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林老三一家的处置结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族老林安的离开,就表示,林老三几人的处置,他不再多管,全权交给了里正他们。

林老三一家看到林安的离开,面如死灰,脸上的慌张害怕表露无遗。

林亦为看着林老三,表情沉重,语气严厉,他说道,“为了示正林家村的风气,达到以儆效尤的警示,林三斗,这事,必须有个了结。你们三年前,因一已之私,暗中密谋,暗害我儿,导致我儿至今三年瘫痪在床,于公于私,你们父子三人自应当受到严厉的惩罚。然,”

说到这,他声音停顿了一下,看着父子三不人能看的脸色,心里有些揪心,但是,他是一个完全无私的圣人,林老三父子三人三年前做害人之事,他们家带来无尽的痛苦和一次次凄厉的绝望,因此,对于父子三人,他也是愤怒和怨恨,更想想报复他们。

但,给他们最大的报复,不是罚跪祠堂,挨几个板子这么简单,而是直接交给官府官办,在牢狱里过着那暗无天日的生活。

然,他毕竟是林家村的一村之长,如果说直接说把他们交给官府官办,肯定会惹来村民们的意见和不满,到时,认为他再太不顾村子的名声和情面,作为一村之长,所有村民们口中的里正,太没有容人之量,公报私仇,就这么把人一家子无情的送进了牢狱。

这事没有发生在村民自已身上,也就是动动嘴皮之事,他们才不管林老三一家是不是做了罪大恶极之事,这三年里正一家受了多的痛苦和有过多少绝望,但是只要里正真打算把他们送给官府官办,那就是不顾林家村的名声,公报私仇了!

不过,现在好了,林月兰这丫头,和他家清儿,如此的聪明,同样的动动嘴皮子,就让大伙儿同意把人送去官府。

这是为何?

这还不是涉及到自身安全问题嘛。

万一,林老三他们一看哪个不顺眼,是不是也暗中给他们使个绊子,或者给他们下个药,再或者啥的,那时他们后悔来得及吗?

所以,与其留下祸患在村子里,还不如真真正正的给他们一个严厉的教训,让他再也不能干坏事。

人,就是这样。

在不涉及到自身问题和利益时,他们就会站在一边旁观,甚至以道德至高点来评判一个人的对错,甚至以传统的道德绑架,要让受害人,去无私的原谅害人者。

然而,角度一换,变成了自已有可能被侵犯利益,甚至是威胁到人身安全,那不行了,瞬间同情了受害人,对着害人者是千夫所指,怒目而对。

而林月兰短短几句话,就是这样挑起所有人气怒愤恨情绪的,所以,林亦为想不送他们却官府都不行了,正合他意,这样一来,他既没有失去民心,又达到报复的目的。

林亦为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林月兰,心里惊叹这孩子小小年纪,简直是逆天的聪慧。

只是,慧极必伤,又让他心里有些担忧。

不过,看到她身边站着的高大强悍的男人时,又有些放心下来了。

林亦为语气一转,继续说道,“然,我儿心善,不忍你们三口壮丁都进去,留下一家老小,孤苦无依,所以,只让你们一人承担责任,留下的两个跪三天祠堂,挨板子三十,既可不再追究!”

牢狱一定要去,但是,三个人只要一个进去,把责任承担下来,就可放过其他两个。

看着这样的处置安排,那是真的是对害人者的仁慈和善良,然而……

“二弟弟,这主意是你出的,事情也是你怂涌的,罪魁祸首就是你,”林大牛立刻撇开责任大声的说道。

此刻掉落的牙齿,似乎都没有让他说话走风,字字清晰,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林大牛那推卸责任的话,林老三和林二牛都气得没有背过去。

平时看着这人似乎有些小聪明,没有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是如此愚蠢。

他这话一出,不就是表明了已经完全认可他们给以的惩罚,这话一出口,根本就没有任何讨缓的过程。

真是个蠢货!

