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认爷认孙(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德山如每一个人一样,到了林月兰家,看到她家的房子之后,这表情都是一样的。

惊讶、不可思议,外加一些心疼。

一个孩子,就这么住在一间小小的又颤颤微微摇摇欲坠的小茅草屋,这得多苦啊。

林德山见到林月兰之后,有些不确信的说道,“丫头,这……你就是住在这?”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对呀,林伯,有问题吗?”

有问题,但林德山转念一想,立即摇了摇头,“没问题。”据说九岁被迫分家断绝关系,有一个这样的房子落脚已经不容易了。

只是,他明明记得,几个月前,这孩子在他那卖了一只大虫,有了三四百两,这些银子,足够盖一间上好的房子啊,怎么没有盖呢?

林德山有些微微疑惑的跟着林月兰进到了家里。

然后,就立即惊觉院子的角落里,那个救他,为他带路的大白虎,似乎跟着一只身份不明,但看着像马的动物,立即有些惊诧了。

他分外诧异的指着那只大白虎,有些结巴的问道,“那……那只大……”他想问的是,那只大白虎真的是特意过去接他的吗?

林月兰似乎明白了他想说的话,她点头说道,“那段路比较危险,平常一些劫匪想要在那作恶,我一般都会让小白在那一段路巡视一下,看着善良之人,就帮一把。”实际上,让小白在那埋伏,就是在那等林德山的。

所以,实际上,那只大白虎从头到尾都是埋伏在一旁吗?

只是,他很是好奇的是,这只大白虎是如何知道他是来找林月兰的啊?

林德山疑惑不解的问道,“可是它怎么知道我是来林家村找你的?”

林月兰在林德山的跟前嗅了嗅,然后想了想说道,“可能动物的嗅觉比较灵敏,你身上沾染着红酒的味道,而这红酒,也就这么几个人有。”

这个解释似乎很合理。

林德山在自已身上嗅了嗅,根本就没有嗅出那红酒的味道,虽说他的嗅觉很灵敏,毕竟一个药材铺的老板,很多时候必须靠嗅觉来判断是哪一种药材。

但是,此刻,他是真没有嗅到身上的红酒味道,因为,他最后一次喝红酒时,是在三天前。

不过,动物的嗅觉本能就比人类高,所以,这只大白虎能嗅出他身上的红酒味道。

实际上,林德山并不知道,他是喝了滴有灵泉水的红酒,这灵泉藏存于他的体内,对于动物来说,灵泉对于他们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所以,小白就能立即判断出,这人就是这几天它要等的人。

当然了,这些无论是林月兰还是小白,都不会跟他解释的。

林德山解开了心中的迷惑之后,又对着另一只,同样是有些疑惑的说道,“丫头,那是马吗?”

一黑一白的纹路,看着有些,呃,有些显眼啊。

不过,白绒绒的大脑袋,看着很是可爱啊。

林月兰点头道,“是的,它是一只马,是在大拗山的野马,我看着它挺可爱的,就让它跟着我回来了。”

对于这个斑马的看似不似来历的来历,林德山是相信的。

一只百兽之王——大白虎,都能收服,还不能收服一匹马吗?

而且这种马,也就只有在深山里才可能出现,家养的绝不能会有的。

林德山和林月兰两人聊过一白虎,一白马,呃,暂时说白马吧,林德山就开始了今天的正题。

两人坐在院中的石桌上,他瞧了瞧四周,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丫头,我们在这说话,外面不会有人偷听吧?”

林月兰轻笑着道,“林伯,放心,有小白在,还没有人有这个胆子在外面偷听。”

林德山有些迷糊,“小白?”小白是谁啊?

林月兰指了指那只很是乖巧的大白虎,“呐,它就是小白。”

林德山有些晕了,这么大一只大白虎,山里的百兽之王,这丫头竟然就只叫小白,难道不是叫大白吗?

