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蒋振南离家出走 盖房机遇/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林姑娘,不好了,咱们头儿,他离家出走了。”

一大早,林月兰的院子里,就有着惊天动地的大叫声。

林月兰在空间里正睡得香,突然听到房门被人“砰砰”的敲得极响,只能皱着眉头从空间里出来,穿戴好,打着哈欠,开着房门,对着敲门的郭兵,立即没有好气的说道,“叫什么叫,一大早叫魂呢!没看到本姑娘睡得正香吗?”

郭兵手中拿着一张纸条,脸色焦急的对着林月兰说道,“不是,林姑娘,我家头儿,他离家出走了啊。”

林月兰听着这话,有些惊奇,“你家老大离家出走了?”

“是啊!”郭兵猛点头。

林月兰有些疑惑的道,“好端端的,他为何要离家出走啊?”

郭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留下了一张纸条,他出去一趟,大概半个月时间而回。”

说着,就把手中的纸条拿给林月兰看。

林月兰打开纸条一看,一句很简单的话:月儿姑娘,我出去一趟,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请勿担心!

我靠,我忙都忙不过来,谁有时间来担心你啊。林月兰在内心暗腹。

林月兰对着郭兵这大惊小怪的举止有些看不上了,她翻了翻白眼,漫不经心的说道,“他要出走就走呗,又不是小孩子,会把自已弄丢,有什么紧张大惊小怪的啊。”

然而,郭兵却更是着急的道,“林姑娘,你难道忘记了,我们是被人追杀的吗?他现在贸然出去,万一被那些人发现,肯定会在圣上面前,参他一本擅自离职,玩忽职守,不把圣上放在眼里的罪名等等,最最主要的是,头儿他很可能会再一次被杀灭口啊。”

这几个月,他们之所以没有直接回京城,就是怕京城那些人布下天罗地网,还没有见到圣上之前,就被人杀得一干二净了。所以,这几个月别看他们都在劳作,实际上,一直在等待机会回京城,把那些人杀个措手不及。

可是,他们的头儿,他们的将军大人,也不知道脑子抽什么风,竟然来个离家出走。

郭兵及其他三只都着急,但林月兰却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她轻云风淡的说道,“你们家头儿又不是智障,你们能想到的,他会想不到?还是你们真把你们英明神勇,果断聪明的将军大人给看扁了?再说了,你们头儿脸上的疤痕给治好了,根本就不用带着面具了,就算他去了哪里,谁又认识啊?”

说到这,她猛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转头看向马棚,很显然,马棚里的烈马,被骑走了。同样的,以烈风那个样子,有人能猜测到蒋振南的身份才有鬼。

不过,林月兰却心里对烈风划上一笔,明明答应跟在她身边的,现在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跟着原主人走了,把她这个现主人放在哪里啊。

听到林月兰如此说,郭兵几个觉得有道理。

也是,一看到桌子上的离家出走的字条,他们就立即心慌担忧起来,现在冷静下来了,他们也觉得自已太过大惊小怪了。

蒋振南离开,并没有影响林月兰分毫,她继续忙着自已的事。

由于张大夫和林德山的给力,再加上里正林亦为的劝说,在三天之内,林月兰把那些空地买回七七八八了。

因为林德山突然认林月兰为孙女,那买一百多亩地所花去的一千多两银子,没有人有疑惑了。

原因是,包括里正,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么多钱,是林德山所给的。

实际上,这些钱真正的由来,也就只有林月兰和林德山祖孙两清楚。

因为药材铺的生意,林德山在认亲的第二天,就回镇上去了,不过,本想带着林月兰去,让店里的人,认认这个大小姐,未来的主人。

只是因为这些天,林月兰要忙着收地,抽不开身来,因此,回镇上之事,就挪后了。

只是在处理这些事的两天,也就是在蒋振南离开两天,她心里没来变得变得很是烦躁,所以就想着做事,转移自已的注意。

林月兰坐地院子中的石桌子前,一手撑着下巴,一后轻敲着桌面,再瞧了瞧桌子上的地契,自言自语的说道,“四十八户人家,现在有五家人的地,没有买回来,林老三、顾三娘、林冲、林老六,及林长治。”

