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卖打谷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老六这样的问话,似乎觉得理所当然一样。

一是因为林老六和林老三毕竟是亲兄弟,也就是林月兰的堂爷爷,是亲戚也是长辈,就仗着这样的辈分,就理所当然的想要好处了。

然而,呵呵……

林月兰眼神犀利的盯着他,直言拒绝道,“不能!”

林月兰的断拒绝,让一众人瞧着热闹的人,一阵大笑。

当然这样的大笑,以嘲笑成分的居多。

林老六刹时觉得自已的面子挂不住了。

他是一个长辈,还是林月兰的堂爷爷,他开口要东西是看得起她,她竟然是如此可恶的拒绝,让他被大伙儿嘲笑。

林老六立马唬着脸,语气很是不好的说道,“兰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的堂爷爷,你竟然如此不敬爷爷,不敬长辈,是谁教你的?”

林月兰犀利的眼神立马射了过去,面上微冷的说道,“堂爷爷?哼,你也要去问问你的好三哥哥,是不是承认我这个孙女?别一个人在这自作多情,自认是我堂爷爷。

再说了,如果你真认为是我长辈,是我堂爷爷,那在这三年内,你可管过我一粒饭,可给过一件衣?

没有吧,既然如此,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说我不敬长辈,不敬你?现在想要好处了,就以我长辈,以我堂爷爷自居,你真是好大的脸!”

林月兰所说的话,很不客气,甚至可能说真是落实了不敬长辈的说法。

然而,长不慈,晚不孝。

听到林月兰的控诉,让周围的人一片惊讶。

因为不管以前如何,现在林月兰这样说话,真的很是不敬,更是不孝。

对于不敬不孝的人,人人鄙夷痛恨的。

只是,现在林月兰,会种田,还有一样一样农忙新用具。

这对他们来说,很是心动。

比起谴责不孝,让他们全家不饿,得到好处更为重要。

因此,此刻这些人对于林月兰出口不逊,没有哪个傻瓜去责骂,当然也就那些依老卖老的老家伙们自觉林月兰目无尊长太过了。

只是林月兰根本不在乎他们任何人的看法。

林老六被林月兰的话气得一阵后仰,他怒气冲天的指着林月兰,大怒喝道,“混账,你这是大逆不道,不敬老人长辈,必遭天打雷霹!”

这是骂林月兰会遭到天打雷霹的报应啊。

“林老六,你住口!”林亦为听到林老六诅骂林月兰也立即恼火起来了,“你还说人家孩子不孝长辈,也不瞧瞧你自已,有长辈的模样吗?只是因为一言不合,你就咒骂人家一个孩子,你好意思吧你。”

不过说实话,明眼人一眼就瞧出,这林里正明显是护着林月兰,偏向林月兰的。

当然,因为涉及利益,也没有哪个傻子现在指出来。

林老六也是瞬间气极了,他铁青着脸,对着林亦为大骂道,“林亦为,明明是这丫头先对我不敬,你就这样罔顾事实吗?你这样的里正,不觉得有失公允?”

林月兰冷笑着道,“公允?林六爷,你要怎么样的公允?就是要我双手奉上我手中的东西,才叫公允吗?只是,林六爷,凭什么要我把自已的东西送给你?难道说你家有什么好东西,也是让大伙儿一起分享不成?可是,我记得你家前天杀了猪,其他村民可没有见过你家一根猪毛!”

“噗嗤!”

有人立即笑了起来。

林家村有人更附和的道,“可不是,他家杀一头二百多斤的猪,本以为会请大家吃一顿猪宴,结果,我们可是连一根猪毛都没见着。”

按着村里的一些习俗,哪一家人杀猪,就会留着一些猪身上不太好卖的地方,请大伙儿吃一顿,大方一点的人家,会烧一些肥肉。

像林老六和林老三,兄弟两家,杀猪常常不请大伙儿吃猪宴也就罢了,去别人家吃猪宴,却是拖家带口,来得最快,吃得最多的人。

很多人都碍于村里之间的情份,表面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则是暗暗不舒服。

现在被一个孩子给指出来,大伙儿立即同仇敌忾一般,你一言我一语,说着他们的不是了。

“呵呵,他家年年如此,你竟然还想着吃他家的猪,你到底有多异想天开啊。”这个调侃的道。

“哎,你说这是有多厚的脸皮,自家的东西掩着藏着,却要去别人家蹭吃蹭喝去了。”

……

如晨单说林月兰说他也就罢了,可来这里的所有村民都是讥笑鄙夷他,林老六的老脸挂不住了,他凶狠的瞪了一眼林月兰,对着她哼的一声,“哼!”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他实在没有脸皮再留下来听着这些村民对他嘲弄和鄙夷。

林老六走了,至于这里的任何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相反,他们认为林老六走了更好,省得他再出言不逊,彻底得罪了林月兰,进而让她迁怒到他们身上,让他们不能林月兰得到任何的利益好处。

人性趋逐于自身的利益,或许已经成为了本能。

在利益面前,任何不愉快不适之感,都可以放在一边,再达成共盟。

林家村的林长风看着这打谷机,压抑着激动,两手互相搓了搓,有些腼腆小心的问道,“丫头,你这打谷机看着真的很好用,可以借我家用用吗?哦,不,我来租,我租,可以吗?”

