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林三牛真被赶出去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一个小辈戏弄,被大伙儿嘲笑,让林老三又羞又恼更是怒。

他气势冲冲的冲动了林三牛的前头,想要上前给郭兵一个巴掌,但看到身体强壮,气势威严逼人的蒋振南,他猛然畏缩了下,又立马止住了自已的脚步,指着郭兵大喝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来指责我?”

“拍!”

“啊!”

“啊!”

前一声是巴掌声音,这是郭兵对着林老三的脸,伸手就是一个巴掌。

后一声,则是众人的尖叫声,带着一种不敢相信的惊讶表情。

再后一声,则是李翠花不可置信尖锐的大叫声。

郭兵给了林老三一个巴掌过后,眼神迸发出犀利寒冽,他冷冷的对着林老三喝道,“你又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拿手指着本少爷!再有下次,你伸拿只手,我就让你断你拿只手,你信不信?”

郭兵突然给林老三一巴掌,让在场的人,分外的诧异,但更惊讶后这个容貌俊美清丽,优雅温善的偏偏少年公子模样的人,气势竟然如此凌厉悍然。

一个不名身份的外村人,一个寄人篱下的外人,竟然直接动手打了本生本土的林家村的人。

这太让他们诧异了。

林老三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李翠花先是大声的大骂道,“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打我家当家的,你竟然打我家当家的,我跟你拼了。”

李翠花说着就冲上前去,以一种要拼命的架势,扑向郭兵。

当然了,李翠花是个女人,郭兵不能动手,所以,站在一边的蒋振南手里突然冒出一颗黄豆,手指一弹,就射向了李翠花的膝盖。

“啊!”

李翠花跌了个狗吃屎,四肢趴在地上,嘴里啃了一嘴的泥沙,真是狼狈极了。

“哈哈……”有些人看着李翠花的模样,实在可笑,就不由的大笑起来,对于给李翠花面子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

李翠花的两个媳妇,看着李翠花那摔的丢人的模样,也实在想笑,但是,丢人的是她们的婆婆,所以她们只能很是辛苦的忍着,然后,两人上前,把李翠花一前一后给扶起来,装模作样很是关心的问道,“娘,怎么样?摔着了吗?”

就这么短短瞬间发生的事,让林老三根本就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他被人打得一瞬间,只感到脸颊平疼痛,眼冒星光,然后,整个人都懵了。

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他被人打了,而且被一个年青小辈给打了,更重要的是,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外来年青小辈给打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已,自已一个当爷爷的人,竟然会被一个可以儿自已儿子孙子的年青人给打了。

他这一巴掌,把他的里子面子,都给打得一干二净,以后,他怎么在林家村抬起头来啊。

只是让他更加错愕的是,他家的婆娘同样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人。

林老三气得脸色铁青铁青的,额头上的青筋一鼓一鼓的,似乎要随时炸裂一般,双手紧紧握拳,青筋同样爆突,随即爆炸。

林老三反应过来之后,立即怒火冲天,对着郭兵就是厉声喝道,“你竟敢打我?”他没有去管李翠花如何,只是想着为自已讨回面子。

郭兵双手叉着胸前,一副高傲不屑的表情看向林老三,嘴角带着讽刺的说道,“我就是打你,你又能怎么样?有本事,你就打回来啊?”

林老三看着郭兵这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更是气得恨不得打回去,但是,看着郭兵及他身边几个身强力壮,气势骇人的男年青,立即缩瑟了一下,不敢伸手。

只是他一转头,顶着半边迅速红肿的猪头脸,对着林三牛发怒道,“你是个死人吗?没有看到你爹被人打了吗?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眼睁睁的看着自已亲爹被打,竟然无动于衷。”

李翠花偏心是众人所知的,知道在李翠花眼里,她家的三儿子只是累死累活牛马的命,可是对于林老三,有时看着李翠花对三儿一房实在过份,才会偶尔呵斥制止一下李翠花的行为。

所以大伙儿却有认为,至少在林老三的心里,这个三儿子还是个儿子。

然而,上次三人坏心做坏事,被承认之后,要一个人顶替罪名去牢狱,这林老三竟然要求无辜的三牛进去,真是让大伙儿惊诧了一下下。

这偏心真是偏心到了天边去了。

大牛二牛四牛是儿子,三牛简直就像是捡来的。

这不,现在也一个模样,明明他的其他两个儿子,大牛和四牛对于他被打之事,没有任何表示,但林老三却偏偏大骂林三牛,还骂得如此难听。

林大牛和林四牛也是同样的站在他的旁边,对于他被打之事,同样的视而未见的模样,但林老三偏偏对林三牛发脾气,明里暗里的意思,要林三牛把人给打回去。

林三牛确实听话,林老三骂时,他除了脸色难看一点,没有为自已做任何辩解,随即就很是听话的三两步冲到郭兵面前,看样子就是要找郭兵了。

对于林老三,郭兵可能下一点手,毕竟,那老东西忒不是东西了,与林月兰也是隔了辈的长辈。

但是,对于林三牛,郭兵还是有些小顾及的,毕竟这人是林月兰真正的亲爹,虽说已经断绝关系了。

但龙宴国是以“孝”治天下,在孝字当头的时候,断绝关系的子女都必须有义务赡养绝情的亲生父母。

所以,郭兵担心如果林三牛冲上来打他,他要不要还手啊?