林家村虽叫林家村,但是也有外姓人,林家村占了大多数,四十八户,外姓有将近二十户的样子。

不过,关于老宅子的地,全部是姓林的人家就是。所以,除了顾三娘死了丈夫,要以她的名义卖地,其他都是姓林。

林老三不卖可有的说,顾三娘是之前她结了仇,到现在对于上次让她们中疮,丢名声之事,而怨恨,所以不卖地给她,也是有原由。

林冲,是她刚穿越过来时那二狗子的爹,因为二狗子被林月兰吓过,到现在都有些傻,他们自认为是林月兰的错,所以,这怨恨之下,也没有把地卖给林月兰。

林老六一家,则是与林老三一家一样,是个贪心不足之人,自把林月兰那越往后,这地越是廉价的话放在了脑后。他们就想着所有人的地都卖了,就剩下他家的隔在那,肯定会让林月兰着急,到时,他们就可以坐地起价,卖个高价了。

至于林长治,林月兰想了很久,才想起来,是住在村头的一个在村里算得上比较富裕的一户人家。

除了里正家,外姓地主严家,就数他家最富了。

因此,做人做事自认为高人一等,只是他这次的不卖地的原因,是与林老六打着一样的算盘,想要坐地起价,卖个高价。

林月兰用手撑着脑袋,嘴角浮出冷笑,“呵呵,既然机会给过,你们自已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望了望天,看着天上还不怎么炙热的太阳,算了算时辰,应该是早上八点的样子。

随即,她低下头,轻轻抚摸着卷在她手腕上的小绿,轻轻说道,“小绿,咱们干活吧!”

小绿伸出尖芽,弯了弯道,“嗯,咱们干活去。”

然后,林月兰就整装待发,和小绿出去了。

林月兰第一站去的就是顾三娘,而且是光明正大,意图很是明显的朝着而去,路上的村民,一看就知道,这林月兰的目的。

“咦,这兰丫头竟然会在村里走动了。”有些人很是惊奇了。平常,林月兰除了去里正家,几乎不在村里走动。

“呀,看着她去的方向,怎么像是顾三娘家啊?”

“你说的还真是。”

“哎,我听说兰丫头那一百多亩地,都买的差不多了,就只剩下四五家人不肯卖了,其中就有顾三娘家的。”

“走,我们瞧瞧兰丫头要做什么去?”

“好呀。”

随后,这些不干农活的人,不远不近的跟在林月兰后面,想要凑一份热闹去了。

林月兰一到顾三娘家门口,没等敲门,顾三娘就提着一把锄头出来,看样子,是要打算出门了。

只是一看到林月兰站在门前,顾三娘脸色立即一变,声音尖锐的问道,“你过来做什么?你害得我母女俩还苦吗?”

本来有几个好人家相中了她家英子的,结果那事一出,那些人立即打消了这些念头,还到处诋毁她家的女儿,是个心机深沉恶毒的女孩子,出门了也是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这一切都是拜林月兰所赐。

但是,她们家没有男人,家族里的人,一直恼恨她们,怎么可能为她母女两出头?而她们自已根本就斗不过林月兰,所以,现在只能把怨恨埋在心里。

这一次林月兰要买地,她就偏不卖,即使再穷再苦,她也不会把地卖给林月兰,这个死丫头。

没有想到现在这丫头竟然找上门来了。

林月兰的表情似笑非笑,然后,漫不经心似的说道,“顾大娘,我来做什么,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才对。”

“不,不,我不知道。”顾三娘大声说道,“你给我走开,我要出去干活了。”

林月兰很是“听话”的退让一边,给顾三娘让了路出去。

顾三娘有瞬间的错愕,随后,就拿起锄头匆匆的打算离开。

“顾大娘,小心走路啊。”林月兰在她背后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

顾三娘心头一慌,她猛得转过身来,大声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耸了耸小肩膀,轻笑着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让你自已注意脚下而已,万一摔胳膊断腿了,那就是大事了哦。”

说着,她已经径直从顾三娘身边离开,任凭其他村民的吃惊。

下一家,林冲家

林冲夫妻干活去了,留下林冲的娘和二狗子在家中整理院子中的菜。

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林冲娘正在给菜地浇水,她对着正在给蔬菜捉虫子的二狗子说道,“二狗子,你去开开门。”

二狗子把捉到的菜虫子,扔到了鸡舍里之后,就去了开门。

只是当他一开门,看清敲门的人时,立即大惊失色的道,“鬼啊!你走开,我不是故意杀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你去严猫儿,去找英子……,呜呜,奶奶,我好害怕!”

