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诈出真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明这个周小柳为了报复我家四弟媳,竟然编造谎言来陷害我一家,周小柳,你这个毒妇,怪不得长兴不喜欢你,而喜欢我家四弟媳。”

林大牛在林老三不承认事实,把一切推到周小柳身上其行为是报复之后,林大牛也是恼羞成怒的对着周小柳大声责骂。

只是林大牛骂周小柳也就罢了,然而,这人却把那隐藏的龌龊之事,在大庭广众之下揭露出来,这林大牛简直是没救了。

最让人可笑的是,明明他自已都与四弟媳勾搭成奸,已经是林老三家掩着藏着的丑事,可此刻又暴露他们家那喜欢勾搭男人的四弟媳,与林长兴勾搭上了,真是可笑。

林老三家娶一个水性扬花的媳还有一个同样喜欢与女人勾搭的大儿子,然后,大伯与弟媳勾搭成奸,作为弟弟的四牛,却能忍下这份耻辱,继续无事般的生活,而林家长辈竟然也容忍这样败坏门风的丑事,这一家子真是极品,完全是林家村的一个大笑话。

龙宴国的民风,对于女人的封建管束虽说不是太严,如果夫妻感情不和,可以选择休妻,合离和休夫,只是一般而言,女人的地位还是比较低下,大部分只有男人休妻的份,只有少数女人再忍无可忍之下,选择合离,或者是休夫,但尽管如此,还是会被人指指点点。

然而,农村的女人却比那些有钱女人的地位,稍微好一些。

因为农村人,比较穷,稍微穷一点的男人,都有可能娶不上媳妇,甚至是打一辈子光棍,所以娶到媳妇之后,一般人还算是会小心对待和疼爱,当然家里的地位还是要保证的。

林四牛的媳妇刘菊花,刘六娇,和顾三娘这些人,之所以能够与其他男人勾搭成奸,而被村里人容忍,至今没有被抓去严厉惩罚或者浸猪笼,那是因为他们家人的容忍,没有让村里出面,村里头自然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但前提,这些人的丑事,没有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可现在,林大牛却自已把自家的丑事暴露,而且这不关是他们家丑事这么简单事了,这可是涉及到村子的风俗风气问题,任何一个村民都不允许村子的道德风气被败坏。

“哼,好个不要脸的东西,竟然如此淫荡,来人,”这事既然公开了,那么林安作为林家村的族老,是绝不允许这样伤风败俗的风气败坏整个林家村,“去把四牛媳妇给我找来!”林安很是威严厉声的道。

族长发话,立即有几个妇人应下去找林四牛的媳妇刘菊花了。

然而,此刻,现在要解决的还是林明清出事那时的真相。

林安对着大吼大叫脸上慌张不已的林大牛,厉声的道,“哼,林老三,林大牛,三年前你们给林明清的那匹马下药,在去镇上的路上挖坑,已经有人证,你们还有何狡辩?”

林老三听罢,脸色一白,他大声的道,“安叔,难道就凭着这个私心作祟的女人一面之词,就认定了这事与我有关吗?我不服!”

林安一听,怒从心起,他几乎要跳起脚呵斥,“林三斗,你们自已已经亲口承认,还有人证,你竟然还在狡辩,是不是真以为不能拿你如何,是不是?”

没有确切的证据,一个人证却被他模糊了焦点,这个证人的话,已经不能让人全信,所以,他这边不是没有任何优势。

林老三阴沉着脸,梗着脖子说道,“我说了,除非拿出确切的证据,否则,你们

啪……啪……

又一阵巴掌声响起,众人已经习惯反射性的看向拍巴掌的人——林月兰。

林月兰清冷的声音响起,”果然,林老三,林大牛,你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那就等林二牛过来之后,咱们再对峙,如何?“