林三牛没有想过任何后果,他只是心里有一股怨愤,那种得不到父母宠爱重视的憋屈和委屈。

因此,他双手握拳,朝着郭兵肚子的方向,就打过去。

“砰!”

有人摔倒在地的声音,但别误会,摔倒的人,不是郭兵。

既然不是郭兵,也就只能是林三牛了。

林月兰一身红裙子站在郭兵的前面,她伸出的拳头还没有收回,犀利的眼神的射向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林三牛,表情冷厉,语气冰冷的说道,“我的客人,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动手教训的!”

林月兰的骤然出现,让所有人万分诧异,因为除了蒋振南,谁也没有看到,林月兰到底是如何的站到了郭兵的前面。

或许是看到了,但是他们只看到“嗖”的一道黑影从里头迅速跑了出来。

林三牛看到突然出现的林月兰,他坐在地上,两手撑地,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复杂,瞧着有些愧疚,但是随即他就被愤怒取代,他对着林月兰说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敢打你的亲生父亲,你这么不孝,就不怕天打雷霹,得到报应吗?”

林月兰一点都没有被威胁的惧色,她冷笑着道,“如果真有报应,那应该也是报应那些冷血无情,谋害人性命,连亲孙女亲女儿都要杀的畜牲身上。”

没有提名道姓,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骂林老三他们。

有些人惊骇于林月兰的胆子,竟然敢如此对林三牛。

“说吧,你们今天闹上门来,又所谓何事?”林月兰冷笑着道,“别告诉我,看着我是别人的孙女,你们心里不平衡了,今天特地来搞破坏的?呵呵,现在仪式已经举办完了,就算你们心里再不平横,也是晚了!”

这此话说出来,明显就是讽刺林老三一家的。

听到林月兰认完亲了,林老三一家气得脸色铁青铁青的。

林三牛有一瞬间的愧色,但更多的还是愤怒。

他大喝的道,“你说什么混账话,再怎么说,我林家养了你九年,你开口叫爷爷,叫爹叫娘也有九年时间,现在竟然想要撇开,这就是不孝,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林月兰听到“良心”二字,简直觉得好笑至极,犀利的的反驳道,“九年,你们现在竟然还有颜面在我这儿嚷嚷着那九年,你们是不是忘记了当初所算的一笔账了啊?如果你们真是忘记了,那行,我可以再给你们算一遍,如何?我倒要看看这‘良心’二字,倒底是个怎么样的*,到底是谁的良心被狗吃了。”

林老三一家人一听,立即瑟缩了几下,尤其是刘荷花和周桂香往后面靠了靠。

林三牛脸上的表情一阵红一阵白,分外的难看。

但今天他似乎就是与林月兰杠上了。

他那双有些暗淡的双眼,突然转了转,然后,就对着林月兰的方向跪了下去。

嘴里大声的说道,“兰丫头,爹求你给我们一条活路吧?以前我是对你不好,但是,你看你有本事之后,日子已经过得很好了,不是吗?”

林三牛的突然下跪,简直震惊了现场所有人,包括林月兰自已。

好在林月兰反应迅速,在林三牛在要跪下来的那瞬间,立即就转移自已站定的方向,然后,像是事先商量好一样,林月兰迅速退开,蒋振南的动作也丝毫不亚于林月兰,自已站在林月兰离开的地方。

所以,林三牛跪向的方向,有林月兰变成了蒋振南。

蒋振南虽同样是小辈,但他有军职在上,龙宴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所以除了皇族之人,何人的下跪,他都能承受。

林月兰即使与林家断绝了关系,但是无论如何血缘关系不能改变,生养身份不能改变。

所以林月兰不能接林三牛这一跪,蒋振南可以。

如果林月兰真接受了林三牛的这一跪,那她就真正的要遭受千夫所指的责骂了。

天下只有子女对着父母下跪的礼,却根本没可能有父母对着子女下跪之说。

这事是真正的要遭受报应,天打雷霹的诅咒。

这林三牛真是心狠,为了达到目的,竟然无所不用极其,竟然突然来这么一跪,他这是再一次想要把林月兰逼死啊!

