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什么关系?/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再返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块石头,这块石头绿色的,在太阳的照射之下,发着绿色的光芒。

蒋振南重新敲起里正家的院门。

里正一家虽对于屋子里的情况很是紧张,着急,甚至是有些不安和惶恐,但除了一开始的林明亮媳妇说那些话之后,就再次安静了下来。

没有过多久,他们似乎听到自家院门被敲响的声音。

林明亮说道,“爹,我出去看一看是谁吧?”

里正点了点头。

林明亮一打开院门,就被一道醒目的绿光刺了刺眼,等微微眯了眯了眼之后,就看到蒋振南站在外面,有些意外,他说道,“南公子,有什么事吗?”

蒋振南伸出手,给林明亮看了看,说道,“月儿姑娘说,在家里落下了这个东西,我怕月儿姑娘着急,就急忙送了过来。”

林明亮看着这出绿光的,与刚刚他们在房间里见到的绿光似乎一样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兰丫头真不是妖怪使妖法什么的,让屋子骤然发出绿光。

不过,瞧着蒋振南手里的东西,不认识,他很是意外,他问道,“江公子,这是何东西?”

蒋振南说道,“这是碧绿石,是一种暖石,月儿姑娘说,这次治疗,需要暖石压后背腰部辅助,本来有两块,现在落下了一块。”

林明亮瞬间明白了,他急忙让蒋振南进来,说道,“南公子,请先进来吧!”

蒋振南进来之后,随即就和林明亮急忙的走到林明清的屋外。

蒋振南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不过,他很是认真的对着里屋的林月兰道,“月儿姑娘,你落下了一块碧绿石在家,我现在给你送过来了。”

里面的林月兰已经给林明清的医治,快到收尾了,乍然听到蒋振南说什么碧绿石,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一听到碧绿石,那种会发绿光,还有它的功能,与小绿对视之后,立刻反应了过来。

可能刚才小绿弄得动静有些大,弄得外面的人有了怀疑,所以,蒋振南迅速给他找到了碧绿石,让屋内异象有了一个合理解释。

林明清从始至终也是清醒的,除了小绿在他体内,让他痛苦万分,它出来之后明显感觉到舒服和暖和。

他也听到了蒋振南的喊声,随即很是认真的说道,“兰丫头,碧绿石的效果真是好,很是暖和,只是可惜,一块的效果好像不够。”

林月兰有了片刻的呆愣,很快就笑着道,“好,明清说,我现在就给你拿进来!”

林明清的意思简单明了,刚才整个屋子的绿光,就是碧绿石给发出的,根本就是与小绿无关。

林月兰打开了房门,接过蒋振南手中碧绿石,随即对着蒋振南说道,“谢谢南大哥,不过,我现在需要南大哥进来帮个忙。里正爷爷,请你们放心,明清叔的治疗很是顺利,只是现在,你们还不适合进来看望,请等一会。”

对于家属来说,大夫的话就必须听。

里正点了点头道,“好。”

在蒋振南进来之后,林月兰就再一次关上了门。

只是等蒋振南一进屋子,看到立在林明清的床上的小绿时,瞳孔则是猛得一阵剧烈收缩,尤其是看到林明清竟然是在清醒的情况下。

小绿看到蒋振南进来,尖芽弯弯,很是友好高兴的说道,“面具大叔,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说着,它就如绿蛇一般游走,然后游到了蒋振南的肩膀上站立着,稚声稚气的说道,“唉,我好久没有跟熟人说话了,孤独的世界,你们不懂啊!”

林月兰有些好笑走过来,垫起脚跟,对着小绿的尖芽一拍,好笑的说道,“你呀!”

蒋振南一开始见小绿觉得很是不可思议,甚至是有些畏惧,毕竟不是人,却能动能能走能话,看着就是一个成了精的妖怪。

可现在看着,却是越来越可爱。

蒋振南冷酷的脸上带着微笑,说道,“小绿,你很可爱!”

然后,小绿在三个人六只的眼睛目光之下,明显看到的本是嫩黄的尖芽,迅速变得粉红粉红的。

看着这只藤蔓与林月兰和蒋振南之间的互动,林明清从震惊之中慢慢回神过来了。

他现在才算真正的明白,为何兰丫头在给了治疗之前,竟然会威胁于他了。

这根平时带着兰丫头手上的手镯,谁能想到,竟然是一只活的藤蔓,而且会变大变小会说话。

这样的一根成了精的藤蔓,对于任何人来说,恐怕就是一个惊吓吧。

林月兰瞧着林明清脸上的表情,除了惊讶,倒是没有多大的惊慌和恐惧,林月兰的眼底的一抹眸光闪过。

她笑着对林明清说道,“明清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小伙伴小绿,是阎王爷送给的一个好伙伴。我能与山里的动物亲近,也是它的功劳!”

