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田间震惊于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家的稻田上

各路村民对着田埂上的大东西,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今天是她家割稻子,带着这么一个东西过来,难道是放在里面推回来不成?”

“不可能,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又这么笨重,怎么推回去?”

“不太可能,是放在里面推回去的。你瞧见没,这东西的一边好像装了一个大东西在里头,这挡住了空间,就是要放也放不了多少稻子啊,除非把这些东西拿开!”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这么一个从没有见过大东西,肯定会引来他们的疑惑和好奇了。

没错,这些人讨论的东西正是这两天新鲜出炉的打谷机。

林月兰一行人站在田埂上,瞧着自已的稻田,闻着一阵阵稻香味,金灿灿的一片,一眼望不到边,仿佛满地是金子。随秋风起伏着金色的稻浪滚滚,沉甸甸的谷穗被风吹得弯下了腰,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粒粒饱满的谷穗!

蒋振南和郭兵几个人,这几天都会在这田里走上一走,瞧着这金灿灿的稻子,回回心里都抑制不住自已的激动。

他们从没有见过如此丰满的谷穗,如此好的收成,而且还是他们自已亲手拾掇出来的,这样收获成果的激动真的很能溢于言表。

总之,他们就是很激动,很兴奋,随时都想着高兴的跳起来。

现在要收割了,再一次站在田埂上,这激动之情,更难压抑了。

连带着蒋振南冷酷的表情,瞧着这黄澄澄金灿灿的稻子,粒粒饱满的谷子,也有着难得的澎湃激动之情。

他从来不知道,当一个获得成功时,这巨大的喜悦,真得很难让人表达出来。

此刻,他们一行人,就要取得成功的劳动成果了。

这一次来的人,还有张大夫。

他也早听说林月兰种下的那几亩地产量很好,再加上林月兰发明制造的这稀奇的东西,让他也好奇的过来瞅一瞅,帮帮忙。

林月兰等先把打谷机和挑谷粒的框篓放在田边上,然后,他们就从框篓里拿出一把小弯刀。

然而,当大家看清他们手里割刀子的弯刀与他们平时所割刀子用的弯刀不一样时,眼里再一次流露出惊疑和好奇。

林月兰手中的小弯刀只有一指半宽,且锋刃上不是平整锐利的刀口,而是一颗颗小齿牙,不过尖牙上则是显得更加锋利。

只是……

“这种条条坑坑的小刀子,也能割稻子,别逗了好不好?”

“就是,我们从没有见过有人特意去制造这么不平整的刀子来割稻子。”

“只是我们没有见过的东西,不一定就是不能用的东西啊?”

“不管能不能割,我们先瞧上一瞧吧!”

“也对!”

说实话,蒋振南几个人对于这几把特殊割稻子的刀子也是很怀疑。

因为,割刀子明明需要锋利的刀子才能好割吧,可林月兰偏偏要用这种这么多齿牙的刀子,能割吗?

不过,他们几个狐疑归狐疑,对于林月兰所做的每一件东西,倒是没有怀疑它们用途。

林月兰包括几个大男人和张大夫,都一致挽起裤脚,然后拿着小镰刀,弯腰割稻子了。

但是,才割几株,小六子和小三子他们就立即惊呼起来。

“好,这种小齿牙小镰刀真好割!不用太费力,而且割得也快!”小六子他们是从农村过来的,当然对于收稻子的每一步很是清楚了。

“是啊,没有想到,这种小镰刀子竟然这么好用。”小三子也惊讶的道。

至于蒋振南、郭兵和张大夫,以前他们没有种过田,也没有割过稻,无法做出比较,但是,他们到是相信小六子他们的说法。

周围这些看稀奇的村民,一听这种齿牙小镰刀很好用,一个个都伸长脖子,想要瞧个一清二楚,看看究竟是怎么个好用法。

只有让他们有些遗憾的是,除了林月兰,其他人都是五大三粗的人,一弯下腰,就能看到他们背和腿,根本就看不到他们面前的任何动作,所以,他们也评判不出来,这到底是个怎么好用法。

不过,有些胆子大一些的人,看到框篓里,还有剩余的两把齿牙小镰刀,立即按捺不住自已的跃跃欲试的举动。

其中一个长得健硕魁梧可又有些憨厚的壮汉,对着林月兰说道,“林丫头,我想借用你这把小镰刀子试试,可以吗?”

