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林记药铺的改革(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直接赶到了林记药铺前停了下来。

林月兰先从马车上跳下来,然后站在马车前,很是随意的对着林德山说道,“爷爷,我们已经到了。”

林德山拉开车门,从里面下来,一只手抚着自已的胡须,面上以长辈的慈祥,很是激动和高兴的对着林月兰说道,“孙女,让爷爷把铺子,给你介绍一下,然后让小林他们认认铺子的未来主人。”

从他们坐同一辆马车到下车一少一老的对话,简直是震惊了周围带着一份好奇之心看热闹的众人。

爷爷,孙女,这是什么情况?

林掌柜消失几天,就有一个孙女了?

这个孙女还不是别人,而是有林家村有名的克星。

林掌柜姓林,林家村的那个克星同样姓林,难不成他们真是祖孙女不成?

只是,林掌柜虽说姓林,但与林家村可是八辈子挨不着的,与林家村的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啊?

周围的众人,一时之间有些不明白了。

不过,林德山转过身,两手抱拳,对着众人,带着激动心情极好声音响亮的说道,“各位街坊邻居,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我林某有一件好消息向各位分享。”

说着这一句,他就把林月兰带到人前,说道,“就是我林某有孙女了。而这个孙女就是林月兰。”

林德山说完这一句,再一次惊诧了周遭所有的众人。

林家村的克星,那个孩子真成了林掌柜的孙女了。

太让人意外了。

只是,这孙女,又是怎么回事啊?

有人带着疑惑好奇之心,大声的问道,“林掌柜,据我所知,这孩子好像是林家村的吧,而且这名声,也是让人忌讳,你怎么就成了她的爷爷了?大伙儿可都知道,你与林家村毫无任何关系的哦?”

林德山听到这个说林月兰的不好,他脸色一变,语气立即有些不好说道,“我家孙女有什么让人忌讳的名声,克夫克亲吗?哼,纯粹是无稽之谈。别说我这孙女,还未及笄,未嫁一夫,说她克夫,是否太过荒诞?未曾克过夫,又哪来克夫?

再说,克亲,各位,你们亲眼见过我家孙女克过她的亲人吗?还是你们只是道听途说而来,就认定了我家孙女克亲了。

要知道,这段时间,我住在林家村,可是亲眼见到过她的亲人,个个都是活蹦乱跳的,这又哪里来的克亲了?还有你们,个个眼里容不下一个孩子,难道不觉得心有些不宽吗?不说我家孙女跟你们八辈子赶不着,就算是克夫克亲也克不到人你们的身上,你们又何必出口伤人呢?”

林德山也是个极其护短之人。

既然林月兰已经是他孙女了,他就不允许任何人当面说他孙女的不是。

林德山的话音刚落下,这周围的群众,想了想,确实有些道理。

这林家村的克星,与他们根本就挨不着边,别说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克夫克亲,就是真的克夫克亲也克不到他们身上去。

他们有必要如此对待一个孩子吗?

林月兰清眸扫视了一眼那些表情变化的群众,心里有些惊叹。

这古代人,还是比较纯朴的,只是就是有些迷信和偏听偏信。

不过,这也不怪他们,迷信这事,就是在几千年后,在某些落后农村,也还是存在。

林德山看到大伙脸色的变化,声音又缓了下来,他继续说道,“我知道各位对于我和我孙女之事很是好奇。那我就不瞒着大家。

大伙儿都知道,我林德山无妻无儿无女孤独的一个人。只是人老了,有时就想要一个快乐有人陪伴的安享晚年,丫头呢,虽说之前有至亲,但已经三年前就已经断血缘绝亲脉了,同样是个孤苦无亲的孤儿,而我林某与这丫头有缘分,所以,我和这丫头在林家村众人的见证之下,认了祖孙亲。

从此之后,我林某就有了个孙女,我祖孙俩相依为命成为最亲的亲人了。

今儿个,还同样需要各位的帮忙,就是请大家在此见证下,我林某这家林记药铺,转给我孙女林月兰来继承,以后也请各位来捧捧场!”

说着,又对大伙儿抱拳。

林掌柜这些年与街坊邻居相处的不错,而他对所有客人都是童叟无欺,价格合理,甚至有一些给不起药钱的穷苦人家,他或者让人赊帐等以后有钱再给,或者是收便宜一些,如果真的很穷很穷,给不起药钱,又等着药来救命的人家,这药材是免费赠送等等。

很多人对林德山很是感激,因此,林德山给大伙儿介绍孙女,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林掌柜,肯定的,肯定的。”

“恭喜林掌柜,恭喜有了孙女了。”

