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对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听着外面的大吵大闹,皱了皱眉头,然后就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看到严家管家趾高气扬的站在一个大腹便便,一张大脸看着有些肥胖,却是慈祥的模样,然而……

严管家在门口大喊大叫的道,“林月兰,你给我出来,我家老爷亲自来找你了!”

听听这语气,好像他家老爷,就是天下老大一般。

对于他们在自家门前发狗一般的犬吠,林月兰觉得这些人有病没有搭理。

只是……

严管家叫了一会儿,看着没有出来,他再次大叫道,“林月兰,你是不是怕了,看到我家老爷来了,连面都不敢露,是不是?”

林月兰听着严管家那挑衅的话,微微皱着眉头,然后,就对着林德山和张大夫说道,“爷爷,师祖,我出去看一看。”

两个老人家脸上有些怒气的说道,“丫头,我们和你一起出去。这些人真想仗势欺人还怎样?哼,还真当丫头是这三年孤独无助的孩子了吗?走,老张哥,我们去看看。”

“嗯,走,林老弟!”说着,两个老人家就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林月兰和蒋振南他们立即跟在后面。

“林月兰,你是不是想要当个缩头……”严管家的缩头乌龟还没有说完,就瞪大眼睛的看着两个老人家怒气冲冲的从林月兰家里出来,气势顿时焉了下去,躲在了严林这个主子的后面。

这两个人,说实话,严家不是不能得罪,但是,能不得罪,他们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一个是医术高明的大夫,一个是宁安镇上的林记药铺掌柜。

然而,严管家是这样的想法没错,殊不知,这两个人,一个已经是林月兰的爷爷了而且,还把药铺让林月兰掌柜了,一个是林月兰的师祖,让林月兰完全继承医术的师祖,可偏偏这人不知是愚蠢,还是接收信息太过落后,不知道这一切,然后,不管不顾的谩骂林月兰,得罪林月兰。

“哼,我倒要门口倒是哪只狗我孙女家门前犬吠!”还没有走出院门,林德山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就从门里传了出去。

听到林德山的话,严管家有些错愕,严林却是皱着眉头,看似有些疑惑。

随后,他就上前对着林德山作揖,有些不解的问道,“林掌柜,你怎么会在这?”

林德山,宁安镇上的人,不认识他的还真是少数,所以,严林认识他也很正常。

林德山瞧着严林鼻子不鼻子,眼不是眼的哼声道,“哼,我在我孙女家,很奇怪吗?”

“你孙女?”严林疑惑的看向站在林德山后面的林月兰,“难道是兰丫头?”

“没错!”林德山微微仰着头,这态度一看就是对着严林的不满,道,“怎么,有意见?”

严林听到这答案,心里微微有些吃惊。

他倒是听下人说过,张大夫收林月兰为徒孙了,这事,他倒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对于张大夫,严林倒是有些不屑的。

为何?

只是因为严家有些钱,他们有人生病,请得都是镇上的大夫,对于村里大夫,他们是不信任的。

即使,在林家村,张大夫的医术被人称赞。

可是,为何林家村的克星林月兰成了林德山孙女之事,他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严林压下心里的震惊,立马陪着笑脸说道,“误会,误会,林掌柜,你别生气啊!”说着,他一转头就呵斥着严管家,厉声的骂道,“你是不是眼睛长到天边上去了,没有看到林掌柜在兰丫头家吗?还不赶快给林掌柜道歉!”这是对严管家的不满,暗里的意思是,严管家的失职,没有把林月兰是林德山孙女的事跟他说。

但同时,心里还是有很大的疑惑,林月兰明明是林老三的孙女,怎么就成了林德山的孙女了?

一会,他一定要搞清楚。

不过,此刻,为了能买到林月兰家的种田法子,他必须低头做小人了。

林德山看着严林那惺惺作态的模样,抬起手摆了摆,一脸的不高兴,对着严林毫不客气的说道,“行了,别在这装模作样假惺惺了。说吧,你带这么多人来我孙女家,有什么事吗?”

林月兰不卖给严家种田法子,还杜绝别人卖给他,早就跟他提过。

所以现在,谁都不是傻,当然是知道对方来干什么。

严林被噎了一下,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但是很快,他扬起了笑脸,对着林德山很是客气的说道,“林掌柜,是这样的。就是小犬得罪了兰丫头,这不,现在带着小犬上门道歉来了。”

说着又转过头,对着藏在小厮后面,一个胖胖的圆呼呼的看着有十三四岁的小子,厉声的喝道,“严小勇,你给我过来,像林姐姐道歉!”