但是,他这个好大哥,想把所有责任推给他,既然他不仁,就别怪他不义了!

林二牛气的脸色铁青,对着林大牛分外的恼怒和气愤的道,“大哥,当初我只是用嘴说了说,可我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根本就算不上害人,相反,你和爹,一个下药,一个挖坑,才是真正的责任。”

至此刻了,他还是要撇开所有责任,把全部责任推到了亲爹和亲大哥身上去。

相比林大牛那些所谓的小聪明,林二牛才算得是真正的小聪明,但却也是真正的小人,一个极度自私很是阴险的小人,稍微不小心,就会被他算计了去,根本就无任何情份可原,

就如他爹和他大哥,就是这么被他给算了去。

当初林月兰要被林老三弄死,也是被他夫妻两个在不断在两老面前挑唆,之后,林月兰被人救下,心中暗恨多管闲事的人,所以,就又挑拨着林大牛和林老三对着林明清下手,以示报复,同时借着里正之手,暗害林月兰。

只是林月兰命大,三翻二次都是险里逃生,险险的活了三年,直到末世的林月兰穿越过来取代原身。

然而,林二牛和周桂香看到林月兰一夜之间变得有钱了,发财了,又开始怂涌李翠花来闹,要钱,李翠花没有要到钱,又变相的让林老三夫妻指使林三牛夫妻俩过去讨要。

只是,现在的林月兰并不是过去的林月兰,很显然,他们吸取要钱的动作,一次次,林月兰或大或小的都给他们惩罚。

直到现在林明清三年前的事情曝光。

对于林二牛和周桂香为何一定要置于林月兰死地呢?

这也是有原因的。

林二牛和周桂香夫妻多年,只生了三个女儿,却没有儿子,眼看着其他两房,都是儿女成双,他们心里就渐渐产生了怨气和愤恨。

这些怨气和愤恨逐渐发泄到了三房的人身上

至于为何是三房呢?

当然是因为三房的人最老实,最好欺负,这同样还与林老三夫妻偏心,及他们夫妻欺软怕硬有关。

不过,林三牛和陈小清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他们不敢太过火,也就只是在林老三夫妻面前偶尔上上眼药水,但是对于三房的子女,他们就不客气了,尤其是,已经能下地干活林月兰,简直是成了两人暗地的出气桶。

动不动,就骂人就打。

周桂香有一年再次怀孕,可她自已却不自知,所以她在指使着林月兰干,但是林月兰又没有干好,周桂香匆匆跑过去,抬手想要打她,没成想,她被一块石头的绊倒了,然后,身下突然流血,请大夫过来,才知道,竟然是怀孕了,然后又流产了。

说实话,这一胎根本就没有成形,连是男是女都不知,可一心想要儿子的林二牛夫妻两,却一直认定流了的胎儿,就是儿子。

所以,后来爆发林月兰是克星之事后,他们就把流产的事完全推到了林月兰身上,认定是刀子这个克星害了他们没有儿子了。

因此,一心想要林月兰去死,好为他们流产的儿子报仇。

只是,事与愿违,林月兰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活得好好得,还是越来越好。

不过,每一次想要林月兰死的他们,都是借助于他人之手,比如他们的老爹老娘,后面是里正等等,所以,至今都没有人发现,实际上真正想让林月兰死的人,是他林二牛。

林月兰是在打算为林明清报仇,从小绿口中的信息,再综合分析一下,才明白,林老三家,最想她死的人,不是林老三,不是林大牛,或者是林四牛,而是这个平时隐藏最深的林二牛。

既然得知真相,林月兰就不会手软了。

不过现在嘛,她就好好的看戏吧。

她倒想看看,父子情深,手足相持的三人,到底会争论个什么样的结果出来。

林二牛的话一出口,林老三的脸黑沉的能滴出墨汁出来。

他的好儿子,真是好儿子啊,一个两个,都想着把事情推到他这个亲爹身上,想要把自已撇清。

他们也不想想,没有他这个亲爹,哪来的他们?

