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出手,再次震惊于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从纱帘的背后,观察着刘家的五个人,只是一看到他们的长相,林月兰是有些失望的。

刘云风是个大胖子,意想不到的胖,整个人就像一座大山一般的肥肉,除了一身肥头,露出的双眼,却已经变得有些浑浊,就像一个六十多岁老头的双目一般。

这样的样貌,根本就无法想像,他竟然有个偏偏少年公子的儿子,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她观察着刘齐兄妹俩倒一点都没有像到他,那估计可能像他们的母亲

与之恰恰相反的那个小妾,长得那个纤细小巧玲珑,长相看不太清楚,浓妆艳抹,但是,她那削弱的五官可以看出她的尖酸刻薄。

只是他们俩人的子女看着倒是一点没有像到刘云风,儿子长得中规中距,看不出像谁,两个女儿瞧着倒像这个小妾。

林月兰微微皱着眉头,有些疑惑。

林月兰的怀疑是,这三个孩子中,儿子不是刘云风的。

不过,很快她就放开了皱着的眉头。

只要他们不伤害刘佳滢,他们是谁,到底如何,她倒不想管,但如果伤害到刘佳滢,也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林月兰看过他们之后,立即拿起用鹅毛木炭制成的铅笔,唰唰两下,就给他们一家人设计了一套衣服。

一家子,设计的则是,全家装,因此,按着他们各自的特色。

不过,林月兰却搞了一个小恶稿,以猪作为花纹,当然,她用得是卡通猪。

这一家子,本身就是猪。

最后一抹颜色配完之后,林月兰伸了伸懒腰,然后就对着李怀生说道,“给,就让师傅们按着这图纸来制衣服。”

李怀生拿过图纸,看着一个大脑袋两个鼻孔,四脚粗短的图画,很是好奇的道,“东家,这是什么东西啊?”

“猪!”

“啊?”李怀生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我这画的是猪,明白不?”林月兰再说一遍。

李怀生反应过来之后,立即拿着图纸反复对看一下,怎么也想不白,这么古怪的东西,竟然会是猪。

林月兰才不会跟他多解释,这猪为何会是这个样子。

她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只要知道这是猪就行了。”

李怀生放下心里的疑惑,只得恭敬的说道,“是,东家。那东家,我就拿去制作坊了。”

“嗯,去吧。”林月兰点了点头,突然她想到什么,就从包包里拿着一个小瓷瓶子,对着李怀生说道,“李伯,这个药丸是我针对你夫人病情而研究出来的药丸,一天一粒,这里有十五粒,服完这些药丸之后,你夫人就能完全康复了。”

李怀生老婆的病,已经慢慢的在恢复,现在,只要再给出加了灵水的药丸,基本就可以修复那些衰老的脑神经了。

李怀生一听,简直不敢相信自已听到的,一时之间有些发愣,等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激动不能自已,他颤颤微微又分外小心翼翼的从林月兰手中接过小瓷瓶,很是感激的说道,“谢谢东家,谢谢东家。”

林月兰却笑着道,“李伯,你只要好好的帮我做事,不背叛于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李怀生立马摇头,说道,“肯定不会的,肯定不会背叛你的。”

在他最艰难时,是林月兰扶助帮了他,现在又是林月兰帮他治好他夫人的病,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背叛林月兰的,不然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就该天打雷霹了。

林月兰点头道,“嗯。这就好。”

“行了,我去看看外边,那个你的冤家张五常,有没有把剩下的那一段路跪完。”说着,她又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又打算从后门出去。

只是,在快出房门时,看到一个伙计,提着一框篓废料走出去。

那伙计也看到了林月兰,立马惶恐紧张的叫道,“你提着这些这些东西做什么去?”

伙计看了看框篓里的废料,诚实的说道,“这些东西没有用了,我倒到外边去。”林月兰听罢,走过去,用小手拨弄了下框篓里的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比较细软的布料。

这些废料,当然是这些做成衣服之后的边角料,可以说是毫无用处的了。

但是,这些废料对于别人来说毫无用处,对于林月兰来说……

林月兰轻轻皱着眉头说道,“这些东西先不要倒掉,放着,以后还有用处。”

这个伙计有点为难了。

除了李怀生和小李,他们并不知林月兰就是这临悦阁的东家,他们只知道,她是临悦阁的图样设计师傅。

所以,现在林月兰让他们不要倒掉这些废料,也不知道该不该听。

恰在这时,李怀生走了出来,一看到伙计为难的模样,立即上前问道,“小叶,林姑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在外人面前,李怀生向来叫林月兰为林姑娘的。

小叶为难的说道,“掌柜的,林姑娘说,这些废料不要倒掉,说有用处。”

李怀生立即很是疑惑的看向林月兰。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啊?

