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只给三次机会/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丰郡省广聚源拍卖行

一个四五十岁蓄着长胡须的中年男人,背着一个用旧布遮盖好的背篓,跨进了拍卖行的大厅里。

“客官,你找哪位?”一个小二百无聊赖的坐在柜台上,似乎在等着客人上门。

“我找你们周掌柜!”林德山的抱着拳说道。

听到面前的人说要找周掌柜,眼神立即打量了一下。

只是在看到衣着朴素的中年男人,眼底里有些不屑,他带着犀利讽刺的语气说道,“你找我们周掌柜有什么事吗?周掌柜成天接待一些贵人,很忙的,不可能任何一个来人来找他,就必须亲自出面接待。”

这小二的话是在告诉林德山,让胡掌柜出面的接待的人,都是那些有权有势的贵人,像他这旮旯角落里冒出来的人,就可以随便见的。

林德山也没有生气,他很是客气的说道,“我与周掌柜是旧识,麻烦小二通报一下,就说林德山来找。”

小二听到林德山与他们周掌柜是旧识,可是看着林德山的穿着,与他们胡掌柜有着天差地别,心底里又有些狐疑。

最后,小二想了想,说道,“你在这等一下,我去找找胡掌柜。”

不管是不是真认识还是假认识,如果真认识,他去通报了,也不至于得罪人,如果假认识,至时轰他出去就是。

小二进去,片刻之后,一个长得有些矮小肥胖的中年男人,快步跑了出来,一看到林德山,脸上的表情立即欣喜的叫道,“德山,真的是你!”

后面看着周掌柜真和这人认识,暗暗的疏了一口气,好在他真去找人,不然,看着周掌柜这激动欣喜之色,也知道与这人的关系匪浅。

林德山也是激动对着周掌柜喊道,“周哥!”

周掌柜激动的笑骂道,“你这个死小子,这些年跑哪去了,怎么连个踪影都没有?”

林德山苦笑着道,“当年家族衰败,产业破产,不得已到一个小镇上做了些小买卖。”

周掌柜有些生气的道,“可你也不能这么躲着我们这些亲朋好友啊。”

他与周掌柜的交情,可以追溯上一辈。

林家做药材生意,周家做拍卖生意,因此两个家族之间有来往,父辈关系好,因此,年轻时,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算不错。

但因为林父生意不当,惹上一场官司,结果,林家生意一日千里的下滑,没过多久,林父就带着病痛抑郁而终,把一大堆烂摊子留给了林德山,林德山从小被他父亲保护的很好,从没有单独处理过生意上之事,他一咬牙把仅剩的资产变卖,然后远走高飞而去。

他虽隐藏在旮旯镇里当一名小小的药铺老板,但对于省城的事,并不是一无所知。

这次因为一株紫云花,他就过来联系以前的旧识了。

林德山笑着道,“这不,过来找你了嘛。”

周掌柜也顾不得再生气了,他说道,“走,我们进里面聊!”

林德山和周掌柜进去了之后,林德山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周哥,这一次,我有个个宝物要卖给你们广聚源。”

能从林德山口中说出宝物的东西,必定价值不菲。

周掌柜很是好奇的道,“什么宝贝?”

林德山放下背上的背篓,然后,从背篓里拿出一个花盆。

当周掌柜看到花盆里的东西时,瞳孔猛得一缩,表情惊讶的不可置信,他激动的道大叫道,“这是……这是……”

林德山点头道,“没错,这是紫云花。”

周掌柜立即很是宝贝的小心捧起紫云花,七片叶,紫色花,花朵如云,真真实实是紫云花。

周掌柜看了一会,爱不释手的放下来,然后,开始回归正题,一本正经的问道,“德山,这东西是你的吗?要以怎么样的形式去卖?如果要卖给贵人,我会帮忙给你牵线,如果直到我这里拍卖,我们要抽取二成的佣金。”

