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法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亦为来找林月兰,除了是为了打谷机的事,更多的是,他要向林月兰讨教种田之事。

林月兰今天的五亩地,收了将近四十一石的谷子,算下来,一亩地可是八石啊,这样的好收成,真是前所未有,更是震惊了所有人,让所有人激动不已,这样的好收成,可是比那些会种田的人家的收成,足足高了一倍啊。

这……这简直是震撼人心啊!

今天天,林亦为同样的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来找上林月兰的。

林亦为拿出银两,递给林月兰说道,“丫头,这是我的三十两。”

林月兰接过银子之后,递还给林亦为十五两,跟林亦为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里正爷爷,你是第一个顾客,有半价优惠哦!”

林亦为惊讶了一下,愕然的道,“真的?”一下子少了半个价,真有这样的优惠?林亦为认为,这是林月兰不收他高价的一个借口吧。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点头道,“是的,里正爷爷!”嘿嘿,凭良心上讲,她想要直接送一张打谷机给林亦为的,但是,他知道,林亦为作为里正,肯定是要借或租与村里所有人用,林月兰不想这么便宜村里人,再说了,如果村里人知道这打谷机是林亦为免费得来的,还不使劲折腾。

占便宜的小人行劲就是这个样子的。

林亦为也不推脱,收回那十五两银子。

收回银子之后,林亦为有些紧张的搓着手,表情上也是有些为难,想要说什么,又不好说的样子。

林月兰直接问道,“里正爷爷,想说什么就说吧!”

林亦为犹豫了一会,问道,“兰丫头,我听说你家五亩地收了四十一石谷子,是吧?”

林月兰点头应道,“是的。”

听说过是一回事,当听说过的事,被证实,又是另一回事。

林亦为颤抖着身子,激动的不能自已,说道,“是真的,是真的,竟然是真的!好,好,真是太好了。这样的好收成,真是前所未有啊!”

“只是,兰丫头,你这一亩八石,这样的极大好收成,必定会轰动整个宁安镇,哦,不,甚至可能会轰动天下啊,丫头,这样一来,你势必会受到各种势力的关注,那他们……”林亦为所说的他们,当然是指蒋振南他们。

这四五个月,他们隐姓埋名的藏在家旮旯的林家村,肯定有不得已的原因,现在因为这亩产之事,招来各大势力的注意,那么很显然,林月兰家突然出现的像军人的几大男人,那必定也会招来注意。

这样一来,不是招来更大的麻烦吗?

林亦为的忧虑,林月兰意有所觉,她摇了摇头道,“里正爷爷,放心,虽说不知会引来哪些势力,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再说吧!”

心里却在暗中估量,以古代信息传递速度,从林家村传到京城,大概需要两个月时间,之后,那些人再进行一些调查,再返回林家村,至少也是需要两三个月时间,所以,她现在需要半年时间来缓冲。

半年时间,足够了!

林月兰虽这样说,但林亦为仍然有些担忧,他们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林家村,怕承受不住太多势力的关注啊,他家虽有人在京城,但是,对于京城贵族人家来说,要挡住他们无异于螳臂当车啊。

蒋振南看到林亦为担忧的忧虑,他出来说道,“里正,您放心,只要我蒋振南活着,就会保护林家村安然无事!”

听到蒋振南的保证,林亦为微微放下心来。

他相信蒋振南,因为蒋振南的性情为人,天下皆知,蒋振南的承诺,是一诺千金,更是重于性命。

林亦为点了点头,说道,“将军,以后林家村可能就要拜托你了!”他们的根就在林家村,是绝不能让人毁了他们的根,他是林家村的里正,保护林家村,更是他的职责。

蒋振南认真的说道,“里正,可千万不要这样说,是本将军给林家村惹来麻烦,所以,保护林家村,是本将军的责任。”

如果不是那次烈风向林月兰求救,如果不是林月兰出手相救,如果不是他们跟着林月兰来了林家村,或许林月兰还是安于一角,安静的做一个普通的农女,林家村也还是一个不受人注目的旮旯里村,然而,这一切,都因他们的到来而改变。

他知道,林月兰现在锋芒毕露,一切都倘常在大众之下,展现自已的才能,无非就是让所有人慢慢知道,她能带动农民致富,让人吃饱穿暖,让那些想要对付她和他之人,估量后果,必须三思而后行。

