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治病现异像/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亩田的插秧速度比林月兰预想之中的速度快。

不过,先前她是以普通农民的速度来评估,只是,倒是没有料到这几个当军人的,干起农活来,一点都不比普通农民更差,相反是更好更快,因为他们在军队中训练出来的力气和速度。

在这期间,里正听了大儿子的话,说林月兰家下种,与他们不一样,她家是直接下秧苗,好奇疑惑之下,里正过来询问了。

“丫头,”里正叫林月兰说道,“听亮儿说,你家下种,是直接下秧苗的,然后,这什么要空空间距离,下肥料等等,是不?”

林月兰点了点头应道,“是的,里正爷爷。”

里正立马惊疑忧心的道,“可是,这禾苗拔了一道,它还能活吗?这样做风险会不会太大了啊?”

因为没有尝试过,谁也不知道从地里拔出来再种下去秧苗能不能活下来。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里正爷爷,我也不知道。不过,是阎王爷托梦给我的,他告诉我,让我用这种方法尝试种植一下,说不定稻田时能够获得大丰收。”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不住的嘀咕,看来阎王爷这个借口真好用,杀人惩罚人,都用着阎王爷做了借口,还被人毫无反驳的理由,现在她又同样拿着阎王爷借口,来给里正来解释。

她虽不知道阎王爷这个挡箭牌,能用多久,但是,她知道,她不在用阎王爷这个借口时,她已经很强大,任何人都对她无可奈何了。

林亦为分外疑惑了,“阎王爷?”

林月兰点头道,“对啊。你知道,阎王爷掌管世间生死,去了他那里的鬼魂,很多肯定生前是人间的能人异士,有些为了投个好胎,就会把自已生前的所作所为给交代,而其中一个就是研究如何种田,才能获得最大的收成,只是没待他开始实施,就因为一次意外死亡。阎王爷现在就给你,让我试试。”

林亦为虽说一直觉得林月兰能够见到阎王爷一事,并得阎王爷另眼相待,觉得很是荒唐,对于林月兰的话,他向来是处在半信半疑惑的状态

然而,他的心底却对林月兰有着直觉盲目的去相信。

比如,他相信林月兰会治好他家清儿的病,事实也是如此,林月兰真的难治好他家清儿的病,能帮清儿站起来。

现在,林月兰这样说是阎王爷这样子说的,那他就是相信。

里正抚了一下微长的胡子,笑着道,“既然如此,里正爷爷一定全力支持你,如果需要里正爷爷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里正爷爷在自已的能力范围之内,一定尽力帮你。”

林月兰点头应道,“谢谢里正爷爷!”

只用了两天的时间,五六个大男人,就把五亩田地的秧苗都给移植了下去。

之后,林月兰就当了一个甩手掌柜,告诉他们是怎么查探禾苗的生长和发育情况,什么时候该施肥,什么时候该锄禾苗里的杂草,最后要的一点就是保持田里的水源,不能干涸了。

以前林月兰也是城里人,只是外婆在乡下,就跟着外婆干了一些,因为基本的种田流程还是知道一些,再加上在末世时,有些搭档是乡下农民,时常在她旁边念叨着如果末世过去了,一定要好好种田,存很多很多的粮食,以防再一次末世的到来。

因此,嘴里天天会说一些种田的事。

比如,看看季节,该种什么,是者是该做什么,都会在嘴上说一说,久而久之,林月兰也是嚼烂于心了。

所以,她这个也曾经没怎么种过田的人,也是嘴上说一说,做的人,就是蒋振南他们几个了。

更何况,蒋振南也是很乐意亲手把这五亩田给种出来,想要看看,这样的产量是不是加大了。

“月儿姑娘,这秧苗都插下去了,下一步该怎么做?”蒋振南很是严肃的问道。

林月兰道,“先保持田里有充足的水源,等这些禾苗差不多转青之后,就施肥料。哦,对了,”

一听到哦对了,这几个字,按着以往的经验,蒋振南和郭兵他们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

“第二次的肥料就不是草木灰了,而是人类的排泄物,比如,”说着林月兰眼里脸上是有一种狡黠和捉弄一般的表情,笑着道,“主要的是人拉出来的屎和尿。”

林月兰一说完,除了蒋振南面不改色,其他人都眉头一皱,仿佛闻到那臭味冲天的脏物。

尤其是爱干净的郭兵,一想到给那些禾苗施肥料,用得的人类的屎尿,顿时脸色发白,颤微微的问道,“林姑娘,难道就没有其他肥料可以代替了吗?比如还是那些的草木灰。如果草木灰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多烧一点的啊,根本就可以不用那些的粪便吧?”