林冲娘一听到二孙的惨叫声,立即惊慌起来,连忙跑出来,看到林月兰站在自家门前时,脸色分外难看,她厉声的吼道,“你来干什么?你害得我们家还不够吗?”

林月兰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了。

怎么与顾三娘的台词一样的呢,怎么也不改改啊?

不过,此刻林月兰表情冷厉,讽刺的说道,“呵呵,林奶奶,你们真会颠倒黑白啊。当初明明是二狗子把我打晕了过去,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倒怨起我来了啊。这世上还有这样天理吗?”

“我呸!”林冲娘却是愤恨的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吓唬我家二狗子,他会变成这样?”

二狗子在林月兰醒来之后,跌跌撞撞跑回家之后,因为受到惊吓,晚上发起了高烧,把脑子烧得有点傻了,他不记得什么事,看着人只会咧着嘴笑,林冲一家又怒又心疼又无奈,人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大夫说,花再多的钱,也可能治不回来了,再说,他们家里也没有这么多钱给二狗子治病。

由此,二狗子就变得有些傻呼呼了。他们一家人不放心,同时也怕丢脸,只得让林冲娘每天看着,不让二狗子出去,至于二狗子到底成何模样,村里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只是这次林月兰突然上门,二狗子的样子才现于人前,只是模样似乎再次受到惊吓。

所以林冲娘才会对着林月兰带着极大的愤恨。

只是林月兰冷笑着道,“怎么只许你家二狗子杀人,就不许我吓唬吓唬他?你听听刚才他大喊什么,说不是故意杀死的。林奶奶,这话,在场的所有可是都得一清二楚的。”

说到这时,林月兰错开了一些位置,刚好能让林冲娘能看到外面所站的一群人。

林冲娘看到外面的人群时,脸色嗖的吓得发白,正想说些什么时……

“要不我们去县衙掰扯掰扯,到底是二狗子杀人所犯罪责重,还是二狗子做贼心虚,被自已的吓傻了,然后把罪责推到我身上来了?”林月兰继续说道,“林奶奶,你来跟我说说,这是哪门子道理?”

林冲娘听到林月兰如此说,脸色立即气得煞白,她大声的问道,“那你到底来我家,是什么意思啊?”

林月兰笑着道,“我来的目的很明确,你转告林冲叔,我要你家的地,今天晚上给送过来。”

“凭什么?”林冲娘很是不服气的说道,“我自家的地,我想卖就卖,不想卖就不卖,我现在不想卖地,你能怎么着?”

林月兰不气反笑,她瞧了一眼缩在角落里,抱着脑袋浑身哆嗦的二狗子,嘴角勾了勾,带着些嘲弄的问道,“如果你们想二狗子这么下去,你们不卖地可以!”

林冲娘听罢,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明白,她疑惑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冷笑着道,“他的病我能治,但是我要你们老屋那片地来换,记住,是换,不是卖!”

这一次说完,也不再理会林冲娘那惊讶的表情,再次走开。

再一家,就是林长治他家。

林长兴住在村头,盖了一栋三间大青瓦房,一看这生活就比其他村民好。

那些跟着林月兰的人家,一直跟到了林长治家。

后面的人,个个人都交头接耳起来。

“看来,今天兰丫头要找的人家,都是还没有卖地的人家。”

“是呀。只是这长治与兰丫头无怨无仇,为何也不愿意把地卖给兰丫头啊?”

“我听说,那一次踢打兰丫头时,长治的小儿子也有份,这一次不卖地给兰丫头,估计就是心虚。”

“哎不是吧,这不是更应该把地卖给兰丫头的嘛,不然,万一哪一天兰丫头报复起来,他们家能承受的起吗?”

“谁知道呢?不过,兰丫头也不会是随便报复的人吧,不然,兰丫头应该早就把之前欺负她的人报复回去,也不至于到现在没什么动静吧?”

“是啊,现在兰丫头要钱有钱,要能力有能力,要报复起来,也不至于等到现在没有动静不是。”

“嗯,是啊。也不知道长治家到底在想什么。”

“我看长治家是打着坐地起价的主意吧?”

林月兰很快就到林长治家,看着紧闭的院门,眼底的目光一闪,看来是躲起来了。

林月兰没有猜错,林长治一家确实躲了出去。

林月兰先找了顾三娘,再找林冲家,这两家都没有卖地给她,这个信息,很快就传到了林长治的耳朵里,他不大的眼睛一眯,立即就猜测到,下一家,肯定来找他了。

所以,他立即让一家子躲了出去,他自已躲在屋子里。

林月兰看着紧闭的院门,冷笑着道,“长治叔,我知道你在屋子里。我现在并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只是在告诉你,你家的地,我不要了,但是,我家的地,你们一家休想经过,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也同样不管里面的人,是什么反应,也同样走开了。

这一举动,让后面的人,一阵愕然。

就这样的完了?