有些人心里暗叹,却对林三牛很是瞧不上眼,更是不屑。

这人真是太无耻的父亲。

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人怎么想,但这一次,林三牛真是把蒋振南给惹怒了。

蒋振南本来冷酷无表情的脸,此刻却压抑着难得的怒气,他冷厉的对着林三牛,说道,“看来你真是个好儿子,好兄弟,为了那一家子不是东西的东西,竟然能狠下心,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林月兰,真是个蠢货。”

林三牛被骂的一阵耳臊,但是为了……

林三牛坚持着自已的动作和行为,他咬牙说道,“不管你们是打我好,骂我好,我今天必须要到林月兰给我赡养费用。不然,我就要赶出家门,所以,兰丫头,求你救救,给我一条活路吧。”

嘶……

听到林三牛的话,所有人都倒了一口气,随后,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向林老三一家。

这些人想钱真是想疯了,竟然如此下作,用赶出家门,来威胁自已的亲生儿子,这简直不是人,是畜牲了。

林月兰倒似乎没有一点意外,有今天的这样的情况,只是本以为林三牛真是个蠢的,没有想到此刻,却给自已聪明一回,知道剧烈的反抗一下,把他们威胁自已的事,暴露出来。

这一暴露,不管林三牛是否问她要到赡养费,林老三为了面子,就暂时不会把林三牛赶出家门。

然而,他此举却真正的惹恼了林月兰。

林月兰径直走过一直藏在人群中的陈小青,看着她泪水满脸,厌恶的眼神一闪而过。

她对着陈小青说道,“你们就如此在乎跟他们住在一起吗?即使你们干活干得最累,吃得最少,这两个孩子受得只有皮包骨头,也没有想着分家单过吗?”

陈小青是个矮小同样是个软弱无能的小女人。

她对着林月兰是有愧,但是对于她以夫为天的人来说,夫君是最大的,所以丈夫怎么说,她就跟着怎么做?

虽说是累是苦,但也是这么过来。

不想有一天,被她抛弃的大女儿声声质问。

陈小青脸色一白,不知怎么回答林月兰。

林月兰此刻却说,“如果你能带着孩子离开那家人,我可以保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你愿意吗?”

为了隔应林老三几个人,也同样是为了挑拨林三牛和陈小青之间的夫妻感情。

如查能让林老三和林三牛几人懊悔不已,她倒是很乐意助一把手。

然而,陈小青的表现,却让林月兰有些失望。

陈小青却摇了摇头,表示拒绝林月兰。

随即,林月兰走向林三牛,眼神带着犀利和讥诮,冷声的说道,“你的活路从来就不是我给的,是你自已给自已的。之前,我也没有给任何的赡养费,你们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所以,别给自已找借口了,说来说去,不就是要钱吗?”

说到这,林月兰停顿了一下,随后声间很是洪亮的说道,“我是有钱,那是我冒着用生命危险从悬崖绝壁上采药材,所卖而得,是我用性命所换来的钱财。我为何要给你?

别说什么子女要赡养费,之前九年,都是我靠劳动力把自已养活,我不觉得是你们把我养大,就欠了你们的一样。

再则,我与你们断亲绝亲脉,就是要孝顺,也是轮着一个一个来,林家每一个孩子给多少赡养费以表孝心,那么我也同样给多少赡养费。

只是我记得我上头有好几个哥哥吧,所以,他们给了多少?没给吧。既然他们都没给,凭什么就我要给?

最后,我林月兰是个女孩子,自古以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根本就没有任何义务,去赡养娘家的父母,不然,以后,谁敢娶,又是谁敢嫁?至于我虽说不是嫁出去,但是断了亲,就相当于泼出去的水了,同样没有任何赡养义务。

以上种种总结下来,我再问,我林月兰凭什么要给你们赡养费啊?”

林月兰的话几乎挑动了在场所有人的神经。

没出,嫁出去的女儿,根本就没有赡养父母的义务,除了他们只有一个独生女儿,但是那也要看婆家愿意不愿意了。

如果连女儿都要赡养父母,那么女儿出嫁的礼金就要得啊,直接白白送出去啊。

但是得了礼金,又想要人家女儿赡养,这不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一个模样。

兰丫头虽说不是嫁出去,然而,却比嫁出去更加惨烈,凭什么要她一个孩子赡养林老三一家子啊?

众人的心思大同小异,风向早已经偏向了林月兰这边了。

“就凭着我们要你给,你就得给,否则,你就是大不孝,我们可以上衙门告你?”李翠花根本不管任何蛮横的说道。

林月兰很是无所谓的说道,“那你们去告啊,我等着!”

随后她就对着蒋振南他们说道,“把他们都给我好好的送回去,别打扰几位老人家吃饭。”

说完,就转身进了屋里。

留下的众人有些疑惑,这是怎么送啊?

随即,他们就很快明白了怎么送的。

只见他们随意在林老三他们身上点了几下,然后,这些人就不能动了,最后,一个手中一个,提着他们往林老三家房子方向而去。

留下的一众人张大了嘴巴一直看着。

一天后,林家村再闹出一则新闻,林老三夫妻真把林三牛一家四口给撵出来了。

只是这些都不管林月兰的事,她听到这些事,也只是冷笑一下,她以为至少目前林老三不会把林三牛一家真正赶出去。

只是看来,她之前是高看了林老三了。

当然了,这些都不不关她的事,她此刻的重心都放在买地和盖房子的事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