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卖宝贝圈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长卫听到林月兰的话,满是挂面胡须的他,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是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着前方。

然后,他就说道,“兰丫头,我倒有个法子,你看行不行?”

她说道,“卫伯伯,你先说说看。”

林长卫说道,“丫头,你看我家不是没田没地嘛。所以,我可以以我的名义,向大伙儿买地,等买下拿到地契之后,我又转卖给你,这样一来,那些人也不是直接把地卖给你的,这克星不克星的,也就根本就克不到他们身上了,想来他们也没有什么话说,你说是不是?”他们一家虽说也是被人叫做克星,但是在他们克星的名声上,也就只有克妻,而不会克亲,与林月兰的克星有着很大的差别。

林月兰的克星煞气重,凡沾着她身边的煞气,就会倒霉,所以,这上克星,克双亲,克血脉关系亲,克亲近之人,等等。

当然了,这些东西都是那些有心人编排的,只是巧合的事,都与林月兰挂了关系而已,就凭白被人指着说克星。

听到林长卫的提议,林月兰眼睛猛得一亮,她觉得这个法子可行。

虽然他们卖出的田地,还是到了她林月兰的手中,但是,她并不是从他们手中买的,不是吗?

卖田买田是自愿交换,我愿卖,我就愿买。

那些不愿意卖的,我也不强求,不要后悔就是。

林月兰点头道,“卫伯伯,这个法子可行。不过,”

她话锋一转,很是认真的说道,“凡是你买的田地,是多少钱一亩,那我就按着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二两银子。”

她会这样说,是想到了现代的中间商,赚取差价。

林长卫是好心的帮她,但她不能老拿着人家好心,理所当然啊,这么搓磨下去,总有一天,会让人反感的。

林长卫与她无情无故的,凭什么一直帮着她呢?

再说,从三年前开始,林长卫就一直在帮着原身的林月兰,时不时给她送给肉,或者是动物的皮毛,让她不致于在这三年内连个肉沫都没有尝过,在冬天不至于被冻死。

这样的恩情是要还的。

所以,有时要适当懂得一些得处事原则。

林长卫听到林月兰如此说,猛得吓了一跳,他立即拒绝道,“丫头,我帮你不是为了钱。”

林月兰认真的说道,“卫伯伯,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但是,像帮忙这样的事儿,你也要耗费很大的精力,这多出的钱是你应得的。”

林长卫摇了摇头说道,“我这只是一回……”他就这么想帮林月兰一回,有什么耗费精力的。

只是他的话被林月兰打断了。

林月兰说道,“卫伯伯,你听我说。我买田买地,并不是只买一亩两亩就了事,我要买很多,有一百亩,我买一百亩,有一千亩,我就买一千亩,总之越多越好,所以,卫伯伯,这事我得拜托你。如果你不接那钱,那我也不好长期麻烦你啊。再说了,”

说到这,林月兰瞧了一眼长得有些黑黑的健壮的林家唯,说道,“你们一家都是猎人,长期在山上长猎人,也知道那山上有多危险。家唯哥哥还小,他还没有娶妻生子,难道卫伯伯就不考虑考虑家唯哥哥?万一他在山里有个危险什么的,那后悔都来不及啊!”

林月兰这是在说林长卫,应该给林家唯安排一个好的将来,不要天天去山里找猎人,山里危险动物多,万一碰到了什么危险可怎么办?

林长卫想了想,他们一家虽是猎人,一生靠打猎为生,学会打猎,上山打猎,是他们本能的生存方式。

他们虽不会种田,但作为父亲,他却不愿意自已的孩子天天做这么危险的谋生之事,他自已都有深深体会,有多少次,他在山里死里逃生差点回都不回来了。

所以,如果林家唯,他唯一的儿子,有更好的前途发展,他为何要放弃。

林长卫深思了一会,只是还是有些不明白的问道,“这不是人伢子给干的事吗?”