听到林月兰的话,众人不知道林月兰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一脸的懵逼和疑惑。

林老三心里猛突一跳,很是慌张,心头更是隐隐不安的感觉。

他隐隐觉得这里头,有这丫头的布好的陷阱在里头。

林老三猛得跳了起来,对着林月兰大声的道,”林月兰,你要做什么?“

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看着林老三,带着些讽刺的说道,”你觉得我一个小孩子,能做什么?“”你放开我,抓着我做什么?“

片刻之后,蒋振南就提着林二牛过来,四肢在蒋振南手中扑腾扑腾个不停,嘴里也喊个不停,与抓林大牛时情形如出一辙。

跟在后面的林明亮,对着蒋振南简直是佩服的五体头地。

这林大牛和林二牛个子虽不高,但毕竟是个男人,身体还是有些重量,至少有一百四三十斤吧,可这人不说两只手抓着,反而是单手提着一个一百三四十斤的重物,而且这重物还一直扑腾个不停,更是增加了重量,可这人就无事一般,轻轻松松的就把两人给提过来了。

真有力气啊!

后面跟着的林明亮赞叹!

蒋振南一到院子,就一把把林二牛甩在地上,然后,自已站到林月兰的旁边,宛如护卫一般,保护着她的安全。

林二牛”扑腾“一声,如跌个狗吃屎,嘴里吃了一嘴的泥沙,看着分外的狼狈。

看到林二牛已经带到了院子,林月兰不动声的给蒋振南使了个眼色。

蒋振南接收到眼神,衣袖下的手心里立即出现几粒黄豆,不动声色的射向林老三、林大牛、李翠花,和林大牛媳妇李荷花。

林月兰站出来,犀利的眼神,把院外到院内所有的村民扫视了一圈,然后冷声凌厉的说道,”一会,你们要看要听,都给我安静的看着听着,如果谁要是发出叽叽喳喳的吵动声,扰乱了我的对峙,那就别怪我林月兰不客气!反正我家小白已经很久没有玩伴了。“

这是明显的警告和赤裸裸的威胁。

除了林月兰这个变态妖孽,谁敢跟大白虎,她口里的小白玩啊。

虽不知道一会林月兰到底要做什么,但现在没有哪个不要命的敢与林月兰作对,所以,个个屏声静气,捂关嘴,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做一个合格的旁观者。

林二牛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起,然后,对着地上就猛吐起来,把嘴里的泥沙吐出来,他粗鲁的擦了擦自已的嘴巴,对着蒋振南就是恨声的道,”南振江,你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敢如此待我,你是不是打算被赶出林家村啊!“

骂完蒋振南,林二牛再打量了一下情况,等看清是在哪里之后,有些惊讶,可是,等看到满院子的人时,他心头猛得一惊,尤其是看到林老三的脸色分外难看,及模样像猪头的大哥时,更是吓了一大跳。

他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心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林二牛疑惑的问着林老三,”爹,这发生什么事了?“

没等林老三回答,林月兰犀利的目光射向林二牛射上,厉声的责骂道,”哼,林二牛,你还脸问你爹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一家真是卑鄙无耻,几个大人陷害我一个才九岁的孩子。“

林月兰的话一出,这下,看热闹的人直接懵逼了。

这丫头到底在做什么?在说什么啊?

明明林老三和林二牛两人打死也没有承认啊。

林二牛听到林月兰的话,更是糊涂,他虽不明白,但是总得有不好的事,但是,对于林月兰所说的话,他是坚决不能承认了。

他对着林月兰就是大怒道,”死丫头,你别血口喷人,什么我们几个大人陷害人一个孩子,你别在这胡说八道。“

林月兰冷笑道,”呵呵,我胡说八道吗?三年前,明清叔赶回书院的前一夜,难道不是你和你大哥在密谋,暗害明清叔,在凌晨夜静无人时,给明清叔的马下狂躁药,然后在路上在挖个大坑,目的不就是弄出事故,谋害明清叔,然后,在把一切推到我是‘克星’这个名声,是也是?“最后一句林月兰是大声厉声的责问。

