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好吃的猪下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悦阁的生意,林月兰和李怀生都已经不愁了。

不过,让李怀生耿耿于怀的是,祥云阁那里,自从锦云阁变成临悦阁,店铺里的生意,不仅起死回生,更是蹭蹭的更一层楼之后,就开始以对付以前锦云阁那种手段,来对付临月阁。

起先当然是收买挖角设计师了。

没有看到临悦阁这么好的生意,不就是有个设计师,为李怀生设计出那些很是新颖靓丽衣裳,因广受那些有钱人家的青睐,所以生意好的不行不行的。

如果把那个设计师傅,收买到祥云阁来,哼哼,他到想看看李怀生还能不能再爬起来一次。

然而,祥云阁的掌柜老板想法是好的,可现实是骨感的。

任他再怎么挖空心思去打探,甚至是让人放出风去,高报酬聘用设计师傅,一定会是整个宁安镇上最高的酬劳。

这样的话很是明显,不就是想要挖临悦阁的墙角嘛,高额的报酬,优厚的待遇,就想着那个设计师傅主动现身来找他嘛。

只是可惜,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让他挖空心思,怎么也打探不到的神秘设计师傅,就是当初被他冷嘲热讽赶出去的林月兰,甚至一跃成了他的竞争对手,哦,连竞争对手都不是,充其量,他视对为竞争对手,而林月兰只是把他当作蝼蚁一般的存在。

当然,这些谁也不知。

现在让李怀生有些苦恼的只是,祥云阁的老板还如当初一样,使用那些卑劣无耻手段,利诱和威胁缝制师傅有绣娘。

除了一开始招手的几位老师傅和老绣娘,后期招来的几个有些蠢蠢欲动了,甚至有些人想把不成品制图偷偷卖给祥云阁,好在及时发现,才没有酿制出严重的后果。

那人李怀生也没有客气,只接以盗窃商业机密,被他送入官府,没有两三年的牢狱之灾,他根本就出不来。

至于其他人,李怀生的想法,当然是想要放行,但是一放行,临悦阁的货就赶制不出来,那就会对生意有所影响。

这事,他想来想去,还是跟林月兰汇报一下,看她的决定。

李怀生向林月兰汇报了这些情况,林月兰听罢脸色一冷,凌厉的说道,“心性这么不坚定这么容易收买之人,坚决不用。这样的人,能背叛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放话下去,凡是背叛过临悦阁的人,以后坚决拒绝再回来!”

那些鼠目寸光之人,就看到眼前的一时巨大利益,却不曾去想,像临悦阁这样优厚的待遇,到哪里找去?

再说了,这样的人,放在自已的铺里工作,林月兰也不是很放心。

林月兰对着李怀生严厉的说道,“李怀生,当初你说过,我这里招人,必须要品性好经得起考验之人,否则,我宁缺勿滥,你现在说说,为何会给我出一个这么大的纰漏?”

必须要敲打敲打,否则,等真正出事时,再来挽救,那根本就是马后炮了。

李怀生被林月兰的气势惊吓了一下,随后,如实的道,“前段时间,店里赶货,就招了三个看着品性还行之人,他们这些人以前也是在其他店里做过,只是那些店生意不好,他们被迫离开。听到我们这里招人,就自荐过来,我与他们也算是熟识,又是乡里乡亲的,我就让他们过来,本打算考验一段时间。

哪成想,我李怀生看人看了三十多年,竟然会一下子把这些人都看偏了。东家,是属下的错。”

林月兰听到李怀生的话,轻轻敲了一下桌子,面无表情,似乎在深思。

她突然问道,“那三个人是你熟识的,那祥云阁的掌柜有没有可能熟识?”

