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林月兰的小心眼/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爷,怎么办?祥儿,他今天又突然全身抽搐,口吐白沫,那些大夫们根本就是束手无策啊,老爷。”如果林月兰看到这症状,肯定说这是羊癫疯。

羊颠疯对于医术科技发达的现代人来说,还是一个疑难杂症,更加说医术条件落后的古代。

张家院子的一个房屋里,一个妇人苦苦哭哭啼啼的说道。

在他们面前的一个床上,躺着一个看似十五岁左口脸色苍白身体瘦弱的青少年。

“老爷,你想想办法啊,”妇人转身拉着张五常的衣袖神情无奈带着哀求的说道,“咱们张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啊,老爷!”看向床上少年,眼里满满是心疼、担忧、无奈和带着一些绝望。

张五常看着自已病入膏肓的独生儿子,哪有在外人面前的嚣张和傲慢,他有着做父亲的担心和心疼。

张五常说道,“夫人,我一定会找到大夫治好儿子的病。”他们张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传继香火,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把儿子的病治好。

“可是,老爷,这几个月,我们都找遍了县城内及所有镇上的大夫,甚至去过省城找大夫,他们都对咱们儿子的病没有任何办法啊。”张五常的夫人近乎绝望的说道。

连省城最好的大夫都没有办法,看来只能去京城找大夫瞧瞧了。

“老爷,要不我们带着儿子去京城吧!”妇人提议道。

张五常摇了摇头说道,“省城最好的大夫都没有办法,我相信京城的大夫也差不多,所以,没有必要去京城!”

实际上去一趟京城,真有可能倾家荡产啊,这也就罢了。只是去京城路途遥远,路上颠坡,车马劳顿的人,他根本就担心自家病弱的儿子能不能受得住这路上的劳累。

可别,在中途中,他就……

因此,张五常虽想带着儿子去京城,却不敢赌路途中发生的任何变故。

只是张五常夫人刚提起去京城,她猛然想到什么,眼里立即迸发出强烈的希望,她拉着张五常说道,“老爷,我想起来了,最近镇上不是一直在传着林记药铺的少当家医术妙手回春,能让病入膏肓之人起死回生的高超医术。老爷,我们去找找这个林记药铺的少当家林月兰吧。”

张夫人是个大门很少迈出的妇人,而家里的丫鬟和小厮也不是多嘴之人。

听到林月兰这个名,张五常本是担忧的脸,立即黑了下来。

他怎么可能没有去找林月兰。

林月兰救了两个临近死亡的病人,早就在这小小的宁安镇上传得满镇风雨。

只是他本人有些不相信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竟然有着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自认为那两人是她背后找的托。

因此,他才想着等等时间,先调查一下,确认了林记药铺,哦或者说林月兰是不是真的这么有本事之后,再去找林月兰。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已经放下身段,从镇里直接跑到了林家村去请她来看病,结果倒好,态度嚣张,口气更大,还放话,让他绕着整个宁安镇下跪,磕头认错,这样事,他当然不可能答应。

然而,现在看到躺在床上,好像随时会离开的儿子,张五常突然觉得那些都是狗屁,他只要他儿子好就行。

呵呵,张五常至始至终都没有认识到自已的错误,求人没有求人的态度,还归结别人态度嚣张了。

张五常对着他夫人说道,“夫人,放心,为夫一定能请到林记药铺少当家为我们儿子给看病。”

……

林月兰坐在大拗山最高山顶上的那颗大树上,托着腮帮子,两只脚在空中晃啊晃的。

她对着小绿说道,“小绿,咱们最近是不是太闲了啊?”

其实也不闲啊,家里盖房子,忙得热火朝天的,林记药铺那边整天都有病人看病,多数时候,看不了的病,都是她去给指导一下,这下子,她神医的名声就响起来了,害得她吐吐舌,她这是与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师父撞名了啊。

名声出去了,找她看病的肯定越来越多了,不过,她出手病人,可都是那些林记药铺坐堂大夫束手无策,临近死亡奄奄一息的病人。

当然了,请林月兰出手的病人,也同样是富人一诊千金,穷人看着收取一定的费用。

这下子,林月兰的名气更大了。

“悦来客栈的食谱也送过去了,”林月兰一边歪着头一边想道,“临月阁的设计图也同样到李怀山的手中,还有……”突然林月兰眼睛猛的睁地大大的,她急声的问道,“小月,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绿的嫩尖芽弯了弯,随后说道,“主人,今天是八月十五日。”

“卧槽!”林月兰突然爆出口说道,“把每个月给两个人设计服饰的事给忘记了。”

她这话一出口,随即又同时收到药铺那边发来的紧急病人信号。

她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对着小绿说道,“小绿,说是太闲,你看,咱们又有活干了!出发!”

