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幕后 (求订)/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凤戏班子班主一伙人,对着赖小五拳打脚踢之后,看着奄奄一息的状态之后,立即“呸”了一声,就径直离开了。

他还要赶回去想办法把他的那些个属下给救回来呢,至于救不回来的人,也就只有一个朱玉环。

谁让她是罪魁祸首呢?总之,这个凶手朱玉环是当定了。

不过朱玉环,当了这些年的花旦,已经年老色衰了,班子里再可以重新找一个年轻漂亮的新花旦。

就这样,朱玉环被这么轻松的放弃了。

当然了,这些已经不关林月兰的事了。

夜里的黑暗如渊,仿佛能够吞噬一切,发出“嗖嗖”的声音,让人惊恐不安。

林月兰骑着小白踏进了这间小庙。

站在小庙门口,瞧着里面破烂不堪,肮脏又凌乱,一个卷缩的身影,在发出“呜呜”的响动。

她跳下虎背,眼神犀利,表情寒森的踏进了小庙。

然后,在赖小五跟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瞧向空这个狼狈不堪的人影。

“赖小五。”林月兰声音幽幽的传进了赖小五的耳中,犹如鬼魅般,让人心惊,毛骨悚然。

本来挨了打,受了揍的人,犹如惊弓之鸟,再被突然被人叫魂一样叫着,更是害怕不已。

本能的捂着个脑袋,封着耳朵,侧着头,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敢睁开一瞧。

“赖小五!”林月兰再次叫了一声道,这次的声音明显夹杂着此凌厉和强势,直接说道,“我们来做个交易!”

赖小五听到这话,有些不敢置信的放开了捂着脑袋捂着耳朵双手,眼睛也是慢慢的睁开,然后,转着脑袋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当看到是林月兰站在他的面前时,他立即吓得再次把自已卷缩起来,嘴里大叫道,“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不要杀我之类的。

现在在他的意识当中,已经完全把林月兰当成了妖孽,不然,这么一个孩子,怎么会在这找到他呢?

林月兰再次说道,“我不杀你,我来只是要跟你做个交易!”

赖小五有些懵圈,茫然,又惊惧害怕的看着林月兰,问道,“交易?”

“对,交易!”林月兰点头道。

“什么……什么交易?”他不觉得与一个妖孽做交易是正常的。

“这一次金凤戏班子闹事林记药铺,我知道这当中有你的手笔,”林月兰淡淡的说道,“我想知道的是,你到底是从谁的口中得知,林家村妖孽的?”

关于她是妖孽之事,林家村的人,都是守口如瓶,毕竟,这事关到林家村和他们本身的名声,出了克星,可以是与自身无关,但是如果林家村出了妖孽,那就是事关到他们自身利益。

妖孽,一听就是让人感到时刻害怕与惊惧不安。

所以,外村的人,没有哪家人愿意自已的女儿嫁进“妖孽”的林家村,或者是娶上林家村的姑娘,这样一来,林家村就会成为孤立的一个村子。

因此,林家村的人,对妖孽之事,是绝不会对外造谣的。

赖小五,这人是从哪知道妖孽一事,并且找上黄记药铺黄掌柜?

而黄记药铺掌柜黄药师,是个有心机很是狡猾的一个人,转眼,就找上金凤戏班子来演戏,但是缺了一个活人道具。

可是谁也不愿意做这个活人道具,恰巧,他们在路过一个偏僻的地方,碰到一个单独行走的男人,他们立即就盯上了这人,把此人蒙晕过去,然后,再给他灌药,火烧,最后就成了那副焦黑模样,再转眼,就变成了朱玉环的丈夫了。

至于,后面的女人,则是林月兰通过小绿传递过来的信息,然后找过去的。

所以说,那个黄掌柜能想出这么阴毒的一出,实际上就是赖小五给出的源头。

因而,林月兰才会直接找上赖小五。

但是,赖小五如何得知林月兰妖孽一事,林月兰心中当然清楚,只是,她还要从赖小五口中确认。

赖小五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抬起来盯着林月兰,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说道,“我与你交易,我有什么好处?我如今的下场,可都是你害的。”说着,眼底露出阴森的寒光,仿佛能杀死人。

赖小五自认个为,这一切都是林月兰一手造成,被她所害的,却不去反省自已,如果当初不是他见财起意,如果不是他对林月兰动手动脚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些人,他们从来不认为是自已的错,错得只能是别人。

林月兰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她犀利的道,“这是你自已作的,怪不得任何人!”随即,她话锋一转,凌厉的问道,“你以为凭着你现在的模样,真有资格与我讲条件,讲好处?”

