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转让田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在这三天之内,林老三一家又发生了一件让村民笑话却又带着鄙视、轻蔑、不屑、同情、怜悯,总之,各种看法情绪都有的事情。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实际上,这也是事关到林老三和李翠花偏心偏到天边有关。

原来林亦为让他们回家自已协商决定好,选择谁来为他们承担责任。

在里正家院子的时候,林老三夫妻都是以保林大牛,放弃林二牛,让林二牛承认所有责任,代替他亲爹和他亲大哥进牢狱。

只是一回到家,周桂香和林二牛根本就不可能去答应,随即与林老三和李翠花大吵大闹起来,只是当林三牛这个傻子来劝和时,周桂香和林二牛的眼睛一亮,立即有了主意。

随后,周桂香不与林老三夫妻吵架了,而是直接哄着林老三夫妻,让林三牛来代替三人顶罪。

林老三夫妻俩听着这样的提议,也是眼前一亮。

反正他们这个儿子除了只会干活,其他地方是又蠢又笨,如果不是因为林三牛十分听话,对他们向来顺从,否则,他们根本就不待见这样的一个儿子,连见上一面都很是厌恶,又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比起来,林二牛更得他们的欢心,因为林二牛比他们更聪明,更会讨二老喜欢。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们也不愿意把二儿给送出去。

现在,让三儿代替二儿,也不失一个好办法。

所以,林老三和李翠花根本就没有与林三牛商量,直接以命令的语气,对着他说,“三牛,明天你就代替二牛去里正家,并且告诉林亦为,说是你自愿代替我们去牢狱。放心,你媳妇和孩子,我们都会照顾好的。”

林三牛听罢,平常看着憨厚老实的脸上,顿时一僵,眼神瞬即暗淡下来,然后,很是听话的应道,“好!”

随即,转身就离开了林家,径直就去了里正家。

里正知道林老三他们的打算之后,气得脸色铁青。

他们分外不解,林老三夫妻到底怎么想的?同样都是儿子,这心都不知道偏向哪去了。

竟然直接想出让很是无辜的林三牛来代替他们去顶罪。

呵呵,说什么会照顾好三房子妻儿,这话谁信呢?连林三牛平时干活累死累活的,都没有得到他们一个好眼神,平时除了压榨就是动不动的打骂,完全把三房的人当成畜牲了。

林三牛代替他们顶罪,或许一开始,他们心里有些愧疚,对林三牛的妻儿稍微好一点,但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一家子肯定会故态复萌,来压榨林三牛的妻子,甚至更有可能变本加厉来欺负妇人儿童。

所以,这话也就只有林三牛,这个愚孝的人,才会相信。

不过,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林三牛从来都不在乎妻儿,他在乎的也就只有他父母的看法。

因此,林老三夫妻让他来顶罪,他就来了。

“不行!”林亦为一口回绝林三牛这样的做法,他很是生气愤怒的对着林三牛说道,“你去告诉林老三,我们对他们已经很是宽容仁慈了,只是让他们其他一个去牢狱,但并不表示,任何一个无辜的人,都能代替他们顶罪!记住,只能是他们之中三选一!”

林亦为对着林三牛,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这林三牛,是愚蠢还是傻子啊,父母让他过来顶罪就过来顶罪?完全不考虑到自已身后的妻儿,以后该怎么办?

还有,兰丫头那是一个多好的孩子啊,就因为他亲爹的一句,说要弄死她就弄死,真没有见过么狠又傻啦叽自私之人。

如果不是看在他是兰丫头亲爹的份上,林亦为真想让林三牛去牢狱尝尝那监狱里生活滋味。

让林三牛代替的法子行不通,那林老三夫妻两只能又把林二牛推出去。

不过嘛,此后,三房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

林老三推出无辜的三儿子,想要顶替他们三个做坏事的人,去牢狱,这事瞬间传遍了整个林家村。

林月兰当然也听到这样的流言。

对于原身的亲爹,林月兰是完全没有任何波动,之与她,就如别人的爹一样,对她而言,是个别人。

她不会对林三牛一家做什么,同样的,林三牛一家也别想从她这里讨任何便宜。

对于林老三一家之后如何了,林月兰不再去管了。

“烈风,来,给你上好这些颜色,我们就出去吧!”此刻,在大拗山山顶,林月兰拿着一把似乎像刷子的东西,正哄着烈风,改变它一身红棕色油光发亮的毛发。

烈风看着面前提着一小桶,桶里面装着黑乎乎东西的林月兰,简直是欲哭无泪。

明明,它现在的毛发很是漂亮啊,怎么就一定要改变呢啊?

