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流行起来的吃穿(已修)/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宁安镇最近在流行什么,答案是,除了吃的,就是穿的。

以前,熟人之间一见面,最会问的,就是今天你吃了吗?或者是你吃过了吗?

答案就是,吃过了,或者是没有。

确实,即使是现在他们也是问道,“你今天吃了吗?”

但是,现在这答案却变成了,“吃了,我家一早去了排队,终于抢到了最后一份。”

更或者是回答,“今天去晚了,没有抢到,他娘的,明天老子一定去爬早,去排队去。”

也或者有人见面就问,“你今天买到了吗?”

答案就是,“没有。每天就两套,我就是一夜没睡守在那里,结果,过去一看,守在那里的不止我一人。我家小姐看到没有买到,在那发了好一通脾气呢。”

“唉,我家主子还不是,非得让我一天在那守着,只要一开店门,必定就把东西抢到手。”

……

前一拨人之间的一问一答,则是大众人,后一拨人,主要是那些大户人家的奴才丫鬟。

到底他们在抢什么呢?

悦来客栈

一楼大厅,客朋满座,时不时的听到客人点菜的声音。

“小二,来一只叫花鸡!”

“小二,来个红烧猪蹄!”

“小二,来一份水晶饺子!”

……

“对不住,客官,最后一份水晶饺子已经被那位客人点了,你看是否换一个,或者明天再过来?”

“对不住,客官,今天的二十份叫花鸡,已经全部卖完。要不,你去柜台领个排号,明天再过来取,如何?”

“红烧猪蹄,已经全部卖完!”小二在客厅里大声的说道。

然后,就拿着一张牌子,挂在柜台边上,告诉来往的客人,今天已经没有这道菜了。

“唉,我掌柜的,你们酒楼为何就不能多做几份吗?”没点到自已想吃的菜,有客人不满意了,立即向着掌柜的问话了,“就这么几份菜,还每人只限量点一份,你们这是有钱不赚啊?”

刘掌柜抚着胡子,神情有些为难,但却压抑不住的笑容,说道,“唉,客官,不是我们不多卖几份,而是做菜的师傅,他精力有限,也就只能做这么多菜啊。”说着,有一种爱莫能助的感觉。

客人好奇了,“难道这些菜都是一个师傅给做出来的?”

“没错!”刘掌柜回道。

“哦,那就怪不得了。”客人们了然的点头。

但是,让他们更疑惑的是,“难道他就不能多培养一些徒弟出来加把手?”

刘掌柜解释道,“唉,不是不能培养,只是这涉及到做菜的祖传秘方,你懂的。”

客人再点头道,“嗯,确实如此。”

凡是一些老师傅老艺人,手中都可能有不外传的祖传秘方,所以,不教给外人,也是可以理解的。

好吧,明天继续过来排队来抢菜吧。

实际上,这有什么狗屁的祖传秘方,这只不过是悦来客栈少东家刘齐按着林月兰所说的限量销售,每天都掉着这些人的口味,这样才能每天保证客源量。

林月兰带着蒋振南,提着几坛酒,站在越来客栈的门口。

蒋振南看着大厅里人来人往,到处爆满的客人,很是惊讶。

他是知道林月兰跟悦来客栈有合作,但是没有想到悦来酒楼的生意,竟然如此火爆。

第一次来镇上的蒋振南,当然不知道这里生意火爆的原因了。

刘掌柜站在柜台前为客户结账时,一抬头就看到了林月兰站在门前,立即为客人结算好,然后,出来迎接,笑着说道,“林姑娘,您过来了。”说着,做了一手势,说道,“里面请。”

他再接着道,“林姑娘,你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来了啊。”

确实,这段时间,只要是到了送做菜方子的时日,林月兰都会派小十二把方子送到了刘齐的手中。

现在都已经是第三个方子了,算来,确实有些日子没有来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最近有些忙。”

没有多回答,只是跟着刘掌柜往刘齐的包厢而去。

林月兰对着刘掌柜说道,“麻烦刘掌柜把你们少东家和佳滢请过来吧。”

刘掌柜笑着道,“不用林姑娘说,我也要让人去把少东家和大小姐请过来。”没有多问什么。

只是看着蒋振南手中提着的四五个坛子,眼底似乎有些了然,又有些惊喜和激动。

看来,今天林姑娘又送好东西来了。

刘掌柜带着他们去了三楼入了包厢之后,说道,“请二位在这稍等片刻!”说完,有些跳跃式的离开了。

“刘掌柜这是怎么了,脚疼吗?”林月兰有些疑惑的问道。

蒋振南嘴角抽了抽,点头应道,“可能吧!”明明是高兴的跳脚,却变成了脚伤,真是天差地别啊。

蒋振南对着林月兰说道,“这里的生意不错!”