林月兰淡淡的说道,“这些东西暂时留着,我自有用处。”

说完,她就不再多做解释,直接离开了。

小伙计小叶看向李怀生,问道,“掌柜,你看?”

李怀生没好气的对他说道,“叫你留下就留下,有什么好问的。”

小叶子应道,“是,掌柜的。只是,这些东西不少啊,如果以后的都要留下,似乎也挺占地方的啊。”

李怀生微眯着眼睛说道,“那你就整理一块地方,专门放它们。”

小叶子立即又有为难的应道,“那……那好吧。”

天知道,现在哪有什么空地多余的地方放这些废东西啊。

林月兰又从后门直接回到林记药铺的后门,然后,守在后门等着她的小林子,看到她,立马激动的道,“哎呀,我说我的少东家,这么久了,你这是去哪了啊?那个张掌柜和他夫人,已经在我们铺子的大厅里等着了。”

林月兰立即有些惊讶,“他们这么快?”

明明还一半段路程的啊?明明她就感觉只是画了几幅图而已。

小林子立马说道,“我说我的当家,你也不瞧瞧这日头,都已经过去半天了,还快啊。你是没有看到,那张掌柜一跪完,不顾双膝盖的鲜血流出,就立马和夫人,把他家的病小子,给抬到了我们铺子里来了,现在都还在外边等着呢。”小林子说这话,明显是有些报怨啊。

你说你明明说了去去就回的,可是这一去大半天不见人影,害得他们不得不派一个人在后门守着,不然,张五常夫妻及其他人会以为林记药铺,及他们的少当家是个言而无信之人呢。

听着小林子的叙叙叨叨,林月兰轻轻抚了抚额头,说道,“行了,走吧。”

林月兰和小林子立马就往铺子大厅里去。

外堂的人,一看到林月兰从内堂里屋出来,立马神色激动的说道,“出来了,出来了,林少当家出来了。”

张五常夫妻更是有些慌乱不安带着些踉跄的脚步,跑过来神色哀求的说道,“林少当家,你说的,我都已经做到,现在请你看看我家儿子,求你救救我家儿子!”说着,双膝屈弯,就要下跪的样子。

林月兰立即厉声的阻止道,“你们先别忙着下跪,等我看看你们儿子病情再说。”

说着,就径直走到靠在墙边的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此刻,这个少年正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两眼上视,小便失禁等等……

林月兰有些惊愕,“这……这是羊癫风?”

带着些疑惑,林月兰走上前去,拉过这个少年瘦弱的手,就开始把脉。

实际上,林月兰是用绿色生命源透过筋脉,流转到少年的各处检查,以分析发作的病因,及找到源头,好对症下药。

在外人的眼里,林月兰却是实实在在在给青少年把脉。

片刻之后,林月兰收回了绿色生命源。

她一放开这少年的手,张夫从立马紧张的问道,“林少当家,怎么样?我儿子的病可以医治吗?可以吗?”她实在太过担心,太过紧张了。

因为,林月兰已经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如果她的答案是否定,那么带给他们绝对是深渊一般的绝望。

林月兰却轻淡的说道,“他的病,我能治。”

不是可以,而是能,这是十成十把握。

她的话一落下,整个现场安静下来。

这病,她能治?

这话说来,很多人很多人不愿意相信。

因为,对于张五常儿子的病情,有些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张五常夫妻可是带着儿子去过省郡城找过大夫的,可结果一点不理想。

也不知道这是上天对于张五常对人太过苛刻,太过刻薄而给他的报复,还是有其他什么的,但总之,结果就是很让人失望痛苦。

他们想,如果不是张五常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他是绝不可能放下身段去求着这个才不到十二岁的孩子身上的。

好在,他放下了身段,却得到了希望。

张五常夫妻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有些结巴的说道,“真……真的吗?我儿子的病真的可以医治吗?”

林月兰点头道,“可以治。不过,”她话锋一转,就把话说到诊金上面,“你们必须先预付一千两银子的诊金,后续还会产生的一些医药费,你们自行承担。”

说到一千两的诊金,张五常夫妻面露难色。

不是他们不愿意出这一千两诊金,而是为了给儿子张斌治病,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去了七七八八,也就剩下四五百两了,根本就不够付了,更何况,这后面的后续诊疗还同样产生的费用巨大。

这让他们上哪去凑钱啊?

