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戏剧性的一波三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正在大拗山里采药材,突然看到药铺那边发过来的绿色信号弹,她立马问着小道,“小绿,你问问你的小伙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吩咐过药铺里的人,发信号弹是两种情况,一是坐堂大夫束手无策急症病人,二是,药铺发生了紧急情况。

两种信号弹的眼色不一样,蓝色是为救病人,绿色为紧急情况。

现在药铺突然发了绿色信号弹,一定是发生了他们不能处理的事情。

果然,一会小绿就把情部给反馈过来。

小绿的嫩黄尖芽,触着一颗小草的尖叶,两片绿叶紧抱着小草的茎干,一会,它就放开了,对着林月兰说道,“主人,药铺那边有人闹事,一会说您是妖孽,一会说,你的药铺免费赠送的药,实际上就是为了控制住他们,把人当成傀儡。”

林月兰脸色立即变得凌厉,她再吩咐小绿,“小绿,把那些人情况打探清楚。”

小绿还是维持着那样动作,一会,它就把信息传递了过来,然后,对着林月兰说道,“主人,他们是被人请来……”

……

林记药铺门前,正在大伙儿惊慌恐惧,蠢蠢欲动想要惊恐之下慌乱暴动时,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把所有人都给震撼住了。

一只巨大威风凛凛的大白虎,赫然就站在他们的面前,而虎背的少女,一袭浅绿色衣裳衣袂飘飘,墨色如瀑布般的丝发,迎风飞扬。

她五官虽还没有全部长开,但却不妨让人看到,这是一个美人胚子,浅笑嫣然,刹时,仿佛天地间为她这一抹笑容,黯然失色。

然而,笑媪背后,却是凌厉的冷色,让人为之惊惧和害怕,这是一种弱者对强者的天然本能。

就像一个奴隶,见到女王,被她威严的气势压制,而跪倒在她足下服从膜拜,。

“林记药铺少当家林月兰!”有人反应过来立即惊呼的道。

“林家村克星!”

“是那个妖孽!”声音明显带着些畏惧和恐惧。

一个孩子骑在一只大白虎的背上,能不让人恐惧吗?

骑着白虎陡然出现的林月兰,当然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每个人对着她突然出现的神情各异,大部分对她是心存惧怕。

林月兰高高坐在小白背上,眼神锐利的盯着跪在药铺门前,然后,拍着巴掌语笑嫣嫣的说道,

“不错,不错,不愧是是从金凤戏班出来的当家花当朱玉环,故事讲得头头是道,内容说的绘声绘色,表情哀痛、悲伤、无措等等无一不是表示自已的楚楚可怜,忍来众人同情怜惜,更是因此而挑起了众人极大怒火,甚至因此变得惊惧不安,害怕不已。

所以,他们也需要一种发泄,而他们发泄对象很显然就是被你们编排的林记药铺,及我这个少当家。演技精湛真是让人五体头地,不让人佩服都不行,怪不得会成为你们班子的台柱子呢。”

林月兰的话一出口,整个现场更加安静了。

只是最让他们云里雾的则是……

金凤戏班子—当家花旦—朱玉环

这不是隔壁谷平镇的一个很是出名的戏班子吗?

听说金凤戏班子的人,都很会唱戏,尤其是花旦朱玉环,除会唱戏,更是个大美人呢?

只是,最近没有听说哪个大户人家请金凤戏班子来唱戏啊?

可是现在被林月兰点出是金凤戏班子,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披麻戴孝的女人,真的是金凤戏班子的当家花旦朱玉环不成?

所有人都用疑惑的眼神,一会瞧瞧虎背上林月兰,一会再瞅瞅跪在地上刚死了丈夫楚楚可怜的女人。

这一刻,他们全然忘记了前一刻的愤怒、惊惧、害怕、不安等等,只是需要一种明白真相的茫然。

林月兰的出现,而且是以这种华丽丽出场方式,让华大夫和林记药铺所有人都先是一愣,随后如找到主心骨一般,疏了一口气。

林月兰没管众人现在是何种反应,只是跳下虎背,然后,快步走向华大夫,后面小白不紧不慢的跟着。

“华大夫,真是对不住,让您受惊了!”林月兰走到华大夫跟前立即抱歉。

华大夫也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今天之事,明显有人故意设局陷害林记药铺,更是把所有脏水都泼到了这个铺子少当家身上。

华大夫抚了抚胡须,对着林月兰严肃的道,“兰丫头,今天这事不怪你。这明显有人做局来陷害林记药铺,更是把脏水泼到你的身上,你也是无辜者。所以,华爷爷不怪你。”

林月兰很是感激的道,“谢谢华爷爷!”

