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不得不说是真正冤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后,张五常如约到林记药铺先行交上一千两银子,不过,人也显得憔悴不已,精神不济。

张五常站在柜台前,对着林月兰新聘请的掌柜,说道,“李掌柜,这是我的一千两,那你们少当家什么时候会过来?”

这三天,他在万分艰难的选择之下,最终选择把店铺——祥云阁给卖掉,不然,以他们目前手头上的积蓄,根本就不够付这些诊金。

况且以前他狗眼看人低,得罪过很多人,所以,即使他想要借也借不了多少。

不得已,只能卖房产。

他的房产,有两处,一处是祖宅,一处则是店铺祥云阁。

毫不疑问,祖宅目前是万万不能卖的,因此,能卖的也就只有祥云阁了。

只是,因为镇上出现一个生意爆棚李怀生的店铺临悦阁,谁想要买下祥云阁,那么必定是要与临悦阁竞争,但目前,很显然,不管是谁买下这祥云阁,都是一个亏本生意。

因为,目前来说,谁主也没有把握,接下祥云阁布庄之后,能与临悦阁一决高下的能力,哦不,是根本没这个能力与临悦阁竞争。

你没有瞧见这李怀生这店铺重新开张以来,几乎就把中上层有钱有势人家的衣服给垄断了,就是下层这穷苦的农民,为了他店一件漂亮衣服,一个咬牙,就拿出部分积蓄给自已买下一件压箱底的衣服,等逢年过节,串亲戚时穿一穿。

这些穷人,一年四季,能有一次买衣服就不得了,而他在临悦阁买上一件之后,估计好几年才能再买新衣了。

开布匹店成衣铺的人,要赚钱的目标指向,可都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

所以,很显然,张五常要找到一个能给出高价买下他家店铺的人,真的很难。

他把转卖店铺的牌子挂出去之后,两天间,虽陆续有人来过问,但是,均把价格压得很低很低,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张五常极需要钱给他儿子治病,所以,才迫于无奈及紧急情况之下把店铺给卖出去。

商人嘛,总是以自已利益为主,他哪能管张五常是不是急需要钱救命啊,他们只知道拼命压价就行。

没有达到自已预期的价格,即使卖了出去,也凑不足一千两,再加上后期也需要费用,张五常就算再着急也能耐下性子,想等等有其他人会不会再高一点价。

两天过去,越来越少的人来过问这店铺。

不过,在第三天时,李怀生上门了。

一看到李怀生,张五常脸色立即一黑,他大声的喝问道,“你来做什么?”

他曾经那么的打压李怀生的锦云阁,阻断了他的供货来源,收买或者威胁了他家的缝制师傅和绣娘等等,一系列手段,差点让他经营不下去,也面临要卖店铺的窘境。

所以,他一点都不认为,李怀生会对他这个竞争对手有着好意。

李怀生也不跟这人拐弯抹角,说道,“我来当然是要买你家的店铺。”

张五常自认为李怀生是来看他的笑话的,所以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道,“不卖!我知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李怀生看到他这种敌视般的态度,不怒反笑的问道,“呵呵,张五常,你就这样当爹的?”

听到李怀生的话,张五常有不解的看着他。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立即大怒道,“李怀生,我怎么样当爹,根本不用你管,你给我滚!”李怀生这是指责他这个当爹的不合格,肯定让他生气了。

今天李怀生是带着任务过来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张五常两声骂就离开了呢。

李怀生厉声犀利的指责说道,“一个当爹的,明知道儿子病情,急需要钱救治,连守两天,因为转卖价格太低,都没有把店铺卖出去,凑到足够的钱,却在第三天,因为以前的恩怨前仇,竟然把最有希望的客户给赶出去,你说说,你这个当爹的,合格吗?”