林月兰打开杯盖,呡了一口茶,附和道,“嗯,不错!”自她给了那几道菜之后,生意就更好了。

蒋振南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之人,林月兰实际上平常的话也不多,别说不说起,不问起,她是绝不会主动说起,问起。

所以,很显然,两人冷场了。

两人都是在安静的喝着茶,然后,静心的等待着刘齐和刘佳滢兄妹俩过来。

“月兰,月兰……”门外一阵清脆的喊起传了进来。

随即,就跑进来一个穿着白色丝绸花边公主裙的小少女跑了进来,这种现代公主裙子,是林月兰特意为刘佳滢设计,叫缝制师傅和绣娘弄了两套,一套粉红色是公主裙子,一套天蓝色,是连衣裙。

两套裙子,都用了一些饰品点缀了一下,如白色玉珠代替了现代的珍珠。

林月兰是兑现当初对刘佳滢的诺言,为她设计两套独一无二的衣服。

刘佳滢看到这两套衣服时,真的喜欢不得了。

此刻,她手提着裙摆,一看到林月兰,一头扎进林月兰怀里,带着些撒娇的意味说道,“月兰,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都要去林家村找你了,我实在想你了。”

蒋振南听着,额头微跳,这刘佳滢撒娇的对象是不是弄错了?

月儿姑娘可是女孩子,女孩子,她撒娇的对象不是她哥吗?

蒋振南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一种危机感。

这危机在哪儿,他又说不上来。

林月兰一点都不知道蒋振南的心里活动,她摸了摸刘佳滢的头,带着一些宠腻的笑容,说道,“我这不是来了嘛。还有以后,不准乱来,你一个女孩子老往乡下农村跑,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宁安镇到林家村的这条路,需要经过一条山路,这山路两边隐秘都可藏人,万一有人想要谋财害命,盯住了刘佳滢,出了什么事,那后悔都来不及了。

所以,林月兰一点都不赞同刘佳滢去林家村。

刘佳滢有些不服气的嘟着嘴道,“可是,你也是一个女孩子啊,你都能村镇来回走走啊。”

林月兰抚了抚额,刘佳滢单纯是单纯,可也是十分固执的人。

上次她好说歹说,打消她往林家村去,现在她又旧事重提。

林月兰说道,“佳滢,我虽是女孩子,但你也是见识过我的本事,我有的是力气,还会一些武功,自保的能力完全不在话下。”

只是刘佳滢却是有些心疼的说道,“只是你就算再有本事,可你仍然是一个女孩子啊,万一碰到几个穷凶极恶之徒,一人难敌四拳,总会是有危险的啊。如果我去了林家村,我就可能陪着你一起去面对。”

蒋振南的额头跳得更黑了,他想也不想,脱口而出的说道,

“刘姑娘,你放心,以后有我陪着月儿姑娘上镇来,任哪个鬼魅魍魉都近不了月儿姑娘半步!更别说只是区区几个小恶徒而已。”

听到男人的声音,刘佳滢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她微微惊讶的问道,“你是谁?”

蒋振南回道,“我是月儿姑娘的护卫!”

本想说是朋友的,但是以朋友的名义来保护林月兰,可能会有损林月兰名声。

但护卫不会。

护卫本是就是保护主人家安全而存在的人,很少有会去编排一个护卫与女主人之间的清白。

刘佳滢听罢,“哦”的一声点了点头,只是她打量了蒋振南片刻,轻皱着眉头,有些疑惑问道,“我怎么看着你的身形这么眼熟呢?”