现在一出事,就想要各自把责任撇开,留他一个亲爹在那里做坏人。

林老三严肃厉声的道,“都住口!”

犀利的双睛,各扫了一下两个儿子,冷厉的说道,“你们真是我的好儿子啊,不说为我这个作爹的开脱,反而都一个劲的把责任推到身上来,难道你们不知道,不管你们如何推脱,这责任都脱不去吗?你,参与了下药,已经无法否认,责任根本就推不去,”

对着林大牛说完之后,转头立即对着林二牛,几乎带着十足的愤怒,大声的道,“你虽说直接动动嘴皮子,然而,在行为上已经参与了这害人行动,而且已经有了人证,不管你再如何为自已辩解,都不可能把责任推到你老爹我和你大哥身上来。相反的,真正说起来,之与我们三人,你才是真正的主谋,你老爹我和你大哥,只是帮凶而已。所以,真正担责任的人,是你!”

相对于林大牛来说,林二牛才是真正的让林老三恼怒和伤心。

明明是他对着他们提起给林亦为和林明清父子两给个教训,临了现在,不顾父子情份,不顾兄弟情份,直接开脱。

所以,林老三很是生气,很是愤怒,既然他不认他这个亲爹,那好,他这个亲爹,也没有他这个儿子。

听到林老三的话之后,林二牛面色再次一白,直接懵了。

等反应过来之后,他心里暗自叫苦,喊道,“遭了!”

在与大哥争吵时,根本就不应该牵连到他老爹的,这下好了,一下子得罪了他这个亲爹,与他很是不利。

现在听到林老三的意思,是打算放弃他,而保下林大牛了。

这怎么可以呢?

林二牛有些立即有些着急的道,“爹,你怎么可以这样?没错,主意是我提的,但听不听,做不做可是在与你们自已啊。哦,不,爹,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提主意,也不应该让爹去挖坑……”

林老在听到这几句心里倒是好受一点,觉得二牛并没有泯灭良心。

“只是当时,我只是给大哥说一说而已,而且说只是给那马下个药,可我当初并没有说,要去在城镇路上挖坑啊,这完全是大哥气不过,说里正父子多管闲事,既然要教训,就要给一个深刻的教训,认为只是给马下药,保证不了会不会出事,所以,为了双重保险起见,再提议去挖个深坑,能够让那马车颠颇厉,甚至是能让马车摔倒更好。所以,要说主谋,爹,大哥才是真正害人的人啊。”

说林二牛有些小聪明就是小聪明,这不,他把刚才推到两人头上责任,话锋一转,又立即推到了林大牛身上去了。

三人去一人,那么林二牛只有抓着林老三,让林老三与他保持一致的立场,那么进去的人只有林大牛。

因此,他很是聪明的把林老三本身的责任,又给移了开来。

“你放屁!”林大牛立即跳脚,指着林二牛大骂道,“林二牛,你真是混蛋!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小时候我有半个鸡蛋,都会分你一半,现在倒好,你不记得兄弟情,尽想着来陷害的你大哥,啊!

什么叫做你当初只提议了一下给马匹下药啊?明明当初你可是直接说给马下药,或者是在路上挖坑的,你说的这些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还有你说的这些话,也是有人证的,你别想要狡辩!”

关键时刻,林大牛也不笨,怎么可能背这种黑锅,一背还有背两人的。

林大牛说得是大实话,当初他们之间的对话,可是被第三者听得一清二楚的。

刚才她也出来作证说过的,只是林二牛被抓来比较晚,因此,并不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林二牛听到有人证,心头一惊,但勉强让自已不要慌,狐疑的问道,“人证?什么会证?谁又是人证?”

只是他这话一出,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大笑。

“哈哈……”

林二牛看着所有人突然大笑起来,很是疑惑不解,心里不安浓重,深深的疑惑,他的话很可笑吗?为何大伙儿都在笑?