所有人都很清楚,这田是林月兰的,所以这里的一切,林月兰是主人。虽说这几个男人这几个月一直在管理这片田。

林月兰抬起头,瞧了一眼他的表情和神态,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壮汉一看,只声说道,“谢谢!”然后,拿起框篓里的小齿牙镰刀就走向另一边给个道子割起稻子来。

他的手一去,唰唰的动作了两下,脸上表情立即惊奇万分,瞧着小镰刀,带着兴奋激动的道,“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其他村民瞧着,立即问道,“周树,怎么样,这样的小镰刀真的好用吗?”

周树点头应道,“好用,真是好用,比我们平时所有的镰刀,简直好用了不知多少。这种小镰刀轻便,不费力也很锋利,刀子一下去,这稻子就割下来了。”

只有亲自体验,才能感叹到这东西的神奇。

别人一听,也立即涌起跃跃欲试之感。

有人说道,“周树,让我试试,让我试试。”

周树立即对他哼声道,“去,你要试的话,可要过问人家的主人,你问我有什么用啊。”

作为地地道道的种田人,任何一种用具的改进,可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方便。

别小瞧着这把小镰刀,却是不知让人省事多少。

既然周树先开口了,后面有些人,也干脆不在顾忌林月兰,也直接开口,想尝试用一下这样他们没有见过也没有用过的小镰刀。

结果……

“哇,真的很好用诶,手一下去,稻子就割下来,根本不用费力,而且很是轻便。”

“用这样的小镰刀子割稻子,即使是十亩八亩的,也很快,而且不用弯腰弯的腰酸背痛的,手也可能不会抽筋。”

“唉……”这么好用的小镰刀子,他们也想要几把啊。

就在一些村民试着这齿牙小镰刀时,林月兰一行人也很快就割了半片稻田了。

他们都是有气力之人,割稻子这活儿,根本就费事。

林月兰瞧着差不多了,就招呼蒋振南和小三子小六子说道,“让他们来割稻子,我们来脱谷粒。”割稻子不用太费气力,所以就留着郭兵,小十二和张大夫来割稻子。

蒋振南、小三子和小六子立即很听话的拿着小镰刀,就往一开始的田边上走去。

他们先把这些刀子统一放在收物件的小篓框里。

蒋振南几个突然停下的动作,让这些看稀奇看热闹的村民,有些疑惑。

这突然不割稻子,反回来,是要做什么?

然后,在他们的疑惑之下,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却弯腰把割下的稻子,一捆一捆往割下稻子中央堆去。

很快大部分割下的稻子已经堆成小山的模样了。

这是要做什么?

割下的稻子不捆起来,还堆起来?

堆好稻子之后,蒋振南和小六子小三子他们就把那个一直放在田边的大东西,给推下去了,然后直接放在已经成堆的稻子前。

放好位置之后,给这东西插上斗棚之后,立即有两人站在这上面,然后,左右两边各站着一个。

“这是要做什么啊?”瞧着他们的动作,观看的人越发疑惑了。

“嗡……”

一阵发起的声音响起。

“这是什么声音?”突然出现的声音,也一样让这些村民疑惑。“难道是什么飞鸟叫的声音吗?”

“不对,是他们面前的那个东西发出的声音。”

随即大家再一次认真听了起来。

“没错,就是那个东西给发生的声音。”

“哇噻,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木制物件,竟然难发出声音的。”

“不对,你们瞧,他们是在做什么?”

随即,他们就看到,没有谷子的秸秆扔在了左右两边!

“天啊!他们这是在给稻子脱粒!”

“他们真的是在给稻子脱粒!”

“你们瞧去了么,他们把一把稻子往里面一放,然后,稻子上就没有了谷子,成了秸秆。”

没错了。

这是在给稻子脱粒,用得是打谷机。

打谷机,装着踏板。

当人一踩上踏板时,两边的齿轮瞬间转过,然后就到斗床和斗棚里的滚芯子,这稻子一放进滚芯里,就会立即把稻子上谷穗绞动,一绞这谷子就脱了。

所以说,实际上,林月兰所发明的就是现代人那种老式打谷机。

这种打谷机制作要求不高,最主要的是要有齿轮和油,这两种又可以制造出来,所以一切都不是问题。

只是,林月兰打小是城市里的,也只有暑假期时,才会去乡下姥姥家。

但是,到了姥姥家农忙季节时,田里的活儿,从不用她干,所以老式的打谷机,她也只是远远见过一次而已,可因为太长久的记忆了,让她有些模糊,所以,她才会把自已关在房子里,慢慢回忆所见过的打谷机,一边想像着它的构造原理。

因为是第一次用这种叫打谷机的东西,也是第一次见,即使是郭兵他们也是好奇的不得了,一看到开始要脱粒了,立即就跑了过来。

张大夫虽也稀奇的不得了,但还是保持着老人家的威严,一边扶着胡须,一边连连点说道,“不错,不错,这样的脱粒法子,真的好多了!”