虽说林月兰口口声声说三十万两银子,实际上他知道她就是嘴硬心软,为保护所有人而努力奋斗。

蒋振南思虑宛转了片刻,他转向林月兰,对着林月兰说道,“月儿姑娘,相信我,我绝不会让那些人,给你,给里正,给林家村,带来麻烦,有一丝伤害你的机会!”他的神情很是认真,眼神很是坚定,他是给林月兰做一个承诺。

这话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在这期间,他肯定能回归京城,只要回到了京城,他就有能力护着林月兰,护着林家村了。

林月兰对着蒋振南点了点头,应道,“嗯,你要记住你自已所说的话,如果你违背了自已诺言,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这话的意思,就是如果蒋振南回到京城,对于自已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的话,林月兰必定会对他们追杀到京城!

她有这个能力,蒋振南几个人心里分外清楚,所以,绝不会认为林月兰只是开玩笑说大话。

林亦为在得到蒋振南的保证之后,那点忧虑暂时放下了,不过,他今天来的还有另一个目的。

林亦为再一次有些为难的说道,“兰丫头,你家的稻子还没有割下来之前,大家都估摸着有七石以上的收成,没有想到,竟然达到了八石多,这样的收成,可是让我们所有人惊叹,这不,早早就有很多人,来向我讨教,这……这种田的法子。”

他这话已经说得很委婉了,其实上那些人拥挤到他家,明显带着强硬的语气,想要里正威逼着把林月兰家的种田法子无偿的交出来。

林月兰笑着,眼神却带着犀利,轻轻的反问道,“里正爷爷,恐怕是那些人想威逼着我白白交出那些法子吧?”

林亦为脸上的表情立即尴尬了一下,不过,他很快的说道,“兰丫头,你放心,我绝不让他们白白得到你的法子!”这是说,有报酬了。

林月兰点头犀利的问道,“那是怎么不是白白得到呢?”她的意思是,这些人打算用什么东西换她种田的法子。

林亦为一噎,有些讪讪不好意思的问道,“那兰丫头,你想要他们以什么东西换取呢?”

林月兰右手轻抚着左手弯上的碧绿手镯,实际上就是在脑海里与小绿交流,让他探测这些人手中到底拥有些什么东西,不要最贵,只要对于她林月兰来说最有价值的东西即可。

片刻之后,小绿就把信息反馈过来,林月兰认真的说道,“里正爷爷,你告诉他们,要学会我的种田法子,可以,不过,他们应拿出什么东西来交换,必定要我指定,如何?”

林亦为觉得也为难,但是转眼一想,林家村的人,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们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或者是什么传家之宝,彼此之间都很清楚,所以,他也不担心林月兰会狮子大口开,漫天要价。

思量了一会,林亦为当即作主,点头道,“可以!”

林亦为离开之后,蒋振南有些疑问的道,“月儿姑娘,这种田的法子,只要教过一个人,那么他就可以教其他人,根本就不需要一个一个来你这学吧?他们愿意出这个学习费,给报酬吗?”

种田他们从头到尾巴都是参与,他觉得这根本就是什么难事,只要按照步骤来就可以了。

所以,林月兰说要来学的人,指定他什么物来交换,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林月兰笑着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他们确实有可能会这样做!不过,”她话锋一转,很是犀利的点出,“这要建立在那个一开始学的人大公无私的情况之下才可能发生。

然而,现实却是人性都是自私的。

你家穷,我可以可怜你,同情你,但是如果你家一下子变得比我家更好,那就会引来他的嫉妒,甚至有可能怀恨在心。所以,另外人想从他人学来的东西,又怕他有所隐瞒不尽心,因此怎么都不会放心的,我说的你可懂?”

蒋振南微微皱了眉头,问道,“你是说,第一个人学的,有可能即使也收了学费报酬,也见不得尽心教,因为,他心里担心再他这学的人,做得比他好,收成比他高,是这样子吗?

所有,那些人很有可能宁愿在你这多花一些钱或东西,直接在你这学?”

林月兰点头应道,“没错!”

这本生就是人性!

除非真是圣母,否则,人人都会产生嫉妒之心,因为有了嫉妒,就会产生不信任。

而不信任的情况,就像所说的那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