嘿嘿,林德山的脑路有时还是挺可爱的嘛。

既然丫头这么说,林德山也算是放心了。

他相信,以大白虎的灵敏性,只要附近一有人,肯定逃不过它的耳朵。

林德山从怀里拿出一踏东西出来,然后,打开,赫然是一堆银票。

林月兰微微诧异,很快明白,恐怕这些钱是卖紫云花的钱。

本以为,能卖了五千一万两的,但看着这厚厚的一踏银票,恐怕不止三四万两吧。

林德山把钱推到中间,有些激动有些狐狸的微笑问道,“丫头,你猜,这次卖给拍卖行的紫云花,是多少钱?”眼睛还对着林月兰眨了眨,似乎笃定林月兰猜不出来似的。

林月兰看着对她眨眼睛想要逗弄一下她的老顽童,眉眼一挑,然后,伸出手状似要把银票拿过来数一数。

“哎,不能动,”林德山一把银票压在自已的掌心下说道,“你只能猜,不能看,不能数。”

林月兰有些无语,说实话,她真不想玩这无聊的猜猜游戏,不过,看着林德山这激动高兴的模样,她也就玩玩吧,别扫了一个老人家的兴致。

林月兰低了低头,似乎林从他的掌心下看到这些银票的面额和数量,只是林德山一看到林月兰作弊。立即把银票压的更结实。

林月兰似乎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随意说口道,“让我猜吧,嗯,应该是四万两。”

本以为丫头百分之百猜不出来的林德山立即有些愕然,“啊……”竟然一次就猜中了,运气要不要这么好啊。

看着林德山没有回应,林月兰似乎有些好奇的问道,“林伯,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我猜错了?”

林德山拿开了手,摇了摇头,有些讪讪的说道,“没有,你一次就猜对了。”

林月兰的眼睛一亮,以一种激动兴奋愉悦的表情,大声的说道,“林伯,你没有骗我,真的有四万两?”

看到林月兰这么大声的说话,林德山立即有些紧张的说道,“嘘,小声点,丫头,你想给自已家招贼吗?”四万两绝对不是小数目,让一些不良之徒听去,说不定能做出杀人夺财的事呢。

林月兰讪讪的摸了摸自已的鼻尖,有些赧然的说道,“这不是激动嘛。一激动,说话声音就大了一点。”

实际上,她是配合了林德山的恶趣味。

这么点小钱,她值得她激动啊。

这是意外之中,哦,或许也可以说是有些意料之外的事儿。

毕竟,当初她自已认为,在这这周边镇上,或者是到县城里去卖,至多也就一两万两,而林德山拿到拍卖行去卖,以商人逐利的本性,也可能至多卖到三万两左右。

没有想到,林德山竟然能卖到四万两,可是足足多出了一万两。

看来,还是熟人好办事啊。

连这钱都能多给。

与林月兰玩笑了一会,林德山立即认真的说道,“丫头,这紫云花是直接卖给拍省城的广聚源拍卖行,那拍卖行的掌柜,又是我的熟人,所以,这东西我争取到了四万两。不过,”

林德山话锋一转,更是严肃的说道,“这一次的交易,你应该知道,我们将来可能会与他们长期合作的可能,所以,那人除了看我的面子,更多的实质是考虑到以后的合作利益。”

这是在告诉林月兰,这四万两的价钱,实际上,也算是拍卖行卖了一个人情给她。在表面上,拍卖行是赚了一大笔。

可是,拍卖行也作出了承诺,会在暗中阻挡其他势力的追查,让他们无后顾之忧。

林德山相信林月兰是个聪明人,会明白他的话。

林月兰听罢,也是很严肃慎重的说道,“要合作没有问题,但是,除了我要拿出诚意,拍卖行那边更需要拿出诚意。这一次,我同样是卖了个人情给拍卖行那边,这事之前,我也跟您谈过,我们这样的目的,您也很明白,除了也是为了以后的合作,更多的是,不暴露我们的身份,但是下一次,我会看着东西,按着实际价值,是拍是卖,有我决定,这没有问题吧?”真正要暴露身份时,她就必须去暴露。