草木灰虽肮,但却比那什么屎尿啊,干净的多了。

让他下田,撒草木灰已经是他极限了,毕竟他们兄弟几个,都得下田干活,他总不得例外吧。

再说了,就算他想例外,问题是林月兰这个死抠死小气的女人,不给他例外啊。

她说了,不干活,就不给饭吃。

所以,为了吃饭,他只得挽着袖子,甩着膀子胳膊,和在大家一起干活来着。

林月兰看着郭兵那难看的脸色,心情大好,勾着唇,带着坏坏的笑容,那露出的白白牙齿都快要闪瞎了在场的一众人,然,与林月兰相处这么久了,却是最怕看到她这副表情了。

因为,她一露出这事表情,就代表着他们几个就惨了。

林月兰脸上带着笑容,一根手指面前左右晃了晃,说道,“不行哦,我的中尉大人。这一次施肥,可是需要养分充足的养料,而人粪或者是动物粪便才能满足要求,不然,就那些草灰,已经没有多大效果了哦。还有啊,如果你们真想要田里增产,这一次就必须要用人类或许是动物的粪便肥料了哦。”

一听完,除了蒋振南脸上仍面不改色毫不表情之外,其他人的脸,看起来要多苦有多苦,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可是,怎么办,也就只能听着做了。

不然,他们怎么给田里增产啊?

只是郭兵仍然很是不甘心的说道,“林姑娘,难道就没有其他养料来代替了吗?”

林月兰笑着点头道,“有啊!”

郭兵眼睛一亮,“是什么?”

“化肥!”林月兰应道。

几人一懵,“这是什么?”

林月兰很神秘的说道,“呵呵,你们猜啊,本姑娘就不告诉你们了!”

化肥这种现代科学复合肥料,他们怎么可能猜得出来。

林月兰离开了,留下一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人。

郭兵看着远去的背影,又是好奇更是疑惑的看向蒋振南问道,“头儿,这是什么肥料,你能想到吗?”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小巧玲珑秀气背影,锋利的双眸微眯,冷酷冷淡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的表情。

听着林月兰说化肥,他知道,一定又是两千年之后,那些农民种田怕用的专用肥料,只不过,他们这里不会有而已。

蒋振南对着郭兵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不知道。”

随后脸上似乎有些讽刺的表情,说道,“郭兵,本将军的军师,我的中尉大人,你可是号称学副五车的能人,你都不知道什么是化肥,本将军一个粗人,怎么会知道,嗯。”

当然了,蒋振南说这些话,并不是真的讽刺郭兵不懂这些,而是这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互相的揭短而已。

郭兵却是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嘿嘿,将军大人,您还别说。如果在没有碰到林月兰这姑娘之前,我自认为这学识智谋,在这天下可没有几个人能比的。只是在碰到上知天文,下天地理,武功高强,飞檐走壁,经商做饭,医术种田样样精通的能人异世来说啊,我只是在她面前班门弄斧而已了。”

他们虽都知道林月兰身上隐藏着天大的秘密,但是,这个秘密,他们只能埋葬在肚子里,除非哪一天,林月兰自已公开,否则,或许他们在这生命尽头时,会带着这秘密下棺材吧。

所以,他们只会把林月兰当成普通人敬重尊重。

蒋振南眼底有着让常人无法发现的情素在里头,但这种情素却无关情爱,而是似乎一种天生的责任之感。

他知道,从他要求她把他带回来,她答应那刻起,她就被他被迫卷入了是非纷争之中。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再强大,然后保护她一生一世的平安及平静。

月儿姑娘,你放心,我蒋振南就是负了天下人,也绝不会背叛你,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不再被别人伤害!

他摸了摸左边的心脏处。

秧苗已经插完,林明清的治疗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在林明清的房子里,林月兰很是严肃的对着林明清说道,“明清叔,接下来就是要做最关键的接骨治疗了。只是,明清叔,还记得在第一天给你治疗时,所说的话吗?”

那一次林明清是清醒的,所以,林月兰所说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他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林明清已经有些血色的望着林月兰的脸,也是同样以严肃认真的表情说道,“记得。你说过,在给我治疗的过程之中,无论看见什么,听见什么,我都必须烂在肚子里,如发现我有一丝不对,你就不会放过我!”

林月兰听着,没有说话。

林明清接着说道,“兰丫头,你放心!我医术高明,只是给我很平常的治疗!否则,我这双腿,就可能是真的彻底烂掉了!”

