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毛绒玩具/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很快出现了。

一如既往的,骑着她标志性的大白虎缓缓的走了过来。

一看到林月兰出现,张五常眼睛立即放亮,顾不得对大白虎的恐惧,噔噔的跑到林月兰跟前,微微仰着头,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林少当家,你过来了,我已经把一千两奉上了,你看什么时候给我儿子看病去。”语气之中有些焦急,这焦急之中的语气甚至有些强迫。

这让林月兰有些不喜。

林月兰神色淡淡的说道,“张掌柜,我说过,你什么时候奉上那一千两,我就什么时候给你儿子看病。”

说着,就跳下虎背,踏进药铺里,而小白则是熟门熟路的往后院走去。

众人对着小白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奇,又带着些畏惧和害怕,看着小白要朝着后院走去,忙让开路,小白就昂首阔步的大摇大摆的走了。

对于张斌的病情,林月兰因为用异能探过,所以知道要怎么样对症下药了。

张五常夫妇就站在一边,神色焦急,带着些忧虑,也带着些希望,安静紧张的看着林月兰在一边为张斌医治,不敢有丝毫打扰。

华大夫和周大夫,这两个林记药铺的坐堂大夫站在一边,也瞧着林月兰施针。

这一次之后,需要他们两个来施针,林月兰不可能天天跑到镇上来。

对于,这医技会不会被人偷去什么的,林月兰从来都不考虑这个问题。

她的医术,是没有人可以学会的去。

因为,她大多数时候,用的是异能治病,她在这些动作,也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所以,即使他们尝会了这个针法,没有她特别配制的药物,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

林月兰一边施针一边给两位大夫解说,说道,“中檀穴、中腕穴、百虫窝……”

华大夫和周大夫越听越是心惊。

之前,从没有人敢这样子施针法,这36个穴位,有三个穴位,一招不慎,可是会把人致瘫的。

好在,两位大夫都是医术精湛之人,对于施针也是很稳重稳心,不然,林月兰也不会放心,把施针的事交给他们。

当最后一针拔起时,两位大夫的额头上的冷汗,都要滴落了下来。

因为,他们实在无法想像,一个才十二岁,学医术不到三个月的孩子,医术针法精湛到让他们这些行医四五十年的人汗颜。

“林当家,我家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张夫人看到林月兰收起银针之后,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在林月兰施针过程中,她明显看到儿子的痛苦和忍耐,如果不是事先林月兰告诉过他们,在这之中,可能要忍受一些疼痛和痛苦,她几乎要怀疑,这林月兰是不是拿着她儿子的命耍着玩呢。

所以,同时警告他们在这过程之中必须安静,不然,一个失手就别怪她这个大夫了。

这是*裸的威胁啊。

因此,他们在旁边看着张斌,无论有多痛苦的表情,他们都是站在一边,捂着嘴巴不让自已尖叫起来。

林月兰淡淡的说道,“很好。这是第一次施针,必须打通他一些封闭的脉络,所以,才会让他有一些痛苦。此后施针,就不会有了,你们放心吧。

他这个病情,必须连续施针七天,以后,我就交给华大夫和周大夫。再加上我配制的药丸,一天两粒,早晚饭前各服一粒,持续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儿子就会恢复到健健康康了。”

知道他们有疑虑,林月兰干脆一次性说完,省得啰嗦。

“哦,对了,我这个药丸,不算在那一千两银子里,一千两只是所以看诊的费用所以,你们再加三百两银子吧,这属于医药费。”林月兰说道。

“什么?”一说到钱,张五常夫妇俩立即瞪大了双眼,“怎么这么贵?”三百两,共60粒,那就是说一粒五两。

三两银子,普通人家半年的所有开销费用。

一粒药丸,就要五两,这简直是天价啊。

一天要两粒,十两银子,这谁家能承受的起啊。

林月兰挑了挑眉道,“嫌贵啊,嫌贵,那就不要买了啊。不过呢,没有的独门配制的药丸,你家儿子要完全康复,那……”