可是,面前这个小恶魔,说了,它不改变毛色,那它的主人就会因它,而有危险,所以,它一定要改色。

但是,它不想要黑色啊。

这太难看了。

烈风扭着头,就是不愿意配合。

他一定要换颜色,换一个帅气漂亮的眼色,就如小白的白色也可以啊,为何一定要黑色啊。

林月兰看着烈风不愿意配合,立即放下小桶,双手叉在胸前,笑眯眯却又带着浓浓的威胁说道,“哦,不喜欢黑色。那好啊,我这里有橙黄绿青蓝紫,你选一个吧?”

听到小恶魔让它自已选,烈风立马高兴了。

它一定要选那个最好看的颜色——蓝色!

因为,天上的天空是蓝色的,如果它的毛色是蓝色的,那它就与天空一样的蓝色,它在蓝色的天空下奔跑,那是多么帅气威风凛凛,一定会迷倒所有的母马们。

烈风伸出蹄子,想要朝着紫色花的方向伸去……

“哦,对了,这些颜色啊,在你们同类中,可是没有的,所以,你上了这些颜色之后,你的同类,对你就不再是崇拜,而是眼里看着就是怪物,是异类。好了,你选吧,黑橙黄绿青蓝紫之中,选一个吧!”

小恶魔,小恶魔,你太阴险了,你就会欺负马!

烈风眼里满是怨念,不敢不愿意,蹄着朝着小木桶的方向而去,小木桶里装着黑乎乎的东西。

林月兰很是满意烈风的选择。

它伸出手,对着烈风的脑袋,摸了摸,笑嘻嘻的道,“这才乖嘛!”

明明被你给逼的!烈风怨气满满暗道。

……

当蒋振南和郭兵他们看到跟在林月兰身后的那看着像马的东西时,都傻眼了。

林月兰走近时,郭兵立即上前惊讶的问道,“林姑娘,这是什么马啊?”

一条黑一条白纹路,有点像豹子斑纹,但是它的模样却完全像一匹马,所以,他一开口就说是什么马。

没错,林月兰把人家烈风弄成了斑马模样,不过,又与斑马不一样。

因为她把人家的整颗脑袋都弄成白色的毛,身体是一条黑一条白纹路的毛,四肢又是黑色的毛,看着完全是不伦不类的马啊。

完全看不出烈风平时英俊潇洒威风凛凛的样子。

嘿嘿,实际上,这是林月兰恶趣味。

谁让烈风一开始就不同意她用黑色颜料给唰毛的,所以,为了给烈风一点点教训,她就恶趣味的把烈风弄成这副模样了,即使烈风再反抗再不愿意也没辙。

林月兰挑了挑眉,看了看郭兵,再瞧了瞧睁着大眼睛,满是怨念的烈风。

好你个郭兵,平时枉我让你亲近一点,我只是毛色改了一下而已,竟然就不认识了啊?

说好的好兄弟呢?

只是换了一个装就不认识的好兄弟了吗?

林月兰对着郭兵笑着,眨了眨清水的大眼睛有,很是神秘的说道,“你猜!”

不过,没等郭兵猜出来,蒋振南就大跨步的走向斑马,神色有些小激动,他叫道,“烈风!”

烈风一听到主人的叫唤,立马感动的要眼泪盈眶了,那点对郭兵的小怨念立即抛之脑后了。

呜呜,还是它的主人有良心,一眼就把它给认出来了。

烈风立即放开蹄子,嗒嗒的向前走几步,低下头,伸出舌头,添了添蒋振南的手心。

没错,主人,我就是烈风啊。

没有想到,我变成这副模样,你都能认出我来哒!

真是太感动啦!

