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刘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大家对张五常的做法议论纷纷,张五常的夫人大为恼火,大吵大闹时,一袭浅蓝色衣裳,黑发飞扬,骑着一只大白虎的少女,从人群中慢慢的过来。

在那出现的那一刹那,很多人看到面容秀丽还不没有完全长开的少女,仍掩饰不住眼里的惊艳、好奇和恐惧。

惊艳于她的外貌,好奇于她的出现,恐惧于她的那只大白虎。

然而,这一切,却仍然掩盖不住大家对她的敬服。

因为,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接手一家药铺,管理的有声有色,最重要的则是,她一手出神入化,起死回生的高超医术。

很多人都不敢想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竟然会有如此的能力和本事。

但事实就是如此。

也怪不得别人说妖孽也不过如此。

张夫人一在教训张五常之后,一看到虎背上的林月兰,也不顾不得张五常,立马就对着林月兰下跪,大声哀求道,“林少当家,您大人有大量,请您原谅我相公之前的无理之处,求求我救救我家苦命的儿吧!”

对于张夫人的突然下跪哀求,林月兰只是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说什么。

她一双清澈锐利的双眸,却只是紧紧的盯着张五常,然后,慢悠悠的说道,“张夫人,我说过,只要张掌柜在有求于我时,只要绕着整个宁安镇跪上一圈,并能大声的说自已错了,同时也深刻的认识到自已的错误时,我必定会对你家儿出手相救!这是本姑娘对你家儿子出手相救的条件!”

林月兰把一切都说在明面上。

张夫人听罢,也就没有再强人所难,而是很是事理的说道,“好,谢谢林少当家。林少当家,请你放心,我一定我监督我家相公,好好的跪完剩下的路段。”

林月兰只是点了点头,就说道,“那行张夫人,我林月兰说话向来说话算话,我在林记药铺等着你们的消息!”就是说,张五常跪完之后,她就着手救人。

林月兰和张夫人如此对话,任何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毕竟,这是他们之间的事。

只是,却仍然很多人看着林月兰不太顺眼,认为林月兰太过小心眼,心胸狭隘。

对于人命关于之事,她却要纠结报复在一件小事上去浪费时间,有些过份了。

当然了,这些话,他们现在是不敢当面在林月兰跟前说。

不然,谁能保证自已以后不能求到林月兰头上的时候,可别到时候,他们又如张五常的这般下场,那就是丢脸丢尽了。

林月兰骑着小白从后门进去林记药铺的后院。

到了后院之后,林月兰拍了拍小白的脑袋说道,“小白,你主人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必须给我好好的后院里,哪也不许去知道吗?还有不许吓唬人。”

随后林月兰就对着一个伙计吩咐道,“你去悦来客栈买上十只叫化鸡,给它吃。”

最后时间,小白一直跟在林月兰身边,很少吃生食,都是吃熟食了。

特别是喜欢吃考鸡,烤乳猪。

小伙计接到林月兰的吩咐之后,眼睛立马瞪得大大的。

很是惊讶的暗道,“这么一只大白虎,竟然只吃烤鸡,太不可思议了。”他还以为要吃的生鸡生鸭呢。

小白留在院子里,这些小伙计们,对于这样全身通白的大老虎又是喜欢又是惧怕。

都是远远的瞧着看着,就是不敢靠近。

就是那个买叫化鸡的人,也只是战战兢兢的把这些叫化鸡快速的扔在小白的附近,就立马跑开了。

林月兰对于院子中的发生的也只是当作没有瞧见。她现在微微乔装打扮了一下,然后,又从后门溜出,直接往临悦阁后院的方向而去。

到了临悦阁后院之后,正巧李怀山迎了过来。

他一看到女扮男装的林月兰,一开始没有认出来,等靠近时,才认出来,双手作揖,很是恭敬的对着林月兰说道,“东家,我估摸着你要过来,所以,就在后院等着了。”

刚刚林月兰骑着大白虎而来,对着张夫人做了承诺,这样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再一想,今天的日子,他就猜测到林月兰一会必定过来。

林月兰点了点头,问道,“今天是一家子,还是两位客人?”

“一家子!”李怀山恭敬的道。“共五个人。”夫妻,及三个儿女。

林月兰点头道,“嗯。”一个五百两,一下子时账二千五百两,再也没有比这更赚钱的吧。林月兰有些暗暗吐槽道。

李怀山却有些迟疑的说道,“今天来的是刘家人。”

“刘家?”林月兰蹙了蹙眉心,“难道是那个刘家?”

