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村民们的举动/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也同样笑着道,“胡师傅,你认为应该怎么结算?”别以为她是个孩子,就以为她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胡师傅和几个兄弟对视了一眼之后,说道,“一天结一天,或者工程一半时,结一次,工程完工之后,全结。”

与别人做工,都是这样结算的。

谁成想,林月兰却是摇了摇头。

胡工匠兄弟几个面面相觑,胡工匠则有些黑脸,不过,沉着气问道,“小林,你认为我们说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林月兰说道,“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只是我有一种更好的结算方法,对你我都更有利。”

“什么方法?”胡师傅严肃的问道。

“承包!”林月兰直接说道。

“什么是承包?”胡工匠和他的几个兄弟分外疑惑。

林月兰说道,“我给你们一笔钱,按着工程的大小,预计完成天数,不管你们干几天,总之,你们都得在规定的时间内干完,干不完,你们可以请人干,但工钱你们自已付,或者是你们自已加班加点,都得给我完成。”

按日薪结工资,很多人会为了钱拖工程,工程干到一半时,再结工资,有人会趁机要求加薪,所以,承包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不管他们干多长时间,他们也就这些钱,干一天是这些钱,干三天,也是这些钱,为了节省,他们肯定愿意一天把活干完。

但同时,这也个弊端,就是为了追求快,而忽视质,这就需要第三方来监督了,当然,这些林月兰已经安排好了。

胡工匠和他的四个弟弟不太明白承包的意思。

不过,胡工匠最关心的莫过于钱。

他直接问道,“你打算盖什么样的房子?”

“三进三出二层楼带院子大瓦房。”林月兰清亮的声音,在他们几兄弟的耳边响起。

“什么?”胡工匠简直是震惊了。

一个孩子要盖三进三出还要两层楼的大瓦房,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要知道,这可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啊,他们几个的工钱,都只是小头,真正的大头,却是那些盖房子的材料啊。

但是,更震惊的还在后面……

“如果你们做得好,我还要还有另几个不小于三进三出院子工程同样交给你们。”林月兰嘴角抿着强大凌厉自信的笑容。

“什么?!”这次他们几兄弟再次震惊站了起来,以不可置信表情看向林月兰。

这孩子到底有多大的财力,才能如此自信的说出这些话来。

等几兄弟回神过来之后,又慢慢的坐下来,只是神情暴露出他们的不镇定。

“哥!”胡工匠的几个兄弟很是激动的叫着他,意思很明显,这么大的一个工程,他们想要接下来。

不过胡工匠不愧是他们的大哥,就是比其他几个兄弟冷静镇定,没有被一时的诱惑,而让他失去分寸,胡乱应答。

胡工匠很冷静的问道,“你说的承包,那工钱怎么给?那材料的钱怎么给?”

林月兰说道,“我说预备把你们的工钱一半先给,另一半,等工程完全完工之后,再付。至于材料的钱,我把钱同时交你和第三方。”

“第三方?”这又让胡工匠他们疑惑了,竟然冒出一个第三方来了。

林月兰笑着说道,“第三方,又称为监理工,是这边的人,为的就是负责和你们一起选购材料,监督工程进展等各项工作。”

听明白了林月兰话里的意思,胡工匠包括他的几个弟弟立马涨红着脸,很是生气的大声说道,“你这是在怀疑我们的人品吗?不然,我们兄弟们做工程,为何要一个外行来监督?”

他算是明白了,那所谓的监理工,就是为了防止他们偷懒,做工不到位,最重要的一点,就防止他们偷工减料,或者是以次充好,这完全就在怀疑他们兄弟的人品么。

林月兰知道胡工匠会生气是正常的,换作任何一个人,这样做似乎都在怀疑他人人品,肯定也会生气,所以,林月兰倒是没有跟他们计较生气这事。

林月兰很是淡然娴静的说道,“我不是在怀疑你们的人品,而只是在保证我自已的工程工质量。如果在做工当中,不会有任何问题,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欢欢喜喜,和和气气,但是,一旦发现有任何手脚的问题,我是不会管任何人的情面。

不过,你们放心,在工钱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兄弟的,吃食方面,保证顿顿有大肉,至于住宿方面,我还会提供补贴。相信我,你们会喜欢这种合作方式的。”

说实话,林月兰提出的优利条件,绝对比以前他们做一天,拿一天的工钱绝对要好,但是,说不心动,绝对是假的,只是,中间梗着个第三方,让他们心有不悦。

胡工匠有些担心的道,“那如果你所说的第三方,为了那钱什么,特地跟我们作对呢,又怎么办?”