如果就因为一次卖药材给拍卖行,让他们得到了甜头,看他们势当力薄,就想着天天以“卖”的方式给拍卖行,否则,就威胁或都逼迫。

这样的结果,她是绝不允许出现的。

林德山听罢,同样的说道,“丫头,你放心。拍卖行的信誉还是有的,我那老友,也是个考虑大局之人,绝不会做出这么卑鄙无耻之事的。”

林月兰点了点头,“这样就更好。”

只要那拍卖行不要这么贪婪无耻,她是可以和他们继续合作下去的。

严肃话题结束,林月兰就拿起银票,看了看。

有二十张千两面额,二十张五百面额,剩下的就是百两面额的,都是汇通钱庄的。

林德山说道,“我们这个小镇,太大面额,可能兑换不出这么的银子,所以,我都是让弄些小面额的银票。”最大面额银票,是五万两,然后是,三万两,一万两。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抽出八千两,十张五百面额和三十张百两面额的银票,递给林德山,说道,“林伯,当初我们的合作协议,就是八二分成协议,我八,您二,这八千两,是给您的,请您收好。”

林德山与林月兰当初签署那二八分成协议,实际上,那二成利他并不以为然,他不认为林月兰真的会时不时有那些珍贵东西来寄卖,但是,他又转念一想,能卖一件,也算是盈利一件,总之,他只是替林月兰寄卖,根本就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

可现在当他们第一次合作成功,就轻轻松松获得八千两,是他那药铺三年的总盈利还多,这让林德山觉得是做梦一般的存在。

这钱,会不会赚得轻松了啊?

林德山自觉没有出多少力,所以这八千,他收的有愧。

林德山从中抽出三张五百两民和五张百两银票,总共两千两,剩下的,都被林德山推了回去,说道,“丫头,我就拿能两千两就可以,剩下的,就不是我应该得的。我自觉没有多大功劳,所以,收这么多钱,心有愧。”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林伯,话不能这么说。既然当初已经协商的事,怎么能轻易改变?这一次是丫头运气好,从大山里找到一株紫云花,才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然果,下一次,只是几十两,或是几百两的东西,难道您也是认为您分得金钱多吗?再说了,”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道,“这一次紫云花卖到这么高的价,也是因为您的功劳,不然,以我的预估,那东西可能也就一两万两吧,又哪来让我多赚,是不是?所以,林伯,这八千两是你应得的,别说受之有愧什么的,丫头不爱听。以后,我还想好好的跟你合作呢。”

林德山不要这么多,但林月兰却不能昧着良心,真不给他这么多,那本来就是林德山应得的钱财。

商人重利,但是商人也是要讲诚心诚信,否则,一次伤透了心,下次还能合作吗?

她林月兰是爱财,但也要做一个爱财有道之人。

听到林月兰如此说,林德山推辞不过,也就没有再客气。

也像林月兰所说的,这一次是因为卖了高价,所以,他得的钱也多,但下一次,卖个几十两,几百两的东西呢,他还能嫌钱多吗?

两人正事过了之后,林德山就在小院中溜达溜达,看到院中的几顶小帐篷,很让他好奇,但是让他更加蠢蠢欲动的则是,他想去摸一摸,全身雪白雪白,毛绒绒的小白。

谁也不知道这个看着很是成熟稳重的林大爷,竟然会是个毛绒控,萌控啊!

林德山走到小白跟前,表情掩饰不住的欣喜,他伸手想,很想很想摸一摸啊。

但是,一伸手,小白的眼里就带着犀利不屑和鄙视的眼神,瞧了眼林德山,然后,又忽视过去,却散发着拒绝抚摸的气势。

林德山,“……”人性化的表情,他没有看错吧。

最后,林德山以一种期望希冀的眼神看向林月兰。

林月兰无语。

看来不让他摸一摸,她就会成为罪人啊。

林月兰为了安抚这个很有玩性的老顽童,只得委屈一下小白了。

“小白,让林伯摸一摸。”似有些命令的语气。

得到林月兰命令,小白的大眼里,立即露出一种委屈控诉的眼神。

说好的不让其他人靠近它的呢?