李怀山说道,“是的。只是,这一次,没有刘大少,及刘大小姐。”

没错,这个刘家就是刘齐和刘佳滢家的刘家。

现在刘家,虽说刘齐是刘家的唯一嫡子,也是刘家的正宗继承人,所以,刘家产业店铺的下人,都要对着刘齐叫一声当东家。

然而,刘齐和刘佳滢却不得刘家家主的喜爱。

因为,他们的母亲不得刘家家主刘云风的喜欢。

他喜欢的是他一个小表妹,后来成为他妾室的小表妹。

为此,还做出了宠妾灭妻,让小妾取代正室,这种大逆不道的丑事,后来,刘家几个族老出面,镇压了刘云风的荒唐,才没有让刘家成为宁安外镇上的一个大笑话。

虽然被扶正妾室之事被镇压下去了,但却更让刘云风对这个妾室的惭愧,对着她更是宠爱,除了没有正室的名份,这待遇和宠荣几乎就是正室的模样。

后来生下了庶子之后,又想着废除刘齐这个嫡子的继承权。

好在龙宴国对于尊卑身份很是看重,嫡为尊,庶为卑,无故废除嫡子身份,暗害嫡子的惩罚,很是严重。

因此,刘云风不敢轻易乱动刘齐的这个嫡子,及刘佳滢这个嫡女的身份,不然,今天哪有刘齐的掌权,刘佳滢的单纯和快乐。

刘齐掌权,是刘家几个族老怕刘云风乱来,把家产交给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因此硬逼着刘云风把权利交给刘齐,而刘佳滢则是被刘齐和他们母亲保护的很好。

刘云风虽说不甘心,但却又不得不交给权利给刘齐,不然,刘家几个族老就会出面,处死罪魁祸首的这个妾室。

不过,把权利交给刘齐之后,刘云风对着刘齐母子三个仿佛对待仇一般,可又对他们无可奈何了。因此,只得把心思收起,好好的宠着这妾室及三个子女了。

因为与刘齐和刘佳滢的关系,林月兰对于刘云风肯定是很看不上,对于他那种狭窄短见更是不屑。

不过,既然人家送钱上门,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不是。

林月兰说道,“你去跟他们说,他们超过四人,每个必须增加一百两。”

李怀山一时有些呆愣。

五百两一个已经是天价,现在又增加一百两,那就是六百两,已经是天价中的天价,这人家还愿意过来要设计吗?

李怀山有些疑虑的道,“东家,这……”

林月兰抬起手阻止的说道,“你就这样跟他们说,他们要设计,那就一人六百两,不要设计,就轮到下一波客人。我可是很忙,没有时间搭理这些闲人。”

李怀山只得恭敬的应道,“是,东家。我这就去转告他们。”

随后,就有些忧心忡忡的找上那几位客人了。

没有多久,就传人一阵女人的尖锐质问的声音,“凭什么说增加一百两就一百两,李怀山,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不成?六百两一件衣服,你怎么不去抢啊?”六百两,这可是她一年的例钱。还不知道能买多少衣服呢。

李怀山被人指着鼻子大骂,脸色也是极其不好的说道,“这位夫人,本店只是公平买卖,以自愿原则谈交易。如果夫人觉得贵了高了,你完全可以不要本店设计师傅给你设计一套完全属于你特色的衣服。”

这是说,你爱要不要。

要,你就出六百两,不要,你就走人。

这位刘夫人气得脸色铁青。

要,她怎么可能不要。

这李怀山的这家店铺自从重新开张以来,这生意就火得不行,要从他这买一件好看新颖的衣服,就必须排队。

自一个月以前,这里就放出了话去,这本店的金牌设计师傅,可以为客人单独量身订做一套属于自已特色的衣服。

只不过,设计一套五百两,绝兴地讨价还价。

从镇长一家第一套衣服出来之后,所有人简直亮瞎了眼。

因为太漂亮了啊。

所以,她是磨了刘云风好久,他才答应带他们一家人来,给每个人设计一套的,没有想到,还没有开始设计,就加钱了。

这不是明显欺负他们吗?

可是,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即使他们愿意出六百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排得上他们。

要知道,这人一个月只为两个人设计,或者是为两家人设计,而把她所知,现在排队的人,可都排到了好久去了呢。

刘夫人一咬牙,说道,“行,六百两就六百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