林月兰特意在“那”之后拉长了一些音。

“那怎么样?”夫妻俩急切的问道。

他们卖了自家店铺,付了一千两诊金之后,就剩下这么三四百两,而这三四百两,是他们打算东山再起的资本啊。

如果付了这三百两,再加上儿子后期修养需要一些费用,零零总总,至少不少于四百两啊。

那之后,他们手头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钱,连生活费都可能成问题,怎么会再有资本让他们东山再起。

所以,如果这些药丸,可以不买的话,他们是完全不想买啊。

反正儿子的病也要好了不是。

只是……

林月兰接着应道,“那你儿子的病,还是治标不治本,说不定以后就复发了,那时医治起来可就更难了哦。”

对于收取张五常家的高诊金,林月兰一点都不觉得亏心。

如果他们真是没有一点钱,或者是没有办法,付不起这医药费,她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给他们便宜一些。

然而,现在,他们手上明明有钱,却想要省下这笔药钱,这让林月兰有些鄙视。

最后,张五常夫妻为了儿子能够完全康复,只能一咬牙,把一个月的药钱,全部给付了。

……

“东家,祥云阁用了一千两给买下。”李怀生对着林月兰很是恭敬的汇报道。

对于一千两买下祥云阁,李怀生自认为有些高了。

只是,林月兰给他的定位就是用一千两买下。

他也不明白原因。

实际上,林月兰要他一千两买下,也是有算计的。

用一千两买下的店铺,那一千两又转回到了林月兰自已手中,再加上买药,营养等等一些开销费用,张五常夫妇手中的钱,刚好花光。

而她的目的,就是要把张五常手中的钱全部花光,让他们变成吃穿都愁的穷人,谁让他们当初狗眼看人低呢。

这一次,就让他们尝一尝,当穷人的滋味吧。

没钱的他们,再加上以前得罪过这么多人,相信他们的生活肯定会多姿多彩的。

呵呵,林月兰就是小心眼。

得罪了她,怎么再能过优越生活呢?

林月兰对着李怀生说道,“嗯。既然已经把祥云阁买下,以后就与临悦阁进行整合合并,临悦阁还是临悦阁,祥云阁改名叫梦悦楼!”

李怀生疑惑道,“梦悦楼?”为何不叫临悦阁?

林月兰点头道,“嗯,梦悦阁。不过,它不是卖布卖衣服,而是卖玩具!”

“卖玩具?!”李怀生分外惊讶了。

卖什么玩具,需要用这么大一个店铺来。

再说了,这卖玩具的,大街上是一大把,像那些小孩子玩的小弓箭之类的,却很少人买,因为那些东西,农村人都自已做,而镇上的人家,虽会买,但是,天天这些玩具,也是会玩腻的。

所以说,买下这么大一家店铺,就是为了卖玩具,这是不是有些不合算啊,明显是有些大材小用的感觉啊。

李怀生闹不懂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当初让你准备的那些边角废料,都准备好了吗?”

李怀生有些疑惑,这玩具和废料有什么关系。

李怀生如实的回答,“都已经处理好了,现在放在库房里。”

林月兰说道,“嗯,现在带我去看看。”

李怀生心里更加疑惑,林月兰竟然会对一些边角废料如此敢兴趣。

到了库房,在一个角落里找到那些废料。

不过,这些废料在林月兰的吩咐下,都已经变成了软绵洁白色了。

林月兰用手触摸一些,感觉还行。

“走,去作坊!”林月兰说道。

两人又一块来到作坊,还带着一框篓废料。

为了防止技术被人学去,林月兰是按照现代工厂部门车间模式,一切按照流程来走的作坊。

每完成一个流程,自会有管事或李怀生的心腹来验收,然后,接着下一道程序。

总之,每一道工艺技术都被分开,除了李怀生和林月兰,没有人知道这完整的流程。

到了作坊之后,因为林月兰在作坊里有单独的工作室,里面一切设备齐全。

林月兰坐在桌子跟前,先用笔画出草图。

然后,就对着草图开始制作。

因为末世前林月兰就是一个服装设计师,所以,对于剪裁针线活方面,根本就不用担心。

林月兰挑着一块有绒毛的布料,然后,按着图纸上的比例进行裁剪,做出一个基本模型,之后,缝合,填充料物,用两颗黑色石珠作眼睛,再缝合,之后,就用笔画了一个图案,调色,再后,再做了一件小衣裳,随即就像人一样,给它穿上去。

片刻之后,第一件毛绒玩具新鲜出炉。

一只半人高的很是可爱的泰迪熊。

李怀生震惊的不行!