林月兰只是轻笑着看向小白,似乎一定要小白接受。

小白只得委委屈屈的走向林德山,但是那犀利的眼神看着林德山似乎是厌恶和嫌弃及淡淡的委屈,使得林德山以为自已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一般。

可是看着小白那委屈外加控诉的眼神儿,更加把林德山的心给勾得痒痒的。

他才不管小白的眼神,是不是真的对他厌恶嫌弃,他先摸完再说。

这机会,错过了第一次,可就没有了第二次。

看小白的样子,他会有第二次机会吗?答案肯定没有了。

林德山过了一把手瘾之后,总算在小白脾气快要爆发时,放开了小白。

一放开了小白,小白转身就走,而且走到另一个角落,屁股对着林月兰,似乎对林月兰生气,对着林月兰的霸道不满。

林月兰无语望天!

小白这是越来越傲娇了啊!

林德山知道林月兰要盖房子之后,他立即给自已争取了福利,对着林月兰道,“丫头,给我留一间房。这林家村山清水秀,风景宜人,是最合适养人最好养老的地方,我打算老了之后,就在这养老了。”

反正他无儿无女,除了镇里的药铺到哪都没有牵挂,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合缘的孩子,他还打算认林月兰这孩子为孙女呢,呃,这个想法是刚刚冒出来的。不过,不管了,反正他就想认了林月兰为孙女了,以后,他就赖定了这丫头了。

以他的直觉,跟着这丫头,只有享福的份。

想到认孙女,林德山想干就干了。

他立马有些情绪激烈的问道,“丫头,我想认你为孙女如何?反正我们同姓一族,你无亲无故,老朽也无儿无女,更别谈孙子孙女了,所以,我祖孙俩相依为命吧?”说这时,林德山还是有些忐忑的。

从林家落败,他变卖所有财产,来到宁安镇二十多年来,一直一个人孤独生活,现在看到小小年纪就被断亲脉绝血缘的林月兰,突然就想要一个人作为家人亲人的陪伴,安享一个快乐的晚年。

只是,他知道林月兰这丫头是个有主意的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认为他是在贪便宜呢。

毕竟,他前头刚把林月兰的四万两,哦现在是三万二千两给了林月兰,后头立马就说要认孙女,很让人误以为是有企图的。

但很显然林月兰却并不这么认为……

林月兰却很是严肃认真的问道,“林伯,你应该知道我是克星克亲的名声,如果我们以祖孙相称,而有可能会被我克死的,您不害怕吗?”清澈如泉的双眸里,却是从未有过的犀利和认真。

林德山摇了摇头道,“反正我也是孤家寡人,以后也不再打算娶妻生子,我现在只想要一个亲人,彼此依靠,如果我真是命薄,被你克死,我也认了,毫不怨恨。”

轻年时被最爱的人背叛过,爱情的背叛,使得让他再也不愿意相信女人,所以,从那之后,他就绝了娶妻生子的念头。

然而,临老了,他才发现自已真的很孤单。

林月兰听着林德山的回话,没有再想,点头道,“好!”我一定会让您好好的渡过晚年的。

末世前,她的父母在她十多岁时车祸身亡,末世后,本以为有爱情友情可以变成依靠的亲情,结果,直到临死被下药,才知道自已一直被他们利用。

穿越过后,原身虽有父母,有亲人,然却早已断缘绝亲脉,同样的变成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似乎,她的亲情缘,一直与她绝缘啊。