李怀生曾经有过孩子,是个儿子,只是在十岁时,一天夜里发高烧,没有及时找到大夫,而烧死的,而后他与夫人也再没有怀到过孩子。

夫妻两相扶相持,相依为命至今三十多载。

然而,失去的儿子,毕竟成了夫妻俩今生最大的遗憾。

现在张五常却因为以前的个人恩怨,而意气用事,不顾儿子的安危,也让他大为恼火。

张五常被李怀生这一指责,气得脸色青白交织,他大骂道,“我是不是个合格的爹,不用你李怀生来评判。就算我不是个合格的爹,至少我还是有儿子,而你呢,哼,你想当爹还当不了呢,谁让你没有儿子呢?”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伤疤。

然而,张五常却是个心胸极度险隘之人,他可不管什么伤疤不伤疤了,这人不让他不痛快了,他同样要给别人不痛快。

李怀生听到张五常说他没有儿子,脸色立即变得分外难看,心里也憋着一肚怒火,如果可以,他想立马走人。

但是,林月兰之前下命令,让他务必要买下祥云阁。

所以,他不能以个人恩怨,而置之于命令不顾,那就会让林月兰很失望的,到那时,估计林月兰给他的已经不是警告和扣半年奖金,而是,直接赶人了。

李怀生深吸了几口气,等慢慢冷静下来之后,直接冷声的对他说道,“我对你家祥云阁有意向购买,一千两,货物及货源渠道全部购买。你想好了,直接来临悦阁找我。”

说完,就不等张五常的反应,气冲冲的就离开了。

张五常听到李怀生真的要买祥云阁时,就有些疑惑,可当听到用一千两买下时,他又微微惊讶,只是不等他反应过来,李怀生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等他愣神片刻反应过来之后,不顾之前的大吵大骂,立即就冲了出去,大声的叫道,“李掌柜,等等!”

这一次是直接叫上李掌柜,而不是李怀生了,可见他的态度大转变。

李怀生停下来,转过身,黑着脸问道,“怎么?张掌柜的,这么快就想好了吗?”

张五常问道,“你刚才说用一千两买下我家的店铺,这可是真的?”

在之前,出最高价的才六百两,现在李怀生一出口就是一千两,让他很是怀疑。

他怀疑对方就是来看他笑话,来唬弄他的。

李怀生也能猜测到张五常的想法,立即冷笑着道,“呵呵,张五常,你自已性格百败坏,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势力眼,做一个落井下石之徒。

我李怀生在这宁安镇几十年,从没有让人怀疑过品性。

说话自然算话。

你要是不相信我,那你大不了可以不把店铺卖给我啊。”

店铺他当然要买下,只不过,与张五常相识几十年,很了解对方的尿性。

别说他儿子现在及需要用钱,他给了的价这么高,他会心动,即使是在平时,只要他的价更高,张五常才不会管,他与这人之前是不是有恩怨,只要自已能得到更多利益就成,即使是敌人,他也能笑嘻嘻以对。

听到李怀生这么说,张五常立即心急了,他迅速打哈哈的笑道,“李掌柜,刚刚都是张某的玩笑,你又何必当真呢?来来来,我们里面商谈去。”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怀生给了一个冷眼,然后,衣摆一甩,就态度凌然的走进了内屋。

张五常怕李性生耍诈,说话不算话,特意对着几个看戏的人说道,“诸位都知我张某和李掌柜之间的过节,所以为了公平起见,张某请各位作个见证。”

实际上,他想要这些证人,暗中胁迫威逼李怀生出一千两给下祥云阁,不管他之前所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有在证人的情况之下,李怀生和张五常之间的买卖交接特别顺利,不一会,张五常拿到了一千两,李怀生拿到了祥云阁的房契,交给了货物,也拿到了张五常的供货货源等等。

张五常把祥云阁卖给了竞争对手李怀生,这样的消息如风一般,很快就吹到了镇上的各大人物的耳中。有小镇官员,有商家商人,有农民,同样的也有叫花子乞丐。

只是,听到这一消息的人,无一不在惊叹。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明明三个月前,祥云阁的掌柜张五常打着李怀生那家锦云阁的主意,三个月后,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李怀生买下了张五常的祥云阁。

这真是不能不说的真正冤家啊。

张五常把一千两交给了林记药铺的李掌柜,神色焦急的道,“李掌柜,麻烦你们快点通知林月兰吧。”

李掌柜接过他手中的一千两,是银票,一张百两,共十张。

他眼皮一抬,对着张五常说道,“张掌柜的,我们少当家说了,只要你的钱一到位,她很快就会过来,给您家儿子治病。”

然后,他就吩咐后面的小林子说道,“小林子,你去通知一下少当家的。”

小林子应道,“是。”

说着,就去了后院,放了一个信号弹。

两柱香的时间之后,林月兰就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