他指着这只泰迪熊,声音激动的说道,“东家,这……这……”这是玩具?

林月兰点头说道,“没错。我就是我所说的玩具。”她看着这只还有些欠缺的泰迪熊猫,举了举,笑着对李怀生说道,“李伯,怎么样,可爱吧?”她说的可爱当然是批指这只泰迪熊了。

李怀生瞧着这只毛绒十分可爱的玩具,脸上的表情也是分外的可爱,显示我也好想摸一摸。

他点头道,“可爱,真是可爱,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可爱的玩具!”

如果那家店铺真是要卖这些玩具的话,说不定这生意真的会很好。

林月兰瞧着李怀生想要摸一摸又不敢摸的表情,“噗嗤”的笑了一声,道,“来,李伯,你抱一抱。”说着,就把泰迪熊递给李怀生。

李怀生也确实很喜欢这只玩具,林月兰把东西递给他时,他当然不会拒绝,而且动作却有些焦急和迅速,似乎生怕林月兰不给摸一摸,玩一玩。

李怀生一拿到这玩具,立即就爱不释手了。

这玩具又软又暖,很是让人喜爱。

李怀生一会这摸摸,一会那摸摸,好奇又喜爱的不得了。

林月兰瞧着,笑着问道,“李伯,你认为这种玩具能卖得出去吗?”这种毛绒玩具在现代都是很畅销的,别说在古代了。

李怀生一只手抱着玩具,一只手抚着胡须,点头的应道,“当然了。连我这么个老人家都对着这东西喜欢的爱不释手,更别说那些妇人小姑娘呢。”

他本是个商人,当然一眼瞧出,这东西出卖对象,主要是那些孩子和妇女了。

林月兰点头道,“嗯,那行,李伯,接下来,我们就谈谈这玩具制作和售卖问题了。”

李性生听到要说正事,也立即敛起激动的神色,表情严肃认真的道,“是!”

林月兰说道,“这制作玩具的作坊要与临悦阁的作坊分开,工人也与临悦阁那边也全部分开,你要安排好。”

李怀生应道,“是。”

林月兰道,“这玩具作坊要与制衣作坊流程一样,必须一道程序,一个车间生产,可懂?”

李怀生应道,“是!”这是为了制作玩具技艺为被仿去,他懂。

“嗯,行。一会,我会给我列出制作这种玩具的各种条件和各种要求,及步骤,”林月兰点头道,“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我要见到梦悦阁准时开张,可明白?”

李怀生应道,“是,属下遵命!”

但是,一会之后,他就有些迟疑的道,“东家,这作坊和工人,还好说一点,就是这些填充物,有些不够啊?”

如果都是用制衣剩下的不要边角料,可是制作玩具,却需要大量的废料,天天就这么几件衣服,哪有这么多废料啊。

如果用新布料,这完全是划不来的。

林月兰既然想要开玩具店,当然早就想好了一切。

她说道,“你去对外发个公告,收购不要的绵料旧衣,两文钱一斤,有一百斤以上的可以在临悦阁换一件半两以下的衣服。”说起来,这还赚一百文呢。

临悦阁的衣裳,虽走的是高端路线,但是在价格方向有很大的差别。

那些面料好,款式漂亮的衣服,当然是卖的贵一些,有的卖到几十两,上百两一件了,而有些大众化的衣服,却稍微便宜,最便宜的三四百文都有。

至于为何有这样大的差别?