赖小五愤愤的道,“那行,你就杀了我吧!”死就死吧,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好汉一条。

明明之前是这么怕死的人。

林月兰拍了拍两个巴掌,带着一些嘲弄的意味说道,“嗯,有骨气!如果你之前有这么有骨气的话,你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赖小五不说话,只是眼神阴狠的盯着林月兰,随后咬牙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林月兰耸耸肩膀,说道,“我不是说了,你告诉我,你从何处得知妖孽一事,然后,我就把你身上的伤,包括这只瘸腿,都给你治好,怎么样?当然,”话锋一转,轻云风淡的说道,“你不告诉本姑奶奶也没有关系,我是妖孽嘛,我肯定可以查出一切,不过,这之后的结果,就是,”

说着,林月兰就弯下腰,伸出自已细长的小手,直接掐上了赖小五的脖子,表情带着些阴狠的说道,“我会让你提早去去阎罗王!”

对于赖小五这样的小人物,实际上,她根本就想杀他,脏了自已的手,但是吓唬吓唬他还是可以的。

好死不如赖活着。

瞧着林月兰眼底迸发出的杀气,赖小五立即怕死的说道,“我说,我说。”

之后,他就把经过徐徐道来。

“我只是在镇上经过时,偶尔听到一对母女说起,但听着那些愤愤语气,我估摸着她肯定与你有仇,所以,我就直接问她,她说林家克星是不是也是妖孽,她直接点头就告诉我是。”

“那对母女叫什么?”林月兰犀利的问道。

跟她有仇的人,也就那么几家,不难猜出那母女是谁。

赖小五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随即,他又想起什么一样说道,“哦,我听着那个老女人喊着那个孩子,英子!”

又是英子!

林月兰皱了皱眉头,这顾三娘和英子母女一简直像是天生跟她有仇一样。

教训过几次,似乎都不长记性,可是要说直接杀了她们吧,她又觉得脏了自已的手。

林月兰听过之后,直接给出了一瓶药给赖小五,说道,“拿去!擦在身上,可以让伤口愈合更快!”

说完,她就径直离开了。

林月兰从小庙里出来之后,就直接问道,“小绿,英子现在在哪?”

小绿直接告诉了林月兰。

之后,林月兰就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

宁安镇上的一栋院子,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穿着妖娆,似乎正在等待什么人回归一样。

“林姑娘,计划失败!”一个上了一些年纪的男人,也就是黄记药铺当家黄药师,脸色极其难看一进来就带着怒气的喝问道,“现在金凤戏班子的人全部抓走,那班主找上门,要老夫把人给捞出来,不然,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个林姑娘却是很平静的端着一杯茶,打开杯盖,吹了吹,然后,呡了两口,放在石桌上,表情随即一变,冰冷的道,“既然金风戏班子的都进了牢狱,那么这个在外奔跑的班主,为此焦心忧虑,出了意外,也不稀奇,不是吗?外面唯一活动的人,消失了,然后,你在里面打点一下,相信,除了朱玉环之后,其他人没个三五年,哪能出来?三五年他们再出来之后,他们又能奈你们何?”

黄掌柜一听,立即惊骇的指着她道,“你……你……”他想说,你太狠了。

林姑娘却是冷笑一声道,“哼,黄掌柜,干大事人,不狠,能成功吗?”

黄掌柜听罢,随即反应过来,笑着道,“对,对,对,林姑娘说得太对了。”

林姑娘随即眼眸一瞪,冷声的问道,“我娘呢?什么时候放我们回去?”

黄掌柜却笑着道,“林姑娘,你又何必心急呢?你和你娘在乡下一直过得凄惨受人欺负的生活,现在,碰到我黄某,对你们怜香惜玉,只要,你和你娘答应一起伺候我,我随时可以放你们自由!”

坐在屋顶上瞧着这下面所发生的一切,林月兰嘴角往上扬了扬,意味不明的说道,“不错,真有意思。”然后,垂着头再自言自语的说道,“留着你,或许会给我带来无限乐趣呢。”

既然决定留下他们的性命,林月兰手中的尖叶也就放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