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再次作死(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被镇上林家药铺的林掌柜认了孙女,最气的人要数林老三及他们一家子。

明明林月兰是他们不要的连一根草都不如的东西,竟然会被他人当作宝,认了孙女。

这是在*裸的打他林三斗的脸,让他以后在村里没有一点面子。

“爹,这可咋办?”林大牛很是愤怒的说道,“那死丫头认别的人为亲,以后,我们怎么在村里做人啊?”

李翠花怒极尖声的叫道,“那死丫头,她怎么敢?她把我们都当死人吗?”

他们家不要的东西,宁可丢掉,也不能便宜别人。

“娘,那丫头现在有什么不敢了?”周桂香咬牙气愤的道,“她现在不但敢了,还大张旗鼓的昭告天下了呢。”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是阴狠毒辣,眼里淬满毒汁一般的让人心惊和恐怕。

她把林三牛被抓的怨恨大部分转移到林月兰身上,少部分是林老三一家子。

因为那一次,很明显是那死丫头挑的头,才让他们有此一劫。

仿佛戳到李翠花的痛脚,她立即跳起来大骂道,“那死丫头,良心都被狗吃了啊,林家辛辛苦苦养了她九年,她现在倒好,发财了,竟然认别人为亲了啊?那个扫把星,死克星,丧门星,天咋就不收呢?我们林家真是倒霉啊,碰到了这么一个煞星。”

李翠花的大骂,让微微低着头的周桂香,嘴角露出一些讽刺和讥笑。

李翠花啊李翠花,你就知道在这家里大骂、逞能,有本事自已到那死头家去骂啊。

不过,嘴上却是问道,“娘,那丫头今天大摆席面,我们要不要去?”

今天早上,很多村民都看到那丫头家里的那几个人,一大堆一大堆的肉往家提,很明显是为今天宴席而弄的。

对于一年到头,吃不到几回肉的人来说,那些肉可是足够让艳羡和垂涎的。

只是,害怕不害怕去吃,那又两回说了。

“去,当然不去,”李翠花尖声的叫道,“我不但要去,我还要去破坏他们,想要认亲,做梦!”

李荷花比较胆小,有些忐忑不安的说道,“可是娘,每一次我们去找那丫头时,都占不了任何便宜啊!”

不但占不了任何便宜,反而,被那丫头气得肝肺都要炸了,而且一次次都似乎被教训了。

所以,他们还是不要去闹为好啊。不然,还不知道那丫头会有什么招儿啊。

不得不说,这林老三家还算有个自知之明的人。

在吃过几次教训之后,懂得一些趋利避害的本能了。

只是很可惜,除了她,其他人都被愤怒冲晕了头脑,一口恶气被憋在了心里,恨不得立即发泄在林月兰的头上。

对于李荷花的胆小,立马让周桂香有些看不上,但实际上,对于李荷花,她也是暗恨。

如果林大牛去了牢狱里,她家二牛,是绝不会去的。

周桂香立即冷笑着道,“哟,大嫂,不上门去闹一闹,难道就让整个村子里的人,来低看我们,嘲笑我们一家子,说我们当草的东西,被别人当宝拾了去?大嫂,你这是存心要我们林家丢脸丢面子啊。”

她这是有蓄意挑拨之意。

反正我不好,大家都别想好。

果然,李翠花立即把苗头对上了李荷花,对着她就是大喝骂道,“你这个丧门星,你是猪油蒙了心吗,胳膊竟然使劲往外拐啊,什么叫我们占不了便宜?我们什么时候找那丫头是去占便宜的,我们去找她,都是去要我们应该得到的。”

李荷花被李翠花大骂,又恼又怒,气得脸色苍白,可是对于这个婆婆,她又不能还嘴,李荷花只得说道,“娘,我错了。”

李翠花看着李荷花认错,大骂声又放回到了林月兰那里去,让周桂香好些失望。

周桂香瞧了一眼站在一边一声不吭的林三牛一家,眼珠子一转,立即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呀,我说三弟三弟妹,你们的大女儿真是好福气啊,竟然直接认了镇上林掌柜为爷爷,那这么说来,林掌柜就是你们的爹喽。哎呀呀,真是恭喜恭喜,以后你们就可可以继承林家药铺了,月月拿钱,吃香的,喝辣的,等着享受好日子吧。”

周桂香的话音一落下,又引来的李翠花对林三牛的大骂,“你这个短命鬼,生的什么女儿,有了好吃的好穿的发财了,就想把她养大的林家抛开,哼,她做梦。我告诉你,林三牛,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从那死丫头那里要到赡养费,否则,你就带着你这些败家子丧门星,滚出林家吧。”

林三牛听到李翠花一说,脸色立即大变,不可置信的道,“娘!”

李翠花扬着头,哼声道,“哼,娘什么娘,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给我要到五百两的赡养费。这些年,我们林家养着你们一家子,不知花了多少钱,所以,你也应该补偿我们这些年的花费。”

真够无耻的。

明明是林三牛一家养活着一大家子,连最小的三岁儿子,都要下地干活的。现在反而像是在说,他们三房的人,在白吃白住一般。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林三牛自已作的,怨不得别人。

看到娘这里无回旋的余地,林三牛又把目光看向林老三,很是心痛和伤心的喊道,“爹人,你也是这种想法吗?我要不到赡养费,就要被赶出去?”