这房间的隔音效果不好,但是,林月兰偷偷用异能隔绝了对外的一切传播,比如空气等。

至于小绿的真实身份,林月兰可以现在介绍给林明清,但也仅限于此,林月兰不会做过多解释。

林明清一听说竟然是阎王爷送的,立马有些明了了。

之前,就一直听说过兰丫头的奇遇,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亲眼看到。

林明清瞧向小绿,嘴角扯了一个笑容,对着小绿,很是友好的说道,“小绿,您好!”

小绿同样友好的点头,回应道,“您好,明清叔叔!”

等小绿打完招呼之后,林月兰再一次严肃的说道,“明清叔,你治这双腿,大部分是小绿的功劳。如果没有小绿,我即使医术顶了天去,但是,毕竟这天下的医术水平就放在这,根本就不可能给一个断了腰尾椎骨,只能躺在床上度日子的人,给恢复正常。”

林月兰这是在告诉林明清,他的双腿如果能治好,都是小绿功劳,希望他不要忘恩负义。

林明清是个读书人,同样也是个聪明了,以前是个有善心富有正义感的秀才,现在只要他的本性未变,他依然会是那样的一个人。

绝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小人!

林明清很是感激的对着小绿说道,“谢谢你,小绿!只是,我却从没有见过你!”没有见过,就是不存在!这是在承诺,他会保守林月兰和小绿的秘密,这个秘密他从来不知道,即使想要烂在肚子里也没有可能!

林月兰对林明清现在的态度倒是满意了。

林月兰对着林明清很是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明清叔!”

只要林明清一直不会出卖小绿,那么,她就会一直护着他们一家人,甚至是替他们守护林家村。

虽说林家村对于前身来说,有着太多很不美好的回忆,有着太多的痛苦和凄惨经历。

当然了,该报复的,她是一个不会少的。

林月兰再透过异能,看清林明清体内的连接生长情况,然后,对林明清说道,“明清叔,这一次你可能要躺久一些时间了,不过,这一次同样只要小心一些,可以让人来伺候如侧之类的。”不要像第一次一样,一点都不可以动,好让林明清吃了一些苦头和难堪。林明清一听。眼神立马亮了和高兴起来,不知说什么才好,他道,“谢谢!”

等林月兰和蒋振南出来时,时间也才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在这一刻终内,房间的绿光一直是亮着了,这下,林明亮的媳妇全是安心了。

因为,林月兰不是妖怪,这样的结果就是最让人安心的了。

林月兰说出之后,给里正一家交代了一下这期间的注意事项,然后,没有多久就离开了。

里正在林月兰离开之后,是满眼泪水滢眶。

因为,林月兰说了一句,“明清说这次治疗之后,就可能会站起来了,然后,就是进入复健阶段了,里正爷爷,务必请你们多上点心了。”

里正点头应道,“嗯,清儿是我儿子,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一家大小,一定会陪着了清儿一起做复健,然后就站起来!”

从里正家出来之后,林月兰就很是诚恳的对着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今天谢谢你!”

她之前没有考虑好了小绿会弄出一些动静,会被人发现,如果不是蒋振南送碧绿石过来,她一时半会还真没有想到用什么借口给一个解释,万一有什么疏漏,引来麻烦那就麻烦了。

蒋振南说道,“月儿姑娘,你真是太客气了!”

林月兰好奇的道,“面具大叔,你到底是怎么会突然给我送碧绿石的?我明明记得你们一大早出去干活了的呀?”出去干活了,怎么会在里正家出现呢?

蒋振南说道,“说来也是有些奇怪和巧合,我和他们一起去田里干活时,我突然有些莫名的感觉,就是觉得月儿姑娘,你可能会有些麻烦,所以,我就想着去看看林明清的医治情况,就去了里正家。

到了里正家门口时,正待敲门时,我就听到林明亮婆娘大呼小叫屋内的绿色光芒。甚至林明亮婆娘怀疑到了妖孽什么的,为了打消息他们的疑虑,我就想到了我们地窖里放了几块碧绿石,我就挑了一块,送过来。”反正在这里,无人能偷听到他们的对话,所以蒋振南才会丝毫不隐瞒的说出这事的缘由。

蒋振南在说到林明亮婆娘怀疑林月兰妖孽时,脸上露出微微不满的表情,他有些忧虑的说道,“月儿姑娘,你说她会不会把怀疑你是妖孽的事情说出去?”