他的疑惑没有多久,就有人出声道,“二牛,难道你不知道吗?在你来这之前,有人已经证明了当初你和你大哥在后村大石桥草垛上所说的话了。”

林二牛猛得吓了一大跳,心里突兀很是不安。

“所以,二牛,你确实跟你大哥提议了给马下药,或是在路上挖坑,你已经无法反驳了。”有人“好心”的给林二牛提醒,眼里却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

林二牛听罢,两手紧紧握拳,青筋跳突,脸色铁青,表情狰狞和扭曲,实在难看。

他林二牛完全没有想到,三年前他们之间的阴谋对话,竟然被人听了去。

怪不得,突然之间,林亦为一家叫大着大伙儿,三堂会审一般,把他们父子几人都给抓了过来呢。

感情是有人告密了。

“是谁?”林二牛咬牙愤恨的问道。

他问的是谁,是指告密作证的人,是谁。

大家一致的看向站在里正旁边的周小柳。

顺着大伙儿的目光,林二牛也很快知道,当初偷听到他们谈话的人,必定是她。

林二牛气得眼里喷火,恨不得现在就把周小柳给撕裂,那犀利带着愤怒的目光,似乎要把周小柳千刀万刮。

他咬牙切齿的问道,“长兴媳妇,是我林二牛,或者是我林家得罪了吗?怎么能造那么能唬弄人的谎言呢?”

不愧是父子,两人都是在暗指周小柳的话不可信。

但是很遗憾,林二牛来晚了,假如在他来之前,能听到周小柳的话,再听到他父亲的话,然后他再说这样一句质问的话,那么局势很显然偏向他们那边的。

可是,他们一家自私的秉性是遗传的,一听到亲爹和亲大哥把一切事情推到了他身上,就再也没有了理智,一股脑儿,自已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这就是自作聪明,自以为是,自私自利所得自作自受自得其果的下场。

“林二牛,真相已经大白,即使长兴媳妇是编造的谎言作证,可承认事实的,是你们自已。要怪,”

林亦为站出来袒护周小柳,

“要怪就怪你们自已以为聪明吧!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初没有抓到证据,让你们心安理得的过了三年,现在这是你们为当初所做之事,付出代价的时候!”

事以至此,林亦为也没有对他们丝毫客气了。

随后林亦为看向林老三几个说道,“林三斗,你们自已商量好,到底是谁来承认这个责任?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会带人上门抓人!”

别以为,放他们三天,他们就可以逃走。

呵呵,别想得太简单了。

每一个村,都有各自的村规,而这些村规,都必须让人遵守。

但万一有个不遵守呢?比如犯了大错之人,杀人放火,以为被村里人知道之后,就这么容易逃脱吗?

不,都有要监视着。

不管你走到哪,即使是上个茅厕,都有在外头守着。

而这些人当中,以青壮年为主,当然了,这也是发动全村的力量为进行监视的,一旦被监视的人有什么反常,监视人就会立即大叫,然后上报给里正或者是族老在处理。

林家村的人,监视是分组了。

今天这个组的哪几户人家出人口,轮值,总之,一天十二个时辰,时时刻刻都有人看着,且每次值守人员不得少于三人以上。这是为了保证监视人的人身安全。

所以,林老三父子三人,想要逃出去,哼哼,简直是做梦!

因此,林亦为才他们自已在三天内想清楚,讨论好是谁去。

“有什么好想的,只能是他去!”林大牛手指着林二牛,大呼呼又有些高傲的说道,“我家儿子是要考秀才的秀才公,将来也还是要做官的,作为秀才公,官老爷的亲爹,我能给我儿子污名吗?”