作人伢子,需要得到官许可,加入伢行,才能做这样的生意,可在身份上是商籍,是贱籍。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卫伯伯,我说了,是你们买地,我再从你这买地,与伢子无关,只是单独做我个人的生意。”

“可是……”可是你不买地了,那又怎么办?总不能一辈子不用那么点钱吧。

林月兰阻止他的话,继续说道,“卫伯伯,你认为我买下一百两百亩地,更或者几百亩,一千亩,这么多地,我能干得了吗?”

林长卫摇了摇头,随即反应来,微微惊讶的道,“难道是?”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到时,我可以聘请家唯哥哥做我家的监管工,再每个月给他发个工资。”

这不是像在大户人家那什么卖身的管家吗?是奴籍啊。

正待林长卫不太同意变籍贯时,就听到林月兰说道,“卫伯伯,您想岔了。我只是说做监管工,与聘请长工短工一样的性质,不会改变成奴籍的。”

林长卫再想了想,林月兰能给林长卫这样的安排,其实很不错了。

这样子不会有时刻面对危险,还能保证生活来源。

林长卫点头应道,“那行,我答应你。不过,我不要一亩增加2两,太多了,你只需给我五百个铜板即可,我也赚取了不少的差价了。”

林月兰认为五百个铜板太少了,所以好说歹说,总算以一亩增加一两完成交易。

林月兰捏了捏手中银票,对天长叹一声,“这钱为何越挣越不够啊?我的房子啊!”

三百两直接给了林长卫买田去了,手头里又少得可怜的钱。

看来得卖药材,才能再筹到盖房子的钱啊。

最后一点,还是要把房子先盖起来才行啊!

盖房子要钱,所以,第二天,林月兰又单独跑到上镇上去了,顺带着昨天忘记给林掌柜的葡萄酒给带去。

不过,因为这次所卖的药材,需要用花盆养着,所以,林月兰就干脆不拿包包了,直接背了个背篓,带着酒坛子,坐着牛车去了。

这牛,自从买回来之后,林月兰平常都会给它喂一些灵水,慢慢的有了灵性了,所以,这牛车基本不用赶,这牛自已都会走得稳稳当当的。

到了林家药铺,小二一看到林月兰,跟林月兰打了一声招呼之后,立即跑到后堂去找掌柜的。

林掌柜很快的就出来了。

他一看到林月兰,眼睛顿时一亮,大笑着说道,“丫头,你好久没有来了哦。”

林月兰回笑着道,“呵呵,也就半个多月,没有多长时间吧?”实际上已经超过二十多天,快一个月时间了呢。

两人很快就去了内堂。

林掌柜就立即欣喜的说道,“丫头,上次那颗人参,已经卖给了外镇的一个人家,卖到了八百两。”他以为只可能卖到六百多两呢,赚取差价至多一百多两,现在一下子赚取了三百多两的差价,他也乐啊。

林月兰笑着道,“恭喜你呀,林伯伯!”

林掌柜大笑着道,“哈哈,丫头,托你的福喽。”

谁说这孩子是克星的?

没看到他自从与这孩子作交易以来,这赚的钱可是越来越多呢。

与这孩子的两次交易,他就赚了快是他以前一年的纯利呢。

林掌柜大笑几声过后,他就好奇的道,“丫头,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是不是又有新宝贝来着?”

说话的同时,眼睛却瞄向了林月兰一直抱在手中的坛子。

他以为这是林月兰这次要过来寄卖的宝贝。

实际上呢……

林月兰也注意到林掌柜的眼神,她把手中的小酒坛子递给林掌柜,说道,“这是我酿制出来的一种果酒,特地送给孝敬您老人家的。”

虽说这酒坛子密封了,但是,他一个卖药材的鼻子,向来都很灵敏,早就闻到了酒坛子里散发出来的香味,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东西来着。

只是没有想到,这是林月兰送给他喝的果酒。

果酒?

什么是果酒?

难道是什么果子酿的酒?

就像那有人用桃花瓣酿酒一样?

林掌柜越是想越发想要尝尝这果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美妙滋味。

只是……

林掌柜有些狐疑的接过酒坛子,再次不确定的问道,“丫头,你确定这是送给我的,而不是要到店里寄卖的宝贝?”