这声音清冷、洪亮、凌厉及威严的势气,传进每一个人耳朵,让人有一种诚服的气势。

大家一动不敢动,屏声静气的听着。

林二牛听到林月兰那凌厉震撼的责问,整个人如大山压顶般沉重,使人喘不过气来,不能呼吸,如鱼离开水般,能让人窒息的恐怖和惊惧。

他的后背、用料、两鬓冷汗连连,内心里陡然升出一股让人害怕慌张之感。

不知过了多久,林二牛对上林月兰那犀利的目光,大声愤怒的道,”不是!“随即就对着林月兰大声骂道,”死丫头,你别以为这样子就能陷害我,那些事我没有做!“”你没有做吗?“林月兰讽刺带着讥笑看向林二牛,”只是很遗憾,你最亲爱的老爹和你的好大哥,都亲口出说这主意是你出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在场人的大伙儿都能作证,所以,现在都有你亲爹和你亲大哥作证,你还有何可狡辩?“

这话的意思是在告诉林二牛,他亲爹和亲大哥,要把所有事情推到他身上,然后,让他承担全部责任,这事现在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有些村民不知为何,很是配合的点头,应声,”是!“

但是这话一出,对于林老三,林大牛,李翠花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般,面上一慌,他们想要说话时,却发现他们似乎他们只能”咿咿呀呀“的也不了声。

这下,更惊慌不已了,他们的伸进了喉咙里,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他们不知道为何会突然说不出话来,但是却是很明白,一定是林月兰这个死丫头搞得鬼,所以狠狠瞪了一眼林月兰之后,就想着跑过去,阻止林二牛,想要告诉林二牛千万不要上当。

但是,这个时候,林月兰怎么可能让他们有这个动作。

她又给蒋振南一个眼色,然后,蒋振南又有几粒黄豆出去,刹时,这几个都各自站定在自已的位置。

听到林月兰的话,林二牛听到看到大伙的反应,立即很是生气恼火,但林二牛比起他的其他几个兄弟,又更有心机,更有城府一些,显然,这会儿,他还是不太相信林月兰的话,也有些狐疑村民们的反应。

他只是转头问着他爹林老三和大哥林大牛,大声的问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但是,很可惜,他们俩人都被人点了哑穴,又不能动弹,根本就可能回答的林二牛,所以,他们神色焦急了,只能给林二牛眼神示意。

可是,在林二牛内心里有慌张怒火时,他的理智比平时少了几分,所以,对上林老三和林大牛,那犀利却又有些恍惚的眼神,在林二牛看来,那就是他的好爹和好大哥,要把全部责任推给他的严厉威胁和心虚的眼神。

所以,一怒之后,林二牛就大吼道,”你们出卖我!“

他吼完这一句之后,然后,又怨又恨又怒的大声道,”明明是大哥你给林明清那匹马下的药,爹,明明路上的那大坑是你给挖的,现在事情曝光了,你们就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们休想!“

林二牛这话一吼出来,简直是惊呆了所有人。

这下好了,不要再找什么证据了,林二牛亲口说出的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据了。

啪……啪……

林月兰又拍起了巴掌,然后,对着一脸菜色,面如死灰的林老三嘲弄讽刺般的说道,”林老三,这下子可不是跟你们有任何过结,或者是别人被人收买做假证的吧?呵呵,这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的好儿子,亲口给承认的,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你使诈!“林老三对着林月兰大吼之后,才反应过来他能说能动了。

随后,他行动快速几步,走到林二牛跟前,立即给啪啪的给他几个巴掌,恼怒的道,”你真是糊涂!“

骂完这一句之后,他又大声的呵斥道,”你这个逆子,你这个糊涂虫,真是糊涂!别人就这么说几句,吓唬几句,你就这么被人骗过去,啊!“

实际上,更让林老三伤心的是,他这个二儿子脱口而出那推卸责任的话。

没有想到,他这个儿子,竟然是六亲不认的主儿。

如果是一般孝顺的孩子,听到那些话,涉及到自已的老爹,肯定是第一时间就把父母给摘出来,然而,把责任往自已身上揽,这才是真正的孝顺。

他倒好,直接对着众人说,这坏事是他这个爹和他大哥做的,与他无关。

真是气死他了!