林月兰笑着道,“放心,他绝对不会假公济私,即使是对你们有指手划脚的地方,那很有可能是你们真的没有达到建造方面的要求,不过相反的,如果他这个人有涉嫌人品方面的问题,那么我会二话不说,绝对辞退这人,你们看如何?”

“那如果双方有冲突的地方呢?”

“那你们就直接找我做评判吧,毕竟我才是这些房子的主人,最有说话权,不是吗?”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没有问题了。”胡工匠说道,“我还是要返回我之前的问题,也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你打算给多少钱让我们来承包这盖房子之事?”

“一百零八两!”

一两是一千文,匠工活,一般是一天三十到三十五文,这还是请得最好工匠。

所以,一两,需要一个人干三十天左右,一百多两,则足够一百多个人干三十多天的活儿了。

“这还是第一栋三进三出的房子的工钱。相信我出的工钱,你们心里有杆秤,只是,我的天价工钱也不是别给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我这房子必须要好,要结实,要舒适。”

这很明显,这根本就用不着一百多个人干活,干三十多天。

胡工匠在给林月兰给出这工钱时,当然心动了。

他自认为,在宁安镇,他们胡家五兄弟的泥工活是干得最好的,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大户人家会直接找上他们五兄弟。

这次他们会过来接活,也是因为与李掌柜的交情,李掌柜拜托了他们了。

本以为,乡下农村嘛,能建多大多好的房子,所以,他们就过来与主人家合计合计,然后盖个房子,算是还李掌柜一个情。

毕竟,即使在镇上的人找他们干活都很多,又何必跑到这乡下来。

谁成想,竟然会给他们这么一个大惊喜。

胡工匠和四个弟弟商量了一下,随后点头应道,“你这话,我们兄弟们都接了。那什么时候开始有活干?”

“三天之后!”

“好,三天之后,我们兄弟几个会带着家伙过来。”

胡工匠他们离开之后,另有一事,让林月兰蹙了蹙眉心。

那就是窗户。

这古代的窗户都用得是窗户纸,虽透光,却不透明,也不亮堂。

她想要把玻璃先给弄出来。

玻璃的主要材料主要是纯碱、石灰石和石英。

这三种材料,似乎在林家村这边都不好找。

想到这,林月兰轻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制造玻璃的事,往后放放了,现在先把房子给弄好。”

她的空间里,目前也没有这三种东西,看来还真得先找到材料才行。

……

里正家

里正媳妇拿着自家老房子的地契,对着里正说道,“老头子,老房子的那边的地契,好像都是在这了吧?”

林亦为接着地契看了看,说道,“嗯,都在这,老房子及周围的空地及零散的一些空地,加起来好像就两亩。”

林家村也就四五十户人家,老房子那边,有个占地少,有人占地就不少,就如林老三家的占地就不少,也不知道这次林老三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刁难这样的一个孩子。

里正媳妇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对着里正说道,“老头子,这天都快黑了,这都没有人上门来,会不会大伙儿真都不愿意卖给兰丫头啊?”

林亦为道,“再等等吧!或许天黑了,就有人上门来了。”白天,估计都不愿意过来,就是怕被人看见,被人指指点点。

还真如林亦为所说,天黑了,就有人上门来。

“长兴,长兴媳妇,林亦为看着周小柳,问道,”你们过来了啊。“”里正叔。“林长兴和周小柳很是恭敬的说道。”有什么事吗?“林亦为故意问道。

夫妻俩有些急促,之后,林长兴拿着自家的地契,有些难为情一般的对着林亦为说道,”里正叔,我们想把这地卖给兰丫头,这是地契。“

林亦为没有接过地契,而是很是严肃的盯着夫妻俩,”你们卖地的事儿,你们爹娘同意吗?“

林长兴家就林长兴一个儿子,现在儿子成亲了,但是当家作主的还是老俩口。

只是以兰丫头的名声,老俩口愿意把自家的地卖给兰丫头吗?

林长兴点头说道,”他们愿意,这地契就是我爹娘让我们拿过来的。“

林亦为倒是有些惊讶,道,”你爹娘竟然同意?“他可记得以前林长兴的父母,也是会对着兰丫头指指点点,说克星扫把星之类的,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多么厌恶兰丫头。

现在倒是奇了,竟然是第一个同意把自家老房子的地,卖给兰丫头,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

林长兴被问到这个,有些不自然,不过,周小柳倒是接过话,说道,”就是我们和爹娘商量这事时,儿子在一边,他嘴里一直念叨着给,给,爹娘疼孙心切,立马让我们把地契送地来。“