林月兰笑着道,“林伯,我很确定,及十分肯定,这东西确实是送给您老有人家的。”

因为林掌柜人为错,再加上以后,他们需要长期合作,所以,她才会想着林掌柜的。

确认了这东西是真的送给自已的后,林掌柜立马宝贝似的抱着紧紧了,还用鼻子特地嗅了嗅,说道,“这东西闻着都这么香,喝时肯定更好喝!”

说完,他就拿出一个小瓷杯,开封,然后倒到酒杯里。

只是当看到酒杯里红色液体时,和大家的表情一致,有些吓了一跳。

在杯子里倒了半杯之后,盖上盖子,拿起杯子,放在鼻下嗅了嗅,然后就很是惊讶带着好奇的问道,“丫头,这真的是酒吗?”什么东西酿制的酒,竟然会是红色的啊?

林月兰笑着道,“林伯伯,你不是闻着它的味道,不像酒吗?”

任何东西酿制的酒,都是酒精的成分,所以,是不是酒,一闻便知。

林掌柜看着这红红的液体,惊叹道,“我这不是没有见过这种漂亮颜色的酒嘛。所以,才想再问问。”

每一个老人,碰到自已喜欢的东西时,都有可能变成孩子。

林月兰笑着道,“这种果酒,有一个名字,叫葡萄酒,这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红酒!”

“就因为它是红色的?只是你说葡萄酒,是不是一种叫葡萄的果子啊?”林掌柜很是好奇的问道。

龙宴国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青晶果和紫晶果,就是葡萄。所以,林掌柜也是不知道这种叫葡萄的果子

“对啊。”林月兰还是有私心的。

她虽然愿意把酿制出来的葡萄酒送给他们品尝,但并不代表没有私心。

在她的红酒没有推出高端市场之前,她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葡萄酒实际上就是他们口中的紫晶果酿制而成。

林掌柜虽说是卖药材的,但这也是做生意的,他知道林月兰没有直接说这酒的来原,就代表着,它现在是个秘密。

林掌柜小呡一口,随即眼睛如其他人第一口喝葡萄酒一样,瞪得大大圆圆的,眼神露出惊奇和不可思议眼神。

林掌柜惊叹道,“丫头,如果不是你事先说是送给我的宝贝,我还以为这又是你今天要寄卖的大宝贝。丫头,你真是打算这一酒坛子里的果酒,都要送给我,而不是再拿出去卖,要知道,即使我只喝了一口,也知道这是很难得的宝物啊?你就这么送给我不亏吗?”

林掌柜似乎到现在还不相信一般,这么好的东西,真就是这个小丫头直接送给他的,而不是拿出去卖的。

林月兰很是无语,有些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

送了这么多酒出去,也就只有这个林掌柜,更像是小孩子拿到一件难得宝贝,却像在云里雾里不可置信,一而再的确认。

林月兰笑着道,“林伯,送您的,送您的,这一坛子都是送您的。既然已经是您的东西了,如果您要拿出去,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啊。”林月兰摊了摊手说道。

一听说卖,林掌柜立即把酒坛子捂得严严实实的,严肃的道,“不卖,打死也不卖。”这么好的东西,他才舍不得卖。

随后,林掌柜就酒坛子再次密封好,然后,把他藏好在他藏宝库。

出来之后,林掌柜再喝了一口红酒,之后,他就好奇的问道,“丫头,还有宝贝吗?”

“有啊!”林月兰很平淡的接着他话。

林掌柜的心猛得鼓了一跳,惊喜又有些狐疑的道,“还真有啊?丫头,你可别唬弄我啊,老人家可不经吓得啊!”

林月兰翻了一下眼皮,轻云风淡的说道,“我最近打算建房子,又有些缺钱,不得已,又只得往大拗山里头找点东西,换点银两,好盖房子。”

说着,林月兰就背篓里扒拉两下,实际上却是从空间里拿出来,总要掩人耳目嘛。

一看到林月兰拿出来的东西,林掌柜的眼睛瞪得更圆更大了,似乎更加不敢相信一样,他猛得从林月兰手中抢过来,左看看,右观观,确定没错之后,他看向林月兰,声音里带着激动的说道,“丫头,这真是紫云花?”

