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周县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之间,宁安镇的每个村落,宁安镇的街头巷尾的每个角落,流传着两则重磅消息,而且都是事关到林家村。

一是,林家村出了一个种田种出亩产八石的能人,而且林家村的每户农家都能从那个能人手中买到种田法子,但,有钱的可以出钱买下,按着自已的能力出价,没钱的,那个能力会指定着要些东西,有可能是有价值的,也有可能是一文不值的,总之,就看那人的心情好坏。

听说,有人用了几两买下,也有出了几十两的,更有出了上百两的,总之,价格不一,卖不卖全凭那人的心情。

听说,也有人只用了一张白纸,就换到了种田法子,有人用一块灶台上的石头,就换来了种田法子,真是超值啊,真是羡慕死别人了。

所以,听到这些消息的不管是村民,还是商人,都一窝风往林家村钻去。

二是,还是林家村那个能人的消息。

听说那个能人,是林家村林月兰,是个天生克星,她克夫克亲命,更是克着与她作对的人家。

听说,林家村好几户人家被她克的命丧黄泉了。

听说,她的至亲,已经被她克的快家破人亡了,而且更让人恼怒和不耻的是,这人发财了有钱人,就六亲不认,连亲身父母就不认了。

这样的不孝子,就该上告衙门,就该天打雷霹。

只是奇怪的是,为何没有听说过,那家人告她不孝呢?

不过,这两则消息,所有村民注重的,还是第一则。

因为,这事关到自已的生计及全家人的温饱问题,因此,尽管对于林月兰是愤怒和指责,此刻,他们也得忍着,等他们把种田法子弄到手之后,就……就落井下石吧。

这边,宁安镇周围的村落村民都一股儿涌去林家村。

而县城那一边

周文才正从与友人诗会上回家,经过书房时,听到书房里有人谈话的声音,本来,他爹是安定县郡的县令,每天都会有人上门来或是公事或是私事,来找他爹,也并不是奇怪的事。

可让周文才停下脚步的是,他隐约听到里面传出林家村,克星字眼。

而林家村能被贴上克星字眼的人,也就只有林月兰。

周文才贴在门边上,听了一会,片刻之后,他的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

没过多久,里面就有人走了出来。

是一个他不熟悉的胖呼呼的中年男人。

这人看到门口站着偷听的少年公子哥,脸上的表情立刻有些惊慌,但随即就问道,“你是谁?”语气明显有着防备和阴狠。

后面的人走过来一看,随即就对着他带着些警告的介绍说道,“这是我家那不成才的小子,严老爷!”

严林听罢,微微放下心来,随后就对着周县令举手作揖,说道,“此事就拜托周县令了。”

周县令抚了抚胡子,说道,“好说,好说。”随即就对着外面一喊,“来人,送客!”

片刻之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作了个手势,对着严林说道,“严老爷,请吧!”

等严林离开之后,县令对着周文才,一个虎脸,说道,“进来!”

父子俩就跨进了书房子。

周县令严肃问道,“刚才,你听到多少?”

周文才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听到你们在说林家村,克星什么的,没听清什么东西。”随即,他就带着疑惑的问道,“爹,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会突然提到林家村,还有那什么克星啊?”

周县令坐在凳子上,轻敲着桌面,表情严肃,他说道,“最近林家村出了一个种田的能力,一亩地收成八石,你可听说过?”

作为一个县令,虽说不是一个两袖清风,十分清正廉明的清官,但也是真心实意想要做出一些政绩,为民忧心的好官。

现在有人送过来一个机会,他也不想错过了。

有了这次机会,他肯定能被上面提一提,而不是继续在这个穷山恶水的穷县里继续住下去。

周文才听到他爹这样问,有些愕然,问道,“爹,你听谁说的?难道是刚才那人?”