说完,瞧着已经脱了粒被扔出来的秸秆,立即弯腰抓了一把,一瞧,竟然是干干净净的。

郭兵也发现了,立即抓着秸秆更是惊讶激动的说道,“竟然这么干净,竟然这么干净,上面连一颗谷子都不见了,全部留着这些穗叉子!”

那些看着稀奇的村民,也顾不得什么任何了,纷纷挽起裤脚下田来。

然后,围上来看了究竟。

当他们真亲眼看到稻子在瞬间脱粒,还脱是一干二净时,说不震惊,不震撼,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农民一年到头之所以这么忙乎,除了赶季节,还是因为这些劳作细节的慢啊。

如割稻子,割完之后,再捆回家,慢慢来脱粒,脱完粒之后,再忙着晒,等等……

可其实最忙最费力的节儿,就是脱粒,为了不让这些谷子发芽,赶上好太阳,必须尽快脱粒,所以就没日没夜搓,搓得手又红又肿。

现在看到人家不用把稻子担回家,还一下子就把稻子脱粒了,让他们简直又惊讶又羡慕起来,眼神的光芒*裸,表情也是明晃晃的写着,“我也好像要一个这样的东西。”

不管其他人如何围观,如何羡慕,林月兰他们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来,依然两个人在踩踏板,绞稻子,另两个就分好扎递给他们。

当林亦为带着一些人匆匆忙忙的从林家村赶到周家长平上拗,林月兰家的片田时,看到的就是一大群人在团团围住什么人一样,七嘴八舌的在说着什么。

林亦为看不清什么情况,但却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人是在找林月兰的麻烦。

因此,他连裤脚都没有卷,就么想也不想下田来,还一边抬着一只手,一边大声的喝道,“住手,你们都住手!”

当林亦为那“住手”的声音,传进这些观看人耳中时,立即面面相觑起来,不明所以。

林里正到底喊谁住手啊?

“怎么了,林里正?”还是周树先回神过来问道。

他也以为林亦为这么焦急神色匆匆,是出了什么事了。

只是当林亦为赶到跟前时,看到里头的情况,也是有些傻眼了。

他以为的闹事根本就没有发生,现在发生的则是,他看到堂堂的将军大人,似乎在踩着什么东西,然后,他就看到,一把干净的秸秆从他手中扔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林亦为愣神的表情,周树立即笑着道,“林里正,原来你们也是来看这个东西是怎么脱粒的啊!”

来这里的人,当然不是林亦为一个人了,而是很多人,尤其是在林家村时,听到林月兰弄了一个东西可以不用费力的脱粒,所以就好奇的跟着过来。

其他人也看到这大斗件的面前,有两人一下又一下子把脱了谷粒的秸秆扔下来,都是震惊不已。

这就是那什么打谷机,脱粒子竟然这么快?

看到林亦为过来,林月兰立即打招呼的道,“里正爷爷,你怎么过来了?”对于其他人,林月兰可以爱理不理,实际上从头到尾,她也没有怎么理过,沉厉的表情,一直很认真的在做事情。

当然,那是对于别人,对于里正,她是很敬重的。

林里正愣神了一会,听到林月兰的声音之后,回过神来,但随即他就很是惊讶激动结结巴巴的问道,“兰丫头,这……这就是那什么打谷机?”

对于里正他们为何知道这叫打谷机,无外乎就是郭兵他们得瑟炫耀出去的。

反正大家即使知道它叫打谷机,又不知道如何制作,那又能如何。

林月兰点头道,“是的,这就是打谷机。”

一边回着话,一边给蒋振南递着稻子,不到一会,这把稻子在蒋振南手中脱得干干净净了,一粒谷子都见不着。

然后,林亦为激动情绪简直澎湃起来。

这样的打谷机,脱起谷粒来,真是又快又好,比他们用手搓不知好了多少倍。

跟着来林家村的人,看到这样的打谷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但随即也有几个打着心思的人。

其中以林老六为最。

主要是他家的稻子最近也要收割了,而且他家的亩数不少,有十亩地。

他立即笑嘻嘻的上前说道,“兰丫头,我家的稻子后天要收割了,能不能借用一下你这个东西来用一用啊?”

他一问完,大家一会瞧了瞧林月兰,一会瞧了瞧林老六,随即大家的眼神明亮亮的盯着林月兰。

如果林老六能够借到这打谷机的话,那么他们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