林月兰冷笑着道,“里正一家都是聪明实在之人,如果她真是暗藏着这样忘恩负义的心思,想必里正一家都不会放过她。毕竟,见过林明清屋子里突然有绿光的人,除了他们一家,也就只有你和我了。我和你是肯定不会说,所以,只要外面再传出绿光妖孽什么的,那问题毕竟是出在他们身上,到时,也就怪不得我了。”

她一直说自已不是个好人。

如果里正家里人了做了对不起她的事,第一次她可以选择原谅,毕竟没有他们,他原身也不可能活下来。

对于这份恩情,林月兰也是说过,必定要报答。

因此,以后,只要他们一家所做或者背叛之事,没有威胁到小绿身上,那么她就会选择原谅他们,但之后,就不再欠着这份恩情了。

想到这,林月兰轻叹了一口气,暗道,“但愿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蒋振南瞧着林月兰脸上严肃的表情带着凶狠的煞气,却觉得他分外的可爱。

蒋振南很是认真的说道,“月儿姑娘,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如果里正一家真有人突然出卖背叛了林月兰,她欠着恩情不好出面,那就他来出面,他绝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到她,尤其是那种挂着恩情恩人的嘴脸,做着却是恶心肮脏之事的人。

当然了,这时的蒋振南与林月兰的想法是一致的,他暗道,“但愿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这已经是蒋振南第二次在林月兰面前说,他要保护她,绝不会让任何伤害到她的话了。

林月兰以从未有过认真的神情,仰头盯着蒋振南这张冷酷俊朗的脸,黑耀如熠石般的眼睛,细细的打理着蒋振南,她伸手小手,摸了摸全脸上那道淡淡的疤痕,清冷空灵的声音,在这空间中回荡。

她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对她这么好?为什么会一直想着保护她,不让别人伤害于她?

难道只是因为她救过他吗?

但答案显然不是。

因为,以她的本事,她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别说有人想要伤害她之前,她就会知道任何举动,就算不知道,她身上融合的九种异能,任何一种,都会让对方生不如死的感觉。

然而,蒋振南,这个她口中的面具大叔,似乎在他面前,他一直很是认真的把她当成孩子,当成朋友来看待,似乎忘记了她的一身本事。

蒋振南在林月兰再一次碰上他脸上的伤痕时,他的整个身体不免的再次一僵,不过,他依然保持平静,如果他的耳尖上没有突然出现的红晕的话。

蒋振南很是认真的对着林月兰说道,“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就是要大人保护的!”

实际上他说的这个答案,根本就是他心里的那个答案,只是,他却又不上心里的那个答案,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答案!

听到的是个这样的答案,林月兰眼神里不由的有些失望。

她心里却有些嘲笑着自已,她一个冷血自私又历经爱情友情双重背叛的女人,不是不相信那狗屁的爱情了吗?那她心底到底想要期待从蒋振南口中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林月兰立马浮现笑容,很是好奇的问道,“面具大叔,你不会是想把我当成你的女儿来保护了吧?”

蒋振南听到林月兰这样的问题,脸上带着丝柔的表情,顿时一顿,随即脸色一黑,用两根手指弹了弹她光洁秀气的额头,严厉的说道,“你在胡说什么呢?什么女儿的,明明我才比你大十二岁而已嘛,十二岁的少年,能生出孩子吗?”

林月兰摸了摸被弹疼的额头,有些不服气,带着撒娇意味的说道,“明明是是你自已说把我当孩子,你是大人,来保护我。这样的关系,难道不是一种父女关系吗?”

本将军才不要与你做那狗屁的父女关系,要做做那……

想到这,蒋振南整个人有些怔愣住了。

他和林月兰之间,要的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叔侄关系?更或者父女关系?

然而,这些关系,在他的心底,他都不愿意,那他与林月兰这孩子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存在?