其实上,越少的孩子越是纯净,在他们的潜意识的世界里,很是容易随着自已的潜意识而去,而这股潜意识,一般都以说中命中,所以很多老人家说,三岁之前孩子说的潜意的话,你最好去相信,因为那是神明在指引,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林长兴的儿子嘴里一直大喊要给,林长兴的父母有些迷信,认为孙子的这个模样,完全就神明在指引他,再加上很是疼这个孙子,把毫不犹豫的就把夫妻两把地契送过来。

林亦为听着周小柳的话,微眯着眼睛,似乎在深思。

林长兴带过来的地契,老房子外加空地足足有三亩多,林亦为按着十六两一亩,把钱给了小夫妻俩。

小夫妻在接过这些钱的时,表情分别是激动不已。

好多钱,足足有五十两,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啊。

小夫妻俩离开之后,里正媳妇有些疑惑对着里正说道,”难道他们会卖那些地,真的是因为孩子的话?“两岁多的孩子,连话都说不利索啊。

林亦为立即有了主意,对着媳妇说道,”老婆子,你去外在磕叨磕叨。“

虽说天有些黑,但是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已经吃过了晚饭,然后,就会聚在大树底下聊聊天,让自已劳累的一天,放松放松。

夫妻几十年,默契早已经养成,里正媳妇有些微微激动的说道,”老头子,你是说?“

里正点了点头,应道,”没错。“

……

大树底下,早已经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

不过,这次他们所聊的内容,就是关于卖不卖地给林月兰。”卖吧。反正那些地不能种什么东西,空在那里,也是浪费,还不如卖些钱,存上一存。“

一亩十六两的价格,简直像是天下掉馅饼的事一样。

那个地方,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些,少则几分一亩,多则有两三亩,所以,卖出去肯定会有一大笔钱获得。”不卖。“有人是坚定的说道,”万一卖给了她,克到了我们一家人身上,那后悔都来不及。“

她这话一落下,大伙儿都有些沉默下来。”哟,大伙儿在聊什么呢?“里正媳妇拿了张小板凳,看到哪里有空位,就放下小板凳,坐下来,”看大伙儿聊得这么热络。“

看到里正媳妇,大家都很是自觉得停下刚才话题,然后,都笑呵呵的对着里正媳妇说道,”这不,大伙儿都不知道要不要卖自家的地给兰丫头啊。周嫂子,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虽然大家不知道为什么里正一家都这么偏心于兰丫头,即使当初林明清出事,说是被兰丫头所克,里正包括里正媳妇似乎都没有怪罪于兰丫头,甚至还会时不时的补贴资助一下兰丫头。

但是,他们又相信里正是公正,有责任感的好里正,绝不会因为偏心于兰丫头,而置于大伙儿的安危于不顾。

里正媳妇摆了摆手笑呵呵的道,”我能有什么主意,我家的事,可都是我家老头子给决定的。这不,我来这之前,他就从抽屉把老房子那边的地契全部给拿出来,然后卖给兰丫头。“”周婶子,你家在那边有多少地啊?“年轻媳妇有些好奇的问道。

里正媳妇笔着道,”不多,也就两亩地,应该可以换个三十五六两回来。“

一听到两亩地换到三十多两,有些人再一次不自觉的心动了。

三十多两,可以卖到两三亩的上等田了。

两亩无用,只能种一些小菜的空地,换两三亩上等田地,怎么想都很划算。”周妹子,你们就不再考虑考虑,万一把地卖给了兰丫头,被她克了可怎么办啊?“

这就是这些中老年人的顾忌。

里正媳妇却摇了摇头道,”还不是我家康儿,一说这地是打算卖给兰丫头的,就立即拿着地契就往兰丫头家跑,还好被我们给拉了回来,跟他保证了这地球一定会送到兰姐姐的手上,才没有让他这么莽撞就跑出去了。“

她有小康儿正时才三岁。

中老年人一听说是康儿都直接拿着地契往兰丫头家跑,不自觉的有些诧异,思绪宛转了一下,心里微微有些底了。

小年轻倒有些不明白又有些惊讶的道,”周大娘,难道就因为康儿说把地契拿给兰丫头,你们就决定把地契卖给兰丫头不成?这,这也太鲁莽了吧?“

里正媳妇立即很正经很认真的对他们说道,”这不是鲁莽。康康虽说才三岁,但有老人言,三岁以下的孩子,那些懵懂的话和行为,可是有神明指引。所以,既然康康说要把地契给丫头,那就表示,那些神明是支持着康康的行为,所以,康康说给,我和我家老头子就把地卖给兰丫头了呀。“