蒋振南看着烈风的模样,再看了看烈风大大圆圆眼神的委屈眼神,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才一段日子不见,烈风似乎更强壮了,只是这毛发……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弄出来的。

在蒋振南叫这又黑又白的马,为烈风时,郭兵及其他三只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是烈风?

这是烈风吗?

这真是烈风吗?

看着这马与他们如此娴熟的亲热样子,这是烈风毫无悬念!

可是,烈风这段日子到底去哪了?

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

以前是多么的英俊潇洒,威风凛凛,只要它一昂着头,就是同类中的王者,那个霸气。

可现在这个样子,呃……

噗……

也是挺可爱的嘛。

随即……

“哈哈……,”几人刹时就大笑起来,指着烈风问道,“烈风,风哥,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啊?哈哈……”

受到几个小伙伴的大声嘲笑,烈风的怨念又起,对着几人大大圆圆的眼睛里,立即迸发出冷飕飕的厉光。

哼,敢嘲笑本马,看我不教训教训一下你们。

随即,烈风不在跟蒋振南亲热了,嗒嗒的马蹄,走到郭兵面前,站定了片刻,随后……

“烈风,不带你这样的,怎么尽会欺负我啊,”郭兵趴在地上,他是被烈风一个蹄子给蹄倒的。“明明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人啊。”郭兵了瞬间大喊大叫道,顺带着控诉。

烈风只是肯睁着大大的眼睛,很是无辜的盯着趴在地上,还没有趴起来的郭兵。

暗道,“哼,你是对我最好,可你也是笑声最大的人。”

郭兵表示很无辜。

他也只是实在控制不住自已的笑声罢了,竟然就这么快被烈风记仇报复上了啊。

“哈哈……”

一众人很是高兴瞧着“无辜”的烈风,再看看同样“无辜”的郭兵,顿时乐的大笑起来。

烈风的表情是越来越可爱了。

郭兵在一众无革命友情的嘲笑当中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物,然后,很是不怕死的,对着烈风就是咧嘴一笑,说道,“烈风,你这个样子真是超可爱啊,比小白还可爱!”

说完,在烈风蹄子伸过来的瞬间,很是迅速的跑开了。

烈风哪甘心被郭兵奚落,立即瞪着蹄着就追了上去。

顿时,这个小小的院子,就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蒋振南走向林月兰,说道,“月儿姑娘,谢谢你!”

他当然知道林月兰让烈风变装的原因,不就是烈风就是他蒋振南的标志。

他蒋振南是独一,他的烈风同样是无二,一眼都能让人认出来。

林月兰却笑着搭非所问,说道,“这样子的烈风,是不是很可爱啊!”

蒋振南看着院中嘻笑打闹的一群人,嘴角勾了勾,应道,“嗯,是很可爱!”

之前,烈风与他主人一样,高大健壮,但性子却也是沉闷又凌厉的气势,就像一个孤独的王。

现在,似乎被压制的天性全部释放出来,会逗会乐了。

只是蒋振南有些不明白的是,为何月儿姑娘会突间把烈风给带回来呢?

看着烈风一身膘肉,也不知在哪吃得?

按着月儿姑娘说,烈风跟着小白在大拗山深处训练去了,但是,明明他们好几次进去大拗山,只碰过小白,却没有看到过烈风。

当然了,蒋振南想这些,也只是有些疑惑,并没有怀疑林月兰什么。

烈风的回归,而且换一个如此可爱的模样回来,让众人开心了好一会。

不过,让他们更开心的竟然是在后头。

一众人围住在石桌上,看着放在中间的一个酒坛子,酒坛还没有开封。

只是看着这酒坛子,众人都是咽了咽口水,随后碰了碰身边的人,很是好奇又带着激动的问道,“你说,这里面装得真是那葡萄酒吗?”

“肯定是了!”

这酒坛虽还没有开封,但张大夫却闻到了从里头散发出来的酒香。

他同样的咽了咽口水,有些急切的对着林月兰说道,“丫头,快,赶紧开封,我都闻到了酒香味了。”

郭兵也是迫不及待的说道,“林姑娘,快,让我尝尝,这葡萄美酒是不是真如那西域上贡的那般好喝?”