林月兰笑着道,“他呀,就是那个带着面具的江大叔。只是,他现在拿下面具来了。”

“呀,面具大叔?带面具不是因为长得丑吗?”刘佳滢惊讶的道,“怎么看着一点都不丑,看起来很是英俊啊,为何要带着面具啊?”

不怪好这样的问,当初以为蒋振南带着面具就是因为长得丑。实际上,也确实是丑,那条丑陋的疤痕会吓倒人。只是现在嘛,被林月兰医好了呗。

蒋振南额头上井字黑线。

这孩子,说话不带心机的啊,就这么大大咧咧说他丑,真的好吗?

好吧。

他承认带着面具确实有为了遮丑不吓人的成份在,这也不人家说他是因为丑而带的面具。

蒋振南说道,“当初脸上有一道疤痕,怕吓到孩子,就带了面具。”

然后,刘佳滢直接就相信了,“哦,原来如此。”

然后,打量了一下蒋振南,瞧着他身材高大强壮,而且浑身散发着一种男人的力量,看着很是有安全感。

她突然很是煞有其事认真的点头,“嗯,不错,看着比那些脑满肠肥的男人靠谱多了,有你保护月兰妹妹,我就基本能放心了。”

蒋振南的嘴角抽了抽,总算有些明白,林月兰这个看着冷心冷情,对谁都保持着一定距离的人,会对这个小女孩这么好。

人很单纯,会对你好,就会一心对你好,外人看着有点像傻子似的。

恰在这时,刘齐刚踏进包厢的门,听到妹妹的话,脚步趔趄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往里走,摇了摇头,嘴里笑着说道,“你这个小孩子,在胡说什么,凭着林姑娘的身手,该担心的是别人吧。”

随即,刘齐就对蒋振南抱拳带着歉意的说道,“这位公子,家妹年纪小,口无遮拦,如有说得不妥当的地方,请见谅!”

只是蒋振南没有回答刘齐,却很是认真的对着刘佳滢点头道,“刘姑娘,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月儿姑娘的安全。”

刘佳滢点了点头,道,“嗯,我会盯着你的。”

随后,四人就坐下来了。

刘齐看着林月兰,笑着说道,“林姑娘,好久不见了!今儿个,又给带来什么好东西来了?”眼睛就瞄向放在桌子上的几个坛子,他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一股香醇的酒味。

林月兰倒没有给刘齐兄妹俩拐弯抹角,拿出其中一个坛子,递给刘齐说道,“偶尔酿制出来的果酒,带过来给你们尝尝。”

刘齐和刘佳滢眼睛一亮。

让让林月兰带过来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

所以兄妹俩迫不及待的打开封口,倒入杯子当中。

一看到杯子中红艳色的液体时人,兄妹俩立即吓了一跳。

这东西太像血了,看着有点吓人啊。

不过闻着这东西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兄妹人都不由的吸了吸鼻子,叹道,“好香!”而且这种香味,带着一种浓郁的香醇甜味,夹杂着酒味,很是好闻。

刘佳滢在酒一倒好之后,就有些急促的呡了一口,说道,“果酒香醇甜甜的味道中,带着丝酸味,很是可口,好喝!”说完,又低头呡了一口。

她说这话,倒是让林月兰有些惊讶。

她倒没有想到,刘佳滢的味觉竟然这么灵敏。

要知道,这葡萄酒中带着那一丝的酸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品出来的,大部分人,只喝出了这酒的香甜。

看来,可以培养一下刘佳滢。

打定主意的林月兰,倒是真培养出来一个天下最为出名的品酒师。

任何一种酒到了她的口中,立马能说出年份,成分,成色等等,简直让天下爱酒之人膜拜。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刘齐听着妹妹的评价,轻轻放好坛子之后,也有些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酒。

品着嘴里的酒,脑子却在高速的运转。

这酒香甜甘醇,品质上佳,可以作为高端酒来卖,就是不知道,这酒一次可以酿制多少,太少的话,肯定得把价格定高一些,而且是要最贵的那一种。

林月兰一看刘齐那副沉思的模样,立即知道刘齐的打算。

她的手在刘齐面前晃了晃,叫唤道,“嗨,嗨……”

然后,林月兰轻了轻嗓子,声音响亮的叫道,“刘少爷,刘大少爷……”

叫了两声之后,刘齐总算回神过来,然后,看着林月兰有些不太状态的状态。

林月兰看到刘齐回过神来,直言道,“刘少爷,这酒呢,我只是送给你们品尝的,不打算卖,”说到这,她微微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最起码,今年是不打算卖的。”

这是告诉刘齐,这酒,目前是没合作的可能。

刘齐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为什么?”

