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三年前的真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一说林大牛承认了事实,林大牛立刻慌张起来,他对着林月兰大吼道,“死丫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事实啊?”

林月兰冷笑着道,“你一被抓来,就大喊着,林明清出事与你无关,请问,在场的人,我们有谁问过你,或者告诉过你,明清叔的事与你有关?其二,你亲爹说这事与他无关,可你偏偏又上来一句,这事也与你无关,关你屁事,请问,你老爹,和你,为何要强调这事,与‘你’无关?而不是与‘你们’无关?

要知道,我们从一开始一直说的就是你们林老三一家,可你们各自的一句推脱责任之词,显然表示,你们极大的心虚,所以,你们想各自撇开责任时,就暴露事实的真相!否则,真不是你们干的,你们应该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这是一个人的本能!”

林月兰历历责声,字字犀利!

林老三和林大牛父子被林月兰的话,给弄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们没有完全没有想到,只是一个“我”和“我们”之间的差别,竟然把事情弄得完全相反,把一个本来逆回来的形势,立马又变回很是不利的局面。

林大牛反应过来时,立即对着林大牛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死丫头,克星,扫把星,你这个祸害,你这个有娘生,没有娘教的东西,真是害惨了我们!上次怎么就没有打死你呢?啊!”

自从这死丫头说什么从阎王爷那里走了一遭之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从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懦弱之人,一下子变成了,对着他们林家的人,就是一个一个教训,四弟的手脚被她给打断教训了一通,打了大虫没有拿到钱,还被这个死丫头奚落了一番,更可恶的是,上她家拿钱,竟然被这个死丫头弄到了大拗山担惊受怕一夜……,真是可恶。

尽管如此,林大牛却一直没有转变对林月兰的态度,因为,在他的眼里,一直是那个任他打骂,任他差使的一个贱丫头,他一直不想去相信,林月兰那个贱种,能对他怎么样?

所以,林大牛变成杯具了。

林大牛好像是越骂越来劲了般,“死丫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如是没有林家把你养大,你现在能好好的,现在倒好,跟几个大男人同居屋檐之下,小小年纪,就是个淫娃……”

啪……

淫娃荡妇没有骂完,林大牛脸上就立即迎来了重重一把掌。

瞬间就把林大牛打倒在地,一巴掌就把他的嘴巴打得吐血,在这鲜艳的血液里,还包裹着四五颗血色小石粒模样的东西,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这明明是人嘴里的牙齿嘛。

这一巴掌真是够狠的。

连看热闹的村民都在嘴里嘀咕着,只是,此刻他们的重点却没有在被打的林大牛身上,还是打人的身上——蒋振南。

这个男人,不就是与林月兰居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男人吗?

这人的气势好强!

蒋振南一巴掌过去之后,眼神很是犀利的射向林大牛,带着凶狠的警告,说道,“既然你的嘴巴这么臭,我来帮你洗洗,省得你把这里所有人都熏坏!”洗,用自已的鲜血洗干净!

蒋振南的这一巴掌,把林大牛和李翠花一家人都给打懵了,虽说是他们一家,就是围观的一众人也是傻愣了一会。

等李翠花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尖叫起来,喊天叫地。

“杀人了,杀人了!”

“哎哟,大伙儿来瞧瞧,这么一个外地人,竟然仗着武力,欺负我们林家村哟。你们看看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好人,今天他能打我儿林大牛,明天,他就有可能打你们,你们真的容许这样一个如此危险的人物,留在村子里吗?”