交情归交情,买卖是买卖,周掌柜分得很清楚。

林德山摇了摇头道,“这东西是别人在我那个小药铺里寄卖的。”

周掌柜一听,眼神立即有些异样,表情上有些诧异。

也就是说这东西并不是林德山的,但是,能这么聪明的把东西放在林德山店里寄卖,而不是直接卖给林德山,想来也不是一般的采药农夫。

林德山继续说道,“不过,她知道我与你有些矫情之后,就直接吩咐我,这东西,直接卖给你这拍卖行。”

周掌柜的瞳孔再次猛得一缩,表情上很是震惊,巨大的惊喜淹没了他的心田。

不过,他还是很冷静的再问道,“德山,他真的这么说的?”

要知道直接卖给拍卖行,与在拍卖行,这价格可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有时相差的金钱,可能不止一倍。

这么巨大的金钱利益,说不要就不要,胡掌柜还是有些不确信。

林德山当然知道好友的想法,他也直言道,“周哥,我现在居住在安定县的宁安镇,在那里开的一家小药铺,而她也是一个农村村民,所以,你懂的。”后面的话当然不言而喻。

周掌柜听罢,一只手轻拍着桌子,眼神微眯,神情严肃,似乎在评估这买卖的背后,是不是值得。

他沉吟的一会,很是严肃认真的问道,“德山,这宝贝,他是从哪里找来的?”

林德山毫不隐瞒的道,“大拗山!”

大拗山,是青丰省,乃至整个龙宴国的最为危险的一座大深山。

这山里猛兽巨多,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深入,所以,能从这山里采到紫云花的人,价值不言而喻。

胡掌柜听到这个答案,瞳孔再次剧烈的一阵收缩,然后,当机立断的说道,“好!”

什么好,也就只有两人之间懂得。

不过嘛,现在就谈这紫云花之间的价格了。

胡掌柜很是干脆的说道,“三万两。我以三万两买下这紫云花。”

谁知林德山直接摇头道,“不行,太低了。”

随即他伸出了五个手指,说道,“五万两!”

我靠,不带这样坑老友的吧?明明这么多年他们才第一次见面,不应该给个友情价吗?

周掌柜在心底里暗自吐槽。

不过,友情归友情,生意是生意,周掌柜也毫不退让的道,“不行,太高了,三万二吧。”

如果没有拍出五万两的价格,他就亏大了。

不过,返老还童的好东西,不止那些女人们心罢,就是那些有权有势的男人,更加想要。

谁不想多活十年啊。

林德山摇了摇头,也不同意。

最终于敲定的价格为四万两。

这价格,林德山自然知道这个好友已经很厚道了,如果是别人,很有可能真就两三万的价格给买下来。

两人做了交接手续之后,胡掌柜问道,“德山,我打算三天后拍卖这东西,你留下来吗?”

林德山有些诧异的道,“这么快?”

周掌柜说道,“这难得的宝贝,当然是越是急促越好,这样一来,之于这宝物本身价格可能会更高。”

商人就是商人,追求的始终是最大利益。

林德山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就直接回去。”

消失这么多年的林记药铺的大少爷,突然出现在广聚源拍卖行,他一出现,就有这返老还童的宝物拍卖,不让人怀疑都难,到时,他就处在危险之中了。

周掌柜也显然想到这一层,随即有些遗憾的道,“好吧。我也不勉强你,要我派个马车送你回去吗?”

林德山摇头道,“不用了。”他的马车太招摇了。

林德山当天就离开清丰省城。

三天后,震惊整个省城贵人圈的拍卖会在广聚源举行。

……

林月兰说要圈这么多地,简直把三人震惊的都以为林月兰是在说大话。

林亦为不敢相信自已听到的,他再问道,“兰丫头,你刚刚说圈多少地?”