只是转头一想,有没有可能是在合作利益上,让林月兰有所不满,现在打算不卖酒,不与他合作?

随即,不等林月兰回答,他立即说道,“如果林姑娘不满意之前的合作,我们可另拟协议合作也可以啊?”

作来一个商人,在商场上说这话时,就已经处于很不利的形势。

但是在面对未来的巨大利益时,在有必要时,必须先下手为强,所以,适当的妥协上,可以换来将来长期的业务合作,为何要非得自已先占便宜,才与对方谈判呢?

林月兰摇了摇头解释说道,“不是这个问题。只是酿制这酒的原料已经过季,所以,这酒要做出售商品,就至少要等到明年才行。”

既然是这个问题,刘齐也不好强行要林月兰与他合作,以后的事,也只能以后再说。

刘齐点头道,“好!不过,如果林姑娘想要与人合作时,请优先考虑我吧。毕竟我们之间的合作,已经很默契了,不是吗?”

林月兰点头应道,“好!”

刘齐的是有经商头脑,这不否认。

但是,他经商的格局就限制一些小地方,如果换到大地方去,他这点经商才能就不够看了。

只是因为她最先与他们之间的交情,所以,可以考虑与刘齐之间的适当合作。

刘齐并不知道林月兰的想法。

他的想法比较狭窄,认为林月兰这样一个小山村的人,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所以,要在宁安镇合作生意,以他镇首富的名声,他是她最好的合作对象。

不过,他却一直没有忘记林月兰当初对他戒言:聪明人看到的是将来,愚蠢的见到的是眼前。

他也隐约知道,林月兰,这个不起眼的小姑娘,可能在将来是个做大事之人。

但是,天下男主外,女主内的形势而言,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女孩子,要在外面立足,是要很大的能耐的。

当然了,以后的事以后在说吧。

最起码现在,他与林月兰之间合作十分愉快,双方利益合理。

在刘佳滢要喝第二杯酒时,被林月兰拦住了,她严肃的道,“佳滢,你还小,不能过多饮酒,不然伤身!”身体还没有长开,这酒里有些酒精,影响发育,还是少喝为好。

刘佳滢虽还想再喝,但她还算听林月兰的话,点了点头,有些不情愿的应道,“好吧!不喝了。”

刘齐看着妹妹的可怜表情,有些不忍,但是,确实如林月兰所说,女孩子还是少喝酒为妙。

林月兰看着低丧着头的刘佳滢,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刘齐说道,“这酒今天虽不能合作,但我还可以酿制其他的果酒,那酒妇人孩子老人皆宜,又不会伤身。”

刘齐一听,眼睛顿时一亮,他立即高兴的道,“真的!”

林月兰点了点头,“嗯。我们村的后山,有很多的酸果,那酸果只要发酵出来,就可以成来一种果酒。不过,”

说到利益分成方面,林月兰一点都不想吃亏。

她直接道,“这东西都需要我亲自酿制,那些原料等等,也需要我自已找来,所以,这次的分成是,你三我七,有没有问题?”

那做菜的方法,她只是动动嘴皮子,然后再演示一次即使,以后就可以甩手不管了。

而这次与菜方子合作的方式完全相反。

悦来客栈只管卖,什么都不用管了,而林月兰除了卖,什么又都要管了,就是成本这一块,就已经不可能再七三分成了,刘七林三。

刘齐想了想,同意的点头道,“好。不过,我希望林姑娘在酿制第一批果酒,给我预留几坛。”

“这当然没有问题。”

合作就是这么愉快的。

恰在此时,刘掌柜拿着账本,算盘,还有一些银票和银两端着过来。

他一来,对着刘齐道,“少爷,上一个月的账本!”

