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轮椅及后续/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怎么得,郭兵几个人,又发现了自家头儿和林姑娘之间的气氛很是奇怪。

就好像前段时间,林姑娘对谁都笑吟吟的,也就只能对着他们头儿冷着脸,一句话都不说,这也就罢了,每一次林姑娘都指使着蒋振南干最累的活儿,然后,吃饭的时候,他们每个人吃菜夹肉,也就只有他们头儿只能就着一点菜汁儿吃窝窝头。

没错,他们每一个吃大米饭,也就只有他们头儿吃林姑娘用糠加粗粮特地给他做的窝窝头。

任谁都能看到,明显是林姑娘要整他们家头儿嘛。

这样的日子,他们头儿过了有七八天的日子。

在第一天时,郭兵有些不忍,毕竟,他们吃饭吃肉,他们的头儿却只能眼巴巴瞅着,所以为蒋振南求个情,结果,他也跟着只能沾点菜汁,吃窝窝头,至今想起来那个后悔不已啊。

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跟林月兰为蒋振南求情了。

比起让他们跟着一起吃磕牙的粗窝窝头,那就只能让头儿委屈一下了。

现在,他们头儿好像又要被林姑娘给整了。

上一次,是因为他们不厚道,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人家姑娘给扔了,让人家一个姑娘家,丢了这么一次脸,林姑娘不生气才怪。

只是,这一次,咱家头儿又是怎么惹到了林姑娘的啊?

晚上,全部人坐在院中的石桌上吃饭时,这气氛,呃,怎么说呢,有些奇怪,有些僵凝,没有平时抢菜时的热闹和活跃。

蒋振南的几个手下,包括张大夫和小童在吃饭时,眼睛一会瞧瞧冷着脸,似乎不太高兴的林月兰,一会再瞅瞅那边在啃粗糠窝窝头,在他面前只有不到小半碗的菜汁儿的蒋振南。

只是他的脸上依然冷酷,面无表情,他们怎么瞅都无法看到有任何不妥。

林月兰也不管他们是如何打量,扼然淡然平静的吃着自已做的菜,自已蒸的米饭,动作和往常一样,不缓不慢。

吃了一会,林月兰似乎才察觉大伙儿在好奇有又有些小心的盯着她一般,她一脸茫然不解的模样,疑惑的道,“怎么你们都看着我啊?有什么不妥吗?哦,可能是你们都吃饱了吧,既然吃饱了,那小十二收拾……”收拾一下碗筷吧。

她的话也没有说完,这些人立刻低着头,再如风卷残云一般,把桌上的菜,都给抢光。

蒋振南看着大伙儿吃着美味的菜肴,眼角偷瞄了一眼林月兰,看她似乎在低着头,没有注意到他这边,然后,他小心的伸出筷子,想要在这一般人之中,趁乱浑水摸鱼,为自已偷偷抢到一筷子菜来吃。

平时吃着这么好吃的菜,一下子让他只能看着瞅着,却不能吃上,这心里就劲不是滋味啊。

然而,蒋振南的筷子接近盘子……

“啪”的一声,是林月兰准确无误的在这一群凌乱的筷子当中,把他的筷子打了下去。

一下子,就“噔噔”的吸了大伙的目光,在众属下和张大夫他们的古怪异样的眼神之中,蒋振南微红着脸,讪讪的把筷子收回来。

然后,就又得到了大伙儿同情又爱莫能助的目光。

饭后,轮到小十二洗碗筷,一众人坐在院子中,剔牙齿喝茶的,然后,满是同情的问着蒋振南。

“我说头儿,你又是怎么惹了林姑娘生气的啊?”郭兵真是太好奇了。

林姑娘一般很少生气,但一生起气来,那就是精神折磨了。

瞧瞧他们头下的惨状,就知道了。

由俭入奢易,亦奢入俭难。

平常吃惯了林姑娘所做的菜,一顿不吃,那就等着为自已哀嚎吧。

现在看这情况,好像并不是只是一顿不吃,很有可能是几天啊,比如上次,就七天时间,最后,林姑娘看着他眼巴巴的瞅着大伙儿吃菜的可怜样,就大发慈悲的让他回归大队来了。

只是,现在看着这种情况,好像比上次严重啊,也不知道这次他们头儿要说禁菜几天了?反正少说是七天,多的,就不好说了。

一众人以一种分外好奇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蒋振南,蒋振南被他们盯着冷厉的脸,一阵通红,随即就唬着脸说道,“关你们什么事!”

说着,就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只是留给大伙儿的背影,怎么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啊?

留下的人,面面相觑。

随后小六子有些惊疑的道,“头儿的错误,不会是和上次一样吧?”就是再一把要姑娘扔地上了。

因为,这次他们的头儿,与上次的反应是一样的啊。

呃……

还真有可能?

只是,他们头儿什么时候又把林姑娘给抱到手了啊?