林月兰说道,“就是以我这房子为中心周边所有空地,我都想圈下来。”

林亦为确定自已没有听错之后,他有些担忧的说道,“丫头,那可是有百亩地啊,你确定要圈这么多?”

林月兰点头应道,“确定!”

她有自已的计划,她还觉得这地根本不够呢。

这些地,除了建自已的房子,她还打算其他房子,一是建工厂,而是为将来做员工宿舍用的。

剩下一些地,她要拨一部分来种菜,一部分葡萄等等,以自已的房子为中心,建一个辐射性的大型农庄园。

林亦为瞧着林月兰并不是在说大话,他有些疑惑的道,“兰丫头,你要这么多地来做什么?”他一个丫头,将来又要嫁人,难保以后有不怕死的男人,为了丫头的家业,而娶丫头,这是会害了丫头的一生幸福。

不过,以丫头精明,肯定也不会随便被人骗吧。

林月兰没有直接回答林亦为,而是故作神秘的道,“里正爷爷,兰丫头就暂时保密一下,到时,你们自会知道。”

林亦为只能说道,“好吧,明天我就林家村的所有人给召集起来,开个大会,跟他们说一下。看他们的意愿是怎么样的。”

实际上,他的心里都没有底,很多的田都不愿意卖给林月兰,估计这些地也是差不多。

林亦为只以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暗道,尽力吧。

林月兰感激的道,“谢谢里爷!”

……

林月兰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

去外面干活的几个人都已经回来了。

林月兰如以往一样,炒了两三个菜就开始吃饭了。

吃饭过后,全部人坐在院子中聊天,林月兰说道,“我打算建房子了。”

除了蒋振南听过林月兰有这个打算,不惊讶之外,其他人,包括张大夫和小童都微微惊讶了。

片刻之后,郭兵立即欣喜的点头说道,“好啊,好啊!”

建好房子之后,他们就不用天天睡在这帐篷里了。

虽说夏天,睡在帐篷里没事,但是蚊子多啊,他天天都要咬上好几个包。

“林姑娘,什么时候开始盖房子?又要盖多大的房子?”郭兵有些小激动问道。

“我打算建一栋两层高的三进三带院子的青砖大瓦房,”林月兰说道,“下午,我去找里正爷爷了,让他帮忙圈地,就这房子周围百丈的地,都给圈下来。”林月兰也没有对他们隐瞒。

听到林月兰说,要把这房子周遭百丈地都给圈下来,所有人如里正一家的表情一般,都有些傻愣了。

这圈的地方,也未必太大了吧?

别说一栋三进三出院子,就是十栋也能盖出来啊,要知道百丈范围的地,就相当于百亩以上。

盖一栋房子需要这么多地吗?

郭兵有些咂舌的说道,“林姑娘,这百丈地会不会太大了啊?不是只盖一栋三进三出院子的房子吗?”

林月兰轻笑着道,“谁说只盖一栋三进三出院子的?”

“啊?!”所有人都有些不明白了。

还是张大夫人老精算,他问道,“丫头,你是有什么打算吗?”

林月兰点头道,“对。我打算就以这房子的范围内,弄一个农家庄园!”

“农家庄园?”他们有些不明白了。

田庄,农庄,他们都知道,但是农家庄园又是个什么东东啊?

林月兰眨了眨眼,笑着说道,“以后,你们就等着看吧!”

林月兰故意掉着他们的胃口,他们根本就无法再从她嘴里撬到任何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林亦为就按排了一个年轻人,拿着锣,从村头敲到村尾,嘴里大喊着,大伙儿到榕树下开会,大伙儿到榕树下开会。”

听到了开会集合的声音,大伙儿无论男女老少,都纷纷出来,顺便带着一张小板凳,赶去榕树底下。

这颗榕树长得又大又粗壮,需要三个成年人合抱,平常村民们磕磕牙,聊聊天,都是在这棵榕树底下,开会也是聚集在这里。

“怎么突然开会了?是有什么大事吗?”