从小到大,他是最不受重视的那一个,所以,他想听话,想孝顺,想要多干活多劳动,甚至在委屈了自已,委屈了妻儿,跟着自已受苦受累,更甚至他们要自已亲手杀死自已的女儿,他也二话没话,这所有的一切他顺从,无非就是想要父母的认可,想到得到他们的一丝关心和疼爱。

然而,事实就是,无论他怎么做,他依然是就做得最错的那一个。

林老三接受到三儿子的心痛伤心眼神,然而,他却说道,“你娘说的有道理。那丫头,都要去孝顺别人了,为何就不能孝顺孝顺自已的亲爹亲娘。所以,你必须去要赡养费,否则……”否则之后没有说,但任谁也是明白,这否则的后果,就是把他们一家赶出林家。

林三牛失望伤心,但他一点都不忍离开这个爱,他有些麻木的表情,点头应道,“好!”

……

林月兰院子里摆着五张八仙桌子,其中三张,是林月兰这些人,里正一家子及林长卫一家子,剩下的两张,就是林月兰准备的空桌,上满了菜,这些村民们会来的,他们就来,不来的,她也懒得理会,反正,她是不会讨好任何一个自以为是的人。

这次下厨还是林月兰亲自动手,她年纪虽小,但有的是力气,所以,即使站在灶台前,踩着矮板凳,也丝毫影响不了她炒菜的动作,做出来的菜是色香味俱全。

不一会,这香味就飘出院外。

院子外,林家村的一些村民,都来回走动,从左走到右,再从右走到左,还时不时探个头,想要打量立马的一切,表情有些纠结,又有些茫然无从而知的感觉。

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进里面去吃一顿。

毕竟,里面的肉太多了,把人的口水,都勾得一股股流下。他们平时都省吃俭用,哪舍得买肉啊,一年吃不上几回肉的他们,当然在一看见肉的时候,嘴就谗了。

“娘,我要进去吃肉,我要吃肉!”一些小孩子闻着肉香味,受不住了,就开始大吵闹起来了。

“爹,好多好吃的,我要去吃,我要去吃。”

“吃什么吃,也不怕把自已吃完,你给我乖乖的站好,再哭,我就打死你这个讨债鬼了。”大人呵斥小孩的声音。

“宝宝想吃啊,这……这让爹再想想吧!”有些人犹豫的道。

“爹娘,你们看看,那多大的一块肉肉啊,红红的,看着好好吃,我要去吃。”

“我了要去吃,你们不让我去吃,我就一直哭,一直闹。”

这些都是家里有几岁小孩子的人家再闹。

“老头子,我们好久没有开晕了啊。”看着那一桌子的肉菜,说不谗不羡慕,那肯定是假的。

“婆娘,今天我们进去吃肉吧,你都好久没有买肉吃了啊。”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怎么没有把你吃死啊。”一个女人大骂着自已的相公,“这种肉,能吃吗?”她是指林月兰有克星的煞名。

“哎呀,长风,长东,你们要去吃饭?”有人看着林长风和林长东往门口方向进去,很是惊讶。

林长风笑着道,“我好久没有吃肉了,进去解解谗。”话是这么说,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进入了里面吃饭的人,都可能想着与林月兰这个克星交好的人。

没有看到林长风手里捏着一张红纸吗?这就是给林月兰这丫头的恭贺之礼。

随礼,按着自已的心意,小气的就一个二个铜板的,大方一点,可能会随些碎银。

“咦,长兴,小柳,你们这是?”有人看着夫妻两和一个孩子要跨进的步子,再次惊讶了。

林长兴不爱说话,周小柳脸色有些红的说道,“我儿子非要说来吃肉,无法,我们只能带他来吃肉了。”同样是以小孩子为借口,实际上,就是存了交好之心。

林长兴和周小柳在打算把地卖给林月兰时,就存了交好之心了。

他们看着林月兰一天天长本事,心里有些羡慕,想着与林月兰交好,看看她能不能带人富一富了。

有人有些惊恐的问道,“难道你们不怕被克吗?”

林长兴夫妻两没有说话。

对于说林月兰克星克人之说,林月兰已经十二岁了,除了林明清那事,和周家那事之外,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人被林月兰所克啊。

可林明清的事,也是林老三他们给搞出来的,根本就不能算克吧,还有周家的事,明明是他们儿子赌博作死,竟然也算到林丫头身上来了。

思想前后,林长兴夫妻俩认为,林月兰身上的克神,并不是那么强烈。

所以,一家人商量之后,林长兴三口过来了。

之后,又有几人进了院子里。

“咦,这林三牛看着气势汹汹的大步走过来啊,亲爹亲爷爷来了,这下,这丫头能不能认好亲,还不好说了呢?”这是有些看好戏的热闹啊,同样的更多的人,则是幸灾乐祸神情。

也不知是对林月兰幸灾乐祸呢,还是对林三牛这个亲爹幸灾乐祸?