鼻子就动了动,闻到一股很是诱人的酒香味。

然后,眼角瞄到了酒杯时艳红色的液体,心头一惊,但随后就放松了下来,是他太过大惊小怪了。

刘齐拿起账本翻了翻,然后递给林月兰说道,“林姑娘,这是上个月卖鱼的账本,你瞧瞧。”

刘掌柜听到卖鱼的账本,嘴角抽动了两下,暗中腹诽道,明明卖的是用鱼做的佳肴,这么会省,就成了卖鱼的。

林月兰拿过账本,挑了挑眉梢,感觉有些惊讶,一个月时间,竟然获利这么多。

林月兰有些诧异的问道,“竟然有三百两,才一个月时间,就这么几道鱼,竟然有三百两,刘掌柜,你没有算错吗?”

一个月时间,就那么几道菜而已,她与刘齐三七分成,她竟然还能分到这么多钱。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啊。

她能说,是她低估了古人花钱能力吗?

本以为,除非特别有钱的,否则就像那些农村乡民,谁不把钱藏着捂着留着啊。

可是看看这些消费,就光镇上的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消费的这么多,所以,还是那些普通生活一般的人消费的多啊。

刘掌柜听到林月兰质疑他的能力,立即认真的算着,“林姑娘,鲫鱼汤是三十个铜板一份,红烧鱼一份五十个铜板……,一天下每样至少卖上三十份,一个月下来,除去成本,共获利一千两,按着七三分成,悦来客栈是七,林姑娘您是三,所以,现在这三百两人就是上个月的卖那些鱼的纯利,林姑娘,您还有问题吗?”刘掌柜再问道。

听着有一种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林月兰惊觉有些得罪了刘掌柜,立即摇了摇头,“没有了。您讲得算得都很清楚了,刘掌柜,您真厉害!”林月兰赶紧把人给安抚好。

果然刘掌柜有些骄傲又谦虚的说道,“林姑娘,你过奖了。”

其他三人看着,都在一边偷偷捂着嘴笑呢。

刘齐从盘子里接过银票和银两,在递给林月兰说道,“这是三张一百两的银票,及十五两的碎银子。”

对于自已的东西,林月兰向来不会推脱,她直接接过来,举着锭两,对着蒋振南和刘佳滢说道,“呆会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我来买单就行!”

其他人一脸黑线。

在人家酒楼少东家的面前,在人家的地盘上拿钱请客,还真会说啊。

这是贪便宜呢,还是贪便宜呢?

刘佳滢很是豪放的说道,“月兰,你才尽管点,这时是我家酒楼,吃完,我来买单!”

蒋振南和刘齐间掌柜嘴角抽了抽,这两个女孩子到底要哪样?到底是谁请客啊?

不管谁请客,买单的她们,但付钱的却是少东家。嘿嘿,开玩笑了,吃自家的饭要钱?

蒋振南也如林月兰那般,对于一个月竟然会有三百两的纯利,简直惊讶的不行。

这还是按着三七分成,也就是就光卖鱼,就有纯利一千多两,那加上其他的销卖呢,不是至少有两三千的利润啊。

这样可观的利润,仅仅只是一个小镇上的一家酒楼而已。

要知道,一般的大酒楼一个月的利润都难以有二三千两啊。

蒋振南真是很是好奇,这酒楼的菜真是那么好吃吗?

实际上,蒋振南还真是想岔了。

上个月的酒楼的收入,基本上就是那几道鱼,再加上这些鱼的成本低廉,所以利润比较可观,相反,其它菜色相比下降了几多,所获利才堪堪是那几道鱼的一半。

林月兰和蒋振南从悦来客栈出来之后,就去逛了逛,后面跟了一条尾巴——刘佳滢。

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到处逛了逛,不过,林月兰心里年龄毕竟放在那,童年的天性早就被磨光了,所以,她比一般人沉稳冷静。

此刻逛街,除了第一天对这古代的热闹有些兴趣之外,之后,就再没有什么性质到街上玩闹了,平常找到自已要买的东西之后,就径直离开。

蒋振南跟在她后面,看着林月兰发自内心的笑容,不由的有些发呆傻愣。

这孩子的笑容似乎有魔力一般,每次都让他看得移不开眼。

林月兰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向她射来,感觉有些疑惑,向四周瞧了瞧,除了后面的蒋振南,也没有其他人啊。

只是在林月兰看向蒋振南时,他的眼神很是坦荡。

林月兰没有找到那目光的主人,也就不去找了。

逛了一会,几人就去临悦阁,只是在经过祥云阁时,看到里面寥寥无几的客人,呶了呶嘴,想当初你看不起我,现在别人都看不起你了。

小李子一见到林月兰,立马眼睛一亮,很是惊喜的说道,“林姑娘,您来了!”