“面具大叔,面具大叔,”林月兰在不知在想什么的蒋振南的面前晃了晃,叫了几声,“面具大叔……”

蒋振南回过神来时,微低着着头,看着只到他胸前的孩子,脸色立马大变,猛然神色不对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月儿姑娘,我记得田里还有活儿,我就先去干活了。”说着,他那只有力的右手,拉开了一下林月兰,与他保持了一些距离。

只是,或许是蒋振南一时没有注意力道,太过用力,他一松开手,林月兰就有些控制不住的往后倒,蒋振南脸色再一次大变,立马慌张的把人在跌倒在地之前,捞了回来。

然后,又用了一些力道,把林月兰箍在了自已怀里,神情莫名,矛盾、紧张、彷徨、茫然,双臂了却不知所措的箍紧了林月兰……

林月兰在蒋振南怀里焖了好一会。

他胸膛很宽很阔很有安全感,同时也很是温暖。

这时的林月兰,似乎都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感觉到了他身体的那安全温暖的温度。

但是,随着腰上的那只手臂把自已越箍越紧,自已的呼吸越来越是困难,林月兰随即想到自已现在的状况。

她现在竟然再一次被蒋振南,这个大叔,抱在怀里了。

一想到这个事实,再联想到前两次的经验,林月兰的脸立马黑了。

她似乎咬牙切齿的在蒋振南的怀里,说道,“蒋振南,朗朗乾坤,晴天白日,你是不是打算再把我扔一次,啊?还不赶紧给我放开!”最后一句,她几乎是吼了出来。

丢脸丢一次就够了,她可不想再丢一次。

只是……

“我靠,蒋振南,我与你誓不两立!”林月兰对着远去的背影气愤的大吼道。

惊起一片正在休憩的小鸟,哇哇啊啊的大叫!

没错,咱们的林月兰姑娘,再一次被伟大的将军大人蒋振南扔在了地上,这次不但扔了,他这人还迅速跑走了。

逃跑了一段路的蒋振南,听到林月兰怒吼声,脚步一顿,表情僵硬的不能再僵硬了。

他慢慢的转过身,锋利的双眸,几乎都不敢看向那个慢慢向他走来,脸上明显怒气冲冲的女孩子。

回神过来的他,满脸是懊恼和不知所措。

他竟然再一次把抱在怀里的月儿姑娘,给扔了出去?

这……这太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了?

第一次扔她,她当时是很是大方的原谅了;

第二次在镇上众人面前扔了她,害她丢了面子,使得她整整七八天的时间,都没有搭理过她。

现在是第三次,这……

林月兰真是生气极了。

俗话说,事情可一不可二,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跤,不然,那就不是不小心,而是愚蠢了。

她可倒好,竟然一连三次被同一个男人,抱到怀里之后,又迫不及待的把她给扔出去。

她就有这么差劲么?差劲到了送到怀里,都成了废品一般,三翻两次给扔出去。

还好,这一次虽是白天,但是这周边都没有人,所以也就没有人看见,这也就没有什么丢人到他人跟前去了。

可是,她咽不下这口气,这一次,她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老男人蒋振南不可。

不然,他下次很有可能再一次被他扔出去,她可不想再被当废品了。

如果有旁观着在前面知道林月兰想法的话,一定会偷偷掩嘴笑道,“哎哟,竟然还想着下次投怀送抱啊?”

林月兰气哼哼的站定在全身僵硬无措的蒋振南跟前,脸上带着嘲弄的表情,嘴角带着冷笑咬牙切齿的说道,“呵呵,跑啊,怎么不跑了啊?”

蒋振南低着头,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面对着怒气冲天的林月兰,不知如何是好。

“好你个蒋振南啊,”林月兰很是生气的说道,“前一秒就说要保护我,不让任何人伤害我,下一秒,你就径直把我扔出去,害得再一次跌到在地,把我手上的皮都给摩破了,你说……”

林月兰还没有说完,蒋振南立刻着急的问道,“月儿姑娘,你的手摩破了皮?”说着,就要去拉她的手,想要查看一下伤口。

当看到她右手手心真的被摩的裂了一块皮,这伤口上除了一丝血迹还有泥沙呢,他立马充满愧疚懊恼悔恨又带着关心的说道,“对不起,月儿姑娘。走,你的手受伤了,我们先回去上药去!”

说着,不等林月兰反应,嘴就对着伤口吹了吹,一些沾在伤口上的泥沙就脱落了,但伤口仍然需要洗。

林月兰看着如此变化的蒋振南,都有些惊愕,不知如何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