紫云花,返老还童珍稀宝物,有多少人抢着急着,甚至花天价来买,就是为了让自已变年轻,变得更加漂亮。

人参,是保命养生的宝物,所以,有钱人一般都会花天价购买一支人参保存,以防万一来用的。

但因人参的品质年份不一样,这价钱当然也有所不同了,越高的年份,价钱当然是越高了,尤其千年人参,一支价值连城,这样的东西,也就有权有势的人家才会有,比如那皇权贵族。

可紫云花的简直虽不如一支千年人参,但却也只是差一点儿。

人都是爱美,怕死,尤其是那些深宫宅院的贵妇们,更是想要保持着自已的美貌,紧紧抓着自已夫君的心。

所以,紫云花就是她们所追求的东西。

林月兰说道,“林伯,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就运气这么好,在山里找到了一支紫云花。”

他此刻很是认真的打量了一下林月兰,她以前跟他说过,她来提供宝物,他来卖,当初,他只会以为是寻常的宝物,比如百年人参,百年灵芝等等。

可没有想到,他们达成合作协议的第一次合作,竟然是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保物。

只是林掌柜看着这东西,这店里根本就承受不起,更有可能引起无妄之灾。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丫头,省郡城有一家宝物拍卖行,我与那家的掌柜有些交钱,这东西放在那里拍卖可好?”

林月兰听到林掌柜的建议,心神一动,她倒没有想到,旮旯镇里的小药材铺的老板,竟然会与省郡城的拍卖行有关系。

那就在好不过了。

本以为,这东西找林掌柜,找到客源销路,也只是有些钱的人家,比如县城的大户有钱之人,倒没有想到林掌柜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这东西能拍出去,那当然更好了。

不过,为了避免被人追查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林月兰说道,“林伯,把这紫云花直接卖给拍卖行,之后,再无论拍卖多少,我只拿我们自已的!”

林掌柜很是诧异。

这紫云花按着拍卖,肯定能卖不少银两,然后,再交一些佣金给拍卖行,就成了。

可是如果直接卖给拍卖行,拍卖行又卖到了天价,那不是亏大了吗?

林掌柜神情严肃,眼神锐利的盯着林月兰,说道,“丫头,你可要想清楚?”这么大的金钱利益,这孩子说不要就不要,这得有多大心态和毅力啊。

林月兰也是很认真的回答道,“林伯,我想得很清楚。其实,你也知道,如果我们直接去拍卖行去卖,虽说拍卖行为会客户保密,但是,却难保那些有企图野心之人,打探到这保物的来源,那自然会引来那些有权势力的追查和窥探,不是吗?

毕竟,能找到这种宝物的人,肯定也能找到其他宝物,所以,以您和我的能力,能防得住他们吗?而那些人来个杀人夺宝,也不是不可能。但是,”

林月兰清澈的双眸着散发着聪慧之光,她接着说道,“如果我们直接卖给拍卖行就不同了。拍卖行为了自已的利益,肯定会阻拦各方势力的查探。

因为,只要是聪明人都懂,能从山里弄到这样的宝物之人,肯定也有可能弄到其他宝物,所以,为了以后的合作和巨大利益,肯定不会让别的势力找到了这宝物的来源之处,更是把我们列为重点保护对象,就是为了以后的合作,林伯,您说,是不是?”

能在省郡成办拍卖行的人,这势力肯定不能小觑,否则,这拍卖行宝物聚集的地方,怎么可能保得了这些宝物。

林月兰能想透的地方,林掌柜当然也是能想到。

实际上,他的想法,也是如林月兰所说的那样,直接把这东西卖给拍卖行,是妥当也是最为合适的方法。

只不过,他也是存了试探林月兰的意思。

一个人是不是贪婪无厌之人,一试便知。

如果林月兰真是既有野心又有贪心不足的人,他宁愿毁约,也不愿意把林家药铺的上上下下给赔下去。

现在听到林月兰如此说,这一次,他是真正放下心来了。

他哈哈大笑几声道,“好,你这丫头,心性坚定,很不错。绝不会因为眼前的利益,而不顾大局之人。很好!”