“对呀?这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三三两两的端着凳子走到了大树底下,却难掩心里的疑惑。

没过多久,除了林月兰和林老三一家,几乎都已经过来了。

林老三不来,是因为对着这个里正有一肚子的怨气,所以,开会不来,就是表达了他们对里正的不满。

至于林月兰,呵呵,她担心她在这,这些人就不在这了。

里正扫了一圈儿,看着少了林老三一家,林亦为立即吩咐一个年轻人去叫。

只是那个年轻人回来,直接说道,“里正叔,三叔他们说不舒服就不过来了。”

里正面色一黑,脸上明显是隐忍发怒的表情,他厉声的说道,“他们既然不舒服,那么开了会议之后,我让人给代会转告。”

“里正,这么着急招大火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吗?”有人突然问道。

里正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昨天兰丫头过来找我,说要建房,要圈地。”

这一消息一出,简直惊诧了他们。

短短三四个月时间,那丫头买牛买田,现在又要盖房子了?太神速了吧?

她有钱吗?

不过,转念一想,肯定有钱了。

不说她卖了一只大虫都赚了三四百两,就是听说卖一根人参,她也赚了有一千两了呢。

看她现在住的房子,颤颤微微的,别人的猪圈都有可能比她的更好,现在手头上有钱了,那当然得盖一栋新房子了。

但是,她盖房子就盖房子呗,也关不到大伙儿的事啊,这召集大家这么着急的开会,又是怎么回事啊?

“哎呀,我说里正,那丫头要盖房子,要圈地,那是她的事儿,你召大家过来做什么?难不成就是为了告诉大伙儿说她要盖房子吗?”

“哈哈……”

“对呀,她盖房子确实不关我们的事啊,这找我们来,是什么事啊?”

大伙儿一言我一句的,都带着些不忿,又有些畏惧的讨论。

林亦为大声的喊道,“大家安静,大家安静,大家听我说!”

大伙儿安静了下来,然后,林亦为说道,“本来兰丫头盖房子是不关你们的事,但是,昨天兰丫头跟我说,她要圈地,可圈地的范围,就是她房子周边的所有空地,所以,跟大伙儿说说这事。”

林亦为这话一下,现场顿时一片安静。

静的也就只能听到榕树那蝉的叫声。

也就在此时,有一伙人,大概五六个青壮年的从村头入口处朝这边过来。

等到离着榕树隔了一些距离时,其中一个在他们当中最大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请问,这里是林家村吗?”

突兀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响起,顿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是的。”站在最后面的林家唯有些腼腆的回答。

“请问,林月兰家怎么走?”中年男人再问道。

“你们是谁,为何要找兰丫头?”林亦为走过来严肃的问道。

“哦,我们是镇上的工匠,我姓胡。”中年男人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五个人,“听说这里林月兰家要盖房子,我们就是被镇上的临月阁掌柜给介绍过来,给她盖房子的。今天我们先过来看看。”

听到是找林月兰的工匠,大伙儿心神一动,不动,都不作声。

林亦为听说是找林月兰的工匠,他立即吩咐林家唯,“小唯,你带他们去兰丫头家。”叫别人,肯定不愿意。

“是,里正叔!”林家唯也乐意的。

等林家唯带着胡工匠他们离开之后,大伙儿又热闹开了。

“连工匠都找好了,看来盖房子已经是事实了。”说这话的,是有些羡慕的。

“里正不是在说这事嘛,哪里会有假啊。”

“呵呵,我们累死累活一辈子,都可以攒不到盖房子的钱,那丫头倒好,就几个月时间,手上就有千两银子了。”这话说的有些酸不拉唧的。

“如果你想要一下子有千两银子,你也可以去大拗山打大虫,却山里悬崖上采药材去,就看有没有这么好的命回来啊。”真是同人不同命啊。明明兰丫头,几个月还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过口的软弱这人,一眨眼就变成了让人畏惧的存在。