林月兰看着他们那为难的脸色,立即带着些冷笑说道,“什么时候给上那一千两银子,我就什么时候开始给你们儿子治病。”

说着,从包包里拿出针,在众人的惊讶之下,给张斌施了几针,张斌的病情立马好转,不在口吐白沫,不再四肢抽搐等等,

这样的一个让人亲眼见证的情况,简直让人震惊的不得了。

这是什么不得了的医术啊?别人无可奈何的病,她就这么“唰唰”几针就给治好了,简直是玩儿一样。

张五常夫妻看到儿子恢复了正常一样,立马欣喜的扑向前去,抓着还在茫然之中的儿子的手,问道,“儿子,怎么样?好点吗?”

张斌有些糊涂的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已这是在哪里,又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为何四周有这么多人?

他看到面前的爹娘,声音有些嘶哑无力的问道,“爹,娘,我们这是在哪啊?”

张五常夫妻听到儿子说话,更是激动的不能抑制,一边流着泪,一边说道,“儿子,我们在林记药铺,你现在好受点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张斌抬了抬胳膊,然后,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感觉好多了。”

这是好了?

张五常夫妻互相对视一眼,神情满是激动和欣喜。

他们泪中带笑的说道,“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好了就好,好了就好。”他们儿子的病好,那么他们可以不用再费上一千两银子了吧?

只是事情有这么简单?林月兰就这么简单的为他们儿子给治好了病?

答案当然是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啊。何况,林月兰本身就不是一个圣母,对于一个自已要报复的人,哪有这么简单的就放过。

别说她小心眼,小人之心什么的,本来她就是小心眼小人之心。

林月兰那清脆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她说道,“我只是暂时压制了这位张少爷的病情,如果三天之内得不到救治,那么就必定再次发作!”

林月兰知道他们夫妻俩看着儿子安然无恙了,就想要赖掉那一千两银子,只是,呵呵,这可能吗?

她可不会这么好心在他们没有付清那些诊金之前,就给这孩子的病给治好。

听到林月兰的话,听着的众人,立马倒吸了一口气,随后也了然了。

这林月兰是在向张五常夫妻证明,这病她能治,只是要她治病,就必须拿钱来。

张五常的夫妻,何尝不明白林月兰这样做法的目的。

这不,脸色立马一白,红白交织,这是气得也是恼的。

张五常立马咬牙的说道,“林少当家,你放心,三天之后,一千两诊金必奉上!”

为了张家唯一的香火,也只能把张家的店铺,祥云阁给卖掉,才能凑上一千两,不然,他们就是去借去讨,也弄不来一千两银子的。

林月兰倒是满意的点头,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玉瓶子,倒出一颗碧绿的药丸,递给张五常说道,

“张掌柜,这颗药呢,是在明天给张少爷吃去的。放心,不是毒药,只是这三天张少爷晚上可能会做噩梦,这是让他安宁心神的药丸,没有副作用。哦,还是免费赠送给你们的,你们就不用谢了啊。”

说完这些话,林月兰就拍了拍巴掌,清亮的说道,“三天之后,你们是怎么样的选择,就告诉这里的伙计吧。他们自会通知我。

不过,记着啊,你们只有三天期限,超过了期限,你们再让我救人,那这诊金可就要翻倍了哦。”翻倍,就是两千两。

张夫人连忙点头应道,“是,是,林少当家的,我们一定在规定的期限内,凑齐银两的。”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头,随后就从林记药铺的后院离开了。

临悦阁的后院

林月兰和李怀生单独谈事。

林月兰拿出三千两银子,对着李怀生说道,“三天之内,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必须给我买下祥云阁!”

李怀生有些懵了。

他倒没有想到自已东家只是出去一趟,再回来,就要他买下祥云阁。

李怀生疑惑的道,“东家,为何要在这三天内买下祥云阁啊?”祥云阁会卖吗?他怎么不知道。

同行是冤家,对头任何风吹草动的,竞争对手可是会最先接到消息的。

但是,这段日子,他可没有听到任何风声说,张五常要卖掉祥云阁啊。

林月兰轻云风淡的说道,“这三天之内,张五常必定会把他的祥云阁卖掉。”

李怀生了然,因为对方卖,所以他们要去买。

只是李怀生很不明白的则是,为何东家会这么肯定,张五常必定在这三之内,把祥云阁卖掉啊?

不然了,李怀生虽有这样的疑惑,但却并没有直接问出来。他知道就算他问出来,林月兰必定不会回答。

因为,她认为这样的问题,没有必要回答。

林月兰继续吩咐道,“还有你让人把那些废弃的边角料,挑出那些软绵舒服的布料去色,弄干净,晒干,弄碎,堆积在一起,我自有用处。而那些剩下的布料,也不要丢了,就放着。”

李怀生甚是疑惑的道,“东家,我可能问一下,这是做什么吗?”

林月兰笑着道,“等你买下祥云阁之后,我自会告诉你,那些东西有何用处。”

李怀生只能恭敬的应道,“是,东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