她一回到家,就感觉到家里很是热闹。

只见郭兵和小十二似乎兴高采烈的跟着大伙儿讲着什么。

“这是怎么了?”林月兰挑了挑眉问道。

一看到林月兰回家了,小十二立马跑过来,很是激动的说道,“林姑娘,你知水知道,卖得可好了,卖得可好了!”

林月兰有些不明白,她问道,“什么卖得可好了?”

“是临悦阁的衣服卖得可好了。”郭兵情绪难掩高兴。

林月兰听罢,却只是淡淡的一声,“哦,知道了!”

看着林月兰似乎平淡,情绪不高的样子,郭兵立马好奇的问道,“林姑娘,你怎么不激动兴奋啊?”那些可是她本人设计的衣服啊。

林月兰则是小心的拿着还带着泥的紫芸花,很是淡然的说道,“这有什么值得激动的,本姑娘亲自设计的衣裳,不应该卖得好吗?”

呃……

一下子,院子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了。

好自恋!

但这么说来,这好像是这个理。

这么说来,林姑娘设计的衣服卖得好,好像是没什么值得激动太引人高兴的吧。

只是,这理所当然的理,是怎么咋回事啊?

当然,现在没有人却在想这个问题了。

蒋振南倒是最先注意到林月兰手中的东西,当他认出林月兰手中的东西,蓦然的微微惊讶了,他问道,“月儿姑娘,你手中的这花是……”

林月兰举着手中的花,说道,“这是紫云花!”

“紫云花?!”张大夫从后面蹦出来,很是惊喜的看着林月兰手中的花。“丫头,这花难道是大拗山里找的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是的,师祖!”

张大夫瞧着这紫芸花,捋了捋胡子,好奇的问道,“丫头,这花你怎么处理?”

林月兰说道,“我打算放到镇上林家药铺去寄卖!”

张大夫微微惊讶,他有些诧异的道,“镇上的林家药铺只是一家小铺,卖不了高价啊。如果这东西放到京城里卖给大户人家,至少是二千两以上,可是,在小旮旯镇上去卖,估计也就五六百两。这价值差了远了啊。”

林月兰笑了笑说道,“师祖,这东西价值是高是低,实际上与我们并没有多大区别,反正我们也不是旮旯角落里的一员吗?”

张大夫听罢,“哈哈”大笑声道,“确实如此!”

他们这些人都是躲在这里的人物,所以,也就只能躲着来卖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也就只能大大折扣了。

大家一听到紫云花,立马惊奇的凑过来看。

对于紫云花,除了蒋振南在宫里见过一次,张大夫在药王谷,倒也是培养过紫云花,其他人倒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紫云花。

“这话真是漂亮。”小十二惊叹的道,“像一朵紫色的云,怪不得叫紫云花呢。”

“我也是第一次见过紫云花,”小三子也好奇的说道,“不过,这花让人吃了,真的能使白发变黑,让人年轻十岁吗?”对于紫云花的功效,他们也只是听过,却并没有见过。

张大夫点了点头道,“这花确实有这样的功效,不过,却只能吃一次,如果吃过一次的人,再吃一次,它就没有这样的功效了,只相当于吃了一颗菜一样了。”

林月兰倒是有些明白这个道理,就像现代科学解释的那样,或许是吃过一次的人,已经在体内产生了抗体,所以,第二次吃时,已经被容纳了,就没有任何功效了。

不过,泡茶喝,倒还是可以继续养颜。

围着这颗罕见稀奇的花,谈论了有些时间,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听到这敲门声,张大夫就想下午来过的顾三娘母女。

张大夫看着林月兰说道,“丫头,可能是顾三娘母女,你是见还是不见?”

小六子倒是有些好奇的道,“这么晚了,顾三娘母女来找林姑娘有什么事啊?不过,这次上门来肯定不安好心。”

对于顾三娘和英子母女,他们几个比较反感。

虽说,他们跟那两人没有什么接触过。

但是,透过那个叫英子的人故意去找郭哥,然后,在郭哥面前说林姑娘的坏话,就知道那人不是什么好人。

张大夫对着他们神秘的说道,“她们做了坏事,遭到了报应罢了!”

这是什么意思?

蒋振南和郭兵立马反应过来了,但小三他们三个就比较迟钝了。

郭兵带着兴奋涌动之感,说道,“张大夫,你说她们身上现在长疮了?”