里正媳妇的话一落下,氛围有些安静。

随后,就有个站起来,说道,”哎呀,这天这么晚了,我就先回去睡了,你们继续聊啊。“”哎,等等我,我也回去。“

……

陆续有人离开,但是有眼睛的人都会发现,这些匆忙的离开的,大多数都是家里有三岁以下孩子的人家。

也在当晚,又陆续有几家人敲响了里正家的门。

第二天,里正直接去找了林月兰。”兰丫头,这是昨天大伙儿送过来的地契,一共有二十多亩,十来户人家。“

林月兰接过这些地契,看了看,对着里正很是感激的说道,”里正爷爷,谢谢你了!“林亦为笑着道,”丫头,要谢我,恐怕为时过早吧。这大多数的人,还没有地呢?“恐怕,还要做一些工作吧。

林月兰笑着道,”里正爷爷,还是要谢谢您的,这两天都辛苦您了。“里正为她忙上忙下的,肯定要得一声谢谢啊。

林亦为却有些担心的道,”丫头,你以这么高的价,来买这些地,百来亩,至少要花费上千两,这都还只是买地,那人盖房子,砌围墙,林林总总下来,要好几千两呢?这钱够吗?“

之前林月兰给的四百两,现在都已经用得差不多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两张百两的银票,递给林月兰说道,”爷爷这里有些钱,你先拿去用一下吧?“

林月兰真是有些小感动,这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碳之人少。

她虽不缺碳,但是,这份人情,她还是要记得,将来要还的时候,就得还。

不过,她确实缺钱,因为她没有想过,在第一天就这么人把地契卖给了她,所以给里正的四百两,应该花得差不多了,而她手头的钱,也没有多少了。

如果后果再有人卖地,这钱出不来,那就影响不好了。

所以,对于这份好意,林月兰打算收下来。

她对着里正说道,”那谢谢里正爷爷。过一段时间,我一定会把钱还上的。“

林亦为摇了摇头道,”丫头,咱不着急,你先用上,你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两百两虽多,但至于他们家暂时还用不上。

林月兰说道,”里正爷爷,前段时间,我又去采药材了,拿去了镇上林家药铺换钱。不过,前两天,林掌柜说,我采的那个东西,他买不了,所以,打算去外面找找销路,估计过两天就能回来吧。“

去省城一往一返大概至少四天时间。

现在已经过了两天时间了,预计后两天就回来了。

林亦为一听林月兰又采到了昂贵药材,眼睛都瞪圆了。

这丫头的运气就这么好?

不过,到底采得什么药材啊,竟然需要林家药铺的林掌柜去外面找大买家,而自已没能力买下?

只是林亦为却是担心的另一面,他说道,”丫头,你又是在大拗山深山里头给采的药材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应道,”是。“”胡闹!“林亦为脸色一黑,责骂道,”你不知道里有多危险吗?就算你有小白护着,但是,万一让小白碰到的群伙呢,那些狼,山猪可都是成群结队,那时别说保护你,恐怕小白都可能自身难保?这是多危险的事儿啊。

还有,那些天材地宝,可都是有守护兽,万一你被它们伤了,可怎么办啊?“

林亦为并不知道身上异能,所以,他的担心显而易见的。

当然,林月兰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她身上的秘密。

她笑着对林亦为说道,”里正爷爷,您放心,我知道分寸的,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自已,绝不任何野兽伤到的!“

林亦为带着半信半疑的表情离开,嘴里却在嘀咕,”这丫头,怎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啊?“

林月兰没管林亦为的疑惑,她拿着地契,然后,对着自已所画平面图,一个一个做着标记。

另一边,从省城回来的林德山顾不得回自已铺上去,直接驾着一两马车,朝着林家村走来。

他怀里还揣着几张一万两的银票呢,心里总感觉忐忑不安的样子,不过面上还算外镇静。

驾着马车嗒嗒从镇上往林家村赶时,路过一条山路,两边草丛高耸,树木茂密,很容易藏人,这让林德山更加不安了。

他赶着马车,想要赶紧从这条路走出去。

但是……

突然路上突然多出了一根木头,拦着马车的去路。

林德山赶紧下车,查看。

这根木头直接横放着,很明显要拦截要不就是牛车,要不就是马车。

林德山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影,就深深的皱着头,嘴里嘀咕道,”没人啊,难是谁在这恶作剧不成?“

然后,弯腰打算把横木放在一边。”站住,别动!“突然不知从冒出来的人,拿着一把刀,很是凶狠的说道,”好个偷木贼,总算被我逮到了吧。“

林德山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凶恶之徒,吓了一跳,暗自叫苦道,”看来是真碰到抢劫的。“

不过,林德山面色平静的说道,”这位壮士,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绝对不会是个偷山贼的?“

那个凶恶之人说,”哼,废话少说。我说你偷了,就是你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