林月兰坐着小白直接往镇上走去了。

……

宁安镇的大街上,张五常一步一跪,然后,还大声的说道,“我错了,我不该看不起穷人!”随即又往前跪一步,又这样的喊下去。

跟在他旁边的妇人,声泪俱下的想要把张五常给拉起来,她哭道,“老爷,你在做什么,你起来啊!”

没有人知道,半中午的,张五常在发什么疯,突然穿着一套朴素衣服,从镇上的街头开始跪,现在一直跪到半个街了,看样子还得继续跪下去,嘴里,还大喊着,对不起,我错了等等。

怎么看都有点不正常啊,包括张五常的夫人。

在他们的印象当中,张五常向来是嚣张惯了的,怎么可能会做这疯狂的举动。

所以,这围观的人,都对着张五常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

“怎么回事?难道祥云阁的掌柜受到生意下滑的影响,风魔了不成?”

“只是看着不像不疯了啊,”有人应和道,“看他的面色表情,是个正常人啊。”

“也是,只是,这张掌柜的到底是想干什么啊?无缘无故的,为何突然对着自言自语的大喊道,我错了什么的?”

“不懂,不明白。”

……

“相公,呜呜……,你到底要在干吗啊?”张五常的夫人疑惑的哭着道,“你们还不赶紧把老爷拉起来。”她嘱咐身边的小厮说道。

“是,夫人。”小厮立即应道,然后走向张五常的另一头,就要把人拉起来,“老爷,你都跪走了一个上午了,起来歇歇吧。”他那天跟着张五常去过林家村,所以很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倒没有劝着不要跪,而只是歇一歇。

“老爷,您看您的膝盖,都已经跪出血来了,额头上也是渗出血来了,起来先包扎一下吧!”小厮劝道。

张五常摆了摆手说道,“不行,我既然跪下来了,就必须要诚意,只要她看到了我的诚意,她一定会出手相救的。”

张五常的话,让所有人一阵糊涂。

她的夫人与张五常夫妻多载,立即懂得了张五常这么做的意义。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丈夫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她看向小厮,厉声的问道,“张小三,你来说,老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要求老爷这亲做的?”

小厮看到夫人的严肃模样,吓得缩了一下身子,看了看还在继续跪着行走的张五常,再瞧了瞧夫人,一咬牙说道,“是林记药铺的少当家林月兰。”

一听到是林记药铺少当家要求张五常这么做的,周遭立即惊讶了一下。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他们可是听说过,林记药铺拒绝过张五常请林月兰出手看病,至于原因,他们并不知道。

此刻,却突然冒出林月兰要求张五常跪走只是因为之前有林月兰的命令,张五常没有做到所说的要求,那么就不要找她,直到看到他按着要求做才行。

张五常的夫人惊讶了一下,“林月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实际上,她的心里隐隐有些底,很有可能她这个丈夫,得罪了林月兰,所以,现在有求于林月兰时,才会想着这样的法子,来整他,报复他。

这不能说林月兰是小肚量,人家本来就一个孩子,就算她是林记药铺少当家,医术高明的大夫,但总归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啊。

一个大人去欺负一个孩子,现在又有求人一个孩子,孩子会想报复,也是情有可原。

一想到这个,而让儿子失去被救治的机会,张夫人真是气打不一出来。

她再次厉声的喝道,“还不赶紧说!”

果然,这个小厮犹豫了一下,就把所知的一切,当众出了说来。

众人才恍然大悟。

原来,当初林月兰被张掌柜给起伏侮辱过,所以,现在张掌柜的儿子生病,在有求于林月兰时,林月兰却要求张掌柜的绕着整个宁安镇跪上一圈,并大喊着道歉的话,只要她看到诚意了,她才会出手给张掌柜的儿子看诊。

知道原因后果的众人,各自的反应不一。

“这人小,心眼就小。就么这一点当初的小事,竟然无视一条人命,太不应该了吧!”出声就是指责林月兰。当然了,说这话的人也明显白茫茫于嫉妒之心。

“这一开始就是张掌柜狗眼看人低,这么辱骂人家,本来人家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不去计较?”

“就是,有哪个孩子被人如此侮辱谩骂而不去计较的,你就是说得轻松。”这个对着那个说林月兰小心眼的很是鄙夷的说道。

“可是她要计较,也要看是什么事吧?你们没有听说过,张掌柜的儿子好像得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要死了呢。难道,她就不应该放下心里那点介怀,先救人要紧吗?”

“呵呵,你就是嘴上说得轻巧。等哪天你的孩子被人如此侮辱计较,别说你的孩子会生气,估计你本人会更生气吧。”这人的神情明显是很不屑。

“哼……”这人不吭声了。

张五常的夫人听到前因后果之后,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只是张五常的夫人现在顾不得晕过去,气得立即揪着张五常的耳朵大骂道,“好你个张五常啊,怪不得我找上林记药铺请他们少当家出手相救时,会直言拒绝,原来原因在你这。今儿个,你给我好好的道歉,不让林当家消气,你就别回家!”

等林月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一个中年妇人揪着张五常的耳朵在生气大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