宁安镇就是这么大一点,布匹店铺,成衣铺,估衣铺,也就这么几家店,其中,以祥云阁和临悦阁是这镇上的最大店铺,因此,竞争也是最为激烈。

也说了,宁安镇也就这么大点,同行的店铺也就这么几家,所以,同行与同行之间,也是彼此熟识的。

所以,那几人与李怀生熟悉,当然也与祥云阁的掌柜也熟悉。

李怀生听到林月兰的问话,心头一惊,脸色变得更加严肃,脸上还隐隐有一种薄怒,他怀疑的问道,“东家,您是怀疑?”这几人在被招进来时,就很可能被祥云阁那边买通。

林月兰冷笑着道,“不是怀疑,而是肯定!那三个人,在这之前或许品性没有多大问题,但是在面对巨大的诱惑时,难免为心动。”

所以,这三个在进来之前,就已经被祥云阁那边给收买了。

李怀生立即怒了,“好啊,那三王八蛋,真以为我李怀生老了,好欺负不成?”李怀生的怒,是被人欺骗的愤怒。

林月兰可不管现在李怀生有多怒,她凌厉的说道,“李怀生,这次你的过错,我给你一次警告,处罚你半年的奖金取消,如再有下一次,你就提着包袱给我走人!我不需要一个感情用事,意气用事的掌柜!”

不管是现代,还是在古代的商场上,用人是企业发展最为关键的一环。

作为商场上的领导者,不可能事事亲为,所以,就必须要用人。

用人用得当,就是当家领导者最为得力的领导者。

林月兰没有怀疑李怀生的管理能力,但是另一个,他的心善可能却成了最大的弱点。

商场上,只有利弊之分,没有好坏之说。

商场上所追求的就是最大的利益,有时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这手段里,有人被称为奸商,有人成为殷商。

前者是大多是会使用卑劣手段或许利益,殷商则是那些还保持着人性善良的商人,但这种善良也只是不会针对无辜之从,可该用手段时,还是得用手段。

李怀生可以做殷商,但是却绝不允许做一个对任何都保持善良的商人,否则,以后这店铺越来越多时,他如何去管理?

李怀生听到林月兰的警告,立即说道,“东家,属下以后绝不再犯!”犯了一次,就差点让对手阴谋得逞,如果不是被他陡然抓到其中一人,那他们似乎可以继续隐藏,然后,与祥云阁里应外合,把临悦阁拉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现在想来那三个被祥云阁利诱蠢蠢欲动之人,可能用的就欲擒故纵之法吧,想要再临悦阁给他们提高报酬,然后,再留下来,继续做奸细,任谁也不会怀疑他们的居心了吧。

因为是临悦阁主动加报酬把人挽留下来的。

李怀生越想越是心惊。

没有想到,只是因为招几个熟人,竟然隐藏着这样的阴谋。

李怀生严肃认真的说道,“东家,以后属下招人,坚决会考验他们的品性!”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以后,店铺里的员工,都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在这三个月里,给他们是正式工一半的工资,给他们所干的活儿,先不要让他们接触到核心里就成。”

一个人的眼光,即时再好再锐利,但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所以,只有用时间去考验,才是硬道理。

因为,时间是检验一个人性的最好手段。

李怀生听罢眼前一亮,立马很是激动的道,“是,东家!”

林月兰想到来之前,祥云阁那边的生意,随即说道,“祥云阁那边如果再要挖人,你就让他们挖,如果有想要因此提薪的,或想要离开的,你就直接放人,至于以后他们是好是歹,就不关临民悦阁任何之事了!”

李怀生应道,“是,属下知道了!”

这样一来,就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值得继续留在临悦阁了。

三个月时间足够了。

等林月兰和李怀生从屋子里出来时,就看到一大一小的两人很是安静坐在大厅里。一看到林月兰出来,刘佳滢立即跑了过来,说道,“月兰,你们的事谈完了吗?”她很是聪明的没有多问谈了什么事。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谈完了。”

不过,林月兰还有一事想要问。

“李伯,这镇上有工匠吗?”