“郭哥,林姑娘酿出来的葡萄酒肯定会比那什么西域葡萄酒好喝!”小十二立即说道。“林姑娘,赶紧拆封,让我也先尝尝这葡萄酒的滋味!”

听到大家催促的声音,林月兰却似乎根本不着急,慢条斯理的给他们每一个面前都放着一个白色小瓷杯。

因为没有玻璃杯或者是水晶杯,只能小白瓷杯代替。

然后,再动作轻缓的撕开封口处的包装,简直是他们给急死了。

在开封的瞬间,那酒香立即飘满了整个院子。

“好香啊!”

“真是香啊!”

“真的好香啊!”

一声声的赞叹连绵起伏,就是两只站在角落里玩爽的小白和烈风,似乎也皱了皱鼻子,然后脑袋,朝着他们这边看来。

如果现在有人见到这两毛绒绒的脑袋,一定会惊呼,“太萌了,太可爱了。”

两只小动物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不玩了。

四只蹄子嗒嗒走过来,似乎也蹭一些酒来喝。

林月兰拿着酒坛子,最先倒给张大夫先尝尝。

这酒刚倒出来,又惊讶了他们。

因为这酒很红,有点带着鲜艳的红,看着很是漂亮。

“这颜色,可比那西域的葡萄酒漂亮多了,”郭兵惊呼道,“而且这味道闻着可是比那西域的又香多了。”他和蒋振南都是见过喝过西域贡上来的葡萄酒。

虽当初只被圣上赏了一小杯,但就是那一小杯,都让他们回味许久。

因为那是难得的美酒,当然是记忆深刻。

然而,那酒,与现在的葡萄酒一比起来,瞬间有些差距了。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张大夫在所有艳羡的神情,端着小瓷杯,先是品尝了一口,然后,对上所有人那好奇热切激动的目光之下,说道,“不错。香气浓郁,有一种带着水果香气,萦绕鼻尖,味道很淳,香甜的味中带着一缕酸,这人舌尖振奋,不错!”

酒中有香味,有甜味,还能有些理解,可是这酒中竟然带着一丝酸味,这就让人更加的好奇了。

真正的葡萄酒,就是带着酸味儿,只是有人能品出来,有人却尝不来罢了。

然后,林月兰再给每一个人倒了一小杯,这下,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抓着酒杯就喝了下去,咕噜两下,杯子里的酒就没有了。

然而,他们就喝出了甜甜的味道。

“咦,我怎么没有喝出酸味啊?”小十二分外疑惑的道。

郭兵端起小酒杯,慢条斯理的呡了一小口,随后就对着几个如牛饮水的几人说道,“这葡萄酒,就是让人慢慢品尝细细的一种高档贵人酒。然后,每个人都会对这种酒的评价很可能都不一样。像你们如牛饮水,这么粗鲁的喝酒,能喝出什么才怪。”

几人听到郭兵的话,立即眼神又看向了林月兰,很明显,他们还要再来一杯。

林月兰也没有小气,直接再倒给他们一人一杯。

随后,三个慢慢的喝。

嗯,果然要细细品尝,慢慢的喝,才能喝出这酒里的真正味道。

“嗯,真不错,这酒果然如张大夫所说,很香很甜很淳。好喝!”小三子严肃着脸,很是认真的说道。

他们本来就是军人,是个粗人,走到哪,都是大块的肉,大碗的酒往下肚,一下子让他们细细品酒,倒是要让他们有些耐性了。

蒋振南在宫里的几次宴会里,喝过这种酒,所以,即使他同样是一个粗人,也会慢慢品尝这种美酒了。

他喝出这种酒,似乎比宫廷西域贡献上来的葡萄酒更加香醇,更加有味道。

他赞道,“月儿姑娘,你这酒,比我以往喝过的任何酒都香醇。”

林月兰只是笑着问道,“面具大叔,你说,如果我这酒,要卖到京城去,可以值多少钱一坛?”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顿时气氛有些安静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真如他们想得那样吗?

把酒卖到京城中去。

蒋振南没有说话,倒是郭兵惊讶之后,最先反应过来,他有些严肃的问道,“林姑娘,难道你的意思是要把这葡萄酒卖到京城去?”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没错!”