不过,转念一想,那地卖给了林月兰之后,那些地方就成了林月兰的,过往的路,也就变成了林月兰私人的了。

所以,她不让人家过路,还真是占理。

但是,林长治家的田地,大部分是后山的凹地里,而去凹地,必须经过林月兰家门口,没别的路啊!

这种威胁,确实比报复受用啊。

农村不就是靠地生活嘛。

本以来,林月兰会继续走下去,去林老六,或者林老三家,然而,大伙儿跟啊跟的,直接跟到了林月兰家门口,然后,进院,关门。

不去了?

这些像无所事事的人,有些面面相觑。

“哎,你说兰丫头怎么不去林老三或者林老六家,听说这两家地多,却一点都没有卖啊?”

“或者是兰丫头先歇一歇?”

“诶,不管了,我还要干活呢。”

“我也是,跟了一上午,我的话也没有干完呢。”

人群陆续散了。

而院子当中的林月兰却轻轻抚了抚小绿,说道,“小绿,你说,给林老三和林老六一个什么样的教训呢?”

小绿弯了弯尖芽,说道,“主人,要不我们还像上次一样,把他们的衣服都扒光了,让他们再一次没有衣服穿?”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这个不好。”一次被人扒光了,有人只是觉得谁在搞恶作剧一般,但是再来一次,还两家一起,任谁都可能猜测到这是有人故意捣鬼了,而且这目光太过明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了林月兰身上来。

小绿人两片绿叶抱着自已的尖芽,看着像是在思考状,问道,“那主人,我们要怎么教训他们呢?”

这一次不但要教训,还要让两家主动上门把地卖给她。

林月兰人眼珠子一转,随后就小声对小绿说了几句,然后,就见小绿拍了拍两片绿,很是清脆的应道,“行,我现在就去。”听着,像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很快小绿,就从地里钻走了。

林老六家,他大儿子林大明有些担忧的说道,“爸,你说这兰丫头会不会上门来找我们啊?听说,已经去顾三娘,林冲及林长治家啊。”

林老六心里虽有些着急,但表面却是安稳平静,他说道,“她要我们家的地,就必须出二十两一亩,否则,不卖。”

林大明有些迟疑的道,“爹,二十两银子,会不会太贵了啊?”

林老六哼声道,“哼,贵什么贵,反正那丫头得到林记药铺林掌柜这么多钱,她又不缺这么点银子。”

林大明正想说两句,可是眼神一瞄,就瞄到院子里种得一颗树上,竟然挂着一只大蟒蛇。

“爹!”林大明脸色立即吓得苍白苍白,赶忙叫着林老门瞧着。

对于蛇,农村人还是很敬畏的,特别是那种大蟒蛇,更是让人敬畏和畏惧。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蛇是神灵,是龙的前身,所以,大伙儿称蛇为小龙。

但是,蛇虽是小龙,可大家很是害怕见到它们,因为他们有毒,会咬死。

现在院子里的树上,猛然出现一只大蟒蛇,都把他们吓着了。

林大明和林老六立即退远几步,然后,抱着拳头,小心的说道,“大仙,不知大仙大驾,请大仙饶恕。”

看着小龙无动于衷,林老六暗暗松了一口,但随即吓得他们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因为小龙会说话了,它的声音带着浑厚缥缈仙家之感。

它说道,“林老六,明天你将会有一场大灾,需要花八十两。”卖地的钱,再加上他家的所有积蓄刚好八十两。

林老六一听,立即傻愣了,问道,“大仙,什么灾儿?”