难道是人约黄昏后的时刻?

不对,不对,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家头儿,到底是不是把人抱到怀里了,又给扔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只能说明,他们头儿真是活该!

对于林月兰对蒋振南恶整,到底是不是他们想像中的那个样子,他们不知道,因为无论是林月兰,还是蒋振南都不曾透露一个字。

林月兰和蒋振南,现在就像是在闹别扭的小情侣一般,只是他们并不曾发现。

林明清那边,可以不用太费心思了。

因为,林明清腰尾椎骨之间的骨骼,已经真真正正的重新长在了一起。

只是新长的骨骼,还很脆弱,再加上林明清这三年,这双腿都不曾走路,还需要慢慢适应。

林明清要全部恢复好,最起码少说三个月以上,所以,林月兰打算把制造出来的轮椅给林明清送过去。

本来,在给林明清直治病之初,林月兰打算给林明治制造自推轮椅,只是因为材质方面的限制,让林月兰一时之间想出用什么代替。

因为在材料方面,没有现代皮质橡胶,这轮椅的轮胎部分,用铁或者用木头。

因为,用铁,容易生锈不说,这生铁,还被官府管制的厉害,有时,就是有钱,也难以买到生铁,还有一个原因用铁做轮胎,很是笨重,要搬动时,有些不方便。

所以,目前来说,也就只能选择木头,与这马车的轮胎相仿。

但是,木头即使磨的再光滑,在地上与石头或什么刚硬的东西磕磕碰碰的,很是容易破损,而且滑行速度也是毕竟费劲,如果有人帮推着还行,但如果只是自已推,可能推一会就累了,这不是林月兰所需要的。

后来,林月兰总算想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就是,用猪尿泡,一层层把轮胎给包裹起来,这样既减少了摩擦,又增加了平衡抗震能力。

这轮胎也就换猪尿泡就好。

林月兰推着轮胎出来时,又让一众人又是愉悦又是欣喜。

“林姑娘,你就是你说的轮椅,是不是?”

想当初,林姑娘拿出一张图纸,让他们按照图纸,造一张椅子时,让他们好奇又蠢蠢欲动起来。

主要是这样的椅子设计,是林月兰专门为那些行动不方便的残疾或才是病患设计,如果他们把这个东西造出来的话,那么以后不是解决了一大照顾残疾人行走的问题。

这个时代还没有轮椅的发明,所以,众人很是好奇,这看着这设计出来像是椅子的椅子,却是又能如马车移动的椅子的图纸,越发的好奇。

林月兰说道,“这是轮椅!”

“轮椅?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专门为双腿有残疾或者是病患准备的,可以移动的椅子。”林月兰解释道。

郭兵倒是最先反应过来,他惊讶的道,“这是代替瘫痪之人走路的椅子?”看着这可以移动的椅子,或者就是这样的功用。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看到一般瘫痪之人,要不只能躺在床上,或者是让家人照顾,抱着去外面走走,怎么都不方便。前段时间,看到牛车上轮子,我就的想到,为何就不能发明一把可以移动的椅子呢?”

“所以,你这把椅子的设计原理是根据牛车行走和椅子,是不是?”郭兵很是激动的说道,“林姑娘,你真是太聪明了。”

然后,这张天下第一张轮椅就制造出来了。

很久很久以后,这张椅子,被人收藏放入林氏青史博物馆之中,这张椅子是一个里程碑,代表着林氏月兰,她的一个个传说。

林月兰推着轮椅来到了里正家,当然这一次过来的还有张大夫和他家小童。

里正请他们进门之后,立刻发现,林月兰竟然是推着一把椅子进来,他有些惊奇的上前,才发现,这把椅子,竟然是如马车一般,有两个轮子。

里正立即有些惊讶的问道,“兰丫头,这是?”

林月兰笑着道,“里正爷爷,这是我为明清叔弄得一把轮椅,以后,他现在还还方便站起来,他就可以坐在这椅子,无论是别人推,还是自已推,都可以到底走走。”

听到林月这样说,里正分外惊奇,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兰丫头,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月兰轻笑着道,“里爷爷,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您可以坐在这上面试试?”

