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将军大人的委屈表情包/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诬陷事件的落幕,同样的,随着林月兰一出手就把两个奄奄一息,濒临死亡患者,从死亡边沿拉回来,林记药铺的威望赠赠的更上一层楼,不说义诊之日,这里排队如长龙,就是平时,也是长长的队伍。

很显然,林记药铺,已经不单单是一家药铺,而是一家集医馆、药铺、器械生产于一身的大型诊疗机构了,俗称:林氏集团。

这样经营模式,以后越来越扩大,以至于后来有人竞相模仿。

只是他们模仿得是型,却没有模仿到林氏集团的精髓,成了不伦为类的鸡肋了。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暂且不提!

蒋振南回到林家村之后,又发现了一件很是悲催之事,就是林月兰又把他给谅在一边了,不跟他说话,不给他好饭吃,连个眼神也不给他。

蒋振南知道,林月兰能生他的气了,是因为他不告而别。

“老大,你回京城,这么快就赶回来了!”看到蒋振南突然站在院中,郭兵这个大嗓门儿,表示立即惊喜了,“咦,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这下我们就放心了。”

最近时间,他虽一直忙着做监工,但是,对于蒋振南独自回惊,还是有些担忧,毕竟那里是京城,是那个阴谋诡计,暗动汹涌的地方,一个不防,就会掉落深渊地狱。

恰恰,他们之前就吃过这样一个亏。

检查了一下蒋振南的全身,发现没有任何损伤,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随后立马就生气的道,“头儿,你真是气死我了,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跑回京城呢,如果万一,你出了什么事,你让我如何像兄弟们交代啊?”

蒋振南说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因为解毒了,他现在的武功内力都已经完全恢复,根本就不用惧怕任何追杀,但是,为了兄弟们的安全,现在只能赞时隐瞒着一切。

郭兵一听这话,本想再教训的蒋振南的那口气生生的卡在胸腔里头。

是啊,好好的回来了,他们英勇神武的将军大人,用得着别人担心吗。

郭兵撇了撇嘴,把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压下去了。

不过,当瞧着蒋振南表情上似乎有些无奈和无措的看向某个地方,某个人时,桃花眼一转,立即调侃的笑着道,“头儿,这次你又一次惹林姑娘生气了,我听说,”说着,微微低着头,很是神秘兮兮的道,“林姑娘准备一个月腌菜,还有一个月的窝窝头。”

这话怎么听着,怎么都有点像幸灾乐祸的意思啊。

蒋振南听罢,脸上的表情立即龟裂。

很明显嘛,那东西就是给他准备的。

让他吃一个月的腌菜,一个月的窝窝头。

看来,必须尽快得到林月兰的原谅才行。

晚饭时间,如以往一样,三菜一汤,干锅麻辣鱼、红烧排骨、小白菜及一道棒骨莲藕汤。

然而,在蒋振南面前放着的却是十个窝窝头,及一小碟腌菜。

蒋振南简直欲哭无泪!

他这个半个月在野外餐风露宿的,最怀念的就是林月兰所做的菜啊。

可现在,回来了,还剥夺他吃菜吃饭的权力,蒋振南倍感委屈的看着林月兰。

蒋振南的委屈表情包,让众人一览无余。

平生能稀奇的看到战神将军一个委屈表情包,真是让人,怎么说呢,让人愉悦吧。

林月兰视而不见。

郭兵瞧着有些可怜的将军大人,就偷偷的在桌沿底下拉了拉将军大人的衣袖,然后,用眼神示意,就是让蒋军大人从他碗里夹些菜吃。

将军大人秒懂,立即眼前一亮,拿起筷子就把郭兵碗里的菜夹走。

郭兵立即故意大声的的说道,“我说头儿,你不地道啊,我好不容易抢来的菜,竟然被你抢走了。”

说着,他同样的拿起筷子,就往干锅里夹鱼去。

当……

郭兵看着自已的筷子在半空中被夹住,一阵愕然。

很明显,夹住他筷子的人,就是林月兰。

郭兵想要抽出来,只是可怜的他,怎么用劲,也没法把筷子从林月兰的筷子底下抽出来。

所有人一边看戏,一边津津有味继续抢着菜吃。

趁着郭兵这个吃货现在吃不到抢不到,他们赶紧多抢几筷子。

瞧着碗里越来越少的菜,郭兵仍然动不了,有些欲哭无泪。

他立即明白,他这是犯哪门子同情心啊。

就因为看着老大可怜了一下,立即就被林月兰抓住,被惩罚了。

郭兵瞧了一眼空中的筷子,然后讪讪对着林月兰小心的笑道,“林姑娘,你的筷子不小心夹到了我的筷子了。”