对外,小李子是不会叫林月兰为东家的。

然后,他又接着道,“这两天掌柜的一直在念叨着您,说您好久没来看看了!”

林月兰走进店铺里,看着服务员微笑的为客人有条不紊的介绍衣服,不禁点了点头,暗道,“这些人都还不错。”

其他店员看到林月兰,也很是礼貌的叫道,“林姑娘!”

小李带着林月兰进了内屋,一进去,小李就大喊着,“掌柜的,林姑娘来了。”

李掌柜从一间房子里匆匆的跑出来,脸色看着有些憔悴,似乎没有休息好的状态。

李掌柜很是恭敬的道,“林姑娘。”这里有外人在,蒋振南和刘佳滢,所以没有叫东家。

林月兰点了点头,看向李掌柜微微疑惑关心问道,“李伯,你这是怎么了?没睡好吗?看着脸色有些憔悴。”

被东家关心,李掌柜有些莫名的感动,他说道,“这两天,我家老婆子有些不舒服,我在照顾她。”

林月兰又问道,“大娘怎么又不舒服?”

老年痴呆症在现代都治不了,在古代再高医术的的人,也同样的治不了,这不包括林月兰。

因为她有神秘作弊器——灵泉水。

林月兰从蒋振南手中拿过坛子,递给李掌柜的说道,“李伯,这是果酒,送给你的。因为这里有一些特殊成分,对李大娘的病情有一定疗效,你给她喝喝,不过不能贪杯,只能每天一小杯。”

这酒里有灵泉,能为李掌柜的老婆修复脑神经。

李掌柜听说林月兰要送东西给他,他还想推脱一下,可林月兰一说,这酒对他家婆娘的病情有效,立即很是激动的接过来,很是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林姑娘。”

随后,他对着林月兰说道,“抱歉,失陪一……”说着,就抱着酒坛子往屋里去了。

林月兰立即叫做他,说道,“李伯,你也可以每天着小一杯,可以缓解一下你的疲劳。”这酒坛虽不大,但是一小杯一小杯喝,也是能喝上一段时日的。

李掌柜感动的道,“好,我知道了。”

随即,他就有些急促的往房间里赶。

林月兰知道,他这是想要尽快给他家媳妇喝上这酒。

对于他们之间坚贞不移,患难与共的不真挚感情,林月兰看着都有些感动。

他们无儿无女,就这么相扶相持三十多年,即使有一方病了,为她医病几乎掏空了积攒的几十年的家底,然,李怀生仍然无怨无悔。

片刻之后,李掌柜再出来。

等李掌柜调整状态之后,林月兰淡淡的问道,“李伯,铺里最近生意怎么样?”

“月儿,这事你要问我。”坐在一边的刘佳滢立即插话道,“现在李伯伯这家店铺的的生意可好了。每天的客人络绎不绝,尤其是那每天固定两套最新款式的衣服,简直是要抢疯了。好多大户小姐少爷,早早就派自已小厮丫鬟在店门前排队呢。”

知道这些衣服是林月兰设计的之后,刘佳滢对于这家店铺很是关注,所以,这店里的生意好不好,她都知道。

她接着道,“呵呵,月兰,你不知道,现在大户家的千金小姐们一见面,不是问你吃了吗?而是问‘你买到了今天的款式吗?’买到了的,是洋洋得意对同伴能炫耀一天,没有买到的却暗暗发誓明天一定要买到,简直是疯了。”

刘佳滢作为镇上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对于这些肯定一清二楚的。

好在,她不用担心去抢新衣服,因为,林月兰会每一个月给设计一套独一无二的新衣裳,别人根本就羡慕不来的。

不过,因为刘佳滢并不知道,这临悦阁就是林月兰的,所以,才会抢先于本想要汇报工作情况的李掌柜,把所知道的说出来。

她又笑着对李掌柜说道,“李伯,你真是慧眼识珠啊!竟然能找到月兰给你设计衣服,不然,你这店真有可能三百年前就倒闭了吧。”