所有人很是惊讶安静的看向林月兰。

这人的野心太大了吧?

一个小小的农家女,竟然想把这龙宴国,即使是在宫廷里如此稀缺珍贵的葡萄酒,卖到权势富贵集中繁华的京城。

如果真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女,很有可能在京城还没有开张,就被人碾压了吧。

好吧,现在的林月兰并不是没有任何后台背景的农家女了,她现在拥有一个很是强大的靠山了,这就是龙宴国的镇国将军蒋振南。

有了镇国将军的护航,那些人想要打压的林月兰,都要考虑清楚一点,更别说是碾压,以林月兰的能力,她不碾压别人都好了。

林月兰看向他们说道,“你们也知道,这酒,将来很有可能代表着一种身份和资格,所以,一般人还真是享受不了它。只有把它卖到京城,才能发挥它的价值。”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

西域贡献上来的那劣质的葡萄酒,都被宫里的贵人们藏珍稀宝贝一样藏着。

如果本国有这种葡萄酒,但却没有人酿制,这唯一掌握酿制方法的人,也就一个小姑娘而已,根本就不可以批量卖出。

所以,也只是以限制性的数量孙卖向本国了。

因而,这是同样的珍贵。

林月兰继续道,“这酒,我不会贱卖,只会走高端路线。”用了灵泉水的葡萄酒,是不可能走平民路线,只能往贵族路线发展而去。

“所以,你们评估一下,这一坛酒的价值?”

这事,对于小三子小六子和小十二来说,他们只是来打酱油的。

郭兵再品尝了一下葡萄酒,然后认真的说道,“至少三百两!”

小三子三只听罢,立马吓了一大跳。

这也太贵了吧?

瞧着只有五斤装的坛子,就卖三百两,真真是太赚了。

林月兰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郭兵,等着他说下去。

郭兵极其认真的说道,“现在京城最贵的酒,是醉遥酒庄的桃花酿和三十年的女儿红。桃花酿是以二百两一坛,三十年女儿红,是二百五十两一坛。

不过,在京城,不止醉遥酒庄一家会桃花酿,和女儿红,只是那些酒的气味和口味,都与醉遥酒庄有些相差,但却也是抢了醉遥酒庄的一些生意,所以,醉遥酒庄那两种酒,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相反,如果这葡萄酒出世,那很显然,它只会是独一无二的酒。

因为无人能仿制!

当初谁没有知道,这酒的原料到底来自什么东西?毕竟,谁都不会想到,这所谓的葡萄酒竟然是来自他们口中的紫晶果,而且这果味和酒味相差太远,也没有个品尝出来,不然,还真有可以哪位能人试着酿出来呢?

所以,这酒只能往贵着涨,却不能往低着喊。”

当初圣上,对这葡萄酒也是情有所钟,分外爱喝,就让宫廷酿酒师尝试着酿出来,结果,不是不知道原料,就是不知如何酿制,总之,就至今都没有研究出来,如何酿制葡萄酒。

至于宫中的一些贵人,也曾看到了葡萄酒的商机,偷偷带出来,然后找酿酒师父,看能不能分析它的成分,给酿制出来,然而,很遗憾,没有人成功。

因此,葡萄酒突然出世,肯定立即引起轰动,所以,轰动,就会造成货物的稀缺,也同时决定了这酒昂贵的价格。

林月兰赞同的点了点头,“不错!”

即使这葡萄酒能仿制出来,但她的葡萄酒却仍然是最好的,这价格当然不会少一铜一板的。

“那丫头,你打算什么时候让这葡萄酒出世啊?”张大夫问道。

他喜欢喝这样的葡萄酒,一会,他必定要提着几坛回家慢慢喝去。

林月兰悠然的道,“不急!”