林月兰轻笑道,“林伯,这下您满意了吧?”

“满意!”林掌柜也不吝啬自已对林月兰表扬,他有些惊叹的道,“丫头,如果你一直保持着这样初心,那将来必定是人中龙凤!”

林月兰也只是笑笑不接话。

随后林掌柜说道,“行,丫头,这东西我就直接卖给拍卖行吧。放心,我一定为赞们争取最好的价格。”毕竟,他也有两成利在里嘛。

林月兰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高兴的说道,“那就谢谢林伯了。”

相信林伯绝对会争取最大的利益。

林月兰与林掌柜的事情谈完之后,她就立即往回赶了。

到家时,也才是晌午时分,她又立即带着两个酒坛子去了里正家。

里正没有在家,只有里正媳妇在院中,正在为林明清按摩双腿。

这段时间,林明清的双腿早没有溃烂狰狞难看的模样,而且因为林月兰给他用了生命源力,他的双腿已经慢慢恢复了正常。

林月兰把酒放在院中的木桌上。

看到林月兰来了家里,里正媳妇没有了以前的冷脸,而很是热情的说道,“兰丫头,你是来找我家的吗?”

看到桌子上的两上酒坛子,就知道这又是给带过来给他们家的。

“你来就来啊,做什么天天带着东西过来啊!”但是,眼神却瞄向了这两个酒坛子,她知道,这里面装的肯定是好东西。

因为,这段时间,林月兰带给他们的都是好东西,是他们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好东西,这些东西想让他们拒绝都拒绝不了。

林月兰瞅到了里正媳妇的眼神,然后点了点头,“是的,周奶奶。”随后,指了指这两个坛子,说道,“周奶奶,这是酿制的一种果酒,因为这东西是红色的,我就叫它为红酒。

这东西味道还不错,我就送俩坛子给您和里正爷爷尝尝。周奶奶,你别忙着拒绝,”看到里正媳妇想要张嘴拒绝的样子,林月兰倒是先抢着说道,“这东西不是一般的酒,是一种对身体有益的果酒,让身体更加健康。”

这酒加了灵泉水,所以对于人的身体益处多,可以修复人体内的一些暗伤,比如风湿痛等等。

听到这酒有益身体健康,里正媳妇还真不想拒绝。

她也不怀疑这酒的用处。因为,兰丫头本身就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了。

他们这些农村人,或多或少身体内都有一些小毛病,她也想一家人都健健康康的,尤其是清儿的身体,或许可以多喝喝这个东西。

或许是察觉到了里正媳妇的想法……

“不过,这酒,明清叔目前还不能喝,”林月兰补充说道,“他现在还在喝药,伤口在愈合当中,这段日子,还不适合喝这种果酒。”

就算她加了灵水,但是,也改变了这是酒的事实,只要是酒,就有酒精,有酒精,就对于伤口的愈合有害处。

随后林月兰看向林明清,拉过他的手,给把了一下脉,片刻之后,她说道,“嗯,恢复的不错。”

林明清温和的笑着道,“托你的福喽。”

在一旁的周奶奶有些激动的问道,“兰丫头,你看看你明清叔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行走呢?”

林月兰说道,“再过两天,就可以了。现在再让骨骼长结实一点。”

里正媳妇立即应道,“哦,好,好,太好好了!”她的手往眼角抹泪去。

随后,她立马反应过来,林月兰好像是来找她家这位的,她立马说道,“丫头,你的事着急吗?你里正爷爷去了林老三家里。如果你着急的话,我现在就把他给寻回来。”

林月兰挑了挑眉,有些好奇的问道,“林老三家又发生了什么事吗?”林月兰是表面工作都懒得做,直接叫林老三了。

被问到这个事,里正媳妇立即很是气愤的说道,“还不是关于林二牛的事,衙门那边判下来,判了林二牛十二年,然后林老三两人认为判得太重了,就过来要我们去跟衙门说,是林二牛故失伤害了人,让他们少判几年,”

说到这,里正媳妇一脸的愤愤不平,“我呸!真把我家好欺负。他们真是过失伤人,那清儿这三年如此痛苦的躺在床上?是不是他们把谁都当成了傻瓜啊?”