林二牛在林三老拍几下打在他脸上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立马恼怒他爹打他。

但是,等林老三说了后面那些话之后,随即反应过来,发他心里”咯噔“几声,暗道不好。

他来不及跟林老三解释,怒目圆瞪的对着林月兰大声的问道,”你是诓我的?是不是?“

林月兰摊开手,耸了耸肩膀,似笑非笑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亲爹和你的好大哥,死鸭子嘴硬,即使有证人证明你们暗害过明清叔,他们就是不承认,没办法,我只能让你亲口承认事实了。“

听到这话,林二牛气得一个后仰,他怒火冲天的对着林月兰大吼道,”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这么阴险狠毒啊!“

说着,就要冲过来,打林月兰。

蒋振南立即挡在林月兰面前,看着林二牛靠近,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倒了林二牛。

林月兰走向林亦为和林安跟着,说道,”里正爷爷,安太爷爷,事情真相已经大白。三年前,明清前出行前一夜,由林二牛出主意,然后由林大牛给马匹下药,林老三在去城镇路上挖坑,然后导致了明清叔的那场事故,以致于让明清叔腰尾椎压断,这三年受苦受罪瘫痪在床!这样的恶人,不仅犯了族规村距,更是犯了王法,所以必须得到严厉的惩罚!“

她闭口不谈,这事给她带来的严重伤害和影响。

因为,林家村所有人都认定了是她——林月兰把林明清克倒在床上的。

然而,事情真相大白。

这一切的事情,都是林老三父子三给搞出来的,然后,把事情推到在他们亲孙女(亲侄女)头上的。”不过,这事,还得看里正爷爷,安太爷爷,及各位乡亲到底是怎么做了。“

林月兰是在告诉大伙儿,对于林老三父子三是惩处,她完全交给在大伙儿,她不参与。

当然了,林月兰之前可是明晃晃的说了,他们三是犯了王法,必须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这又是在告诉大伙儿,这三人绝不可能轻易放过了。

林亦为听着林月兰的话之后,应道,”嗯。“

然后,他对着林老三厉声的再问道,”林老三,你现在还有何可说了?“

之前是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见泪的硬撑,现在,呵呵……”这林二牛可不是与他们有过结,或者是私心报复的别人吧?这次可是你亲生儿子,亲口告诉大伙儿,说你挖坑,你儿子下药的。“林亦为心里对着林老三已经很是恼怒,甚至是有些恨。

林老三父子三是多么狠毒,就因为他们父子俩救下了兰丫头,就暗恨在心,然后,为了报复,给他们一个教训,就做下这么让人痛骂的害人之事。

最是可恶的是,他们还想着一箭双雕。

害了他们,还想要把一切推到了兰丫头上,让事实证实她”克星“这样的名声,更是打算让他们父子俩暗生怨恨,然后,对兰丫头下手。

这三人真是太过自私,太过歹毒了。

林老三面色灰白,分外难看,本是苍老的脸庞,仿佛一下子再苍老了十岁。

林大牛一张红肿如猪头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一双愤怒又惊恐眼神则暴露了他的不安和害怕。

林二牛则是完全又恼又怒又怨恨。

他觉得自已完全是被骗了,导致的后果,现在可以完全想象接下来的惩罚。

但是,他又不甘心就这么遭受这些。

都怪这个丫头太过阴险狡诈,如果不是他在诱导他,骗他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说出那些话来。”林月兰,你这个死克星,扫把星,林家村留下你一天,你就克着我们一天,你这个祸害,你在三年前怎么就没有死啊?“林二牛大吼大叫道。

啪……

蒋振南二话不说,对着他的脸就一个重重的巴掌。

这响亮的声音,回响在这个院子里。

林大牛一个巴掌打出了一包血,带出了几颗牙齿,现在林二牛同样被打了一嘴的血,不过,他比他常年不干活的大哥体力更好,并没有被蒋振南一个巴掌就打倒在地。

两个儿子,两个都被同一个人打,林老三那个气,他怒喝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随便打我儿子?“

