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与严家为敌/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如蒋振南说的那样,也同样如林月兰所预料到的那样。

林家村除里正之外第一个第二出学费来林月兰这里学的人,确实打算着让其他村民到他那学,然后收取一定的费用。

如果不是林月兰,而换作其他人,他这样的做法肯定会忍来大骂,翻脸打架什么的,这就相当于把人家饭碗端了,还不让人反抗吗?

只是林月兰倒没有看上这些钱,而且她能准确抓住这些乡民的心里,所以,她一点都不着急。

第一次来林月兰家学习的人,有两个人,一个是地主儿严家,第二个就是林姓有钱的村民林长治。

严家来人,林月兰则是厉声拒绝人。

想当初她会穿越过来,原身死去,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严家的小儿子严小勇。

如果不是严小勇厌恶林月兰,给出每人一个铜板,对原身拳打脚踢,以致于把人给弄死了。

按着末世林心兰的角度来说,她能从林心兰重生变成林月兰,她是要感谢严小勇的,原身死了,她才能从这人身上重新活过来。

然而,她接受了这个身体,却也同时接受了她的记忆,及所有的情感。

她林心兰已然就是林月兰,林月兰就是她

林月兰的过去,她的现在,及她的未来,都已经承接在她的身上。

因而,林月兰的死,严小勇这个始作者,必定负大部分的责任。

所以,而严家作为严小勇的教育者,首当其冲,也同是负责严小勇的全部责任。

但是,自从出事以来,严家却没有一个人上门来给林月兰道歉。

现在倒好,听说林月兰家收成好,有种田的法子,竟然厚着脸皮,第一个上门来讨要。

严家管家黑着脸,厉声的喝问道,“我严家给出一百两买下你的法子,你竟然不卖?要知道,一百两,可是你种几年的田,都不能达到的收入。现在我给你一百两,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如果不是他听说她家种出来的粮食收成好,他家主子才懒得上门来。

严家是地主,有一百多亩的地,其中三十亩自家种,当然,以他们的生活状况,也用不着亲自种田,只是请长短工即可。

剩下的将近一百多亩,都是佃给林家村的村民,或者其他村的人家,他一亩地收四成租,即可,一年下来,他收到的粮食,都占据了整个粮仓。

严家现在的打算则是,如果真有一亩地八石的产量,他就把佃出去的田全部收回来,自已种,收到的粮食当然全部发卖出去换钱。

在这个时候,一斤大米是至少十二文,精细一点,则是至少十五文,一石大米是106斤,算下来,一石米能卖到十三两到十八两之间。

一石大米,则只需要一石半的谷子,即可打成一石大米,因此,算下来,一亩地八石,可以打到五石大米,这么一来,一亩地至少六七十两,除了交去的田税,一亩地至少可以赚到四十两。

这可是比以前整整多了三倍多啊。

以前一亩地,也就赚这五六两银子,所以,他才愿意把田佃出去,但是,现在明显是自家种田划算,所以,他打算要到林月兰的种田法子之后,就把所有的田收回来。

然而,他千想万想,就没有想过,林月兰竟然不肯把法子卖给他。

真是气死他了。

林月兰瞧着气得脸色铁青难看的严家管家,面无表情轻描谈写的说道,“你严家是谁啊,我林月兰用得着被你们看得起吗?哼,严管家,请吧!我林月兰不稀罕你严家给出的一百两!”她空间里现在都有三万多两银子,根本就看不上那一百两。

严管家听到林月兰的下逐令,脸皮立即挂不住,他狠狠瞪了一眼林月兰,气哼哼的道,“哼,你不要后悔!”

说着,他就气冲冲的打算离开。

就在他转身跨了几步之后,林月兰清厉的声音在严管家耳边响起,她说道,“严管家,你去转告你家主子,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严家欠我林月兰一条命,我迟早会讨要回来的!”

严管家离开的脚步一顿,随后手脚就有些僵硬带着一些狼狈踉跄的离开了林月兰家。

林月兰这话是在提醒严家,严小勇害过林月兰一次,那么他必定会被林月兰报复。

“你说什么?”

青砖高瓦墙内,一道浑厚的中年声音响起,“她真的这么说的?”

严管家小心的说道,“老爷,那个克星确实是这样说的。她还说,我们家少爷欠她一条命,她一定要少爷的命还上!”严管家添油加醋的说道。

“混账东西!”拿着茶杯的后,往桌上重重一放,厉声的喝道,“她真以为她自已是谁,竟然敢想要我家小宝的命!也不瞧瞧,她有没有这个能力!真以为严家是好欺负的吗?”