没错,林大牛的那个秀才儿子,此刻已经成了他的保护伞了。

里正族老,或者其他村民为了村子里书生的名声,林大牛就已经不可能被送去牢狱了。

所以,能选择的只有林老三和林二牛了,不过,很多人在心里暗暗的认为,最后的决定肯定是林二牛被送去。

随后他带着挑衅和不屑的再说道,“至于他呢,只有三个赔钱货,根本就不用操心家里的任何事。二弟,你放心,等你去了牢狱,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我的三个侄女的。”

林二牛没有儿子,已经完全成了弱势。

再说了,他在林老三夫妻心里的地位,远远没有林大牛重要,毫不疑问,林老三肯定也是赞同林大牛的话。

林二牛听着林大牛的话后,又惊又怕,又怨又恨。

如果可以,他紧握的拳头,就想挥向那如猪头的嘴脸。

可是,他不能。

他可以说让林大牛去牢狱,但他不能说让林老三代替他们进去,否则,官府的不孝名声一扣下来,他就是罪上加罪了!

因此,他只有让自已想尽办法,看能不能为自已开脱。

然而,越是想越是乱,根本就想不到任何的办法。

林老三听了林大牛话之后,紧着眉头,深思了片刻,随后开口说道,“那就……”那就二牛去吧。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有人闯了进来。

那人一进来就对着林老三跪下道,“爹,你不能这样了。如果二牛进了那里,那我怎么办?我家三个妞儿怎么办?难道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活寡,眼睁睁的看着你三个亲孙女,有爹却不能相见吗?”

没错,跪下来的人正是周桂香。

周桂香也是个聪明人,她紧着林二牛后面来的,但是看着蒋振南和林明亮气势汹汹的样子,她顿时感觉有不好的事情,所以,她并不有贸然进院子,只是站在角落里看着听着。

然而,她却越看越是心惊,到了最后,林亦为要他们做了三选一的抉择时,她的心更是惊慌吊起来。

因为,她很是清楚,如果真要送一人进去的话,那么这个人必定是林二牛。

眼看着林老三毫不犹豫想要放弃林二牛时,她就猛得冲进来,立刻就给林三牛下跪了。

林老三看着跑进来的跪着哭求的二媳妇,额头青筋跳了跳,随后立即严厉的对着周桂香喝道,“老二家的,你说的什么话啊?什么叫守活寡,难道二牛进去了就不会出来了吗?出来之后,你们就还是一对恩爱夫妻。还有三个妞儿,难道平时我这个做爷爷的亏待了她们不成?还有,如果她们想爹了,你有时间带着她们去看看爹又怎么了?啊!”

他的大儿子不能进去,二儿子不能进去,他们就三个人,难道就让他进去不成?

这个二儿媳妇到底安的什么心啊?

周桂香脸色一白,辩声的道,“爹啊,如果二儿要去,可是至少判十年啊。二牛现在还么年轻,能干活能养家,那他在里面的十年,什么都不能做,那不是白白浪费了时间光阴吗?”

林老三听到周桂香的话,瞳孔猛得一缩,随后厉声的质问道,“老二家的,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好个二儿媳妇,话里话外说二牛年轻不应该浪费在牢狱里,而他老了,没几年活头,干活没有二牛好,所以,让他进去吧。

哼……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林老三更不应该进去。

父母在,不分家!

因为,林老三是一家之主,几个儿子还没有分家,如果他一出事,那么这个家很有可能会造成各种纷争,更有可能让他们的家给散了。

所以说,林老三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没了这个主心骨,那他们的家就彻底散架了。

以后,那么他们家就更是任人欺负的对象了。

因此,林老三也是不应该进去的。

所以,好的人选就是林二牛。

但是,林二牛夫妻能服气吗?当然不可能。

林二牛进去了,那他们二房不任大房和四房的人欺负和拿捏吗?就算为了三个女儿,她都不可能让林二牛进去。

林老三的质声,吓得周桂香脸色更加苍白,表情和眼神里很多的惊慌和无措,但是为了他们的将来,她必定要做一些反抗,否则,未来他们没有一个好日子过了。

周桂香抬起头,脸色苍白,眼神带着坚决的看向老三犀利的双眼,她顶压力,咬牙说道,“爹,二牛还年轻,干活有力,又能挣钱养家,他不该进去。”言外之意,就是你老了,该进去的人是你。

林月兰在一旁看戏看得滋滋有味。

她早就知道林老三一家子的自私和无情,所以,他们谁也不愿意被送进监狱。

既然自已不愿意,那就只能从另外的老爹和兄弟之间做一个抉择了。

林大牛是毫不压力的直指林二牛,林二牛却是需要顶着压力想让他大哥顶罪,甚至暗地里还想着让他这个爹顶罪。

但林老三这更加自私冷酷无情的人,怎么可能自已去过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呢?