林德山想要在晚年有一个亲人陪伴,她也同样渴望亲情。

就如林德山所说,他无儿无女无孙,而她有父有母有亲人相当于无父无母无亲人,两人如果认亲,就是彼此之间的依靠。

所以,林德山的提议,她是心动的。

至于张大夫和那个至今无缘见面的师父,也同样是亲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开口叫的就是师祖和师父。

而她想要有个真正的亲人。

林德山听到林月兰应了下来,一开始是惊愕一般,随即反应过来,立即高兴的是个孩子一般,手舞足蹈。

“好,兰丫头,我们现在就去办认亲仪式,然后在官府作个登记,盖个户籍公文,我们就是祖孙是一家人了。”

林月兰真心的笑着摇了摇头道,“林伯,现在不行,我现在要先去找师祖,先说一下这个事。”

这么大的事,她必须先要通知一下张大夫,毕竟现在来说,张大夫是她唯一的亲人。

林德山立即想到当初林月兰找他合作生意时,说过,她拜医圣张中景为师祖入他门下,收入到神医李思靖名下为徒。

一想到,这丫头的的师祖师父是医圣,神医,林德山的眼神里立即变得狂热起来。

这是一种现代粉丝要见到自家偶像的那一种狂热。

林德山立即带着激动之情说道,“丫头,快带我去拜访拜访一下医……张大夫。”

林月兰带着林德山去了张大夫家里。

两个老头子,似乎一见如故啊,一个行医,一个卖药材的,似乎很有话题聊,一下子就把林月兰这个小丫头撇在一边。

林月兰咋了咋嘴,暗道,“明明说是为了认亲之事啊,怎么就把她撇向一边了。”不过这样也好,他们以后会有个合得来的伴。

“丫头,”突然张大夫情绪带着异常的激动之色,“小林说要认孙女,你愿意不愿意啊?”比张大夫小上一轮,所以张大夫叫他小林。

林月兰看着两个老头子热切带着激动的眼神,暗道,两老头子聊了这么久,才聊到这个话题啊。

不过,林月兰脸上却带着愉悦的笑绒说道,“师祖,我愿意的。”

张大夫立即拍板,异常高兴激动说道,“好。你们尽快办个认亲仪式,要让所有人知道,兰丫头你,要有个爷爷了,以后看谁再敢说你是孤儿,看我一针不把他扎得三天三夜躺在床上。”

至于林月兰的亲生父母,那是谁啊,不知道。张大夫也是个极其护短的人。

林月兰笑着道,“好!”

至于什么所有人,不就是林家村的人么,还有林老三一家,张大夫实际上最气的就是林月兰的亲生父母,太懦弱太不争气了,所以认亲仪式大办,就是为了隔应他们。

你们不是不要兰丫头这个孙女(女儿)么,自然有人稀罕。

不得不说,林月兰还是比较得老人缘的。

无论是里正,张大夫,或者是林德山,他们都是一心在维护着林月兰。

等蒋振南他们干活回来后……

“你们要互认为祖孙?”还是郭兵似乎尤为大惊小怪。

林德山看不得郭兵的大惊小怪,对着郭兵就虎着脸,说道,“怎么,不可以吗?”

郭兵一看到林德山的模样,自觉刚才的大惊小怪有些过了,让林德山有些生气了。

郭兵立马赔笑着讨好的说道,“可以,当然可以啊。你们之间绝对是绝配!唔……”

蒋振南重重的敲了一下郭兵的脑门儿,说道,“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绝配,又不是情人夫妻,简直是乱用词。

小三三只是捂着脸,不忍再看着郭兵。

他们发现,中尉大人,在林家村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是越来越犯蠢了。明明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啊。

郭兵捂着被打疼的脑袋,有些不服气的说道,“祖孙之间不可以用绝配吗?林掌柜和林姑娘,都姓林,可以都是一个人,连个亲人都没有,如果他们相认为祖孙,不是最好的吗?”