虽说心里在暗自腹诽,这才把孙女刚认过来,就把自已的产业转过去,是不是太傻了啊。

万一这孙女不认他,又想霸占他家的财产,这怎可了得啊?以后真能安享晚年吗?他们都有些狐疑。

当然了,他们只是心里说说,或者与其他耳语两句,但在林德山面前,是万万不可说的。

林德山接受了众的恭喜之后,就手拉着林月兰,带着众人跨进了林记药铺。

林记药铺的三个店员小二,都早早就在厅里等着了。

因为之前,林德山跟他们说过,这个日子带着林记药铺的继承人,给他们认一认,将来,这药铺的主人就是林月兰了。

这三个在听到掌柜说孙女时,着实让他们惊吓了一跳。

他们都知道掌柜的没有任何亲人,但这药铺在掌柜的归西之后,总要有人继承这林记药铺吧。

因此,他们三个人也是有些小心思,就是想在林掌柜面前表现的最好,说不定林掌柜就有可能考虑把店铺转给他们其中一人来继承。

对于这可能是将来自家的产业,当然是很用心的去对待,去经营了。

不过,却在突然有一天,林掌柜认了一个孙女,然后,再没有过几天,这个孙女就成了林记药铺的继承人,再又没两天,直接从继承人转变为准当家人了。

他们的心也跟着落差起伏,对于空降的当家人,当然是很不满,及一肚子怨言的。

如果是其他人,也还好一点,但是,却偏偏是一个名声不好的孩子。

有那样名声的当家人,生意肯定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只是,他们掌柜的要把产业让给林月兰,他们这些个学徒及店员,也只能尊着这个当家少东家了。

林德山对着三个学徒兼并店员说道,“小林,小张,小周,以后,我孙女林月兰以后就是店铺的主人,叫东家!”

“东家!”三个学徒齐声的叫道,但却并没有几分服气和真心。

林德山知道他们心不服,口也不服,但也不多说什么,以后,丫头自会让他们心服口服。

林月兰站出来对着人他们说道,“我知道三位跟着我爷爷做学徒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三位可以算得上是我的师兄。

但情份归情份,事归事。

如果你们的心还在林记药铺上,做好自已的本份工作,那么,我就敬你们是我的师兄,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们。

但如果你们有个二心,或者想要背叛林记药铺,那就别怪我这个新任东家,对你们不客气,到时,我会让你们跪下趴着走。我劝三位师兄,最好别试探我的话,因为我不有那么有耐心,让你们去试探。

总之就是一句话,你们不背叛林记药铺,不背叛我,那我这个东家,就绝不会忘记各位的功劳,绝不会亏待你们,有一块肉,我必定会分半块给你们吃。但是,背叛的后果,却不是你们能承担的起的!”

三个店员学徒,与林月兰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知道这个孩子聪明过人,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孩子不但聪明,而且气势也很强啊。

这不,他三个都还没有开始说什么,这孩子就直接给他们来了个下马威,气势凌厉摄人,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不敢有丝毫的作他想法。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手往额头上一摸,湿润润的,一瞧就知道是出冷汗的原因。

他们第一次被人一道语言,就能被威慑出一身冷汗。

虽说因为林月兰的出现,把可能给他们的利益,被她给抢走了,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三人只是学徒工而已,并不是林掌柜关门弟子什么的,只要林掌柜不开口,他们根本没有权利去干涉林掌柜的任何决定,包括把药铺交给谁去管理。

他既然选择了林月兰,那么他们三个只要好好做事,相信林掌柜也绝不会让林月兰亏待于他们。

而林月兰刚才自已也说了,只要他们没有任何背叛之心,那么她就会好好的对待他们,不会让他们吃亏。

小林、小张、小周三人立刻打了一个机灵,那种不屑带着轻慢的眼神,立即变得恭敬起来,再次应道,“我们记住了,东家!”

林德山抚了抚胡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这三人训实务的态度,算是比较满意了。

与此同时,以前根本就没有认识过林月兰,也不知道她真正为人如何,但是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们都被林月兰那种凌厉摄人的气势给吓了一跳。

这丫头的气势好逼人啊。很多人心里这样的惊叹,只是把林记药铺交给了这丫头之后,不知以后是个怎么样的发展,毕竟,这丫头还有着那样的一个名声,不管怎么样,都是会被人所忌讳,影响这药铺生意是肯定的。

想到这些,他们又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虽说林德山说这丫头的克星名声,是人以讹传讹,道听途说,但这丫头被最亲的亲人,最亲生父母放弃已经成为事实,也让她克星的名声,得以落实。