“呵呵,就算那丫头手上有再多的钱又怎么样?就是一个不孝子孙,看着父母劳苦受累,根本就无视,这样不孝的人,将来必定天打雷霹。”这样的人,有多恶毒啊。就是因为嫉妒人家有钱,就这样恶毒的诅骂人家。

“呵呵,也亏你能说这话,难道你不知道人家与那一家子断绝了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了吗?凭什么让兰丫头去孝敬啊,再说,那些人整天都想着弄死人家兰丫头,谁的心这么宽,去孝敬那些一心想要弄死自已的家人啊。”

“怎么看着人家有钱了,就为她说话了,”那人冷笑两声道,“呵呵,你可别忘了,那人是个克星,她再有钱,会给你,也要你有命得上啊。”

“你……”

……

“够了!”林亦为厉声的喝住那些又开始想要造谣泼脏水的,“刚才我话里的意思,你们都明白吧。兰丫头要圈地,而且周遭的空地,都要圈下来,也就是说,只要有你们家的地,她都会按着很公平的价格出钱给买下来。”

“不卖!”有人想也不想的说道,“那就是个克星,把地卖给她,我担心会被克死。”

“我也不卖,我宁愿让那些老屋旧房空地,在那空着,我也不愿意把地卖给她。”

“我也不卖……”

“里正,兰丫头打出出多少钱卖啊?”

“一亩地十六两!”

“十六两?这么高!”

那些上等田,都才最高十五两,这没有的地,兰丫头竟然出这么高的价钱。

林亦为解释说,“兰丫头说了,第一次自愿卖的,以十三两价格买下,别外三两是给大伙的补偿,所以总共一亩十六两买下。但是,错过了第一次机会,她只会以十两一亩买下了,没有任何补偿。”

听到里正说,林月兰愿意以十六两高价买下,很多人是心动的。

后村那个地方,很多人家的地,都是空着的,种菜或种其他的,因为土壤问题,很多都活不了,也就没有忙着去那里种东西了。

既然如此,反正那地空着就空着,还不如以高价给卖出去,最起码能卖到一些钱。

但是,又估计着林月兰这个克星的名声,有些担心,万一卖给她,自家真出事了怎么办?

“里正,为何第二次只有十两?”有人不解的问道。

不是越往后,这价钱越高吗?怎么到了她那里,却反过来了呢?

林亦为解释道,“第二次卖是按着正常价格来的。大伙儿都明白,一亩上等田,是十五两,中等田是十两,下等田是五两。按着后村那些地,说下等田也不会过,但兰丫头考虑到,那些地,以前是大伙儿老住宅地,有些热气,所以,她愿意以中等田的价格给买下。

不过,兰丫头说,她只给三次机会,第一次是十六两,第二次是十两,第三次,就只有五两,三次过后,不卖的,她也不勉强,只不过,大伙儿去田地里,要不就绕路,要不就必须留下买过路费了,因为那个地,是她给买下来的。”

里正这话一出,轰的一声,立即有人愤怒的道,“里正,林月兰那丫头太霸道了,你不能助纣为虐。明明以前那些路都是大伙儿的,过上过下,凭什么她不让就不让过了?”

林亦为听着他的话,恼火的道,“以前那些路,也是人家的地方给弄出来的路。我都说了,那地方的空地,她都要圈下来,谁卖她就买,买下来之后,就成了她的,你说她有没有资格让大伙儿过不过?啊!”

这些东西本身就私有财产,就算它变成马路变成小路,那也是人家私有地给让出来的,然后村里给了一些小补偿,但给了补偿,并不代表卖给了村里。

听到里正的话,有人立即哼声道,“哼,那就不卖!”他说的不卖,就是指那些已经变成路的土地,随即这人又大声喊道,“大伙儿记着了,谁家的地变成路的,千万别卖!”