现在蒋振南失踪,京城肯定风云涌动,她可不想这时候给自已招惹麻烦。

几人在品尝葡萄酒时,小白和烈风,一左一右的拱着林月兰的腰肩,意思很明显它们也想喝了。

“难道你们想喝?”林月兰惊奇了。

其他人是惊讶了。

他们谁也没有见过喝酒的老虎,喝酒的马。

小白和烈风不会说话,只是眼神透露出,它们想喝酒的愿望。

林月兰立即让小十二拿着两个大海碗,毕竟,这两只头大,嘴大,根本就用不了小杯子。

小十二拿出大海碗之后,放在地上。

然后,林月兰就给每个大碗倒了半碗,让其他几人心疼的只能猛瞪这两只非同类生物。

但无奈,林月兰不知是真疼爱它们,还是又是恶趣味在作祟,就是给它们倒了这么多酒。

随后,小白和烈风对着海碗嗅了嗅,然后,就开始了起来。

瞬间就把酒喝完了。

“咦,你们还真是会喝酒啊?”林月兰微微惊讶的道,“不行,你们都喝光了,我们一会喝什么?再说,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酒量,万一喝醉了,耍酒疯了怎么办?”

其他人听到林月兰的话,有些黑线。

感情,你倒这么多酒给它们,是认为它们不喝吗?

至于耍酒疯,这两只动物会耍酒疯吗?

他们也是实在好奇的想要看了看呢?

只是很显然,他们都没有看到小白和烈风耍酒疯。

它们是醉了,只是它们一醉了,就立即趴卧在地上睡着了。

没错,就睡着了,还打着震耳欲聋的鼾呢。

几人无语。

葡萄酒共酿了十五坛。

林月兰按着葡萄酒的甜度醇味,分别给几人送了葡萄酒。

张大夫抢先霸走了两坛,林月兰再打算自已留下六坛,然后,送给里正两坛,送给林长卫家一坛,给刘家兄妹两一坛,随后,再送给林记药铺林掌柜一坛,给自已属下李展柜一坛,就这样分配。

对于这些有交情人,林月兰是很大方的把这些酒给分出去,也不管这酒现在是不是价值连城。

因为后山的葡萄数量有限,只能酿制了这么多,要在酿制葡萄酒,也就只有等到来年的葡萄期了。

当然了,这一次,她是打算自已种植五亩葡萄园,成为葡萄酒原料。

有了这个打算之后,林月兰就皱了皱头。

因为,现在她只买了五亩上等田,可之后就有麻烦,传出了对她很不利的流言,那她要想再买一些田地,就有些困难了。

难道真的要全靠开荒不成?

林月兰的目光略过这几个在她家做苦力的人。

开荒也不失一个好办法,但是,看着他们现在开荒的速度,一个月下来,才来开荒两亩,即使一年来,也才十来亩啊,而她需要的良田,则是成百上千亩,开荒,这根本就不可行。

看着林月兰皱着眉头,蒋振南问道,“月儿姑娘,你有什么烦恼吗?”

其他人飕的一声,全部盯向林月兰。

林月兰没有隐瞒的说道,“我想要买田,只是看情况,村子或者是附近的村民,都不可能把自家的田地卖给我,如果单靠你们几个人开荒,也不是长久的办法。”

林月兰所说的情况,就是指林月兰是克星一事,尤其是在发生了周家闹事,林老三家的变故,都与林月兰参到了关系,再加上在有人刻意的引导之下,自然而然的就坐实了林月兰克星之名。

因此,害怕被克的村民,当然是不愿意卖给林月兰了。

郭兵不由的问道,“林姑娘,你打算买多少田?”

“当然是越多越好!”林月兰说道,“至少要成百上千亩吧!”

她要一个天下最有钱的地主,成为天下第一个女土豪,没有田地怎么行?

呃……

几人都再一次惊讶了。

要这么多田干什么啊?

难不成林月兰真的打算种一辈子的田?

这明显是不太可能事吧。

蒋振南听着她的话,倒是说道,“我倒是有几个田庄,是圣上奖赏的,大概有一千多亩吧……”

蒋振南还没有说完,就被林月兰打断了,她闪星星眼不太相信的问道,“你说你有多少田?”

“大概有一千多亩。”蒋振南再重复了一遍。

这次林月兰很是冷静的点了点头,“哦!”

几人有此些疑惑的看着林月兰。

刚刚明显看着很是兴奋的啊,怎么突然又这么冷静下来了?这完全不像是林月兰的作风啊?