因为他还要靠林大宗在光耀门媚,要靠林大宗让他在村子里挣面子,争荣光,让他可以把村子里的村民踩在脚下,扬眉吐气,所以,作为父亲的林二牛必定不能进去,否则很有可能被官府取消考举资格。

因为,考举之人,必须身家清白,绝不能有任何污点。

所以,能牺牲的人,也就只能林二牛了。

但此刻,周桂香就差大声的说出来,“你老了,你才是应该进牢狱的那一个。”

这能不让林老三生气吗?

林月兰再给蒋振南使个眼色,随即,蒋振南手心里的黄豆射向了李翠花。

李翠花在想拦住林安离开时,蒋振南把她的哑穴给点了,当然也还点了她的不动穴,让她不能动弹。

李翠花“呀呀”几声之后,发现自已又能说话了。

一能说话,她就扑向了周桂香,然后,抬起巴掌就给了周桂香两个响亮的耳光,嘴里大声的骂道,“好你个丧门星,平时爹好娘好的,到关键时刻,竟然想要牺牲你家公公,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

周桂香被打之后,两边脸颊立马红肿起来,此刻,她顾不得孝心礼仪,对着她婆婆就大声愤怒的吼道,“可你们要牺牲的也是你们的儿子啊,你们又是安的什么心啊?”

两个老不死的,年纪这么大了,竟然如此糊涂。

周桂香一吼完,那就更惹恼了李翠花,她这次上前抓着周桂香的头,再一只手对着她的,再次“拍拍”的啪了两下。

恼羞成怒的道,“你公公再怎么年纪大,他就是你们的老子,他对你们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竟然还敢反抗啊?好你个丧门星,好你个不孝媳妇,我林家就休了你这样的贱妇!”

这简直成了林老三一家的战场了。

林亦为看着看着,深深的皱着眉头,厉声的喝道,“住手!闭嘴!”

林亦为作为里正,威严还在。

即使李翠花她再狠,再泼,林老三一家再不服气,再不甘心,但他们还是要敬重这个里正一些。

因为,他们一家毕竟在林家村生存。

李翠花气势立即了弱了下去,对着周桂香,恶狠狠的说道,“等一会再收拾你!”

林亦为厉声的对着他们说道,“到底是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这事还是你们自家协商好来,三天之后,我来把人带走!所以,你们不要在这里吵个天翻地覆,也不怕丢人!现在,”

林亦为话锋一转,“我们要说的是另一件事,还是林老三家的事,只是这事涉及到整个村子的道德风气问题,所以,同样的不能放过。”

然后,对着门外大喝一声,“把人押进来!”

随着村民让路,四个妇人押了一个女人进来,这个女人,所有人都熟悉,就是林四牛的媳妇——刘菊花!

“你们放开我,你押着我干嘛!”刘菊花一路叫喊大骂道,“你们几个黄脸婆,怪不得你们的男人不喜欢你们,你们除了老了丑了就是凶……”

“闭嘴!”一个微胖的妇人厉声的呵斥,“我告诉你,你现在叫骂的越恨,一会给你的教训越大,你信不信?”

然而,刘菊花一路下来,还是没有安静过。

直到被押到里正家院子门口,才慌张了,想逃走,却被几个有力气的女人团团围住,根本就逃不开身。

刘菊花一进院子继续大喊大叫道,“还有没有天理了啊,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绑人的啊,救命啊,救命啊,相公,救救我啊?”