这下子,心里倘然一亮,立即带着希望之光看向林月兰,他们当然是希望林月兰可以答应下来。

就是林亦为听着租打谷机,心神也是一动。

确实,自家的东西白给白用,任谁也不愿意,心里也不舒服,但是用一种方式,获得一些报酬,这样的法子,又何不可呢?

然而……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不行!”

听到林月兰拒绝的答案,所有人包括林亦为心里也是一沉,眼底暗暗有些失望。

这打谷机的用处,已经实践现实了,当然也是希望自家人不用这么累,最主要的是收割快,这样一来,就避免了那些收回来的稻子,因来不及搓下来,而发芽发霉。

因此,大家对打谷机的心动,是在所难免的。

可是,林月兰不会借也不会出租,当然让他们心底失望了。

“不过,我可以再重新打造一张!”就在大家失望时,林月兰立即来了这么一句。

所有人失望的眼神又发起亮光来了。

只是,重新打造一张,这是什么意思?

林亦为是里正,同时又与林月兰关系最好,他问道,“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说道,“就是我重新打造一台打谷机,卖给里正爷爷您,再由您租给大家,谁要用就向您租,你看这样可以吗?”

她现在的这台打谷机,是绝不外借,也绝不外租,她讨厌别人碰她的东西。

林亦为立即反应过来,很是激动的点头说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了!”

林家村的村民听到,林月兰重新打造一台,卖给里正,心情也跟着激动起来。

向林月兰租这打谷机,还真不如向里正租这打谷机,毕竟对于林月兰,他们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忌讳的。

“林姑娘,这打谷机一只怎么卖啊?”周家村的周树立即问道。

林家村有打谷机,但他们不太可能跑到林家村那里去租,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周家村也有一台打谷机。

“三十两!”林月兰开口说道。

“嗤!”一听三十两,所有倒吸一口气,这也太贵了吧!

“这也太贵了吧,三十两都可以买下一头牛了!”立即有人议论纷纷起来。

虽说这打谷机打谷脱粒速度快,但也不能漫天要价啊。

周树紧锁眉头,深思了一会说道,“这太贵了一些!”

林月兰瞧着所有人的表情,也知道大家都不太可能接受这样的价格。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三十两,可以买下一头小牛,买到两亩上等田,三亩的中等田,六亩的下等田,要他们出这三十两,还真不如自已劳累一点用手搓。

林月兰轻淡的笑着道,“这位叔叔,你只瞧见了它贵的地方,却没有看到它价值的地方吗?比如说天气,我们都知道,这天气不太好预测,今天天晴,明天就有可能下雨,一下好几天,但你不知道这情况啊,所以你割下的稻子,没有脱粒,没有存放,或者不好存放,就这么堆着,相信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后果了?

后果这些谷子发芽发霉,这么一来,半年的辛苦全部白费,白费还不说,这税交不出,全家无粮食,不是吗?

但有这个打谷机,只要当天割下来,就可以全部脱粒脱完,就如,大家看我家这五亩地吧,我很有信心的告诉大家,只要一天时间,这些稻子,就可以全部脱粒,明天就可以全部拉出去晒!”

如果有人在这,肯定有些汗颜。

这林月兰明明是在推销东西的说辞嘛,先没有这产品之前的弊害,然后,再说用了这些产品之后的好处,把人忽悠忽悠过来。

当然了,在这里,林月兰说得都是事实了。

林月兰的话一出,所有人都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想想也是,割稻子时,天气最是预料不到的事情,很有可能上午是太阳,下午就是阴天了。

万一,因为稻子没有脱粒,却又割下来了,那就只能等着发霉生芽了。

这么一来,少得不是这半年的收入,而是全家人的温饱问题啊。没有这半年的收成,就没法交税,不交税,就有可能把自家壮丁拉去服徭役抵税,这壮丁一去三年,没有壮丁,家里的田又怎么办?

这样说来,出三十两,还真不贵了。

周树点了点头,随即有些紧张的问道,“林姑娘,可以给我们周家村造一张吗?”

林月兰挑了挑眉,问道,“周家村的事,你能做主?”

周树点头说道,“可以。我爹是周家村的里正!”周树介绍着自已的身份。

林月兰倒有些好奇了,林家村里正的大儿子林明清,是长得虎腰熊背,憨憨厚厚的,周家村里正的儿子,也一样长成这副模样,是不是里正的儿子,都是长得五大三粗,虎腰熊背的?