蒋振南自从被林月兰祛除了那道蜈蚣疤痕之后,根本就与凶神恶煞沾不上边儿。

剑眉入鬓,五官虽不完很完美,但组合起来,却是恰好,棱角分明,俊逸硬朗,却又带着凌厉,让人一眼望却很难忘却,却有些敬畏之感。

可以说,自从蒋振南恢复容貌之后,立即引起了林家村那些未嫁女那颗单纯蠢蠢欲动的春心,有些胆大一点,时不时给自已制造一次次偶遇,就是想要对方对自已有好感,进而有可能成为秦晋之好。

实际上,蒋振南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更或许他身上的那一种上位者的凌厉气势,更是吸引那些寡妇的心。

因为,蒋振南一看就是充满力量,让人很有安全感的男人,更何况他的年纪二十几,那更是符合那些寡妇们择偶再嫁的年纪。

所以,一下子,蒋振南就从带着面具让人产生畏惧的恐怖之人,成为了女人们的香饽饽,时不时,有个掉个绢子手帕到他的跟前,有些更大胆的人,则是故意摔倒崴脚的样子,然后,很自然的往过路的蒋振南怀里歪去摔去。

只是,蒋振南这本人看着冷酷凌厉,对于毫不在乎的人,更是冷厉,不管是男人女人,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

因此,那些想打蒋振南主意的女人,注定是要是竹篮打水。

有些懂分寸的人,知道适可而止,有的人,却仿佛看到了金子一样,心底更加热切。

因为,看到女人头怀送抱,却无动于衷的男人,简直是天下少好,这样的男人,一旦成了亲,也不用担心跟别的女人勾三搭四,而被别人勾走。

一个有样貌有身材还会干活的男人,只要嫁过去,就一定会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只是可惜了,她们并不知道,最幸福的女人,根本就不会是她们。

李翠花在大骂蒋振南后,有人看不过去了。

“我说大娘,明明是你家大牛无理取闹,大骂人家兰丫头,这南公子看不过去,给大牛一个教训,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谁不知道,南公子和兰丫头可是朋友啊。”

很是意外,站出来的人,是刘六娇。

刘六娇虽不是寡妇,但她骨子里,也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可是毕竟嫁了人,还有孩子,丈夫又没有死,她可不敢明目张胆的勾引男人。

不过见到男人都会勾搭几句倒是时常见,只是刘六娇是个大嘴巴,凡是有男人跟她抱怨了几句自已媳妇的不好,转头她就立马把这些话传得整个村子都是,所以,没有几个男人敢她说话,生怕一跟她说话,就会有家庭矛盾产生,所以,凡是有家室的男人,对于刘六娇可是敬而远之,看着她就得绕道走。

只是本来以她与林月兰的仇怨,对于蒋振南应该是直接排斥才对。然而,蒋振南那强壮浑身充满力量,散发男人魅力的男人,倒是一下吸引了她的目光,让她那颗骚动的心,扑腾扑腾的乱跳。

这不,听到李翠花大骂蒋振南,还想着把他给赶出去,她有些慌张的立刻就出来辩解了。

不过,刘六娇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为蒋振南说话时,林月兰瞧了瞧她,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即松开,只是她的目光有些微妙的盯向蒋振南。

蒋振南在接收到林月兰的目光时,与林月兰对视时,立马有些惊喜了。

这月儿姑娘是为他担忧了?

殊不知蒋振南同志,你呀太乐观了。

“就是啊,这大牛在这么多人面前,骂人家兰丫头有娘生没娘养,这话也好意思骂出来。人家兰丫头有娘生没娘教,这样的结果是谁造成的?这明眼人一看便知。还有,别说大牛是兰丫头的大伯,任是哪一个作长辈的,就不应该如此大骂一个孩子,所以,我说,现在给大牛一个巴掌也是应该的。”这是家里有个待嫁女女的妇女说的话。

蒋振南虽说是外来人,可人家的条件好,嫁给了他,说不定就留在村子里了呢。

所以,李翠花一说要把人赶出去,他们怎么愿意。

当然了,有人为蒋振南说话,也就有人看蒋振南不顺眼了。

“呵呵,就算大牛再怎么不对,也不应该由一个外人给教训。”

“就是看着他,还他那一伙儿,一看就不是好人,这样的人,留在村子里就是危险,要我说,这些人还是不要留在林家村。”

“嘘,你不要命了吗?你现在当着兰丫头的面,要把人赶出去,小心让她报复你。”

“诶,你们怎么说的,他们怎么就是好人了?他们有对你们做过什么坏事吗?没有吧。上次,我还见着那个看着最小的小伙子给林奶奶挑水挑担子,你们这些好人,有给林奶奶挑过担子吗?”