管家眼珠子一转,面上有些忧虑的说道,“那老爷,现在林月兰不肯把那法子卖给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要把小少爷交给她处置不成?”

“哼,”严林神情有些不屑的道,“我们不能从她那买,当然也能从别人家处买!”

管家微微愣了片刻之后,立马反应过来,对着严林竖起大拇指,笑着道,“老爷,妙,妙,妙啊!”

没错,觊觎林月兰那种田法子的人家,肯定不是他严家一家,所以,只要有第二家买下林月兰的法子,他们就可以更低价买下这法子,且让那人不能有丝毫隐瞒,因为,他知道隐瞒严家的后果。

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林月兰对外公布道,“本人林月兰与严家为敌,凡是从我这买到法子再卖与严家的人,都与我林月兰为敌,且后果自负!”

林月兰发这样的话,简直让林家村的所有村民惊讶,即使是严家,也不曾料到,林月兰说对付严家,竟然如此不留一丝余地。

后果自负?

到底是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更加害怕和恐惧。

因为村里流了一个说法,就是林月兰是克星本质,灾星之体,凡是与她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一个一个例子可不是就是证明。

所以,为了自家着想,肯定不敢明目张胆的就把从林月兰那里买来的法子,高价卖给严家吧。

因此,理所当然的,暗地里的有些贪钱的人,就想在私底下交易了。

然而,他们真能瞒过金手指大开的林月兰吗?

哼哼……

第二家,就是林长治。

林长治是林家村林姓当中较为富裕的人家,当初,林月兰想要买下在他家的空地,竟然想要拖着,然后坐地起价,结果被林月兰这么小小的一威胁,就乖乖的就把地大亏的卖了,明明可以卖十六两一亩的,结果只卖了四两一亩。

亏是亏了,但也只能打碎牙齿,自已往自已肚子吞,谁让他是自已作的呢。

这次,他会这么积极的立即找上林月兰,打算买下这法子,也是另有打算的。

一是,他家因来富裕,自然而然田地就多了一些,虽没有严家多,但也有三四十亩。因此,他的想法与严家一样,只要买下法子,这收成真达到了一亩八石的话,这一亩地下来所赚的钱,就可以翻三四倍啊。

二是,他想先占尽先机买下林月兰的法子,然后,他又以高价卖给其他村民。因为很多人都忌讳林月兰克星之体。

总得说来,林长治也是个满打满算,还有一些商业头脑的人。

因为他打算子孙后代入仕途的,所以,不能经商,因为商籍最低贱之籍,不能入仕途。

林月兰瞧着志满意得的林长治,嘴角微翘,然后有些讥讽的对着问道,“长治大伯,你打算出多少钱买下这法子呢?”

林长治伸了一个手出来,没有说话,林月兰眼睛发亮,立即很是“惊喜”的说道,“五百两吗?那太好了,长治大伯,听说你家很有钱,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有钱。行,五百两,你先把钱给我,我立马就告诉你怎么种田可好?”亮晶晶的星星之眼,足足像一个不懂世呈的天真孩子。

林长治听到林月兰说的,本想要说的话,立即梗在喉咙里,憋的不上不下,脸色涨红。

明明他说的是五两银子,怎么从她口中就变成了五百两子,他整个存银,也才堪堪五百两啊。

让自已顺了顺笑,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的笑着道,“兰丫头,你恐怕误会了,我说的是五两银子!”

林月兰立即做一个呆愣的表情,随即反应过来,大怒道,“我靠,林长治,你是在耍我吗?五两银子,”她伸出手,同样做了一个手势,“亏你说得出口。你看我像缺五两银子的人吗?啊!”

心里却暗骂道,“真是臭不要脸,真以为她真是个孩子,好唬弄的吗?”

林长治被林月兰说的一阵青一阵白,如果不是为了买到她的种田法子,他现在立马走人,才不受她这个小屁孩子的气。

“五十两!”林长治咬牙的说道。

林月兰却依然摇了摇头,“不行!”

林长治铁青着脸,再次咬牙的说道,“五百两太高了,你再说个数,我斟酌一下!”

林月兰瞧着林长治铁青的脸,想到小绿在他家的发现。

然后,林月兰轻启粉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