买来的五亩田种下去了,林明清的腿也治得差不多了,至于开荒的事,也不是一时半兰刻就能开出来的,所以她就想先把房子给弄好。

那一间颤颤微微的小茅屋,虽加固了一些,不用再担心漏雨或者突然倒塌什么的。

但是那屋子毕竟太小了,多个人连转个身的位置都没有。

之前一个是忙,一个是没有足够的钱,来建一栋三进三出的大院瓦房。

现在,她手上有些银两了,又有些闲了,就想先把房子建好。

李怀生微微惊讶的道,“林姑娘,难道你要建房?”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这宁安镇上最好的工匠是在哪里?”

李怀生在镇上呆了几十年,认识的人多。

他想了一会,说道,“街巷尾边有一位姓胡的工匠及他的几个伙伴,泥匠活做得不错,平时那些在大户人家要添个瓦加个砖,一般都是找他们。”

林月兰说道,“那就麻烦李伯,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去林家村干活儿,直接说是我林月兰找。”了

她林月兰这个外字,都有些出名了,当然了,出的名号,是克星之名。

李怀生应道,“那急吗?”意思问,她盖房子的事儿急不急。

林月兰道,“如果可以的话,就这几天吧。”

李怀生应道,“那行,我现在就去找他问问。”

“嗯,”林月兰道,“你先去问问,如果愿意,就让他直接来林家村找我。”

如果不愿意,她只能从其他地方找工匠去。

有钱能使得鬼推磨。

她就不信了,她出钱了,还真找不到人干活。

从临悦阁出来之后,林月兰和刘佳滢继续要街上逛了一会。

林月兰去猪肉摊,买了一些猪肉和猪下水回去。

看到林月兰买猪下水,刘佳滢皱着鼻子说道,“月兰,这猪下水不好吃的,又臭又腥。”

林月兰笑着道,“只要做得好吃,就不会又腥又臭了。”

刘佳滢眼睛一亮,有兴奋的说道,“真的?”她想到她家悦来客栈的几道菜都是林月兰给做出来的。所以,她相信,林月兰既然说好吃,那一定是好吃了。

刘佳滢有些急切的说道,“月兰,我能不能跟你回林家村,我想吃你做的菜。”上次去林家村吃过林月兰所做的菜,太难忘了。

林月兰看了看天,摇了摇头道,“不行。”

她那个地方,空间狭小,男人又多,她一个千金小姐去过夜,肯定会惹来闲话。

“我看天色还早,我们去你家客栈,为你做两道菜吧。”看到刘佳滢有些不高兴,林月兰就有着这样的提议。

“那好啊!”刘佳滢立马高兴了。

跟在两人后面提东西的蒋振南,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又松开,心里却在嘀咕着,这月儿姑娘是不是对刘姑娘太好一点啊。

跟在月儿姑娘身边有一段时间了,他就没看到过对别人好过,除了刘佳滢,即时是对里正一家,也是因为感激多。

不过,蒋振南看着嬉笑怒骂很是单纯的刘佳滢,似乎有些了解林月兰的心思,她就是想要保护刘佳滢那单纯天真的一面吧。

林月兰一下子把两个猪肉摊的猪下水,和猪头都买下来了。

因为天热,这些东西散发的气味并不好闻,林月兰立即让蒋振南先放到牛车上去。

然后,再提了一些回到悦来客栈。

只是,去厨房时,需要经过大堂厅,所以,蒋振南手上提着的东西,这气味立即飘散。

“嗯,这什么味道,怎么这么臭?”

随即就瞄到了蒋振南手上东西,瞧了瞧蒋振南的长相,眼里闪过一些嫉妒,再瞅了瞅蒋振南的衣着,并不像是有权势的人家,这样的人恰好可以欺负的对象。

然后,就立即嘲笑起来,“哟,这是哪来的臭东西啊,也不看看这里什么地方?”