林明清的这话,实际上是在告诉林月兰,正如她所说,他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如果真是有一丝违背内心食誓言,那么他的双腿就会再一次烂掉,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林月兰虽没有听出林明清的布满,但却听出了他的苦涩。

他虽然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只是他实在是有些伤心,伤心林月兰不相信他。

他林明清虽说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他也确实是个能分轻重,重情义,视承诺的为生命的大男人,但是,林月兰,这个他救下来的孩子,却是在怀疑他。

实际上,并不是林月兰怀疑他,而是,对于她来说,在这个异世,任何人都比不了她家小绿。

为了小绿,对于任何可能出现的威胁,她都必须剔除。

林明清对林月兰是恩重如山,但那是对原身,而不是她。

只是因为她代替了原身活在这个世界,因此,对于对原身有恩情之人,她才会想着报答,毕竟,如果恩情不还,很可能在将来会早成她的心魔,一旦有心魔,那她的异能有可能就突破不了最高级——那个真正可以呼风唤雨,掌控天下的顶级接近于神的异能师。

但是,她报恩也是在不威胁到暴露出卖她的小绿情况之下。

林月兰认真的说道,“明清叔,兰丫头相信明清叔您的人品,但是为保护我想保护的伙伴,我不得不谨慎,请明清叔原谅!只是,”林月兰话头再一转,凌厉慎重的说道,

“还再请明清叔记住我的话,我能救,我也能毁,而且毁了这个村,毁了这个镇,甚至毁了这个天下的能力,兰丫头都有。只是,兰丫头只是安于一角,在这个世上,平平平静静的生活。所以,当有人要毁掉我的平静时,我不介意——血洗!”

林明清再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脸上露出的表情虽是平静,但是内心里是震撼不已。

他很清楚的知道,她,林月兰再一次强调的话,肯定会与他接下来的治疗有关。

只是,他却很不明白,林月兰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天大秘密,需要血洗林家村,甚至天下的可能,也要保护?

此刻的林明清不明白,但接下来的一幕,他瞬间就明白了。

当他明白时,他就知道,林月兰为何会那样即使要做一个恶人,她还是要那样做了。

林明清对着林月兰应道,“兰丫头,明清叔只想保护好林家村!保护好自已想要保护的每一个人。”

这是说,她的秘密,他根本就不会有兴趣,他只是想要有能力保护林家村,保护好他的家人而已。

如果他真违背了他的誓言的话,那林家村和他的家人,及他自已就会如林月兰所说,血洗,然后陪葬!

林月兰锐利的眼神紧紧盯着林明清一会,没有看见他眼神的闪躲,有的只是与她一定的坚定和平静。

只是在林月兰那样锐利又如此有威严宛如一座古峰山压在他的背上,很是闯不过气来,就在他觉得自已要窒息而死时,突然立马又能呼吸了。

林月兰释放了片刻的威压之后,随即收起,她点了点头应道,“好。明清叔,你要记你自已所说的话。”

随后,她就放松了气氛,说道,“来吧,我们开始治疗了!明清叔,您先躺下!”

林明清按照她所说,躺了下来。

随后,林月兰的手放在要他的腰尾椎骨上——就是要接骨的地方。

一会,林明清就如往常一样,感觉到身上流串着一股暖流,而且这股暖流却比之前的更加浓烈。

他知道,这是从林月兰身上传过来的,但却不是内功。

林月兰看着这些绿色生命之源在包裹的着林明清的尾椎骨,在逐渐的促进着骨骼的生长,只是,这些生命源并不够。

还需要补充,不然,只能半途而废!

林月兰随即厉声喝道,“小绿!”

刹那间,躺在床上的林明清,以一种很是震惊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到林月兰手腕上平时看着手镯的东西,片刻间化成一条蛇一般,游了下来,然后,再在林明清震惊的目光之下,慢慢变大,就粗。

随后,林明清就发现,这根本就不是蛇,而是一条绿藤蔓,有个嫩黄的尖芽,有两片巴掌大的绿叶。

再之后,他就再看到,这根如蛇能灵活游动的藤蔓,游到他的跟前,很是稚嫩的声音说道,“明清叔,请张开嘴巴!”

林明清仿佛被控制了一般,行动缓慢又听话张大了嘴巴。

然后,他瞬间感觉到自已的喉咙时,钻进了一只滑溜溜的东西,虽说不疼,但是却有些冰凉。

再最后,他就感觉到这股冰凉,滑到了现在暖流在旋转的腰尾椎处。

一冰一热,随即,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这简直酸爽的感觉啊。

林月兰看到小绿钻进了林明清的体内,然后,用得它的两片叶子,把上半骨骼和下半骨骼逐渐接近,只是在拉近的过程之中,小绿和林月兰双管齐下的释放生命源,以减轻林明清剥骨之痛。

林明清的体内,小绿不断的在忙乎着,释放绿色生命源,生命源也是在不断促进骨骼的生长,林月兰在外面也是不断的输入绿色生命源。

不知过了多久,林明清也是不知道自已疼了多久,但总之很疼很疼,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疼,但他都咬牙挺着,不让自已晕过去。

因为林月兰说过,这一次治疗,是需要绝对的清醒,这样他的骨头才能感觉到生命力。

虽不明白林月兰话里的意思,但是他知道,无论多痛苦,有多疼,都必须挺着。

当小绿再从林明清体内钻出来时,它释放的生命源几乎照亮了整个房间。

“爹,弟弟屋子里怎么会有绿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