小龙很是神秘的道,“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本仙可以提醒你们一句,林月兰这个丫头,可是被上天照顾的克星之女,凡是欺负过她的,都会有灾有难,所以,也是灾星之体!好了,泄露太多,本仙也该走了,该怎么做,你们心里很清楚。”

说完,瞬间消失。

留下惊呆的两人。

这一幕,又同样的发生在林老三家,除了银子数量不一样之外,其他都一样。

很快,真有大仙的事儿,就传遍了整个林家村,再一会,又很多人知道了,林月兰真是个克星,还是个灾星之体,凡是欺负过她的人,都会有灾有难。

一听到这样的事,所有人都在反思自已,到底有没有欺负过林月兰等等。

不到晚上,就在下午,没有卖地的五家人,都乖乖的拿着地契上门了。

顾三娘上午出去,被大石头绊了一下,摔断了腿,需要钱医治,林冲家,需要林月兰出手医治二狗子,林长治家为了过路费,林老六和林老三,则是被吓住了,而乖乖奉上了地契。

因为他们不卖地,就表明他们欺负了林月兰,那么明天两人真有可能大病一场,那就惨了,所以就迫不及待的把地契送上门来了。

对于这些土地,林月兰也不想特地去占任何便宜,除了林冲家,其他人,林月兰都是按着四两一亩来给的,比买下等地还便宜一两。

这到了他们自已手中的钱,再想想那些一亩买到十六两的人,立即懊悔不已,但林老三和林老六兄弟俩在第二天还是生了一场大病。

两人老头一生病,家庭里各种矛盾就爆发了。

当然,这些都不关林月兰的事。

“小绿,你真棒!”关上了门,林月兰对小绿很狠的表扬一翻。

既然地契全部到好了,明天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开工盖房了。

第二天,胡工匠兄弟早早就来到林月兰家。

他们手中带着各式的工具,和提着自已的小包袱。

林月兰指着收过的老房子,对着他们说道,“这些房子现在都是我的人,你们可以选中一间两间,打妇干净,暂时居住,省得再自已动手造一间简易房子。”

胡家兄弟五人立即眼前一亮,脸上的表情有些惊喜。

之前,他们还谈论了要不要盖简易房子,结果,现在根本就连这事都省了。

胡工匠他们安置自已带来的东西之后,就出来了。

胡工匠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小林,那个监理工呢?”

林月兰说道,“他现在出去了,一会就会回来。”

胡工匠道,“那行,我们先忙,等他过来,我们再认识一下。”

胡工匠他们开始干活了,林月兰就干别的事了。

说到干别的事,其实主要是造酱油。

空间的酱油,她要留着自已吃,给悦来客栈的酱油,当然是自已做出来的。

一开始,制酱油时,炼了很多次,才勉强成功。

胡工匠从林月兰手中接过图纸,先是一愣,继而狂喜。

他激奋的道,“这图纸,这图纸,莫不成是小林自已所画出来的?”

他情绪激动去小屋里找到林月兰,快速的问道,“小林,这是你设计出来构想,是不是?”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是啊。胡师傅,有问题吗?”

胡工匠立即摇了摇头道,“没有。”随后,他又小心的问道,“小林,这张设计图,可不可以卖给我?”那些大户人家要盖房子,就是需要那些构思巧妙,让人住的舒服的房子,这张设计图,恰好附和这些。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拒绝道,“不行!”她只想要自已的房子独一无二,不想与你重复。

不过,林月兰看着胡工匠的那失望的神情,张开了嘴说道,“不过,我可以给你设计另外一经丝毫不逊于此的图纸,而且哪户人家喜欢什么样的样式,我都可以设计出来,不过,”林月兰认真的说道,“我的图纸可不是白给的!”

听到林月兰说,这图纸不是白纸的,胡工匠立即收起自已激动的表情,认真的看向林月兰,问道,“那你的意思?”

“卖!”林月兰直言道,“谁家喜欢什么样的设计图案,就把这张图纸卖给他。”

现代建筑设计院里的设计师们,一个高级工,或者是著名设计师,设计一栋,有得高达几百万呢。

所以,作为古代第一个建筑设计师,她肯定也要收钱的,而且她还要高价收。

能买她图纸的人,肯定是有钱不在乎钱的人。

胡工匠再认真的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卖?”

“按房价而估,有高当然有低!”林月兰说道。

胡工匠紧皱着眉头,对着林月兰说道,“小林,让我考虑考虑吧!”

实际上,胡工匠没有考虑多久,估计是与他的弟弟们进行了商量和评估价值,然后,很快又返回来了。这一次,是五兄弟都过来了。

胡工匠说道,“小林,这事我应下了。”

林月兰点头道,“好!”

这一个“好”字一出,名动天下的第一顶级建筑设计师新鲜出炉了。

也让胡家五兄弟,跟着赚得金盆满钵,而且按着林月兰的建议,成立了这个天下第一家房建公司和设计公司合并的公司,而最大的股东,却是林月兰。

当然了,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