他说的臭东西,除了指蒋振南手上提的猪肝大肠,还指是蒋振南这个人是个臭东西。

跟在蒋振南后面的刘佳滢立即怒了。

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刚才说话的人,怒喝道,“没气出,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在我的地盘上骂我家的客人啊?”

没气出的真名,实际上就梅其楚,长得满脑肥肠,可却又爱好书生打扮,让人觉得这人是个读书人。

梅其楚听到刘佳滢歪曲他的名,脸色立即绿了,恨不得把死丫头的嘴巴撕烂。

只是,他家充其量只是有些钱,比起宁安镇首富的刘家,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因此,他不敢与刘家大小姐对骂,他甚至还要赔上笑脸,道歉的说道,“哎呀呀,刘大小姐,您别生气,梅某不是不知道此人是您家的客人嘛。我现在向他道歉,您看如何?”

说这话时,心里却在大骂“衰”,无意中得罪了刘大小姐。

梅其楚没等刘佳滢回答,立即很识趣的对着蒋振南拱手作揖,说道,“这位公子,刚才多有得罪,请你见谅!”如果不是刘佳滢这个小辣椒在这,他又得罪不起,他才不想向一个无名小卒道歉呢。

蒋振南默不作声,锋利如深潭的双眸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提着东西就往厨房走去。

再一次把梅其楚的脸气绿了。

刘佳滢和林月兰也没有搭理这个人,也径直朝着厨房的方向而去。

这个小插曲,谁也没有再理会。

看到林月兰来到厨房,杨师傅立即惊喜的道,“丫头,今天又有什么新菜吗?”

现在双眼看到林月兰,就仿佛看到金子。

事实上也确实是看到了金子一般,因为她弄出的每一道菜,就是金子。

刘佳滢抢着话说道,“杨师傅,月兰打算用一猪下水给我做一道菜。”

刘佳滢的话一出口,让这厨房如开水炸开了锅般。

这猪下水这么臭的东西,竟然也用来做菜?

做出来的菜会不臭吗?

这些人虽说知道这林月兰很会做菜。

但是,会做菜,并不代表,任何东西做出来的菜,就好吃啊。

不过,杨师傅眼睛倒是一亮,脸上有着激动,他说道,“行,那我今天瞧瞧这猪下水怎么做着好吃?”

以前瞧穷买不起肉时,就会从摊边捡一些猪下水回来做,但是,这气味儿怎么也弄不掉,闻着都想吐,更别说吃了。

后来学厨之后,也同样的尝试过几次做猪下水,但是对于这臭味和腥味,一直没有办法去除,所以,再后来就没有再想着做猪下水来吃了。

可是,今儿个,这个小姑娘说要做猪下水,他凭着直觉,相认这个孩子一定会给他带来惊喜。

蒋振南问了问厨房的人,刀片之类清洗的东西之后,就开始着手处理这些猪下水。因为之前林月兰做过几次,他也处理过,所以,这一次处理就分外简单轻松了。

所以,在厨房人员木然的眼神是之下,蒋振南快速的处理好猪下手,然后,很是熟练的切好,之后,就交给林月兰了。

不过,鉴于林月兰和刘齐之间的合作,只要是林月兰在厨房做菜,厨房里的人,除了杨师傅,其他人都得出去等一会。

看着这一系列的动作,杨师傅倒是好奇的这个青年小伙子,不过,他也不是多话的人,别人不说,他就不去问。

刘佳滢受不了厨房的味道,但是,为了看到林月兰下厨,就捏着鼻子,很是固执的呆在厨房里,谁也劝不走。

林月兰对着这厨房的一切算是熟悉了。

找到油盐酱醋,有些需要腌制片刻的,就需要先调拌,之后,找到大料,大葱,姜等等……

大伙儿就这么睁大眼睛看着小小年纪的林月兰,站在灶台边上,动作很是熟练抓粉,切姜等。

一切就绪之后,林月兰说道,“烧火。”

然后,蒋振南就把原厨房烧火的家伙叫出来,他坐在前面烧火去。

片刻之后……

“哇,好香啊!”很多人很惊讶的道。

“这真是猪下水做出来菜吗?怎么闻着这么香呢?”