这事扯到了妖孽迷信之事上,如果是一般大夫,真有可能会把气撒在林月兰身上,毕竟可以说是她引出来的,比如克星,妖孽等,明显是冲着她而去的,大夫只是被连累而已。

华大夫很满意林月兰的懂事,他点了点头,很是认真的对着林月兰问道,“丫头,你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月兰点头应道,“知道。华爷爷,你就把事交给丫头吧,你坐在一边观看就行。”

之前那些排队就诊病人,被这妇人一搅和,立即如被惊扰的鸟儿,一哄而散,有哪个在有心思在给看华大夫看病了。

所以,林月兰就让华大夫在一旁看戏。

从林月兰出现,指名道姓,说出跪在地上披麻戴孝的妇人,再到林月兰和华大夫之间的就站在她面前的对话,早就让她的内心翻起惊涛骇浪,低着的头颅之下,是一张惶恐失措的脸,双手紧握成拳,更是显得紧张不安。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一出现就拆穿了她的身份。

不行,不行,她不能慌,不能紧张,她必须趁着大伙儿没什么反应时,必须把局势再扭转过来。

反正,这个孩子,克星名声是事实,妖孽也是事实,只要她一口咬定她是妖孽,那么她就必定引起别人那内心的恐惧,只要所有人恐惧了,他们就会联合起来,消灭自已恐惧的来源。

想到这,妇人抬起头来给之前那四个抬尸体的男人,递了一个眼色。

然后,妇人立即大哭大叫道,“当家的,你死的好惨呐。你被人害死了,还让你婆娘我被人冤枉,无依无靠没有给做主啊,当家的,你睁开眼睛看看啊。”

妇人的伤心大哭,立即把所有人的心神给拉了回来。

本是对着她身份的狐疑,但是看着她声泪俱下,并不是演出来的样子,又立即把狐疑的目光,瞅向了半大少女林月兰的身上。

四个大男人互相对视,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于是很有默契的立即开始气势汹汹的对着林月兰喝骂道,“好你个死丫头,你竟然还敢出现,你害死了我们大哥,我们要你拿还偿。”

说着,一个微胖看着年纪最小的男人,拿起木棍就打算对着林月兰身上招呼。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修长人影立即从人群中飞身而出,然后,在众人根本就没有时间反应之际。

“当”的一声,这个男人手中的木棍掉落在地的声音,同时,还有他被踢倒在地的声音。

“啊!”一道疼痛的惨叫声惊起,“咔”的一声,骨折骨断的声音。

蒋振南的突然出现,还把打在林月兰身上的木棍及人一脚踢掉,让很多人很是吃惊。

吃惊有两方面,一是这个男人长相,俊逸硬朗,很有阳刚男子汉大气,这样很是吸引那些女性的目光;二是,这个男人除了长相,竟然还是会武功,你看那动作,多么敏捷利落。

然而让人气愤的是,这样以英雄救美帅气出现的英俊男人,竟然是护着名声那么差的一个孩子。

听到老四的惨痛大叫声,为首的青年男子,这次真的怒了。

他拿着木棍,指着蒋振南厉声的喝道,“你竟然敢踢断我四弟的腿,真是不可原谅。”然后,就对着身后的其他两人说道,“二弟,三弟,我们一起上!”

说着,他为先的冲上去。

但是,很可惜,他那连三脚猫功夫都不算的武力,在蒋振南手中只是一只蚂蚁一捏就死。

“咔!”再一次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再一个惨痛的大叫声。

这两种声音,无论是哪种,让人听着都是毛骨耸然,寒毛直立。

因为听着就觉得太可怕了。

剩下两个男人,看到大哥和四弟这副模样,立即怂了,不敢上前对着蒋振南喊打喊杀的。

这样的场面,让这些看戏的人,都觉得害怕,因此,一时之间,没有再上前闹事。

解决麻烦的蒋振南转过身对着林月兰就是咧嘴一笑,说道,“月儿姑娘,我回来了!”

在他回京城的半个月里,他无时不刻的想要早点回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知道,他呆在林家村很是平静,不用天天设防,活得很是自在。

林月兰也笑着应道,“嗯,欢迎回来!”

突然看到蒋振南的出现,她这颗半个月以来烦躁的心,猛然间平静下来,整个人立马变得轻松起来。

“啊,啊,你们这些天杀的,就会欺负人了,”突然一声尖声大叫,打破了蒋振南和林月兰重逢之间的祥和,“你们真是欺人太甚,光天化日之后,打人伤人,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妇人在看到大哥和四弟都被踢断了手,折断了腿,内心里更惊惶起来。

因为她太害怕,他们得到的那些钱,根本就不够他们的医药费。

所以,她现在必须把所有的错误责任都推到了突然出现的男人和林月兰身上。

因为只有把错误责任全部推到了他们身上,他们才有可能赔偿到更多的银两。

“你这个妖孽,害死了我当家的不够,竟然还指使这男人来打断大哥和四哥的手腿,大家来看看,他们真是心狠手辣,这么狠毒,天啊,我不活了,老天你给我作主啊,让他们得到报应吧,天啊……”妇人一声声哀嚎,的确引来一些人同情。

毕竟,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嘛。

这个女人刚死了丈夫,现在又有两个兄弟被人弄断了手脚,不崩溃才怪。

因此,这妇人的一个哭闹,立即又把方向转向了妇人。

妇人看着众人反应,低着头,有些满意的笑了笑。

然后,她用衣袖给自已擦了擦眼睛,打算继续哭泣。

就在她放下衣袖,打算抬头时……

“吼!”