“我现在全部打算送给月儿姑娘!”蒋振南很是认真的说道。

林月兰再点头,“哦。送……”随即一惊,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她刚刚好像听到了,他要把他的田庄一千多亩地送给她,是吧?

蒋振南很是耐心的再说道,“我打算把我名下的所有田庄转让给月儿姑娘,不知月儿姑娘是否愿意接受呢?”

他说后面的话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他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对不对,但看到她对种田兴致勃勃样子,他就是想要把自已名下所有的田地转送给林月兰。

林月兰立即有些小激动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把你名下的田庄,一千多亩地都送给我?没有骗我,不是拿我寻开心?”

听到后面一句,蒋振南拧了拧眉,对这些话很是不满意。

蒋振南第三次说道,“月儿姑娘,我很是认真的。没有骗你,也没有寻你开心!”他永远不会骗她的。

林月兰这下立即“嗯嗯”几声之后,点头道,“好啊。既然你要相送,我勉为其难的收下吧。”心里却暗自嘀咕道,这么大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啊,反正她现在很需要田地。

其他人看着林月兰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不过,却很是可爱。

只是一会,林月兰就想到一个问题,她问道,“面具大叔,你说这些田庄是你们皇帝赏赐给你的,你现在自个作主把这些田庄转让给我,没有问题吧?到时可别告我一个占有皇家财产,我可不干的啊?”

蒋振南解释道,“不会。这些田庄,既然被赏赐给了我,就是我的私人财产,所以,他的一切处分权,都是有我,圣上对这块根本就不会管。所以,月儿姑娘,请您放心吧!”

听到林月兰那么欣然的接受他转送的田地,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他真怕林月兰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转送。

林月兰这下就放心了。

她很是高兴自信昂扬的说道,“那行,我就这么愉快的接受你的田庄吧!”随后,她就伸出手来,道,“拿来!”

这跳脱太快,蒋振南看着这只伸出的手,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

“田契啊!”林月兰理所当然的说道,“你真是笨。既然说要把庄子田地转给我,当然就要先把田契给我。万一哪一天,我种下的粮食,等收获的时候,你来插一脚是,然后粮食都归了你,我找谁说理去啊我。”

蒋振南一脸黑线,不由的暗道,难道他看起来就是这么不靠谱,不让人信任的卑鄙的小人?

蒋振南再次很是严肃认真的说道,“月儿姑娘,你放心,我蒋振南向来说话算话,绝不是那种出而反而卑鄙小人!”

“嗯,我不管!”林月兰似乎有些不依不挠,她说道,“我只相信抓在自已手里的东西。所以,现在给田契!”

郭兵对林月兰的“咄咄逼人”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替蒋振南说话道,“林姑娘,我家头儿绝对是个说话算话的君子,绝不是那种出而反而小人,林姑娘,林姑奶奶,你就信头儿一回吧!”

只是林月兰油烟不进一般,很是认真的再次强调说道,“我说了,我只相信抓在我手里的东西!”

得,他不说了。

省得两边不讨好。

蒋振南有些无奈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抱歉!那些田契现在都没有带在身上。当初因为事发突然,只带了些银两,没有收拾任何东西,就离开府里。”

“所以呢,那些田契都还在你的镇国将军府,是不是?”林月兰接话道。

蒋振南很是爽快的承认道,“是!”

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安静起来,大伙儿看着林月兰的眼神,立即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注意,就点燃了她的火山,立时让火山爆发出来。

林月兰看着他们这些人严肃的神情,心里实在有些憋不住了,随即大笑起来,“哈哈,你们的表情真是太逗了,太好玩了!”

几人对着林月兰突然发笑有些莫名其妙,但看着林月兰那满是戏谑的神情,立即明白过来,林月兰这是耍着他们玩呢。

“刚才你们有没有被我的演技惊到?”林月兰很是好奇的问道。

不仅是惊到,还吓倒了!

他们就说,平时在大事上不会斤斤计较之人,怎么突然间态度这么强硬而不信任,感情这人都是在演戏开玩笑呢?

------题外话------

建立了一个粉丝群:411208821冷酷女王的后宫

进群,请敲砖报上会员号,即使加入。

欢迎各位各位亲们的加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