当然了,这是林月兰只是在心里吐槽了一下。

她点头应道,“只要你们对我没有什么顾忌,我可以造一张给你!”

她给他们说这么多,当然也是为了把打谷机给卖出去。

能挣钱的东西,林月兰当然不会放过。

这打谷机,只有造齿轮,用得是铁,这需要一些成本,再加上那些燃油和桐油,也需要一些本钱,木板直接从后山运来,不需要费用,再加上人工费,等等加起来,总成本才不到二两银子。

她卖三十两,赚了足足二十八两呢,但林月兰毫不亏心,没有一点内疚感,因为这东西值这个价。

“只是这打谷机可以用多长时间啊?”周树有些忧虑的问道。毕竟,这么贵的东西,可不能只用这半年,下一年的收成就不能用了,这就有些不划算了。

林月兰回道,“至少十年。我可以保证能用十年以上。如果在前三年内用着时,有些故障问题的地方,我可以免费维修,但是三年后,再如果有问题故障,维修时,就要出维修费用了。当然了,这维修费用,我不会漫天要价,只是按问题的实际大小来算!”

林月兰一次性把话都说完。

这段话给了其他人一个震撼。

用十年?

前三年还保证免费维修?

这么好的事儿?

这么说来,三十两一张,就相当于三两银子一年,而这三两银子再摊开每一家人身上,根本就是几十文的事儿,还真不贵啊。

周树得到这样的答案,更是欣喜若狂,他大声的笑道,“那真是太好了!”

说完这句,他的眼睛立马瞅向放着小镰刀的篓框里。

“那这小镰刀可以卖给我几把吗?”试过齿轮小镰刀的用处,自家的稻子收割在前,周树当然是想要省事的齿轮小镰刀。

齿轮小镰刀了,眼睛一看就不是个复杂的东西,拿到打铁铺去,那些师傅肯定也能弄出来的。

所以,林月兰倒没有想过这东西能卖钱的,不过,人家开口了,林月兰倒是显得大方的说道,“你是打谷机的第二个顾客,我给你一些优惠,我送你三把齿轮小不镰刀吧!”第一个顾客,当然是林里正了。

周树一听,立即欣喜的道,“真的?谢谢!”

林月兰点头道,“两张打谷机,需要几天时间,这样吧,五天之后,你到林家村来来拿货吧!”

这么多人,他们制造打谷机已经有经验了,除了需要一些打铁造齿轮的时间,锯木头,拼装,倒不是个问题了。

所以,五天时间,两只打谷机倒不是问题。

至于,打铁铺那里,看来,需要多给些钱了。

大家围观了半天时间,也搞清了这些东西的用途,好奇之心,也慢慢的退了下去,现在毕竟是农忙收割季节,他们还要忙活着呢。

因此,这人群逐渐散去。

当然,仍然驻留着一些人,双眼却仍然热切的盯着打谷机。

真的半天时间不到,林月兰的一亩地,这稻子全部脱粒了。

真是惊讶了一片人。

这太不可思议了。

郭兵割稻子弯久了,起来伸了伸腰,然后,被眼前的情形立即吓了一跳,“哎呀,我的乖乖娘亲滴,他们也追得太快了吧!”

郭兵所说的他们追得快,就是指林月兰拉着打谷机脱粒的行动。

现在的情况则是,打谷机就在他前两行的位置了,明明开始脱粒时,他们割了大半的稻子啊。

郭兵立即对着身边的张大夫激动的说道,“张大夫,张大夫,这是不是太快了啊?”

这简直是个奇迹啊。

据他所了解的稻子脱粒,一亩地,一家五口人,可能就要花上个三四天的时间,可这东西,只要不到半天时间,这太快了啊!

以后,这东西推广开来,龙宴国的百姓,就能多有些时间,干其他的农活,最主要的是,可以在赶在天气变化之前,把稻子全部收割脱粒完,那百姓的损失,可就会大大的减少。

张大夫也直了直腰,带着皱纹的脸上,却止不住的喜悦,连连点头应道,“不错,不错!”

也不知他赞扬是打谷机不错,还是说他们这些绞稻子的人及这速度不错。

围观的人半天的时,惊讶之下愣了半天,然后,心思转了转。

五天之后,他们村里也有一只打谷机了,他一定要在第一时间,给租下来,先把自家的稻谷给收回来。

果然如林月兰所说,他们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割稻子脱粒,全部弄完,再一次让那些一直关注的人惊讶不已。

至于这些秸秆,完全可以在田里晒上一晒,然后,储存起来,作自家牛的粮草。

等他们把谷子和全部农具运回家时,这天才刚刚黑。

听说林月兰回家了,林亦为立马就找了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