“啊!”

小白走到朱玉环跟前,就大吼了一声,吓得她面色立即青白,整个身子往后一躺,顿时跌倒在地,与此同样,从她的衣袖里同样撒出一个绣包,而绣包里散出的味道,让离着最近之人,连连被呛。

“啊气!”

“啊切!”

然后,眼角就有一滴眼泪。

“啊,这是芥芥草的味道!”芥芥草,是一种气味刺眼,可以让眼睛流泪的草。

周边的人闻到了这味道,立即诧异起来了。

因为,这东西的气味明显是从这个绣包里散发出来的。

一个刚死了丈夫伤心欲绝哀痛不已的妇人,需要把芥芥草放在绣包当中?

看着她每每擦拭了眼泪,还以为真是擦眼泪,没有想到,竟然是为了让眼睛闻到味道吗?

很快大伙儿立即觉得自已上当受骗了。

眨眼之间,看向妇人的眼神立即变了。

眼神里带着气愤和怒火。

有人指着那绣包,犀利的问道,“你不是才死了丈夫的吗?现在要这个做什么?就是给你制造眼泪吗?”

妇人脸色苍白的惊恐摇了摇头,根本就不敢承认,她哭泣着辩解道,“不是这样的。我身上有一种病,必须要芥芥草才能缓解,所以,我需要随身携带这东西。”

听着妇人的解释,有些人是相信了,但大部分的人还是不相信的。

因为,事情太巧了。巧到正如林月兰所说,他们完全是在演戏。

林月兰上前,眼神犀利的对妇人问道,“朱玉环,这具尸体真是你丈夫?”

朱玉环在林月兰出现之后,心里一直对她很是警惕。

在听到,林月兰突然让喊出她的名字时,她第一本能的反应,就是应下。

她应道,“他当然是我丈夫。”

林月兰冷笑着道,“你真确定这真是你丈夫,而不是你们制造了一具尸体,假冒丈夫,然后,带过来就是为了破坏林记药铺的名声,破坏我的名声?”

妇人和其他人听着林月兰话,心头一惊,更是忐忑起来。

她怎么会知道?

“你胡说。”朱玉环辩解的道。

林月兰却再次冷笑的道,“呵呵,可是我在来这里路上,刚巧碰见了另一个找丈夫的女人。那女人告诉我,她丈夫去了古平镇请金凤戏班子,来给她唱出戏,然而,她丈夫四天过去了,却一点音讯都没有,就连忙出来找丈夫来了。”

说着,林月兰清澈凌厉的眼睛,看向不远处。

大家顺着她的目光而去,发现了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正缓慢的走了过来,只是她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具黝黑的尸体,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不可思议。

等走到一半时,她突然凄厉的大叫一声,“相公,相公!”她的丈夫,即使化成灰,她也能认出来,更何况现在只是焦黑而已。

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向那具尸体。

这么来一出,几乎所有人的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到底又是如一出?

怎么这具男尸又冒出一个妻来了呢?

难道是有两个妻子不成?

这个女人的出现,立即让场面展现很戏剧性的一出,让这些看着听着瞧着的观众简直是扑朔迷离。

从这个披麻戴孝的妇人,声声指责林记药铺害人,使用邪术控制人,到林月兰出现,说这个妇人只是个戏子,在演一出戏而已,在最后,又突然冒出一个女人,大叫那具男尸为相公。

这一波三折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朱玉环在听到女人喊这尸体为相公时,她顿时感觉他们这一出戏完全是白演了,不仅如此,还有可能会把他们自已搭进去。

现在必须明哲保身了。

她给其他几人立即使个眼色,那两个没事的男人,立即明白自已该怎么做了。

其中一个瘦小男人立即扒开这个女人,厉声的喝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随便见到了一具尸体就喊相公,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让开,这天越来越热,我们要把我们大哥的尸身抬回去,不然在太阳底下爆晒,就是对我大哥的大不敬。”

“不,不,这就是我相公,这是我相公,”这个女人死抱着尸身不放,伤心欲绝的大吼道,“我相公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朱玉环立即上前,立即推开这个女人,自已抱着男尸,对着这个女人就是怒吼道,“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是我丈夫,怎么可能是你丈夫?你不要乱认丈夫,还直接认一个尸身丈夫?你给我走开,你这个疯子。”

那个女人被推开之后,情绪立即激动起来,她疯了般的扒拉着尸身,大吼大叫道,“相公,相公,你到底怎么了?我醒醒啊!”

很明显这个女人的情绪完全不对劲了。

这明显是有些受打击太重,不愿意接受现实啊。

只是,这两个女人,到哪个女人才是这具尸身的真正妻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