宁安镇到县衙有些距离,而林月兰亩产八石一事,才发生在最近两天。

如果没有人特意说到县令面前,等他们接到这些信息之后,很有可能是在四五天之后。

恰这几天周文才,一直在县郡,没有再去宁安镇,因此,并没有接收到这样的消息。

所以,听到这样的消息,一时之间,很是惊愕。

一亩八石,不用想,这样的一个结果,就是轰动震惊于世人。

周县令点头道,“没错。”对于这个唯一的嫡子,周县令是分外疼爱的。

周文才随即反应过来问道,“爹,我听到你们说克星什么的,据我所知,在林家村传克星名声的也就只有一个,难道这事与她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爹要用一些手段对付林月兰,拿到种田法子,向上邀功,肯定是不行的。

因为,那丫头家里现在可住着一尊大佛啊,而这事,又不能跟他老爹说。不然,就违背当初他在她面前所说过的话了。

周县令点了点头道,“没错。刚才来人是林家村的一个地主儿,叫严林。”

“那爹,他突然来找你,就是为了告诉那事吗?”周文才有些疑惑的问道。

周县令摇了摇头道,“不是。他说他一个儿子不见了,很有可能被林家村那个与他结仇的人给抓了,而在林家村与他结仇的人,说是林家村的一个克星。而这个克星,恰巧就是那个种田种出亩产八石的人家。”

“所以说,他是想借着爹你的手,以找他儿子的名义,把那人给抓了?”周文才紧紧皱着眉头问道,“然后,他可以以此报复,而爹从那个口中套到这种种田法,是不是?”

如果他爹真有这样的打算,那就坏了。

果然……

周县令点了点头,应道,“没错!”他一个县令,作为本地的父母官,难道也要花钱买到那法子不成?

现在有这么个主意在,那当然好了。

周县令继续说道,“还听说,那人还是个不孝父母爷亲长辈的一个不孝子。”说到这,周县令停顿了一下,脸上有着隐隐的怒气,“一个不孝子,就得受到狠厉的处罚。”

“所有,爹,你是想以绑架罪,及不孝之罪,抓捕那人,是不是?”周文才严肃的问道。

“没错。”周县令点头应道。

听到这个答案,周文才暗呼还好他路过听到,不然,他爹不说别想靠着这个贪便宜的计谋升职升官,就是会不会现有官职,都难说。

周文才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他爹说道,“爹,你说的那个克星及不孝子,儿子我认识。她虽说是个克星及不孝,但是,爹,”周文才很是认真的跟他爹说道,“她的不孝是有原因的。”

说着,周文才把林月兰不孝之事娓娓道来。

末了,周文才喝了一口茶水,有些同情的说道,“所以,爹,你认为,那样的人家,真的需要一个才十二岁还没有及笄的女孩子去孝顺吗?”

听到周文才讲述的前因后果,周县令严肃着脸,不断的抚摸着他的胡子,嘴里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子吗?”

“没错,爹,就这个样子的。”周文才应道,“而且爹,那个孩子虽说才十二岁,但是却分外有才能。现在刘家的那个悦来客栈好的火爆,是她一手在后在策划,提供新鲜菜肴,宁安镇上原来的锦云阁现在改为临悦阁布匹成衣店铺,发展的如此好,也是因为她临悦阁老板合作,那每天更新换代的款式,可都是她搞的设计,哦,还有最主要的一个,她现在是宁安镇上林记药铺的少当家!”

听到儿子把这些事一条一条跟他说,周县令即使再镇静,也难掩惊讶。

如果,这些事都是有一个三四十岁的人来做,或许他不会惊讶,但偏偏做这一切的,是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啊。

“哦,爹,现在种田种出亩产八石的人,如果真是林家村那个克星的话,那也就是她,”周文才不等周县令惊讶完,又丢下这样一个重磅消息,又接着问道,“所以,爹,您认为你们那样做法,真的好吗?”

“你说的那个严林,他是私心的想要报复林月兰,至于后果如何,他只要达到目的了,就不管他的事了,但是,爹,您不一样,”周文才很是严肃的说道,“您是一个地方父母官,一步错,就有可能范下不可挽回的后果,甚至是,丢了官职,丢了性命啊,爹!”

“这么严重?!”周县令很是诧异的问道。

“没错,爹!”周文才说道,“您可能不知道,那林月兰家中住了一尊大佛,所以,我们周家必须万事小心,别轻易去得罪她!”

“是谁?”周县令疑惑认真的问道。

“抱歉,现在恕儿子不能说!”周文才摇了摇头道。

他爹除了是一个父母官,还是京城周家人,如果听说了镇国将军在林家村,很有可能立即就把消息传到京城,这事,闹成什么后果,他不敢预料,所以,他才不敢赌。

这下子,周县令真的很是严肃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如果连儿子都不能说,在他面前保密的人,那么很有可能那个人家中真的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他还不是不要得罪的好。

随即,他问道,“儿了了,现在爹该怎么做?”

周文才拿着扇子扇了两下,随即说道,“将计就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