这人口中的林奶奶是村子里的一个老人,儿子儿媳妇双又意外死去,只留下一个三岁孙子,因为一些重活,祖孙俩都干不了。

“切,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了不起,你去挑啊。”

……

林月兰越听越是无语了。

这是不是歪楼了啊,而且越来越歪。

明明,他们是来处理三年前林明清那事儿的,怎么就围绕着蒋振南去留在这里叽叽喳喳个不停了。

“够了!”林亦为一声怒喝。

整个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林亦为威严的凌厉说道,“南公子一伙人是不是应该留在林家村,这事,我们等一会再说。现在,我必须先为我儿讨一个公道!”

说着,林亦为犀利的眼神对着林老三,隐忍着怒气说道,“林老三,三年前,那马车出事,导致我儿三年瘫痪在床,这事你的好儿子林大牛,可是亲口承认过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只是林老三哪有这么容易就妥协,他强装镇定的辩解大声说道,“呵呵,你们这一个个作威胁,就想逼着我们承认那狗屁的事实,做梦!”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见泪!”林亦为也真是气极,对着林老三很是失望!

“长兴家媳妇,你来说,当初你到底听到了什么,见到了什么,一五一十给我说出来!你尽管说,你所说的话是真是假,相信有眼睛有耳朵的人,自分分辨!”

周小柳站出来,点了点头,说道,“三年前,我嫁给我家男人长兴有三四个月时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被别人说三道三,指着骂不会下蛋的鸡,我一直很是生气。就在六月十八那天下午,我又听了别人的闲言闲语,又与长兴吵架,我一怒之下,就去了后村,躲在大石桥边的草垛上哭泣。

我不知哭了多久,哭累了,不知不觉在那里那草垛后面睡着了,等我清醒来时,天上的月亮已经升高很亮了,当时,我估摸着时辰,应该是亥时(晚上21点到11点之间),我看着天色这么晚了,立刻吓得想要赶紧回家。

就在这时,草垛前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是两个男人声音,我当时很是害怕,立刻又躲回了去,捂着自已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就在这时,他们说话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

“二牛,这么晚了,你鬼鬼祟祟的拉着我出来,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在家说,偏要躲在后村来说,我还要睡觉呢。”林大牛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林二牛说道,“哥,林明清和林亦为父子俩多管闲事,把那死丫头给救下来,难道就这么算了?只要留着那个死丫头,我们林家就会一直被她克,到时大宗考不上秀才,你甘心吗?”

林大牛很是生气的大声道,“呸,你闭嘴,我家大宗一定能考才上秀才,中举人,将来当大官,我是大官老爷他爹,谁也别想阻拦我做大官老太爷!”

林二牛说,“可是,大宗不是落榜过一次吗?大家可都是说了他是被那死丫头给克的。前几天,本来爹明明可以让三弟弄死那死丫头的,可偏偏被那对多管闲事的父子给救下来了。所以,现在让那丫头还活着。

要知道,只要那丫头还活着,大宗就会被她克的再一次落榜!”

林大牛说,“可现在能怎么办?那丫头已经被他们给救下来了,要再弄死她是不可能的了。”

林二牛却说道,“不,大哥,还有可能!”

林大牛一惊,问道,“怎么说?”