前天,林姑娘在田里说过,无论是谁放了他们田里的水,她必定会在第二天生疮,然后布满全身。

他刚开始以为林姑娘只是说说而已,倒没有想到,还真如此。

张大夫笑则不答,只是问着林月兰,“丫头,这一次让她们进来吗?”

林月兰冷笑着道,“既然这次打算给她们一个教训,我就一定要给她们一个很是深刻难忘的教训,省得她们的这么多的精力,时不时的在背后蹦跶一下,让人有些心烦不已。

看来,我上次把他们罚去大拗山听着一个晚上的鬼哭狼嚎,这样杀鸡儆猴的教训根本就不够,所以,明天我要让他们再长长记性!”

把林大牛和李翠花丢去了山里,结果他们两个好了伤疤忘了疼,一缓和过来,就又想着在她手里要钱。

把刘六娇丢去了山里,她一转头,也是没有吸取教训,暗中对着村民,挑拨她与里正一家的关系。

还有一个顾三娘,把她丢去了山里,倒是有些安份,从那以后,见着她就避的远远的。

只是可惜,她是安份了,她的女儿不太安份啊。

不管任何时候,英子都不放过任何害她的机会。

这一次,只是因为惹到林月兰的生计问题上,才让林月兰恼火。

既然一个个记吃不记打,明天,她就好好的打一个响响亮亮的耳光!

张大夫点头应道,“那行,老夫就让她们回去。”

说着,张大夫就朝着门口走去。

打开门,门外的果然是顾三娘母女俩。

看到门一开,母女俩的眼睛一亮,只是不等她们问话,张大夫就直接说道,“顾三娘,英丫头,丫头还没有回来,你们明天再来吧!”

说完,不等母女俩反应,“砰”的一声,这门又给重新关上了。

英子脸色立马变得铁青,恼恨不已。

只是现在她们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

握拳,深吸一口气。

“兰丫头,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已经回来了!”顾三娘突然大喊道。

然而回应她的则是,院内男人们欢声笑语,大声谈论的声音,这些声音中,隐隐夹了些少女嫩嫩的声音。

顾三娘气得脸都绿了。

这死丫头明明就回来了,竟然还骗她们没有回来,真是可恶。

顾三娘准备再叫时,英子立马阻止了她,很是冷静的说道,“娘,不用叫了!你再怎么叫,也没有用。她今天不想见我们,就根本不会出来的。”

很明显,门内院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她也听见了。

而此刻,她也反应过来,张大夫和林月兰那个妖孽根本就是一伙的。

所以说,张大夫说三天能配制出解药,这是完全找的一个借口,来骗他们的,目的很是简单,他就要她们求上林月兰那妖孽死克星。不然就不会有一而再的巧合。

英子暗恨不已,咬牙切齿的小声喊道,“林月兰!”

随后,眼神一戾,对着她娘有些凶狠道,“我们回去!”

顾三娘瞬间糊涂了,她神色有些犹豫瞧了一眼林月兰家的院门,随后又有些着急的看向英子,说道,“可是,我们……”我们不是来求那丫头的吗?

英子冷哼一声,带着讽刺的笑意说道,“哼,娘,你还没有明白过来吗?我们这是被他们当猴耍了,目的根本就是为了报复我们。所以现在不管我们怎么喊怎么敲门,喊喉咙,敲坏大门,里面的人也不会出来!”

顾三娘狐疑的跟着英子离开了。

待她们离开之后,张大夫有些惋惜的说道,“丫头,英子这孩子确实有些小聪明,只是可惜没有用在正途上!”

才十二岁,就凭着门内的一道声音,就推断到所有事实真相,也算聪明。

只是可惜了,唉……

蒋振南却冷冷的说了一句,道,“世上聪明之人有十之八九,但真正难脱颖而出的只是凤毛麟角,剩下之人,不是高傲自负自以为是,就是被事实真相打击的一蹶不振。而外面这人恰是那种自以为是之人。所以,她是愚蠢,根本就不是聪明!”

真正聪明之人,在自已无能为力之时,必定韬光养晦,只待一举置敌人于死地。

听着张大夫说英子聪明,蒋振南很是不屑的反驳了一下。

张大夫听罢,想了一想,好像确实如此。

林月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做任何评价。

第二天,一大早,就很多人在林月兰家门前站定,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有人摇了摇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