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结局之后之真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玉环一伙人在林月兰犀利的举动之下,他们的谎言一一的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一下子现场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等明白过来之后,个个义愤填膺,对着朱玉环一伙怒目横眉的骂道,“你们才是真正的丧尽天良的主儿,竟然拿着一具不是自已丈夫的尸体,诬蔑和造谣林记药铺及少当家,你们亏不亏心啊!”

“真是的,拿着一个陌生人的尸体来闹事,这样的事,我这个活了大半辈子,一只脚踏时棺材的老人家,生平真是第一次见。”

去医馆或者药铺闹事的人,不应该是自已亲人或有关系的人吗?这拿一个与他们毫无关系的人,然后,冒充他的亲人家属,上来就是说人家药铺是丧尽天良什么的,真是够了。

“只是,好奇怪的是,如果这些人真的是金凤戏班子的人,为何会突然抬着一具与他们毫无关系的人,来林记药铺门前闹事呢?而且最重要的是,金凤戏班子不是隔壁镇的吗,怎么会突然跑到这来呢?还有,林记少当家说,这个女人,是金凤戏班子的当家花旦朱玉环,可是我是见过朱玉环的,怎么瞧着一点都不像呢?”

“我想你见过的她,肯定是化了妆容的,而现在,看着明显是素颜。难道你不知道,女人上妆与下妆,是天差地别吗?”

那人立即明白了。

只是心里感觉特别恶心,因为朱玉环可是他曾经的梦中情人呢。

现在一个反差,难让他好受吗?

“唉,最毒妇人心,说得不过如此吧。利用一个陌生人的尸体来闹事,结果正主来了,她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大喊大叫,指着别人家假冒的,真够狠毒,真够无耻的。”对任何人来说,这样对待一个死去的人,那是大不敬,是要遭天谴的。

……

朱玉环听着这些人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指着她大骂,气得脸色青铁,分外难看,表情有着扭曲和狰狞,整个人也是被气得浑身发颤。

她指着小白尖声大叫道,“她是妖孽,她是妖孽,你们没有看到她,在大庭广众之下骑着一只老虎吗?一个孩子竟然能够指挥一只老虎,这不是妖孽,是什么?”

在她说这些话时,很多人都认为朱玉环是魔怔了。

就靠一只大老虎就是别人是妖孽,会不会太勉强啊。

当然了,反过来一想,也确实,如果不是不是妖孽,一个孩子也不可能指挥收服得了一只大老虎。

听到朱玉环的话,林月兰冷笑着道,“呵呵,真是好笑,难道只是因为我能收服这只大老虎,就说我是妖孽,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随即,她就转向大众说道,“各位乡亲,想必大家对于我收服这只大老虎很是好奇吧,这样的好奇和疑虑让大家误会我会妖术邪术控制它之类的,我也能理解。

其实呢,这只大老虎之所以能这么听我的话,让我收服,实际上,是因为我救过它,它来是给报恩的。相信大家心理明白,世上有很多东西是很有灵性的,比如家里养得那此猫啊狗啊之类的,有些看着特别懂事,不就是因为灵性嘛。这只大白虎,它虽是在猛兽一列,但它更有灵性,懂得知恩图报。

当初,它与另一只大老虎打架,奄奄一息时,是我把它救活。后来,它伤好之后,就一直跟着我,我看着它无伤人之心,也就默默的让它跟在身边了。

试问一下大家,难道一只动物报恩,成了我很是听话的宠物,就能成为我是妖孽的证据吗?那么,天下,那些喜欢猫狗之人,让猫狗很是听话的人,是不是也是妖孽?”

老虎与猫狗毕竟不一样。

老虎是凶兽,人类控制不子。

但猫狗小只,又没有什么野性,人类养它们当宠物也没有什么惧怕心里。

这与养老虎根本就是本质区别好不好。

很多人心里都是这样嘀咕的。

“你不要强词夺理。”朱玉环愤怒道,“猫狗能与老虎相比吗?”

“为什么不能比?”林月兰挑眉问道,“猫不咬人,狗不咬人?这大老虎只是个头大了一些而已,难道就因为它个子大,就不能养了?”