林亦为将信将疑的坐了下去,一开始是林月兰推着轮椅在这院子之中,走了几圈,之后,是林亦为自已推着走了走。

“好,真是太好了!”站起来的林亦为连连说好,然后,人也迫不及待的推着轮椅,往林明清的房子里走去,“我去把清儿推出来转转。”

张大夫看着急急匆匆的林亦为,他伸出抚了抚胡须,脸上带着欣慰和高兴的道,“清儿这孩子三年未出过家门,这下就可以坐着轮椅,到处走走了。”

林月兰说道,“是啊,可以到处走走了。”走出来,那又是另一番情景了吧。

三天后

“哎呀,你们听说了吗?”小溪边,一群洗衣裳的妇人,都在说着同一件事。

“嗯,我也听说了,我出来时,看到林明清推着他那张轮椅,坐在树阴底下看书呢。”

“你还别说,这几天,林明清早晚时,都会推着那什么轮椅,在村子里转转,看到我们,还是很温和的笑着的大娘大婶子来叫呢。”

“可不是嘛。这如富贵公子儒雅的气质,与三年前,根本就没有变,甚至是更好了,看那红润的肤色,还有他那双有些温和又有些锐利的眼睛,总之,那种感觉就是说不上来,总之,看着就是好。”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自从林明清三年前出了那场事故,除了秀才功名之后,这三年,他可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除了以前进出的大夫表示林明清还活着,我都会以为他消失在这个世上了呢?可现在呢,前三年不见任人踪影之人,这三天,都能天天看见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有人解释道,“或许三年前的事打击太大,使得他不想出现在大伙儿面前呗,至于现在嘛,或许想通了呗!想通了,就出来呗。”

“不,应该不是这样的,”有人知道一些事情内幕的人说道,“我听说,过不久之后,林明清又可能要站起来了。”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啊”有人很是怀疑的说道。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那可是林明亮他媳妇亲口告诉我的。”与林明亮媳妇交好的人说道。

“如果真是她说的,那可能就是事实了。”

“哎呀,你们说林明清那双腿,到底是不是那……那丫头治好的啊?”现在说到森月兰时,他们还很是忌讳,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到了林月兰

“应该是。那丫头前段时间,不是在众人面前许诺,要把明清给治好吗?这段时间,大伙儿都能看见兰丫头背着药箱,三天两头的就往里正家去,估计,就是给明清治病的吧。”

“去里正家的还有张大夫呢?张大夫的医术好,可是大伙儿认可的呢。”

“你们说说,这丫头是不是真的太邪门儿了吧?”一个胖胖的妇人看了看周围的人,有些神秘害怕的说道,“这人仿佛一夜之间,就换了个人似的,有神力,还有与动物沟通能力,现在又会医术,我还听说,林明清现在坐着的那把椅子,都是她给弄出来你们说,这么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会不会太可怕了啊?”最主要的是,那丫头说,她的身边有小鬼保护。

一个村子里有鬼,那是很恐怖很惊吓的事,好不好?

最近有些日子,很多人是夜不敢寐,日不敢一人行走,就是怕突然之间,面前就站一只鬼,这简直是要把人搅成疯子一般。

听到胖妇人的话,有人立即嗤笑的讽刺道,“长根家的,既然你害怕,那就请你立刻离开村子啊,还留在林家村干嘛啊?是要等着被吓死吗?”

长根家的一听,立即发火,对着那人就骂道,“刘长秀,我留不留在林家村,关你屁事!你说我离开村子,你怎么不离开?难道你就不害怕,哼,别说笑了。”如果可以立刻林家村,她当然愿意离开了。

可是,他们家穷,离开了林家村,他们又能去哪里?即使离开了林家村,没钱没粮的,根本就不可能话下来。

所以,与其在外面被饿死,还不如留在村子里,最起码,全家人不会被饿死。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刘长秀犀利的反驳道,“我又没有做对不起兰丫头的事,我怕什么。”

“哼,你说没做就没有做吗?”

“我就是没做,又砸样!”

……

你一言我一语,长根家的和刘长秀就这么给吵了起来,而且还吵的毫无意义,却又与林月兰息息相关。

“行了,都闭嘴,吵什么吵?”一个比在场所有人女人都年长的老妇人厉声喝住了她们,她道,“你们不洗衣服,别人还要洗,你们要吵到别处吵去,别在扰人清静!”

年长的妇人话一落下,长根家的和刘长秀,只能作罢。

只是,她们不吵了,但这话题似乎也没有停下来。

“兰丫头现在虽说一身本事,看起来有些可怕,然而说起来,兰丫头却根本就没有对谁做过任何人伤害之事啊?我们是不是不应该抵触啊?”

“呵呵,难道你忘记了三年前林明清为何会出事吗?”

“这事也不能怪她啊,”有人辩解的说道,“再说,她现在不是一身本事,要把林明清张医好了吗?她这也算是将功赎罪吧。”

“哎,我倒听说一些事,关于林明清三年前出事的内幕。”这人说话时,向四周看了看。

“啊,林明清出事,不是意外,还有内幕啊?”刹时间,所有人都停下洗衣服的动作,有些傻愣的看着说话的人,有人有些急促的问道,“你说说,倒底是什么内幕?”

现在林老三一家人被所有人隔离远离,因此倒没有几个人害怕林老三一家。

“我听说三年前林明清之所以会出事,根本就是一个意外,而是被人搞鬼了,而搞鬼的人,就是林老三家的。”

“啊,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个内幕太让人惊讶和意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