林亦为有些恼火,他黑着脸说道,“我就把这事给你们说一下,到底要不要卖,你们自已想清楚。有愿意卖的,就带着地契来我家作个登记,一手给钱,一手给地契。”

另一边,林家唯带着胡工匠他们来到林月兰的家里。

只是胡工匠他们看到他们所找的雇主的家时,都有些傻眼了。

这也太小太烂太穷了吧?

这样的人家,真有钱盖房子?

他们的心里有些迟疑了。

林家唯对着门大喊道,“月兰妹妹,月兰妹妹,你在家吗?”

不一会,胡工匠他们就看到这破烂的房子里,走出一个很是可爱的小女孩,五官端正,鹅蛋脸,一双又大又清澈如水的眼睛,皮肤白皙,衣着一见浅绿色衣裙,看着很是漂亮。

“等等,月兰妹妹,”胡工匠他们才反应过来,他们找的人似乎比是个小孩子,看着走近的林月兰,胡工匠狐疑的问道,“你就是林月兰?”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我就是林月半,请问你们是?”

卧槽!请他们过来的真是个孩子啊。

哦,对了,李掌柜好像跟她说过,请他们的人,年龄有些小,但让他们千万不要小觑,同时介绍了一下这个孩子的身份,是在林家村有名的克星,问他们是否接活?这要考虑清楚。

他们接活,与人家是不是克星,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因此,他们就立马寻过来了。

这才知道,这哪里是年龄有些小,而是很小好不好?看着就是还没有及笄的小女孩子。

只是,她能当家吗?盖房子这么大的事,就没有其他人做主了吗?

胡工匠他们自我介绍道,“我是镇上西巷尾那边的胡工匠,李掌柜找上我,让我接一个活,雇主是叫林月兰的,嘿嘿,没有想到,你还是个孩子啊。”

林月兰挑了挑眉。

她的大名,相信在镇上也是如雷贯耳吧。这人竟然没有听说过她吗?

林月兰点头说道,“我才十二岁,当然是个孩子了。你们请进吧。”林月兰打开院门,让胡工匠他们进来。

林家唯就有些不好意思进去了,他说道,“月兰妹妹,大伙儿在树底下开会,我现在就回去继续开会了。”

林月兰对他点了点头。

胡工匠他们进来之后,打量了一下,看到院子里有五六个帐篷,有些诧异,不过,也没有多问。

他们一圈人坐在石桌子上,林月兰给他们各自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已也坐下来,直接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我这房子这个样子,不得再盖一个。”

胡工匠点头,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这盖房子的事,是不是只有林姑娘只有自已做主?”

林月兰笑着点头道,“胡师傅,您是我的长辈,您叫我小林吧。”一个长辈叫她林姑娘林姑娘,让她有些别扭。

胡工匠点头。

“放心,我家就只有我一个当家,这盖房子的事,当然是只有我自已做主。”林月兰说道。

胡工匠他们虽疑惑林月兰的说话,不过,他们更担心的,则是他们的工钱啊。

他们不太相信,盖房子这么一大笔钱,就是这个孩子自已去筹备。

胡工匠点头道,“我们接这个活没问题,只是这工钱?”

林月兰很是干脆的说道,“一天五十文,包三餐,至于住宿的地方,你们可以搭建一个简易木房子,也可以像我院子这些一样,买一两块布,我给你们做一个简易的帐篷。”

这里离镇上远,往返都需要一天时间了,所以,食宿这一块,必定要在这里了。

听到这么好的条件,跟着胡工匠的几个人立即睁圆了眼睛,有些小激动的喊道,“大哥!”

胡工匠虎瞪了他们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样子。

自已都这么着急,难道这不利于他们吗?

要知道,现在才是口头说说,谁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唬弄他们的啊?

胡工匠笑着道,“小林,这么好的条件,我是很心动的,只是,这钱,怎么结算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