所以呢,现在里正去林老三家做什么?

“林老三看着我们不同意,就舔着个脸,让我家那位去他家坐坐,”里正媳妇很是不屑的继续说,“真以为坐一坐,他们再来个软硬兼施,就真的让我们开这个口,呸,做梦吧他们。”

看来里正媳妇也不是个好惹的。

林月兰心里想到。

这三年因为林明清的事,让她的愤怒之火压制的太久了,所以,现在找到了罪魁祸首,就成一个发泄口了。

林月兰没有答话。

不管怎么来说,她之前是林老三家出来的,她可以直接对上他们一家,但在背后却不能多嘴说他们一句不是,不然,就是个忘恩负义之人。

里正媳妇在大骂林老三一家,林月兰就旁边坐一个听众,林明清则是拿着一把书,坐在轮椅上看着,神色很是淡然和安静。

片刻之后,里正媳妇又才反应过来,林月兰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里正媳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兰丫头,你看我,都忘记了你要找我家的,你的事着急不?”

林月兰摇了摇头,“不着急。我来找里正爷爷确实有事。”

“什么事?”里正媳妇快速的接道,林明清也是放下书本带着些好奇的看向林月兰。

林月兰也不隐瞒直接说道,“就是我想找里正在圈宅地基这事。”

里正媳妇和林明清听到圈宅地基,立即露出惊讶之色。

林明清问道,“丫头,难道你要盖房子?”

“对。”林月兰点头道,“我那处房子的周围,我都想圈下来。”

这里的人建房子,房子的方圆几十米的范围内,都可以圈下来,当然如圈到别人的地,你可以用自已的地去换,或者买下来。

林月兰既然要建一栋三进三出的大瓦房,这宅地面积可不小,所以还要请里正出面,把圈到的地方,用钱给买下来。

至于那人卖不卖的问题,会卖她就给钱,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如果不卖,或者特意跟她作对,不卖给她,那就对不起了,卖地的人没事,不卖地的人有事了。

别怪她林月兰自私,她也是被逼出来的。

林明清点了点头再问道,“你要圈在哪?”

“就以我现在住的这个地,圈一些范围就可。”林月兰说道。就是以这小茅屋为中心点,进行圈地。

里正媳妇听到林月兰的话,却有些忧虑的道,“丫头,那间小茅屋林老三既然分给了你,那已经已经是你的了,他们想要回去,就不站理了。但是,你说要圈地建房,那么大一个地方,如果你真什么都不赔给林老三一家,又有些说不过去了。可是,如果以林老三那家吸血虫,贪婪成性的性子,必定会狮子大开口,你可要想好了。”

如果林月兰要圈一大片基地,什么都不赔,那就成无理霸占了。

这样下来,也会成为别人指责的诟病。

知道里正媳妇是好意提醒,林月兰也是点头道,“嗯,放心周奶奶,我心里有数。他们已经和我毫无关系了,我也不是个随意占人便宜的人,他们如要钱,我给就是,但是,他们休想从我手中多得一个铜板。”就是说别人的价是多少,给他的价也同样是多少,根本就不可能他狮子大开口的机会。

里正媳妇听罢,微微放下心来,点头道,“嗯,你心里有数就好。”

三个再聊了一会,林亦为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里正媳妇一看林亦为脸上的怒气,立即迎了上去,问道,“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

林亦为怒道,“还能有谁?那林老三和李翠花真是无耻,真是气死我了。”

里正媳妇给林亦为拍拍背,安慰的道,“别气,跟你那样的人生气,就是跟自已的身体过不去,行了,别气了,可别把身体气坏了。”