知道蒋振南身份的林亦为立即被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这林老三骂镇国将军是什么东西,万一蒋振南发怒牵连到整个林家村,那就惨了。

林亦为立马对着林老三呵斥道,”你才是什么东西,竟然对着林家村的客人大呼趾叫?“

随即,他转头带着歉意,很是诚恳的对着蒋振南说道,”蒋……南公子,林三斗被气糊涂了,请你见谅!“这话里的意思,已经请蒋振南不要牵连整个林家村的人。

蒋振南对林亦为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就对林老三说道,”你这个老东西,作为一家之主,管出来的家人,竟然个个都是自私,阴险歹毒,简直祸害的源头,不惩戒惩戒你这个老东西,是天理难容!“

蒋振南向来对别人,除了林月兰特殊对待,都是沉默寡言,现在他沉默寡言的他,没有沉默的大骂林老三,呵斥林老三,就是因为心里对林月兰抱打不平。

当初,这个林老三作为亲爷爷,一张口就要人家亲生父亲弄死他自已的女儿,这样的冷血心狠的亲人长辈,真是难见。

因此,林老三大骂他是什么东西时,他当然要回敬一二了,不仅回敬了,还把所有责任往他头上压去,这就是对林老三的报复。

蒋振南一口一个老东西,还把矛头直指他,气得林老三面色发青,还想要再骂时,立即遭到林安的呵斥警告道,”林三斗,请注意你这个作为长辈的言辞!“

林老三张了张嘴,最后,只能抿着嘴巴,不再说话。”三年前,他们三个都参与了暗害我之人,如今,真相大白,三人当初的所作所为,理应得到惩罚。按着龙宴国的律法,故意伤人罪者,致受害者惨死身亡,则应以命偿命,如受害者未亡,且导致伤势惨重,而判牢狱至少十年。所以,他们三人如果送到衙门,由官府宣判,则三人必是牢狱之灾,且按着各个人员参与行为,以轻重来判断牢狱限,则每人至少是五年以上。“

一直淡定如常坐在自已轮椅上的林明清,突然间说话了。

且他一说出口的话,却把所有人给震慑到了。

尤其是犯事林老三父子仨,面如灰色,惊恐忐忑不已。

如果林亦为和林明清执意要把他们送到官府查办,那么,很显然,他们必定有牢狱灾难。

一想到他们必须呆在黑色的监狱里五年十年的,要受到衙役的管制,动不动鞭子就打到身上,另一面还要受到监狱的其他犯人欺负,没有任何自由,吃不饱穿不暖,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想想都可怕。

更让他们担心的是,他们进了牢狱之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出来,还是个未知数。

不行,他们绝不能被送到官府衙门里去。”但是,念着我们同是林家村村民,乡里乡亲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很好的选择,“说到这,林明清停顿了一下,似乎要吊起其他人的口味,同样的给了林老三一家子的希望。

林月兰接到林明清递过来的眼神时,就立即明白林明清想要做什么了。

不过,想一想,那样的法子,看着是最好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最残忍无情的选择。

当然了,这就要看父子仨到底是怎么做了。

不过以他们的无情自私,那后果不是能想像的。

林亦为不明白林明清的打算,以为他大发善心,想要放过他们父子三个,对此,他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同意。

他小声的叫道,”清儿……“

林明清对着他爹摇了摇头,说道,”爹,这事就让我自已处理吧!“

这事,说大了,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但这些罪名,也只是被捅到衙门上时,才会定下。

但是,在这落后的年代,每一个村子,都就愿意跟官府衙门打交道,特别是在杀人害人性命的这些事上,除非真是最大恶极,不愿意包庇,否则,即使是杀了人,很多村子都是自已村子处理,而不会交给衙门去处理。

因为交给了衙门,那就是败坏了村子里的名声,某某村,或者是哪个哪个村出了一名杀人犯,这样的名声很不好听,而且很是影响未婚少男少女们的婚事。

因为一个村子出了杀人犯,外村的人就会认为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有可能是坏人,都有可能是杀人犯,又有哪个村子里的姑娘愿意嫁给一个杀人的村子,又有哪个村子里的青壮年愿意娶一个杀人村子里的姑娘。

没有人愿意娶,没有人愿意嫁,这样的村子谈何发展啊?