当然了,说是这样说,明眼人一瞧,都知道林月兰是故意的。

林月兰只是睨了他一眼,然后,轻然的说道,“没夹错!今天明天后天,三天吃窝窝头加咸菜。”

说完,她就立刻放开了郭兵的筷子。

郭兵有种被队友坑了的感觉啊。

明明是好心可怜了一下人而已,一下子自已也变得可怜兮兮的人了。

郭兵故作糊涂的道,“林……林姑娘,弄错了吧?为何要罚我吃三天的窝窝头啊,那会死人的啊?”别说三天,就是一顿窝窝头和咸菜,他也咽不下去啊。

林月兰低着头吃饭,根本就不理会郭兵的可怜嚎叫。

这下,变成了郭兵委委屈屈的慢慢做下来,然后,慢慢的从旁边拿过窝窝头来啃,看着表情,像是在吃毒药一般。

郭兵幽怨的眼神儿瞪了一下罪魁祸首蒋振南,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啃窝窝头了。

这下好了,剩下的人,抢菜的速度骤然放慢了下来,少了大胃王的将军大少,少了一个仿佛一辈子没有吃过饭菜的郭大少,他们根本就用不着手慌脚乱的加速抢菜了。

蒋振南这半个多月以来好不容易吃上一菜的福利,就么这么无情的给取消了。

眼看着盘子里的菜越来越少……

猛然,蒋振南突然放下筷子,然后,从袖口里拿出一踏东西,递给林月兰,然后,微低着头,莫不作声,两只手交叉,两个大拇指正在相互摩擦,显示着蒋振南微微的不安和紧张。

蒋振南突然从袖口里拿出东西,再瞧着他像一个孩子想要大人家接受和表扬的表情,所有人都很是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会让蒋振南有如此的表现?

林月兰挑了挑眉,也同样好奇的拿过东西,再打开一瞧,立即有些愣神了。

林月兰有些疑惑的道,“这……”这些明显是地契和房契啊。

郭兵瞧着林月兰的表情,也对这东西十分好奇,他立马从林月兰手中把东西接过来,然后,看到这些地契和房契时,十分惊讶的道,“头儿,你回京城就是为了把这些东西偷出来吗?”

蒋振南听着却是虎眼一瞪,厉声的道,“什么偷?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去拿来,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吗?”

我去,你就狡辩吧。

即使这些东西确实是你的,但是,现在却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就是偷吧。

所有人都看着天上的星空,不自觉的翻了一个白眼,对着蒋振南的说词,有些瞧不上。

郭兵听罢,却一点都不害怕,笑嘻嘻的道,“头儿,你用了非正常手段拿出来的东西,不就是偷嘛。”

蒋振南锋利的目光再瞪向不怕死的郭兵。

郭兵耸了耸肩膀,然后,继续数着这些地契,然后大叫道,“哇,头儿,这可是八个田庄,五个农庄,共一千五百亩地,三十二个山头,这些地契,你竟然全部给偷出来了?丢了这么多的东西,难道你就不怕你家将军府里的管家发现吗?”

林月兰微微挑眉,竟然有这些多地,还有这么多山头,看来不太用卖田买地买山了。

蒋振南脸色一黑,再次厉声的道,“胡说,这是本将军的东西,我要怎么拿就怎么拿,用不着任何人同意。”

郭兵撇了撇嘴,暗道,“你就死鸭子嘴硬吧,能光明正大的拿才怪呢。”

将振南当然猜测汪以郭兵心里想的话,而是很认真的林月兰说道,“月儿姑娘,前段时间,我说把我名下之地,都转给你拥有,现在,我把这些田契地契房契这些契约都带过来了,你……你就收下吧!”蒋振南有些紧张和忐忑。

虽说上次林月兰答应收下他那一千多亩,但是那只是口头答应了。

郭兵把这些契约还给了林月兰,然后,坐在一边安静的吃着他的窝窝头了。

这事,他插不了嘴。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直接让我收下,我是不愿意的,不过,我是愿意买下你名下这些田地的产权!”

“……”所有人一脸懵,不懂。

林月兰解释道,“就是我租下你这些田地来种,只是我是以金钱的方式进行交易买下。”

这样一说,所有人都懂了。

蒋振南立即摇了摇头,有些焦急的说道,“月儿姑娘,我不是把田地租给你,而是直接让给你的啊。”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说道,“你听我说。我买下你的这些田地的产权,可不是一年两年或者是几年就了事的,而是以三十年为一期限制,三十年后,如果还要想要继续种下去,就得重新拟定协议,续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