“就是啊。明明是这么臭的啊,怎么做出来闻着就香呢?”

等林月兰把做好的两道菜,爆炒肥肠及爆炒猪肝,端出厨房时,很多人都嗅着这香味,很是不可思议,这么臭的东西,做出来竟然这么香。

按照惯例,林月兰留了一些在厨房,让杨师傅他们过过嘴瘾。

所以,当林月兰几人的身影一离开之后,厨房里的人立马一拥而上,连筷子都不拿,就用着抢着吃了。

“哇塞,好好吃,这猪肠子到底怎么做的,又脆又香!”

“还有这猪肝,也是做得很香嫩。”

等半盆子菜吃完之后,立即有个上前对着杨师傅,笑着道,“师傅,您让东家尽快把这两道菜买下来吧!”

买下来之后,他们师傅就会做,会做之后,想吃时,可以磨着师傅做一两回来吃。

杨师傅还不知道这些徒子徒孙的想法,他虎眼一等,厉声的道,“想什么,吃完了,大家都给我干活去。你们想吃,你们师傅还想吃呢!”心里却暗道,还有十多天,那丫头才会再给一个菜方子,那就选这个爆炒肥肠吧。

想想,平常大伙儿嫌弃的臭东西,做出来吃进嘴里的那个香味儿,相信所有人的心里差都会与他一样,想吃又想吐的感觉。杨师傅心里阴恻恻的想道。

包厢里,刘齐似乎早在那里等着了。

实际上,他从林月兰和刘佳滢出去之后,他就一直在客栈里,检查这几个月账本,看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在书房里,被刘掌柜告知,和林月兰在一起的那个男提着一些东西时了厨房,他立即想到,这林月兰恐怕又要做新菜了吧。

所以,账本也不看了,也没有去厨房,早早就在包厢里等着了。

刘佳滢端着一碗爆炒肥肠,一进包厢看到刘齐在里等着,立即有些惊讶的道,“哥,你竟然也在?”

刘齐远远的闻着香味,只是顾忌着自已是这酒楼少东家的身份,没有让自已冲动出去,把这菜给抢下来。

看到刘佳滢手里端着的菜,刘齐立即站起来,把她手中的菜接过去,看着盘子里不似乎卷在一起的东西,好像自已不认识。

他指着盘子问道,“这是什么?闻着这么香。”

“猪大肠啊!”刘佳滢脱口而出的道。

“什么?”刘齐脸色一变,很是惊讶的再问道,“你是这是猪大肠?”

刘佳滢点了点头道,“是啊。之前月兰买猪下水,她说做着好吃,我就让月兰做给我尝尝,”说到面上一脸的欣喜,“没有想到,那臭臭的东西做出来这么好吃。而且刚刚刚我偷吃了一块,真是好吃极了。”

林月兰端着爆炒猪肝进来的时候,刘齐的脸色有些发白指着问道,“这又是什么?”

“猪肝啊!”还是刘佳滢抢着说道,“哥,你真是笨,连猪大肠和猪肝都不认识啊!”