然而,让人无语的是,刘菊花被押进院子之后,声音从门外的厉声泼辣,立即变得嗲声嗲气,还偶尔对一些男人抛媚眼。

真是不知廉耻水性扬花的女人!

林四牛气势汹汹过来,对着里正大声质问道,“里正叔,为何要抓我家婆娘?”

林亦为很不满林四牛的态度,他大声呵斥道,“林四牛,你的规矩呢?”

“我的婆娘都无缘无故被你抓了,我还狗屁的规矩!”林四牛很是生气的吼道。

对于林老三父子几人,自私无情的狗咬狗的戏码已经看完,对于处理那什么伤风败俗的淫娃荡妇,林月兰一点都不感兴趣。

因为,她知道把人浸猪笼是不可能的,至多的下场,也就只有可能让林四牛把人给休了。

不过,这样也好啊。

林二牛进牢狱已经既成事实的事实,林四牛休妻也是可能既成事实的事实。

所以,没有丈夫的二嫂子,及好不容易娶一门媳妇却要被迫休妻又没有婆娘的四嫂子,将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她真的好期待哦!

林月兰眼里迸发出一种莫名兴趣期待之光。

只是嘛,她现在忙得狠,这个热闹不看也罢。

她走向里正的跟前,说道,“里正爷爷,我有事先忙,就回去了!”

林亦为应道,“好!”

林月兰随后跟林明清点了点头,然后,很是淡然的被人让开一大片的空间往门口走去。

出来之后,看着天下炙热的太阳,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然后,神情愉悦的笑着说道,“今天天气真好!”

主要是解决了两件心头上的事,一件是治好林明清,二是,给林明清报仇,顺便为自已还一个清白。

然而,她知道,“克星”这个名声,可能更加清白不了了。

因为,林老三的家乱了。

住牢的住牢,休妻的休妻,再加上那些难堪罪恶的名声,一一都似乎证明,她,林月兰,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克星。

这不,只要她不死,即使她流了三碗血还给了林家,但血缘的牵绊,还是会让她继续克着林家的。

这不是林月兰乱猜测,而一些有心人,会这样猜测编排,然后,越说越是这么回事。

不过,克星的名声,与她无任何影响。

会信的,不管怎么样都会信,不会相信的,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相信。

她林月兰做人做事,向来信一个“缘”字。

有缘即来,无缘而去!

她林月兰,需要的只是一个平静!

林月兰笑嘻嘻的道,“面具大叔,今天过后,我克星名声恐怕会更加响亮了吧!”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脸上灿烂的笑容,再听着她嘴里似乎有些“苦涩”的话,蒋振南脱口而出说道,“不怕,我会为你挡着一切!”

他的话音一落,两人都有些发愣了。

蒋振南是顺民而为,当他说出来之后,也只是怔了片刻而已,瞬即他的嘴角就向上扬了扬一定的弧度。

她很需要保护,不是吗?

既然需要保护,何不让他保护?

于情于理,都应该是他来保护。

保护他的救命恩人,保护他的小好朋友,保护他的,呃……,说不来了。

林月兰则是更加愣神。

她的脑海里什么都没有想,只有一句话,在反复飞闪:这是他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难道他真的没有企图吗?

三天后

林亦为带走的人,是林二牛。

不管周桂香如何下跪哀求,都无济于事,林老三夫妻俩就把林二牛推出来顶罪。

夫妻俩在伤心绝望之下,想要逃离林家村,只是,他们才收拾包袱,就立刻有人堵在门口了,根本就逃不了。

林四牛休妻了。

他不愿意休妻,但是他又不得不休妻。

如果不休妻,那么按照村规,就得的把刘菊花浸猪笼,然后是刘菊花跪着求着让林四牛把她给休了。

不过,刘菊花也是个狠的。

在离开林老三家时,她暗暗的把能偷到的钱,都给偷走了,竟然还没有给林四牛留下一个铜板。

三天后

也如林月兰预料的那般,她是克星的名声,更加响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