所以喽,很多里正族老为了村子的名声,对于有损村子名声之事,一般都会掩着揶着,不让人外透。

林家村作为一个普通的村子,也同样如此。

即使是正义如林亦为,也不可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所以,只能把这颗老鼠屎挑出来,不让别人看见,它就还是一锅干净的粥。

这一次,虽涉及到他们家之事,但林亦为倒是没有打算真送他们到衙门,只是在私底下给他们重重惩罚,以儆效尤。

然而……”什么选择?“林老三迫切的问道。

林大牛和林二牛的脸都被打肿了,打落了牙齿,说话都漏风,所以即使他们也是很着急,可还是慢了林老三一步。

林明清嘴角挂着温和儒雅的笑容,看着林老三,没有立即回答,就是这么看着。

气氛又归于寂静!

除了众人的喘气声,及外面的犬吠声。

大伙儿也是很好奇,林明清到底想要做什么?

三年前的林明清是个聪慧善良谦逊有礼的书生秀才,所以,以他的善良温和大度顾大局,必定会放过他们父子三个。

不知过了多久,林明清突然严肃认真的说道,”三叔,其实很简单,我说了如果三人进牢狱,你们每人至少要判个三年五载的,但是,你们作为家里的壮丁,如果真要在牢狱里呆个三年五载,那你们田地一家老小怎么办?

所以,我思来想去,觉得与其是三人进去,还不如让一个进去,我这个受害人再向官府求求情,给少判一些年限,好让进去的那个早点出来,一家人团聚!这样一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不是。“

林明清的话一出来,简直是震惊了所有人,包括林家父子三人。

不过,他们每个人的震惊都不一样。

稍微愚钝一点的人,则是真认为林明清真是不如以前的善良大度,你看看,三人犯错,他只追究一个,放过其他两个,这留下的两个,帮着干活,一起帮着养活一家老小。

但是精明的人,思绪稍微宛转一些,就明白了,林明清这样做的目的。

顿时觉得有些残忍无情,这样做未必太不近人情了吧?

但是想想林明清这三年所受之苦,又认为放过其他俩个凶手,有些不值了,想罚就三个一起罚了,还放了其他两个,让他们继续嚣张逍遥快活,这是纵容了吧。

林明清这话的意思,是打算送他们到衙门,归衙门宣判去。

这又让林亦为皱了皱眉头,拧着眉梢,深深思考了一下。

最后,他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就交给清儿自已处理去吧。“

林老三父子仨人就因为一已之私,就暗中对他们下毒手,好在老天保佑,他家清儿命大,不然……

一想到那种后果,林亦为心里就是一种后怕。

这已经无异于杀人防火的罪名了,所以,这样子的人,还是不要放过才好。”林明清,你是打算把他们送进衙门了?“林安一脸严肃厉声的问道。

听着他严厉的语气,很显然不赞成把林老三父子送进牢狱。

这是败坏林家村名声之事。”是!“林明清没有丝毫犹豫的应道,”安爷爷,换作是平叔出了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做?“林明平,就是林安的小儿子。

这是林明清告诉林安,要将心比心。

他这三年受了这么大的苦,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放过这些罪魁祸首?”安太爷爷,“此刻林月兰站出来冷声的说道,”如果不是明清叔命大,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成了一堆白骨,可亡魂却是满是冤屈无处可伸,您说,是亡者的安宁重要,还是为了包庇一些罪魁祸首,而坏村子名声的重要?“

死者为大!