都变了色,切成了碎片,对于他们这样的少爷来说,怎么可能认识啊?刘齐真觉得自已有些冤啊。

“哥,你在发什么傻,你到底吃不吃啊,不吃,我就全吃了啊。”刘佳滢有些不满的看着哥哥占着一盘子菜又不动。

已经开始吃饭了,刘齐闻着这些东西这么香,很是想吃,但一想到是猪大肠,那猪通便的臭臭地方的东西,刘齐一直又不敢下筷子。

只是,就在刘齐犹豫的片刻间,其他三人倒是一点都没有客气,吃饭吃得嘟嘟响,筷子也一直没有停下过,刘佳滢更是不客气,张开嘴巴大吃,比蒋振南夹菜都夹得勤。

所以,两盘子菜,一会就吃光了。

等刘齐反应过来时,盘子里就剩下他筷子底下的一块肥肠了,而且这块肥肠还被耸亲爱的妹妹虎视眈眈的盯着呢。

刘齐为防最后一块被妹妹抢走,手上不再犹豫的立即就夹进了嘴巴里。

一放进嘴巴里,他立即惊的瞪大了双眼,分外不可思议一般。

哇塞,太好吃了吧。

他现在无数个懊悔,刚刚在犹豫,然后,让这些美味被其他一点不客气的三只抢走了。

没办法,刘齐就着盘子里汤汁吃了两碗米饭。

吃饱喝足之后,刘齐立马说道,“林姑娘,我看这两道菜可不可以提早上桌啊?”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不可以!当初说好,是半个月提供一次做菜的方法,我几前天刚让人送了一个方子过来,所以,要让这两道菜上桌,也只能等十来天后吧。”

做了的协议,绝不能胡乱更改,不然,刘齐以为自已是个好拿捏的主,说说求求,就让她献上所有的做菜方子。

既然林月兰不愿意,刘齐也不会强求。

反正这两道菜迟早要上客桌的,这只不过晚上十多天而已。

让刘佳滢满足了口腹之欲之后,林月兰和蒋振南就打算回村去了。

两人回到让人看管牛车的地儿,就看到林长卫父子俩站在这,似乎等着他们。

林长卫看到林月兰两人出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村里刘大同家的牛车,有人买了很多东西,乘不了多少人,我就和唯唯打算做你家牛车回去,会不会不方便?”瞧了一眼蒋振南,再看马车上装着东西,基本上都是些蔬菜,倒是有些空。

村里人都知道林月兰家买了牛,但对林月兰颇有些忌讳,所以就算林月兰家的牛车空着过来,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坐。

林长卫倒是没有愿意不愿意的想法,他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每一次坐林月兰家的牛车,林月兰都不收他的钱,说只是顺路带着哪有收钱的道理。

可是他就是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为了不麻烦林月兰,他能做刘大同家的牛车,他就出几个铜板坐过来。

这一次,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在林月兰家牛车前等着。

林月兰有些好笑的说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再看了看天,估计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再看了看两个晒的通红的脸,林月兰问道,“你们等很久了吧?来上车吧。”

“没有很久,也就一会而儿。”林长卫笑着道。

一会儿,蒋振南就赶着牛车离开宁安镇。

在路上,林长卫突然问道,“兰丫头,听说你要买田地,是不是?”

林月兰有些意外林长卫会问这样的问题,没有隐瞒的道,“是啊。不过,不管是林家村或是周边村子,都没有愿意卖地给我。”

蒋振南虽说把他名下的一千多亩地送给她,但是田庄的房契地契田契都没有带出来,现在又不能回去取,所以一时半会,那些田她还真种不了。

最起码要等蒋振南把这些契约交到她手上之后,才能再管那一千多亩地。

所以,现在除了开荒,她还得再筹谋买一些地回来。

只是上次买周平家的田,给惹出一些麻烦。

她去找了里正,但很显然,那些想要卖田地的人,一听是要卖给林月兰的,立刻摇头,说即使少一点钱卖给别人,也不愿意卖给林月兰这个克星。

这让里正心存愧疚,更是气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也知道明明那些事与兰丫头八竿子打不着,偏偏被人编排,硬把罪名按在了兰丫头身上。

他解释多次,大部分人都认为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的状态,别了家庭安宁,他们也不敢赌。

林月兰也在烦恼这事。

她空间里虽然有地,也种了很我是物种,但拿出来总要一个由头啊,不然凭空弄出来,那就真正的被人当成妖孽用火烧了。

现在林长卫问起这事,她也就只能苦笑两声。

------题外话------

只能上传八千更,后面两千,只能累积到明天上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