“你……你强词夺理!”朱玉环气得脸色发白。

但是林月兰看着事情也差不多了,立即敛起表情,正色凌厉的说道,“朱玉环,还还金凤戏班子,你们非法使用非亲属遗体,并且诬蔑于林记药铺及我林月兰,我已经让人上告衙门,你们就等着吃官司吧!”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就有几个官差从人群中走过来,其中一个看着明显像是头目的人对着朱玉环他们人说道,“你们涉嫌杀人,非法使用他们遗体,给我带走!”最后一句是对属下们说的。

随后,一伙官差,急冲冲的来,抓着人,也急匆匆的走了。

任凭朱玉环他们喊破喉咙大声说也冤枉也没有用。

留下一群人一头雾水。

非法使用遗体他们已经知道了,但是,说涉嫌杀人又怎么一回事啊?

难道,这具焦黑的男尸,是他们所杀不成?

当然了,这是不是这样,要等以后才能知道,现在就不知道了。

朱玉环和金凤戏班子的人被衙门抓走后,这场闹剧,才算落幕。

林月兰在之后,只是对着人群,铿锵凌厉的说了一句,“作为林记药铺少当家,只说一句,我林月兰行事,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更无愧于任何人。”这是在告诉大家,林记药铺按照以前的方式照常进行,至于,你们看病,爱来不来。

然后,大家就愣愣的看着一个少女,骑着大白虎离开了,久久不能回神。

只是,林月兰那么有气势的一句话,让人震撼和惊讶,但更多的是亢奋和激动。

因为,这表示林少当家根本就不屑于那些暗阴害人手段,光明磊落。

这样的一个人,哪里会去害人?

所以,自从林记药铺被人诬陷事件之后,不但没有在这些百姓头止蒙上阴影,反而,让它的威望更上一层楼,尤其是少当家林月兰聪明机智揭穿那些人的阴谋,让她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不是变成那让人惊恐害怕的妖孽,而是变成一种崇拜的力量。

至于,对于传言中,妖孽能召唤猛兽伤人之事,虽大家亲眼看到林月兰骑在虎背上,但是,很明显那只大老虎,根本就没有一丝伤人之意。

不过,在揭穿朱玉环陷害林记药铺及林月兰那妖孽之事实时,那个朱玉环反咬一口,说林月兰就是一个妖孽,会用那害人的妖术指挥着猛兽的妖孽,大家看看她高高在上的骑着大老虎背上,不是惊恐害怕和紧张根本就是骗人的。

然而,听了林月兰的解释之后,有些人恍然大悟,实际上,动物和人也是一样的,都是懂得感恩的。

一只会感恩的大老虎,这么有情有义,也是很让人喜欢的。

……

深夜,远离镇上的一间小庙里,一个瘸腿,脸上有一颗黑痣的人,衣服头发凌肮脏的叫花子,此刻正卷缩着自已的身体,拿着半个在街上讨来的馒头啃。

突然,有几个长得人高马大很是健硕的男人走了进来,在他们中间,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看着长相比较斯文男人。

他看到这个叫花子,不等对方的诧异,立即气恼的上前,就给了他一脚,然后很是愤怒的大骂道,“

都是你小瘪三,死叫花子,出的嗖主意,害了我的金凤戏班子,现在吃了官司,都是你……”这个男人越踢越狠,完全是把这个叫花子往死里揍的节奏。小瘪三也就是几个月钱偷林月兰的钱不成,反被林月兰耍了的赖小五。

自从上次他在宁安镇上再次找林月兰麻烦,抬出后台,也就是县令的第八房小妾之后,他的后台就立即被周文才除掉了之后,他的生活立即变得水深火热,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之后。

生活上的变故,让他对导致这一切变故的林月兰,更是恨之入骨,时常想找林月兰的麻烦。

然而,林月兰远在林家村,很少来镇上,就是偶尔来镇上,他也不敢轻易接近,因此,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可后来,得知镇上的林记药铺现在变成林月兰的之后,心里更是那个恨呢。

不过,当看到林记药铺那排得长长队伍等着看病取药的人之后,立即心头有了些主意。

然后,他就先煽动一些药铺和医馆的掌柜,但是,那些掌柜的,以前就看不上赖小五,现在变成了叫花子,更不可能看得上,但是,他这么一煽动,让一些人,也有了些主意。

在后来,他们又从赖小五这里得知林家村的一些情况之后,就立即有了主意,最终设计了,那一出戏班子演戏上林记药铺闹事的一场闹剧。

然,结果失败了之后,他们当然要把气出在了这个之前出主意的赖小五身上,虽说看着他有些无辜。

赖小五抱着头,大声的道,“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明明是你们自已的主。”

------题外话------

元旦快乐!

昨天断更,是因为家人生病住院一天一夜,本人在那守着,没有时间码字,请大家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