林二牛看了看漆黑的四周,然后神神秘秘的说道,“林明清父子不是要救下那丫头吗?只要他们父子当中一个出事,那么我们就可以把出事的原由推到那死丫头身上,说是她把他们克了,到时,不管是林亦为或者是林明清,肯定会记恨那丫头,到时,不要我们动手,他们就会弄死那丫头。”

林大牛听罢,一听就害怕的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这事不能做!害了他们俩个,万一官府追查起来,我们就只能蹲监狱去了。”

他是有些小聪明,但他不致于很冲动,头脑一个发热,就干着杀人放火之事。

然而,林二牛却接着劝,他说道,“不是,哥,我的意思,不是要他们的命,而只是给他们一点教训,出点事而已,只要没出人命,只要我们做得得当,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头上来的。

这样一来,一可以教训他们多管闲事的父子俩,二是,又有可能弄死了那丫头,这一箭双雕啊,哥!”

林大牛听动,沉默了一会,随后他说道,“二弟,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出点意外?”

听到林大牛话,林二牛面上一喜,随后他就说道,“大哥,明天林明清不是要赶去君城书院的日子吗?只要我们在他出行的马匹上,或者是路上做一点手脚,呵呵,那林明清的意外不是有了吗?”

林大牛却皱了皱眉头,有些顾虑的说道,“二弟,这样真的不会出人命吗?”人只是受伤了还好一点,但是如果出了人命,一旦被人追查到什么线索,那就等着杀人偿命吧,他可不想冒这样的险。

林二牛却有些吱唔的说道,“大哥,你放心,只是给林明清一点教训而已,绝对出不了人命的。其实最重要的一点,”

林二牛微微压低了一些声音,“如果林月清从马车上摔了下来,断个腿,或毁个容,那么他的秀才功名也会被除去,到时,这整个林家村,哦,甚至是这十里八村的,就只有可能大宗一个秀才了。那时,大哥,你脸上是多么风光,不是。

要知道,咱们大宗可是被夫子夸,很有读书天赋,将来一定很有出息,这本来就是让人骄傲光荣的事,可偏偏我们林家村还有个秀才挡着您的我们的风光,处处被他们压一头,还时常要被他们奚落,大哥,您甘心吗?”

林大牛当然不甘心。

林大牛一想到这十里八村的就他的小儿子最有出息,然后,他就顶着所有人的羡慕眼神,同样又以高傲无视所有人。

因为他是秀才公的爹。

一想到将来的风光和荣耀,林大牛那些顾虑全部抛到脑后,立即兴致勃勃的问道,“二弟,你说我们明天给林明清一个教训。”

林二牛说道,“我们要在天亮之前,给林亦为家里的那匹马下狂躁药,其二,在去镇上的路上挖个坑,那时,那马发了狂子,路上又有坑,相信他的马车肯定就会翻,到时,林明清出事是肯定的。”

随后,林大牛和林二牛各自分配了一下任务,就径直回家了。

“他们走后不久,我就吓得立马跑回了家。第二天,我就听到了林明清出了车祸,折断腰,摔断了腿,我立即吓的整个人深身发软,没有丝毫力气。

只是事后,里正叔他们对于此事有所怀疑,在暗中调查,但是,”

“酒(周)鸟(小)牛(柳),奈这个贱民(人),奈在火(胡)书八道!”林大牛躺在地上,红肿成猪头脸,已经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只是大骂周小柳。不过,却说话走风,吐字不清。

林老三也是对着周小柳怒骂道,“长兴媳妇,为了报复我家四媳妇,就编造一个这样的在场证据,把我林老三一家子拉下水,是不是太狠了,你的心肠是不是太过毒了?”他还是坚持着自已的意见,想要给周小柳按一个编造假证据。

“你们给我闭嘴!”林亦为十分愤怒恼火的对他们吼道,“你们不是说长兴媳妇是要报复你们的吗?那就好好听听,她怎么报复你们?长兴媳妇,你接着说。”

周小柳看了看林老三那又苍老又阴鸷双眼,立即吓得不敢再看,把头撇向另一边,随后继续说道,“因为我是新来的小媳妇,太过紧张和害怕,又担心被人报复,即使看着里正叔一家在找线索证据,这事我也一直隐瞒着没有说出来。