一是因为区域小,一个小小的宁安镇,有几个人会天天买上百两的衣服,再有钱的人家,也不是这样挥霍的。

所以,临悦阁的那些客户群对象,也是以普通人家为多。

三四百文,不是太贵,也不是太便宜,在他们承受的范围之内。

对于他们来说,这衣服虽贵,但却买得值得。

所以,临悦阁的生意,天天兴隆,林月兰也没有愁这个心。

而现在,用旧衣换新衣,肯定很多人家十分乐意了。

李怀生听到林月兰这么一说,眼睛立即就亮了起来,他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好!”

“还有,必须有要求,这些旧衣,不能是脏的,臭的,及有传染病人穿过的,一经发现,拒绝收购!”

“那是肯定的!”李怀生附和道。这是卫生问题,肯定得注意了。

林月兰接着道,“那些收购过来的衣服,首先是要把水完全烧热,在这高热开水里反复翻煮,进行高温消毒杀菌处理,然后,再像之前那样去色,晒干整理,记住一点,这些东西必须给我好好的弄干净!”

这些东西做出玩具之后,经常性与人接触,特别是那些小孩子,抵抗力弱,不能沾惹脏东西,所以,必须完全处理干净。

本来,做这些东西多用棉花、丝绵或者海绵,但是,在这落后的古代,古代人都不爱花钱,就算她有天大的本事,她也弄不来这东西作玩具啊。所以,只能退而求次的用旧衣棉布之类的了。

李怀生虽听不懂什么是消毒杀菌,但却明白,用开水煮沸的意思。

他同样再次的应道,“好!”

林月兰对李怀生交代这些事情之后,就径直离开了宁安镇。

……

青丰省城

广聚源拍买行

矮矮胖胖的周掌柜坐在首席上,神情严肃的问着属下的道,“林德山真的在那个偏僻的宁安镇?他没有成亲生子,认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当孙女,还把他唯一安身立命的药铺让这个孩子继承?”

属下的应道,“是。”

周掌柜简直不敢相信自已听到属下汇报上来的信息。

他万万没有想到,三十年前,那个名动青丰省城的林公子,竟然真的蜗居在个旮旯角落里,当一个平凡之人,还无妻无儿,认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为孙女。

原来那个让人惊艳的林公子,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吗?

瞧着主子不说话,这个属下犹豫的一下,说道,“老爷,据调查之人反馈之来的信息,说林德山所认的那个孙女,本事可不小。她虽才十二岁,但是这医术精湛高超,救了几个濒临死亡的病患,被当地人称为‘小神医’,而且这药铺交给她以来,每天来看病抓药的人络绎不绝。”

周掌柜听罢,神色一动,有些不相信,他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老爷!”属下点头道。

周掌柜想到派人去调查林德山的目的,随即问道,“那有调查清楚,林德山是从哪个人手中弄来的紫云花?”

属下摇了摇头,“这个没有调查到。不过,据我猜测,”这个属下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他那个所认的孙女,给弄回来的。”

听到这样的答案,周掌柜分外惊讶,“怎么可能?”

随后这个属下就把自已猜测的原由给说出来。

听到属下的分析之后,周掌柜沉默着,久久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问道,“最近外面有什么行动?”

属下汇报道,“金源陈山彪,曾记药铺,李记药铺,张记医馆,还有青城首富李发枝等一些人,他们似乎都在打探了紫云花的来源。”

听到汇报,周掌柜隐隐有些怒气,他厉声的喝道,“哼,他们倒是敢想,也不看看自已有没有这个本事!”个个都想截断他的财源,真以为他是个好欺负的吗?

随即,他吩咐道,“你暗中把派去宁安镇的人,都小心的撤回来。小心一点,绝不能他们发现有任何的不寻常举动。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在盯着我们广聚源呢。”

“是,属下遵命!”这个属下道,“只是,老爷,为何要把人从那地方给撤回来啊?”

周掌柜道,“我们已经被人盯着了,如果让他们发现,我们自已竟然无缘无故派人去那个小地方,肯定会引起他们的疑心,到时,我们恐怕也就拦不住他们了。”

属下立即道,“属下明白了。我这就去让人给小心的撤回来!”

“嗯,去吧!小心一点。”周掌柜摆手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