李掌柜的脸颊抽动了一下,随后就附和道,“是,刘大小姐说的是!”暗中却腹诽,如果你知道这店铺实际上就是你口中月兰妹妹的,不知会不会再说这话了。

当然了,李掌柜是打死也不会把这话说出来的。

听到刘佳滢的话,林月兰挑了挑眉梢,看向李掌柜,似乎在问,“这是真的吗?”

接收到自家东家的眼神,李掌柜的立即附和的说道,“刘大小姐说的都是实话。林姑娘,”

叫着林姑娘时,李掌柜有些迟疑。

林月兰淡淡的看了一眼,清冷的道,“说!”

李掌柜的道,“就是镇上的一些大户人家一直在打听临悦阁的设计师傅,他们想要您为他们专门量身定制设计一套独一无二的衣服。”

林月兰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道,“不行!”

“可他们会给丰厚的报酬!”李掌柜有些死心的再说道。

听到有丰厚的报酬,林月兰伸手托着下巴,眼帘微垂,似乎在深深的思考。

然后,她直接开口道,“你告诉他们,要我量身定制设计一套衣服可以,每套五百两,愿意的就来临悦阁报个名,我每个月十五过来,看着他们样貌身形,亲自设计。记住,我每个月只为两个人设计,或只为一家人设计,过期不侯!”

好贵,好牛!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就设计一套衣服就要五百两,还只她定时定客人,不许客人迟到什么的。

李掌柜看到有钱不想赚,一赚就赚大头的主子,有些无奈,但是,主子都这样说了,他就把话转达出去就可。

至于那此成天嚷嚷着要临悦阁设计师傅为他们量身定制单独设计什么,不知听到天价的设计费之后,会不会嚷了?

实际上,李掌柜还真是低估了宁安镇上那些有钱的人家。

别看宁安镇小,穷人也多,可是穷人多,隐藏的富人其实也多,不然,那些穷人每天累死累活的钱,到底哪去了?还不就流进了富人的口袋里吗?

所以穷人是越穷,富人是越富,贫富差距大,才会显得这宁安镇很穷。

临悦阁的幕后设计师傅答应为人单独量身定制,设计一套最适合真正独一无二的消息,如风一样,吹到每个宁安镇上的那些有钱的大户人家的耳朵中。

不管是男女老少,想蠢蠢欲动,很想要一套真正属于自已的衣裳。

然而,五百两一套天价设计费,又让一些人心生退意。

不是他们不想要,而是他们的实力不够啊。

一家老少,父母想要一套,妻子想要一套,自已想要一套,至于那些儿女,肯定也想要一套,这林林总总加起来,至少几千两啊。

当然,那些有钱有实力的人,才不在乎设计一套多少钱,他们在乎的是面子。

穿着一套很亮丽,自已的独一无二的衣服,无论是去商场上做生意,还是去攀交情的,都是觉得倍儿有面子,有了面子,那些生意谈不来吗?那些交情会攀不上吗?

所以,有了自已专署的名牌衣服,是面子有了,生意有了,交情有了,还满足了自已的虚荣心,那五百两花得值吗?

当然值了。

因而,出乎临月阁李掌柜的意料,过来报名的人,是一茬接一茬,络绎不绝啊。

李掌柜心里乐了。

因为东家可是说了,每接一笔单,在成功交易之后,就他和店里的店员们都可以拿到提成新酬。

按着东家的说法,他可以拿2%,也就是十两,小李子是那什么0。4%,2两银子,其他人则是0。2%,一两银子。

这简直是天下掉下来钱一样——白捡了。

这临月阁待遇好的不要不要的。

这也导致凡是林月兰的店铺要招收员工,都有如山如海的人过来应聘。

聘上了开怀一辈子,没聘上了伤心一段时间,之后,再接再厉!

------题外话------

推荐好友水中花的完结种田文:空间之农家真命皇后

本人的完结现代异能文: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喜欢的亲们可以去逛一逛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