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章 结局之后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55章:更得人心了

周遭人的催促紧逼,让朱玉环这边的人,脸色煞白,神态惊惶不已。

那具男尸体在朱玉环他们几个人的手中,成了烫手山芋,扔也不是,不仍也不是。

最后朱玉环一伙儿对视了几眼,十分有默契迅速的把男尸体和朱玉环包围成了一个圈,似乎不让人发现里面的一切。

而包围圈里的朱玉环咬着唇,闭了闭眼,颤抖着双手,拉开男尸体的裤子。

“怎么,你们想要来个当堂验证吗?”朱玉环手刚碰上男尸的裤子,林月兰的声音幽幽在她的耳中响起。

“咦……”众人反应过来,“这是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扒了这尸体的裤子,确认不成?”

“看样子好像是的。”有人立即惊呼道,“这么说来,这个死了的男人,真不是这个女人的丈夫不成?不然,不会不清楚自已丈夫身上的胎记到底在哪里?”

“是啊,看样子,后面那个女人是这个男人的妻子。”

“不过,你们都说这个男人不是这个女人的丈夫,但是明显她对着死男人又抱又哭的,如果真是别人,她的胆子也未必太大了,一个女人去猥琐一个死人。像我老婆,别说去抱了,就是去看,她的都要躲在我的后面。

所以说,如果不是亲人,还真是不敢抱啊。”

“切,谁说女人就怕死人的。我可是见过,有女人根本就不怕死,而且不但不怕,还似乎对死人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呢。”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

旁观之人,你一言我一语,无一不是在说,这个死男人不是她的丈夫。

朱玉环听着脸色青变白,白变红,再又变回青,反复变化,这明显是气的,但更她恼羞成怒的,则是这些人竟然在探讨她怕不怕死人的问题上去了。

朱玉环气得浑身发抖,眼底迸发怨恨之光,随即眼睛一闭,再睁开时,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在右腿!”

反正这么多眼睛看着,她们也逃不了了,只能赌一把,只要赌对了,到时,她就完全可能到打一耙。

赌错了,只要她抢着这尸体,不让人验尸体,就没有知道真相。

林月兰挑了挑眉梢,眼神犀利,声音清亮的再问道,“你确定是在右腿吗?”

说着,林月兰还故意望向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听到朱玉环的答案,顿时眼睛一亮,这让朱玉环抓住,瞬间让她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随即她又改口道,“在左腿,在左腿!”

她说完这个答案之后,很明显的看到对面女人的眼神一暗,她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暗暗窃喜,自已蒙对了。

林月兰立即严肃的清厉喝道,“到底是在右腿,还是在左腿?”

朱玉环立即大声很是肯定的说道,“在左腿!”

“答案是这样吗?”林月兰问向另一个女人。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却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朱玉环情绪顿时激烈起来,她气急败坏的指着对面女人大声吼道,“你胡说,你胡说。我自已丈夫身上的胎记标志我会不知道吗?”

林月兰嗤笑一声道,“呵呵,夫人,既然然你确定这是你丈夫?真确定是你丈夫?确实是你丈夫?”林月兰连说三句反问的语气,来对朱玉环进行质疑。

朱玉环人气得都要跳脚,心头惊慌,差点乱了自已的阵脚,直接脱口而出的大吼道,“他根本就不是我丈夫。”

不过,好在最后一刻,她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没有被林月兰的话,给蒙蔽过去。

毕竟,一个唱戏的人,能抓住戏中人的感情,同样的也是能抓好自已的理智,别把别人的遭遇成了自已的遭遇,而沉浸于理,而出不来。

“哼,你这个死丫头,别在这里白费心机,”朱玉环哼声道,“你再怎么不想相信,但是,这人确实是我丈夫。”

林月兰听罢,意味深长的再反问一句道,“你确定?”

朱玉环再听到“确定”二字时,真是气得气打不一处来。

“你这个丫头疯了不成,怎么嘴里老是念叨着‘确定’?”朱玉环气急败坏的喝道,“你现在嘴里除了确定,就没有其他了吗?”此刻的她,自以为占上风了。

林月兰却意味不明的笑着道,“呵,我当然有了。”

随后,她又看向了另外一个女人。

林月兰问着那个女人,道,“你来说,你丈夫腿上的痣到底长在哪?”

