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阴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记药铺的门前,排着一条如长龙的队伍,这些人当中,有面色发黄憔悴不已的,有捂着嘴巴极力咳嗽的,也有瘸着腿,伤了胳膊的的等等,他们此刻都是面色有些焦急的看向前面一个带着口罩,为病人把脉的大夫。

没错,今天是义诊时间。

很多穷人一大早就过来排队,生怕错过义诊时间。

林记药铺,因为每天一个大夫坐堂,所以,每天只能看诊前50名,那些重大患者除外,因此,有的人在前一天夜里不睡,也要在林记药铺门口等着。

一个只有一只手臂的青年男人,背着一个老人,站在林记药铺的门前,然后,心情带着激动的说道,“娘,娘,我们已经到了林记药铺。”

背上的老人家也明显欣喜,苍老沙哑的声音与她儿子一样,带着激动,说道,“儿子,儿子,真的吗?就到了林记药铺吗?”

独臂青年应道,“嗯,是的,娘。不过,娘,我们还是来得有些晚了,门口已经排了一些人了。”

老人家立即安慰道,“没事,没事,儿子,我们就这样排着吧。你找个地方放下来吧,你背了一路,累了。”

独臂青年摇了摇头道,“娘,我不累。”

他瞧了瞧四周,那些椅凳都被人给占了,而其他,也没有合适的地方,把娘放下来歇一歇。

背上的娘,指着一个角落说道,“儿子,你把娘放到那个地方吧。”

只是独臂青年却是摇了摇头道,“不行,娘,那个地方太暗了,我很难看到人,万一你出了事,可怎么办。娘,我还是背着您,我不累。”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褂子的青年,这白色褂子,就像是现代的那种医生护士的上班服,他过来对着独臂青年客气说道,“这位壮士,请跟我去厅堂里拿牌号,然后你就可以把你娘放厅堂里休息了,而你可以继续拿着排号,继续排队去。”

这牌号,对林记药铺对一些行动不便的病人,安排的休息床位号码,以免他们在外面久了,让病情加重。

当然了,这并不是所有病人都有这种待遇,而是要看病人所得病轻重缓急的。

听到这人这么一说,独臂青年,很是震惊及诧异。

这里竟然还有床,给病人休息的床,真是让人惊讶了。

他们早听说了林记药铺对待病人,很是客气和友好,但亲自体验,他说不出一惊讶和感激。

他立即点了点头道,“好,好,我现在拿牌号去。”

这个独臂青年安排老娘之后,就出来继续排队。

到第二天,林记药铺的坐诊大夫开始给病人看病时,这个从昨晚开始排队到今天早上的队伍,早已经超过了五十个了,但是这些人却不想放弃。

轮到独臂青年时,她老娘已经被人背了出来,坐在大夫面前。

大夫给老人家把完脉之后,就对着独臂青年说道,“她实际上没什么病,只是早年时,没吃饱,没吃好,再加上长年的劳累,而落下的病根,也就是肠胃的问题了。一会老夫开些调养肠胃的方子,你去里面抓些药,一日一副,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即可。”

这位大夫所所的肠胃问题,换现代话说,就是肠胃炎。

这急性肠胃炎,一旦发生起来,那是满地打滚,疼得不得了,所以,很多病人都会怀疑自已会不会痛死。

当然了,这种病,只要开对了方子,再调养一段时间,就完全可以治愈的。

听到大夫诊出来的结果,再次让独臂青年给诧异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大夫,大夫,你会不会看错了,我娘她每天肚子疼得打滚,看过一些大夫,说是得了不治杂症的啊。”

“放他娘的狗屁,谁告诉你们,这是不治的杂症啊?谁他娘的这么坑害你们的啊。明明只是你娘肠胃虚弱,再加上又乱吃药,吃食坚硬,给造成的伤害。根本没有患上什人不治之症。”

华大夫的脾气也是火爆啊,一出口,尽是脏话。

不过,他也是确实气得。

会看诊多年,不知看到过多少赤脚大夫,仗着那么点皮毛医术,竟会吭人。

独臂青年听罢,脸上立即惊喜对着旁边的娘,高兴的说道,“娘,你听到了吗?大夫说你的病能治,根本就不是什么大病,所有,你要好好的吃药,好好的养身体,知道吗?”

老人家也是激动的哭了起来,她点头道,“好,好,娘听大夫的,听儿子的,娘会好好吃药,然后把身体养好,再也不会东想西想了。”

最后,母子俩,从店铺里抓药出来,走出林记药铺,眼睛微红,嘴里还一直对着大夫和林记药铺,千感激万感恩的。

在他们出来时,有一个妇人抱着一个脸色极黄的6岁孩子,急冲冲的喊道,“大夫,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我女儿快要死了,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一个妇女以一种很是冲击的力量快速的跑到了华大夫跟前,抱着女儿立即跪下来,对着华大夫哭喊的道,“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华大夫看清妇人怀中孩子的面容时,立即严肃的说道,“你赶紧把你女儿抱进内堂去。”