两张桌子,只坐满了一张。

看着吉时要到了,郭兵他们连忙准备好茶和蒲团子。

因为屋子小,直接就把仪式按放在院子中。

林德山坐在石桌的东面中央,这个代表“尊”的位置。

林月兰端着茶,正想跪下,突然外面了一阵骚动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则是大声的责骂声。

外面的吵闹声当然影响到了里头,里正、张大夫和林德山一听到那尖利的大骂声,都是紧紧的皱了一下眉头,就立即松开了。

里正说道,“吉时不能错过,兰丫头,你继续,我去外面阻拦一下。”

说着就要站起来,却在蒋振南给阻止了,他锋利的目光扫了一下门外之后,冷声的说道,“里正叔,这仪式需要你在场作证人,还是我们出去。”

吉时绝不能错过,所以蒋振南几个大男从,立即就往外走去,阻止外面的人,想要破坏仪式。

至于林月兰呢,则是秀眉轻皱了一下,然后,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的跪下来,对着林德山脆声声的说道,“爷爷,请喝茶!”

林德山一听到林月兰喊爷爷时,表情立即激动起来,眼角有一滴闪烁的泪光,他带着有些激动哆嗦的手,安稳的接过林月兰敬过来的茶,打开杯盖,轻轻的呡了一口,然后说道,

“丫头,以后我们就是祖孙俩了,是至亲相依为命的亲孙女了。我林德山没有什么大富大贵的财富,但是,我仅有的一家药铺——林家药铺,我就交给你了。相信我近的好孙女,一定会好好打理的。”

这是说,林家药铺,以后就是林月兰的了。

林德山的话一出,对于张大夫他们来说,似乎是预料之中的事,但是对于坐在桌子前,等着吃饭的村民来说,这简直是把自已的全部财产,全部拱手送人了啊。

那以后,林月兰就是林家药铺的掌柜,那以后,这丫头不做事,就只是管理一下林家药铺,就能让自已吃好的喝辣的啊。

只是认个爷爷而已,就天下掉下了一个馅饼,这好事好的不能好了。

林月兰有些微微诧异片刻之后,也就没有推却林德山的好意,她笑着道,“好,孙女一定会好好打理林家药铺。如果我要把林家药铺开遍天下,可不可以啊?”

前一句听着很认真没有任何问题,但后一句,林月兰则是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话。

当然了,在场的人,包括张大夫,也都当作了玩笑话。

在他们认知里,林月兰把林家药铺开遍青丰郡省,他们还能当作认真的话来听,认为林月兰或许有这个能力,但是开遍天下,这话就是玩笑了。

所以,到后来林家药铺真是开遍天下时,张大夫和林德山他们一直在感慨当初认亲把林家药铺给交林月兰时,把林家药铺开遍天下,他们竟然会当作玩笑话,真不知当时怎么会这么想。

至于在场的其他人,在后来也同样感慨万分,他们自认为的玩笑话,竟然都实现了啊。

当然这些话都是后话,暂且不提了。

外边

林三牛站在林月兰的院门前,脸上一副忧心伤心状,表情却是一片愤然,他盯着院子里的动静,怒气冲天的大声喝道,“死丫头,你给我出来。你亲爷爷,你亲爹还没有死呢,你竟然就敢明目张胆的认亲,是不是都把我们当死人了啊?”

有时,人的天赋潜力真是无穷大的,只是被人激一激,就真的上门来恼了。

还厚颜无耻的承认自已是亲爹亲爷爷,似乎完全忘记了,林月兰与他们断绝了全部亲脉关系。他们与林月兰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哎哟哟,这么脸皮厚的承认自已是孩子她亲爹了啊,”从里头走出来的郭兵对着林三牛朝弄的说道。

因为蒋振南对外的话少,所以这羞辱林老三一家的话,还是让除了在林月兰面前拜亏,平时笑面虎伶牙俐齿又毒舌的郭兵来做吧。

他只要站在一边威慑威慑一下就行。

锋利的眸光扫了一眼站在林三牛后面的林老三一家。

平时张牙舞爪,背地里恨林月兰恨得牙痒痒,骂得不知有多欢的李翠花,此刻竟然一声不吭的也站在自已最瞧不起三儿子身上。

郭兵穿着一套宝蓝色唐装,双手叉在胸前,勾起唇瓣,更是讽刺看向林三牛,然后撇过他,直接对着林老三说道,

“哎呀,我说林老三,林姑娘认别人为爷爷,不会让你吃醋了吧?这可怎么好呢?认都认了,已经是爷孙俩了,就算你吃醋也是没办法的事。

林老三,本大少爷给你一个建议吧,每天早晚三柱香,跪拜自已的列祖列宗,然后念一百声,我错了,三个字,坚持个三年,说不定,林姑娘又把你这个曾经的亲爷爷给认回去了,你说是不是?”

郭兵的话一落下,引来众人的大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