林亦为的火气在媳妇的安慰之下慢慢熄了下去,但他仍然觉得有些愤怒,他说道,“你知道那林老三说啥吗?他说我们清儿腿现在被兰丫头给治好了,以后也能站起来,根本就无事了,所以,他就认定我们来追究就是为了报复,公报私仇,要我一定把林二牛给弄出来,真他娘的无耻。”

林亦为怒得都爆粗话。

“什么?”里正媳妇立即尖声的骂道,“林老三真够无耻的。什么清儿的腿治好,就没事了,难道就以此可以湮灭他们曾经所做的事?如果真就这么放地了他们,没有行何惩罚,那我清儿这几年的苦累是白受了?”

越说越生气的里正媳妇,立即挽着袖子,转身朝门口走去,嘴里大声的说道,“不行,林老三一家太无耻,怎么我也要跟他们说道说道,大不了,就让他们父子三人一起进牢狱里去,省得整天嚷嚷着。”三个都抓去监狱了,他们跟谁嚷去。

现在愤怒生气的是里正媳妇,里正反而熄下了火气。

“你给我回来!”林亦为立即喝住道,“行了,跟他们家讲理,还不如跟一头牛讲理去。他们的不讲理歪理特多,你去了,也吵不过,还不如在家歇一歇。”

里正媳妇虽很是生气,但是,李翠花这人,确实歪理不讲理,跟她争论,也就只是气倒了自已。

里正媳妇没有再冲动的冲过去,要去林老三家。

看着媳妇不再冲了,林亦为就转去儿子的方向。

“兰丫头,你过来了,”林亦为才发现林月兰就在他们家,“有事吗?”

里正媳妇抢先说道,“兰丫头要建房子,来跟你说圈地的事儿。”

林亦为很是诧异,他道,“兰丫头,你真要建房子了吗?”

林月兰点头道,“是的。”

林亦为再问道,“你要建一个什么样的房子?”

林月兰没有隐瞒的说道,“三进三出带着大院子的那种大瓦房。”

林月兰这话一出,里正一家三口可是分外的惊讶了。

三进三出带院子的大房子,他们知道,可是他们知道,建那种房子可是很贵的。

在县城里,买一栋这样的三进三出带着院子的大瓦房,可至少是五六百两,即使是在农村自已建一栋,也要至少花上三四百两啊。

可是,丫头,前段时间刚买地了,还要养活这么多人,身上还有钱吗?

林亦为有些忧虑的问道,“丫头,建那种房子可是很贵的,至少比普通房子贵了好几倍。你前段时间内又买地了,你……”你身上够钱吗?里正这话没有问出来,但谁都懂。

林月兰微笑着道,“里正爷爷,你忘记了吗?我卖大虫有些银子,再加上卖人参的钱,即使除去买田的和花销的,剩下的应该够了的。”

实际上,并不够。

因为,林月兰要见的是这一种三进三出带院子两层高的大瓦房,而且她还打算把周边的空地都给圈下来,再砌上围墙,这些林林种种的钱,加起来,至少要上千两了,多一倍的钱。

建好之后,还要买家具之类的,等等……

就因为不够钱,所以,她就把紫云花拿出卖。

听到林月兰的话,林亦为点了点头再问道,“行。那你要圈多大的地,又连接到哪些人家的地,你心里有数吗?”

林月兰点头应,“我打算以我现在的房子,周边的所有空地都给圈下来。至于哪些人家的地,我还不是很清楚,可能就要麻烦里正爷爷给问一下了。”

听林月兰要把房子周边的空地都给圈下来,里正三人都傻眼了。

那也太大了吧。

那至少有百来丈,百多亩的地儿啊,这么多地想要建多大的房子啊。

因为林月兰现居住的地,是在村尾,就是靠山里边。

这边的房子都是以前的老房子,几乎没有人会在这里居住了,所有,这边几乎都是空房空地,然后有些人家就在这里种菜之类的。

可以说,那一片地就只有林月兰一个人住。

所以,现在,她要把所有地方都圈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