一直到村子里传出流言,说是因为他们父子偏帮兰丫头,把她人救下来了,结果却被她给克了。”说到这,周小柳表情满瞒是愧疚和懊悔,

“我本为里正叔一家听到这样流言,会真如他们兄弟所说,也同样把责任推到了兰丫头身上,对她产生怨恨,进而所他们兄弟所愿,把兰丫头给处理了。

我心里真是有着害怕和不忍,即使兰丫头是克星,但那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如果真就这么消失了,我肯定会很不安的。

所以,有好几次,我徘徊在里正叔家门前,有一次我甚至敲门了,可是却又因为过于害怕和紧张担心,都给逃走了。”

“我记起来了,”林明亮的媳妇大叫道,“有一次我听到敲门声,我去开门,结果就看到你跑走的身影,我在后面叫你,你却跑越快,难道说就是那一次吗?”

周小柳没有点了点头道,“对,就是那一次。那一次敲门,我是鼓起很大的勇气,结果,我还是因为害怕跑走了。”

“那后来呢?”林明亮媳妇急切的问道,“为何你还是不把这事说出来?难道你不知道,你那样是在包容那些坏人吗?”

周小柳听罢,哭着点头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太害怕,我又能怎么办?当初我刚嫁不来,还是个新媳妇,又是在大伙儿口中指责不会下蛋的鸡,我也很无助,万一我向你们告状了,那他们报复我,我该怎么办?”

“所以,你就一直把这事给瞒下来了,一直到现在!”林明亮媳妇很是气愤的大吼道,“那你知不知道,万一,我公公他们真的如他们所说,把怨恨加注在兰丫头身上,甚至对她产生杀心,要真的把她给处理了,那么他们就是杀人凶手,而你就是帮凶。”

周小柳紧紧抿着嘴,低着头,流着泪小声的哭着,没有回答林明亮媳妇的话。

当时,她自身难保的情况之下,她如何出来作证?

整个院子出现一种低沉带着些让人心酸的气氛。

因为,当时周小柳的那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理解归理解,可因此却又差点害了一条人命,这让人又觉得愤怒和可气。

“再后来呢?”林月兰突然问道。

“再后来,里正一家把这事当成真正的意外,把调查的事不了了之,而我也把那事当成一场意外,我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

林月兰清冷的问道,“你是说,当初你偷听到说话的人,是林大牛和林二牛兄弟俩?”

周小柳点了点头应道,“是。”

“你确实没有其他人了吗?”林月兰再问道。

周小柳再摇了摇,说道,“我很确定,没有其他人了。因为,我只到他们俩人说话。”

林月兰立马吩咐蒋振南,说道,“你去把林二牛给我带过来!”

凌厉的语气,听在别人耳朵里,就像是命令一般。

让有些村民惊疑,难道这些人卖身于兰丫头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就算这个南振江,条件再好,她们也不敢嫁(他们也不敢把女儿嫁给他),因为卖身了,就是奴人,是贱籍,以后生下的子女都是贱籍,除非主人家放人,否则,一辈子背着个贱奴的身份,没有任何自由,不被任何人看得起。

刹时,这些人看着蒋振南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异样和古怪了。

不过,蒋振南才没有这个精力注意别人的眼神,他现在很是听林月兰的话,立即就朝门外走去,准备把林二牛给抓回来。

“等等,南公子,我和一起去。”林明亮在后面喊道。

林月兰没有再问周小柳,而是转过头问着林老三,冷厉的道,“明明是林大牛和林二牛做那害人之事,林老三老爷子,请您告诉我,怎么会从林二牛,变成了您呢?难道林二牛不知道这事,是害人犯法的吗?”这很有挑拨离间的嫌疑哦。

林老三听罢,脸上更加阴沉愤怒,他厉声的喝道,“死丫头,别在这挑拨离间,别以为你这样问我就会上当!哼……”

实际上,他的心里却十分恼怒老二,觉得他被林二牛给骗了。

但是,此刻,他先应付完这些人,再找老二算账。

------题外话------

已经向编辑大大保证了,从明天开始,要万更了!

亲亲,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