蒋振南对着郭兵哼声道,“就你多话。”

心里却在暗自嘀咕着,看来要回去拿钱拿地契的事,要尽快了,因为林姑娘增加了人口了,这花费肯定会更大了。

蒋振南这是完全忽略了林德山所说,他在镇上开了一家药铺的事实。

大家的意见几乎一致,所以,很快一伙人,开始立即商量了认亲仪式怎么举办,等等。

不过,说着说着,林掌柜突然想起一件事,他问道,“丫头,你之前说,你要圈下这周遭的空地,现在有很多村民不愿意,是不?”

林月兰点头道,“是的。”

林德山点了点头应道,“那行,我现在就去找你们里正,就说,凡是把地卖给你的,以后要是家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需要抓药的,我都收一半的费用。”

不是他在诅咒他们生命,而本身就是世间无常,谁能保证自已不生病。

对于不富裕的人来说,这人一生病,就是个无底洞,抛进去的钱,根本就没个影。

而这还主要就是抓药的钱呢。

所以,别半一看的费用,实际上算下来,可以为他们节省很多。

听到林德山如此说,张大夫也立即说道,“那我也收一半诊金。让他们瞧瞧,他们口中的克星,是有我们这些老家伙疼爱的。”

“嗯,老哥,你说的对。”林德山很是赞同的说道,“走,我们就找里正去。”

然后,两个老头子就这么去找里正了。

让后面的几个年轻人看呆了一会。

“张大夫和林掌柜,这就说干就干啊。”

两个老人家离开之后,蒋振南立即对着林月兰说道,“这样也不错。”即使是认的爷爷,但是却已经有了爷爷的名头,让那些讥笑月儿姑娘为孤儿的人闭嘴了。

况且瞧着林德山也会是个好爷爷的。

林月兰嘴角勾了勾,轻笑的应道,“嗯。”是不错。至少,她知道家里还有个爷爷要养了,让她有个牵挂。

郭兵几个人也是附和着,向林月兰说道,“林姑娘,这样子真不错了。”

林月兰只是笑着。

几个年轻人却说话时,出去的两个老头了很快去而复返,后面还跟着一个里正。

里正瞧向林月兰,喊道,“兰丫头,你真的决定好了吗?”亲爷爷还健在,亲生父母还在,要认别的人为爷爷,可能会被人背后指指点点。

然而,那对父母,唉,不说也罢,反正是他们各自的选择,至于林老三,就等着丢大脸吧。

这样也好,林月兰如果真认了一个爷爷,那她就不再是孤儿,孤苦伶仃了。

林月兰很是慎重认真的对里正点头道,“是,里正爷爷,我已经决定好了。”

里正点头道,“那行。刚才张大夫和林掌柜跟我说的事,我现在就给大伙儿传达出去。哦,对了,你们的认亲仪式什么时候办?要不要邀请什么人?”

张大夫全是出声道,“既然没什么问题,认亲仪式当然越快越好,要不,就明天吧。至于要请什么人,兰丫头就自已决定。”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里正爷爷,我本想简办,但两位老人想要大办一场。所以,里正爷爷,希望您的一家过来,还有我要去请卫伯伯,及林安太爷爷,至于其他人,我会摆上两张空桌子,摆上菜,他们会来,我不会阻止,他们不会来,我也不会勉强。”

她无心于整个林家村的人为敌,只是不要犯了她。

这一次,那些村民会来,她也会以后给些面子,照顾照顾他们,至于在背后说风凉话的人,呵呵,别想站她分毫的好处。

里正明白了林月兰的意思,然后很快就走了出去,转达这些消息。

很快,整个林家村的人,都知道了,林月兰,要认镇上药材铺子的林掌柜为爷爷,仪式在明天举办。

还有一个主要的消息是,凡是主动卖地给林月兰的人家,以后林家药铺和张大夫都会记个人情,以后谁有个头疼脑热,或者是疑难杂症什么的,都可以享受一半最为优惠的待遇。

这两个消息,简直惊炸了整个林家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