无论是谁,前身多么凶大极恶,但是死后,活人还是要尊重,况且如果冤屈而死的,有个说法,他会回来,扰乱活人的一世安宁。

所以,如果三年前,林明清真是因那场意外事故而亡,那以如今这个林家村或许就冤魂萦绕,这是世人最为忌讳了。

林安精明的目光射向林月安,威严中厉声的问道,”丫头,什么叫包庇罪魁祸首,而坏村子名声?“

林月兰毫不畏惧林安打量犀利的眼神,说道,”任何一个村子,都有好人坏人,然则,为了那狗屁名声,而包庇罪犯,那试问安太爷爷,你能保证这些人会改邪归正,不再杀人防火了吗?

哦不!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芯子已经坏掉,再加上村子有意的包庇,反正村子里除了给他一些小惩罚,再也不会拿他怎么样,所以,他可能会更肆无忌惮的杀人,再杀人,等他杀了三个五个十个八个时,这样的一个杀人案,不惊动官府,那是根本就不可能,那么,这个村子就真的成了杀人村了。“”是哦。我记得后背村,一年前好像就是出现一个杀人犯,当初他是杀了一个女人,被人抓住了,但是,那里正和各个族老为了村子名声,并没有把人送去官府,而是把人关入罚跪祠堂不吃不喝三天,板子三十,结果一个月之后,他又开始杀人,还是杀的女人,再罚跪,再挨板子,等他全好了之后,又有人被他杀人,听说,直到他杀人第五个人,人人惧怕,实在受不了时时受到性命威胁的村民,暗暗向衙门告密了,这事杀人之事才算终结,但是,杀人村的名声由此而出,听说那个告密的村民,被里正和族老们赶出了后背村呢。“”诶,你说的事,我也听说了。“”嗯,如果按着一开始就把人送到衙门,让官府的人把他斩首了,那后面四条人命根本就不会无辜死亡不是。“”唉,说得就是这个理。如果一开始就把人送到衙门,也不至人人整天处在担心受怕之中,更冤的是,那五条人命啊。“”所以说,我们应该宁可一开始就让这些凶犯狠狠受到严厉惩罚,也不要步入后背村当时那样的情况。“”杀人村,杀人村,还不就是因为牺牲了太多人命,才会变成了杀人村嘛。如果暗暗的送入官府处置,哪个村的人,知道,这个村出了杀人犯了,是吧?“”嗯,说得也是。“

听着村民你一言我一言的讨论,林月兰勾了勾嘴角,再接着厉声的道,”所以,与其包庇罪犯,让他们继续肆无忌惮的再行凶犯事,让人人人自危,还不如一开始就制止这些人的犯罪活动,直接让官府给以最严厉的惩罚,进牢狱或者斩首示众,都是在给以每个村民最好的警示,切莫让他们犯同样的错误,这样一来,村子就会变得更加祥和和安宁,你说是不是,安太爷爷,里正爷爷?“

既然林明清那样的打算做法,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其夭折,所以,她必须要让作为族老的林安松口同意,否则,这样很会引起这个村的村民反弹。

这会让林明清失了民心,同样的,也让作为里正的林亦为失民心,到时弄得林亦为里外不是人,这也不是她的本意,也不她想要的结果。

所以,她必须要首先说服了林安和里正才是。

不过,很显然,围观的村民很给力,直接想到当年后背村成为杀人村的那事。

这样的一个事实例子,再加上她后面的说法道理,林安和林亦为就不可能再包庇林家父子三人了。

果然……

林安深深皱着他的眉头,似乎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对着林月兰说道,”丫头,你说的似乎颇有道理。罢了,罢了,这事,就交给林明清自个处理吧。我老了不中用了,现在累了,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林安就拄着拐杖,在人搀扶下离开。”安叔慢走!“”你不能走,安叔,你不能走!“李翠花立即大喊阻拦道。”安叔已经累了,还不能离开,你是想要累死安叔吗?你这个泼妇,给我让开!“”安爷爷,你当心点啊!“”安太爷爷,您慢走!

一路上,这么叫着安爷,没有人再叫着安爷留下来。

看到林安,这个村子唯一的族老离开,林老三一家面如死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