妇人很是听话的立即站了起来,有些心慌意乱的抱着女儿往里冲去,差点就摔了一跤,好在店小二及时接住,才免除把孩子抛出去的惨剧发生。

小二把孩子放在病床上之后,华大夫随即跟着过来,先看看了他的肤色,脸色发黄,皮肤上红痣,以小红点为中心,扩散成蜘蛛网状,接着华大夫就给小女孩把脉,片刻之后,他的脸色极其不好。

他放下孩子的手之后,立即对着小二说道,“小林,立即给当家的发信号。小周,你立即给一片人参片过来。”

小林听到要发信号,脸色猛得一变,瞧了一眼病床上,看似奄奄一息的孩子,没在多话,立即走到后院,对着天空就发了一个信号弹。

小周,也立即从内院切了一人参片出来。

孩子的母亲,虽不知道这大夫为何这个时候要店员发什么信号,还要切人参片这么贵重的药材,但她只关心她女儿的病情。

她哭着问道,“大夫,我女儿怎么样?我女儿她怎么样?她不会死的,对不对?”但她自已的眼神还是表情,都显示好无措惊慌。

她明显感觉到她女儿渐渐失去活了,失去气息,现在就只差咽最后一口气。

但她还是想抱着希望,希望女儿能出现奇迹。

明明,前两天,她就告诉过女儿,她的病可以再治了,女儿也答应她,会好好活下去。

只是她们实在没钱了,所以,只能等着林记药铺义诊日期。

可是,为何就两天时间,这病情就急剧恶化?

她现在十分懊悔了,为何她就要等两天呢,如果两天前,她能带着她过来,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华大夫给孩子的嘴里含了一片人参之后,心里只能暗自叹气,他能做的就只能这样子了,之后,就看这孩子的命了。

瞧着旁边一直懊恼悔恨担心惊忧的母亲,他只能安慰道,“你放心,你的孩子也许能救下来的。”他说了也许,并没有把这事说死。

妇人一听,眼底里呈现了一丝希望的亮光,她急的道,“大夫,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华大夫没法点头,只是说道,“老夫现在给这孩子吊了一口气,如果这孩子命好的话,只要她等一会,撑到另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到来,那她一定会活下来的。”

随即,他就拍了拍孩子的头,说道,“孩子,一定要撑住啊!”

妇人不知道要等谁,但是,她一定要让孩子等到那个人的到来,她一直在孩子旁边,跟她讲述过去的喜怒哀乐,嘴里一直在说道,“瑶儿,我的女儿,为了娘,你一定要撑住啊,等你病好以后,我们娘俩,就好好的过日子,好不好?”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所有人紧张这个孩子会随时而去时,一道小巧的人影突然进来,大声的问道,“那个病人在哪?”

……

在宁安镇上的某处房屋,聚集着好几个人,似乎在商讨着什么。

如果有人在这,一定能够立马认出,这些人基本上镇上的药铺掌柜,各处医馆的大夫。

“我们必须想办法,把林记药铺给搞下去,”一个一脸横肉当着凶狠表情的中年男子说道,“不然,在这宁安镇,哪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陈掌柜,你家是药铺,抢你们家的生意,还是能说得过去,但是,她一家药铺,竟然把我们医馆的生意都抢了过去,真是太过放肆太过目中无人了。”一个长胡须中等身材的老者很是气愤说道,“就像你说的,这样下去,只会让她一家独大,如还有我们的立足余。”

俩人说话,都让四个人附和了。

“对,没错,我家铺子,这些天都没什么人来抓药,都等着去林记药铺抓免费的药材去了。再这么下去,我家的药铺迟早要关门了。”

“是啊,我家的医馆,以前都是排着长队来看病,现在倒好,每天来看病的人,寥寥无几,那些有病的拖也要拖到林记药铺免费义诊时日,这样子下去,我也是喝西北风去了。”这个医馆大夫愤怒的道。

“就是啊,就是啊,”其他人连声附和道,“那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黄毛丫头,竟然如此的张狂,竟敢明目张胆的抢着咱们的生意,不给她一个深刻教训,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些人是异常的愤怒。

你说你卖药材就药材呗,大不了大家一块互相竞争罢了,可你偏偏要在背后捣鼓那些个损已又损害同行的东西,让那些穷人得益,显得自已有多高尚似的,真是太过份了。

“你们说,林德山那个老家伙怎么就让这么个小屁孩管理店铺呢?尤其让人不思议的是,那老家伙直接把自已打拼几十年的产业,说送人就送人,他是不是被人下了迷晕汤啊。”

如果是他们,别说是半路认来的孙女,就是自已的亲孙子亲孙女,他们也不会直接把自已的产业拱手相让的道理。

没有财富伴身,万一这孙子孙女将来不孝顺,那他们难道只能出去乞讨不成。

这林德山,本身就无任何亲人,这财产就更加让人觊觎了。但偏偏,他自已把财产送人了。

“还真说不准呢,”有人立即附和的道,“听说那个黄毛丫头,在林家村可是被人称为妖孽呢。”

立即有人惊讶了,“妖孽?!这话怎么说?”