那女人用衣袖擦拭着眼角上的泪水,神情哀伤悲痛,她近乎崩溃的道,“不是,不是,我丈夫腿上根本没有黑痣,他的黑痣长在后脖子上!”

这女人的话一落下,现场一片安静和惊讶!

因为谁也不曾想过,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如果这黑痣真是长在脖子后背,那她一开始说在大腿上,是怎么回事儿,是耍着人玩吗?

朱玉环脸色极其难看,青白交织,随即脱口而出的道,“你们是在诈我?”

但很快反应过来不对,她又立马对着大众改口的说道,“大伙儿听听,明明这个女个一会黑痣在这里,一会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准的。大伙儿现在知道了,对面这个女人是假冒的吧!为的就是想要掩盖我所说的事实真相。”

对于朱玉环,在林月兰多次的质问之下,大部数是相信,这地上的死男人,根本就不可能是她的丈夫,所以,大伙儿还是倾向于后来的这个女人。

然而,这个女人的说法,却同样的是颠三倒四的,根本就无法让人相信。

所以,对于各自的相争,大伙儿又慢慢的持续平衡了。

就在这时,林月兰突然神色一变,很是严肃的说道,“这个尸体的脖子后背,左腿上,到底有没有黑痣,只有验过才知道。”

“不,不,我绝不让任何人脱我丈夫的衣服,侵犯我丈夫的尸首,这是对我丈夫的大不敬。”

一说要验证,第一个不同意的当然是朱玉环,所以,她开始大吼大叫不愿意。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林月兰意味不明笑着道,“这位夫人,谁说检查胎记黑痣需要光溜溜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的?”

林月兰的这话一出口,几乎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这在大腿上的黑痣,不脱裤子怎么去验证?

随即林月兰就问着女人道,“夫人,请你告诉我们,那颗黑痣脖子后跟的具体位置。”

那女人不明所以,但仍听话的回答了具体位置。

随后,一个高大的人影越过众人,只直接跨进被包围尸体的人群,然后直面不改色的直接把尸体从包围中提了出来,在然后,在众人的一片惊讶之中,手里不知哪冒出来的剪刀,刷唰两下,就在女人所说的位置给剪开了一个小洞。

随即大家分外差异的看到那个位置恰好露出黑痣。

一颗焦黑的黑痣。

看到这个,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确实不需要脱衣服脱裤子。只要知道黑痣的具体位置即可。

很快大家就用意味不明怪异的眼神瞧向朱玉环,很明显要她在左腿具体指出黑痣的位置。

只是答案呢,很是明显。

……

“哎,你们说到底是谁要这么陷害林记药铺及少当家林月兰这个孩子呢?”

“谁知道呢。话说,林记药铺不是把人给送到官府查办了吗?怎么事情过去三天了,这事都没有露出一点风声呢?”

“哎,我可是听说,请金凤戏班子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好几个联合起来,几乎整个镇上的医馆药铺掌柜几乎都参与了陷害林记药铺呢。”

“哦,天哪!这是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也怪不得那事过去这么多天了,还没有一点风声露出。那些人背后可是有后台的呢?”

“我可以是听我大舅孑隔壁邻居小姨子的大姑爷那里听来的。他可是在县官府里当差的呢。”说时有种与之有荣的那种高傲的神情。

“切!

我的姑爷的妹妹还是县令们十二房小妾,她说,那是金凤戏班子纯属诬陷他们的。只是因为朱玉环年老色衰嫁不出去,就瞧上了他们中的一位掌柜,只是被那掌柜拒绝之后,就怀恨在心,设计一出载赃嫁祸之事。”

“哎,我怎么听说的与你们又不一样呢?”

“你又听说了啥子,会跟我们不一样呢?”另外两人好奇的问道。

“我听说金凤戏班子的朱玉珠,看到那个男子长得很英俊,朱玉环就起了色心,想要勾引,哪知道那男人根本不为所动,这下子更让朱玉环心动,时刻跟他献l殷情,这引起另外爱慕她的男人娭妒之心,然后把这男人给咔的一卢,杀了。要知道杀人是犯法的。”

……

这三天,宁安镇上到处都是这样的议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