不管别人如何想,林月兰今天在所有人的见证下,从林德山手中正式接过了林记药铺,以后这当家作主的人,必定是林月兰。

是好是坏,只得看她自已的经营,或者是看天意。

但人定胜天,现在的任何人都无法得知,这林记药铺会在短短三年之内就会成为天下第一药铺,而那时,他们又似乎早已经了然,因为这三年的发展趋势,让他们已经变得麻木了。

林记药铺换了一个新主人,这消息如风一般很快吹到了宁安镇上的每个角落。

可是一些贫苦穷苦人家,却有些忧心忡忡,担心这新东家,不知会不会有林掌柜这般善心。

不过,很快他们的忧心变得放心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林月兰也是如此。

林月兰要改变药铺的格局。

第一,林记药铺邀请作诊大夫,在林记药铺大堂只要作诊三个时辰即可,并且给大夫付高额薪酬。

第二,每个月的逢5和0的尾数日期,比如5号,10号,15号等是林记药铺义诊时间,凡是贫困穷苦人家,这些时日,都可以得到免费看诊和治疗,免费抓药材人,但义诊不包括那些有钱人家。

第三,如遇到重大病疾,她这个东家亲自诊治,富人诊金千两,贫困人家,免费看诊。

这三条信息一出,把那些家人有病,无钱医治的人家,仿佛看到了医治的希望,都乐得感动的大哭。

而且更让人意外和惊讶的,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竟然会医术,而这医术不低于任何一个大夫。

因为,有人听说过,林家村的那个林明清秀才,瘫痪在床三年,现在能够慢慢站起来了,而他能站起来的原因,就是这个孩子出手医治。

所以,一时之间,林记药铺,在宁安镇上成了许许多多穷困人家的希望。

“娘,娘,您的病有治了,您的病有治了,林记药铺请了大夫坐堂,而且还是免费义诊,都怪儿子没用,没能力挣钱给您老人家治病,让您躺在床上受这么大的罪。”一个只一条手臂的三十来岁的男人,坐着床前突然大哭起来,而床上躺着一个面黄肌瘦,只剩下一皮骨的老人。

那个老人听到儿子的话,灰暗的眼神仿佛一下子被点亮了,有了希望之光,她颤巍巍的抓着儿子的另一个手臂,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儿啊,这是……这是真的吗?”

能不死,谁愿意死啊。

何况她根本就放不下好这唯一的儿子,她还想要活着看到儿子成亲生子呢。

这个男人猛的点头,反握着母亲的手,说道,“真的,娘,这是真的,娘。”

老人家眼里在儿子的话一落下,眼角就流出了两人眼泪。

另一个家里

“女儿,我的女儿,你可以继续治病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一个妇人抱着自已的看着只有五六岁的女儿,激动的说道。

那个小女孩,则是摇了摇头,眼里没有一点波动,她平静却又似浑身无力气的说道,

“娘,我不治了,为了我的病,娘被爹休弃了,为了我的病,你把所有的积蓄都已经花光,还借了这么多的外债,为了我的病,你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刺绣,都把眼睛给累坏了。

但是,那些钱花去了,我的病却毫无起色,娘,这镇上所有的大夫都断言,我的病治不了,只能等死的份,所以,娘,不要再浪费那些钱了。

你现在把那些钱存起来,等女儿走了之后,你可以有个保障。”

一脸憔悴的女人,哭着摇了摇头道,“不是,瑶儿,我的女儿,是林记药铺,他们的新东家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我去给找她看一看吧,说不定她就能治了。”

这个女儿再次摇了摇头,依然平静的说道,“娘,那些医术高明的大夫,都是要高诊金的,我们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别浪费那些钱了。”

“不,不,女儿,你听我说,那个新东家有承诺,给穷困人家,可以免费看诊,还可以免费抓药,所以,女儿千万不要放弃。你是娘的希望,如果你走了,你让娘可怎么办啊?”

这个女孩子一听说竟然是医术高明的大夫免费看诊,一直平静无澜的眼眸里,立即惊起一道诧异之光,她的声音终于有些波动激动了,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娘,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嗯,是真的。”这个娘流着泪分外激动的擦了擦眼泪,说道,“明天,明天是10号,是林记药铺义诊的时间,我们明天就排队再去看看,好不好?”说好不好时,这个娘表情眼神,充满了对女儿的哀求。

女儿点了点头,应道,“好!”

这样的故事,发生在宁安镇上的第一个贫困家庭,都是那些因为病情而充满绝望哀痛的人家。

但与之想反的则是,那些被抢了生意的医馆和其他药铺。

“荒谬,真是太荒谬了。”一家医馆大夫掌柜气急败坏的大声道,“一个卖药材的店铺,竟然去抢医馆的生意,请得还是那种三流大夫,难道她就不怕把人给看死吗?啊!”实际上,在他眼中所谓的三流大夫,那医术却比他们这些医馆大夫的高呢。

林月兰请了两个大夫,轮流换着值班。

这两个大夫,是通过林德山的关系,从县城里挖来的大夫。

“掌柜的,我们的药材今天又没有卖出去,”一家药铺的小二愁眉苦脸的说道,“这已经是第三天这样的情况了。”

掌柜的沉着脸问道,“都跑去了林记药铺?”

小二低着头应道,“是!”

这个掌柜低吟道,“看来,得想个办法,不然,我这个药铺迟早要关门大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