说着,严小勇还没有走过来,又立即对着林月兰说道,“兰丫头,我家小儿年岁小不懂事儿,以前冒犯之处,这不,让这小子过给你赔个不是,以干戈化玉帛,你就不要去见怪了吧?”听听这话的最后一见,不要见怪了吧,这完全有着强硬的态度,让林月兰必须原谅严小勇。

最主要的是,他还把十三四岁少年就因为一小不小心碰到了衣袖衣角,就出钱打人的事儿,完全归结于不懂事儿。

真是好大的借口哦!

林月兰嘴角勾起,抿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她淡淡的问道,“严老爷,如果我不想原谅呢?”

这话一出,严林的脸立即变了,而且看着是隐忍着极大的怒火。

他咬牙的说道,“你现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没有一点事儿吗?我家小儿只是不懂事儿,开了一个玩笑而已,现在用得着如此认真吗?”真是小心眼的人。

林月兰好笑的道,“那严老爷的意思,我林月兰是缺胳膊少腿,或者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时,才算有事,是吗?”

说到这,不等严林回答,林月兰的笑容一敛,冷声的说道,

“可是,严老爷,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没事,是因为阎王爷不收我这条命吗?”

说完这最后一句,严林立即打了一个冷颤,后背发冷,浑身发毛,感觉阴风阵阵般。

他这不知是做贼心虚的表现,还是确实被林月兰最后一句话给吓成这样子。

过了片刻之后,严林真的是恼羞成怒,对着林月兰大声的问道,“那你要怎么样?难道真想要我家小儿也去一趟阎王殿不成?”

林月兰瞧着气极败坏的严林,只是淡淡的说道,“欠债还钱,欠命偿命,天经地义!”

“林月兰!”严林怒气冲天的大吼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放过我家小儿了,是吧?”

林月兰不作声,眼神只是轻蔑了的瞧了他一眼。

严林气极的瞧着林月兰,随后就带着浓重的威胁,说道,“哼,既然如此,我们等着瞧吧!”他家有钱,他就不信,对这个黄毛丫头会毫无办法。

然后,就对着一坐属下说道,“我们走!”

片刻间,呼呼啦啦的一群人就离开了。

林月兰一群人再次回到院子中时,林德山有些担心的问道,“丫头,瞧着那个严家好像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以后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他听说过林家村的大地主儿严家严林,别看他相貌慈眉善目,是个很慈祥的人,然而,事实却是完全相反的人。

压榨他家佃农,对着下人也是很苛刻,对着林家村的村民,更是一毛不拔,最主要的是,他除了小气吝啬,还是个睚眦必报的一小人。

他担心,林月兰执意要报复严小勇,就所严林先下手为抢,对着林月兰暗下黑手什么的。

林月兰知道林德山他们的担忧,笑着道,“爷爷,师祖,你们放心。以丫头现在的本事,有人能欺负到丫头的头上来吗?”

林德山和张大夫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林月兰立即严肃的说道,“丫头,虽说你有本事,我和你师祖都知道,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以后还是要小心点!”

林月兰很是听说的点头道,“好的,爷爷,师祖!”

正如林德山和张大夫所猜测的那样,怒气冲冲回到家的严林,立即就开始着摸着怎么去报复林月兰了。

就算为了他家小儿子的生命安全,他也要把林月兰这个随时威胁他们的祸害给除去了。

严管家瞧着严林那怒火的脸,及紧皱的眉头,立即上前说道,“老爷,为了小少爷的性命着想,这个林月兰,必须除去!”

严林对着严管家怒道,“这还用你说!还有,”严林指着严管家的鼻子大骂道,“严福,为何林月兰变成了林德山的孙女,你没有告诉你老爷我?你这是严重的失职!”严管家低着头实诚的说道,“老爷,这不是你最近在吃斋念福,诚心祈佛,老奴就没有把这种无关的小事上报老爷您啊!”

严林一听,也确实是这样,所以,很快脸色微微缓了下来。

瞧着主子的脸色好了一点,严管家立即说道,“老爷,老奴有个主意,可以一举两得。一是我们可以得到种田法子,二来可以除掉了林月兰这个威胁!”

严林半信半疑的说道,“哦,你出来看看!”

随后,严管家就把他的阴谋计划吐落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