那人说道,“我在林家村有个亲戚,她告诉我,林月兰这个丫头发,三年前被一个道士断言为克星命,随即,就被家族赶出来了,并且断了血缘亲脉。因为是个克星,让林家村的所有人厌恶和嫌弃。

只是,有一天,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有了一身神力,神智似乎开窍了一般,变得伶牙俐齿,做事狠辣,凡是憎恶她的人,她都必须报复回去,最让惊恐的是,她似乎可以指挥大老虎帮她害人,现在让林家村所有人都对她很是畏惧。”这人把自已所知道的都说出来。

这里真真假假的话,却让人一旁的人大吃一惊。

随后,一个年纪最大的老者,抚了抚自已的长白须,半低垂着眼皮,似乎在深深的思考,随后他说道,“这么说来,这个黄毛丫头,确实是妖孽。如果我们把妖孽的事,给传出去,还会有人去那里看病吗?”

其他四人听到老者这样说,立即反应过来,表情迅速浮现一摸惊喜,他们对着老者称赞道,“黄掌柜果然是足智多谋啊。如果妖孽一传出去,相信没有哪个人有这个胆子敢上妖孽铺看病抓药去。”

“没错。”

“嗯,黄掌柜不愧被人称为宁安镇里最聪明的人呢。”

“就是啊,只要那死丫头是个妖孽,相信不用我们动手,林记药铺过不久就会成为了过去。”

“没了林记药铺,我们几家的生意,又归于原来,甚至是超过原来,呵呵,刘某在此先恭喜各位了。”刘记药铺的刘掌柜立即抱拳,对着在场的其他四人先行道喜。

至于有几分真心,呵呵,也就只有他自已知道了。

只是,这里所有人更加知道,今晚,他们会因为利益,而聚集在一起商讨,拧成一股绳,积极对付他们共同的敌人。

明天,他们又有可能因为各自的利益,而在暗中各自给对方下绊子。

不过,此时,他们还对付最大敌人了吧。

“各位先别忙着恭喜,”坐在正堂的黄掌柜严肃的说道,“对付那个丫头,我们必须双管齐下,一次就要把她弄倒,否则,等再起来,就有可能是我们几个的灾难。”

几个听到黄掌柜这样说,都有几分诧异。

那个刘掌柜的很是狐疑的道,“黄掌柜,你是不是高看了那个死丫头啊?毕竟,她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低挡那些人对于她的恐惧呢?”

黄掌柜摇了摇头,犀利的问道,“各位是不是忘记了林德山那个老狐狸了?”

其他人立即沉默。

看着大家没有说话,他接着道,“林德山,那个老家伙,之前在林家村呆过,会不知道在那丫头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比如被人说成妖孽,但那老家伙仍然与那丫头认亲为祖孙,再没有多久,就把自家的产业全部交给一个小丫头去管理,而自已完全当一个甩手掌柜。

所以说,在林德山在认亲把这药铺交给那丫头之前,难道就不会考虑到那丫头身上的名声问题,比如克星或者是妖孽?不,他肯定想好了一切,并且还有可能想出了应付之法,因此,才会如此心安理得把自已的产业交给那丫头。”

黄掌柜说话有几分道理,这让几个有几分惊喜的表情上,骤然增加几分深思和忧虑。

有人疑心的道,“黄掌柜,那丫头既然是妖孽,或许是迷惑林德山心甘情愿的把手中的财产奉上呢?”

他的话,让人同样觉得有几分道理。

黄掌柜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再说道,“不管林德山是不是真被那丫头迷惑,但是,那老家伙和这丫头互认祖孙亲是事实,所以,即使是是林德山被妖孽迷惑了,那他也会被迷惑的在面对那些流言蜚语时,他肯定会挺身而出,只要他站出来,那么,很有可能即使是因妖孽而被毁了名声的林记药铺,仍然有可能继续保存下来,只要他们一站起来,就会对我们极其不利。”

黄掌柜所有的假设,而是以林德山为中心,却不知,这些根本就不需要林德山出面解决,林月兰就能很好的完成。

只是,这些,黄掌柜和其他在场的掌柜,都不曾想过的。

“黄掌柜,你会不会太高看那个老家伙了。”这几个仍然有些不信,事情真有可能如黄掌柜所言。

“不管我们是不是高看了那个老家伙,老夫觉得我们都应该未雨绸缪,不是吗?”黄掌柜有些生气他们在质疑他所说的话。

看到黄掌柜有些动怒的样子,几人立即附和道,“是,是,黄掌柜说的是。”

“那不知刚才您所说的双管齐下是什么意思?”

黄掌柜的脸色这才微微好一些,听到这些人又开始捧他了,他立即问道,“不管医馆,或者药铺,最让忌讳的是什么?”

“当然是医疗事故了。”几人飞快的回答,随即几人面面相觑,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片刻间就哈哈大笑声来。

对着黄掌柜抱拳再赞着道,“黄掌柜,您不愧是智多星啊。”

黄掌柜此刻的脸上,也是闪出了骄傲的神色,他微微抬起头颅,状似谦虚的道,“哪里,哪里,只是大家过奖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