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将计就计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衙役的客气邀请,让在场的人一片惊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听着严管家话里的意思,那就是他们家的小少爷失踪,与林月兰有着莫大的关系,而他们报官的话,那么这些人过来,应该是很不客气的抓人才是,怎么现在这么恭敬且又这么客气?

真是怪事来着。

严管家被气得脸色分外难看,只是没有人管他了。

蒋振南听到县令找林月兰,立即站在林月兰面前,浑厚有力,气势逼人的厉声问道,“你们县令找月儿姑娘何事?”

虽说他们对林月兰的态度语气都算得上恭敬,但是,无事献殷勤,里头肯定有诈。

尤其是这个县令可能听说了林月兰就是那个种田亩产八石的能人。

他虽是一个将军,对于官场上朝廷上的尔虞我诈,却也看得清楚,在有利益好处时,有人会直接利诱甚至威胁,有人会化干戈为玉帛,有人却会暗下手段,直接强取豪夺等等……

而现在,林月兰宛如放在这个县令面前的选择,要不就是成为他敛财的一个巨大聚宝盆,要不就是成为他升官升职的重要手段。

所以,这个县令,肯定是想要先礼后兵,更或许现在只是作个样子,等林月兰一进衙门,就暗自关押囚禁林月兰,想要从林月兰手中取得种田法子,然后,或卖,或上报了。

两个衙役瞧着蒋振南这一身凌厉骇然的气势,心头一惊,这人气度不凡,一瞧不是个简单的人。

来之前,他们家大公子可是千叮嘱万吩咐,让他们对不管是那个林月兰,还是她家的那些客人,一定客气,态度一定要恭敬,尤其一个看着气势很威严,气度很不平凡的一个男人。

看来,大少爷说的一定是此人了。

两个衙役想到这,眼神对视了一下,随即其中那个高个衙役立马对着蒋振南作揖,很是客气的说道,“这位兄弟,请您放心。我家大人周县令听说了林姑娘是那个种田能人,就想请林姑娘到府一叙!”

这人的话,直接叙述了请人原由,就是明确了周县令态度,绝不会对林月兰不利。

这次不等蒋振南说话,林月兰直接说道,“好,两位差大哥,我跟你们走一趟,见见周县令!”

心里却在暗自揣测,周县令这样客气又光明正大的态度,很有可能是周文才的功劳,跟他分析了利弊之后,才会有如此举动。

毕竟,周文才是在林家村见过蒋振南的,也猜到了他的身份。

不然,这么一块大蛋糕在眼前,而周县令作为京城周家之人,就算他再清正廉洁,也绝不可能会把这块蛋糕摊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所有人监督。

林月兰答应跟两位衙役去县衙,蒋振南眉头皱了皱,不太放心的说道,“那行,我跟着你们一块走!”

两个衙役面面相觑了一下,立即有些为难了一下,“这……”毕竟,他们家大少只吩咐他们请林月兰一个过去,现在多带一个人回去,也不知道他们家大人会不会发火。

不过,又想到之前他们家大公子的态度,似乎对着这人的身份,有所了解,而且在态度上也是恭敬。

随即,两人都点头道,“那好吧!”

正待四人要离开时,

“等等,”严管家看着面前的形势有些不对劲,立即有些惊慌,所以,不由的阻止道,“二位差大人,明明我家小少爷失踪,且罪魁祸首就是这人,为何你们不是抓人,反而,对于犯人如此的客气?”

心里却在暗自叫苦连天,这明明与他们当初的计划不一样啊。

当初他出的主意是,他家老爷找上县令,以林月兰种田法子诱之,然后,他们就把就把严小勇藏起来,给林月兰按上一个绑架的罪名,到时县令那边就以绑架罪把林月兰抓走,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知道,周县令抓人的实际目的,就是她手中的种田法子,而他们严家与县令协商好了,等县令要到这种田法子后,会把这法子给严家。

至于林月兰呢,只要他们家少爷不出现在林家村,那么,她坐牢狱就坐定了,而他们的目的,就是周县令囚禁林月兰。

这样的一个计划,真可谓一箭三雕,一是报复了林月兰,二是得到了种田法子,三是又讨好了县令,以后他们严家有县令照料,可是在安定县横着走都不用怕了。

本来这样一件极美之事,可为何却不是在他们计划之中发展呢?

县衙那边是来了,可却不是抓人,而是直接以很是客气的请人方式,且是直接以正大光明因为种田之事。

这太出乎他们的预料。

严管家心里着时慌了,但是,他还是以为这来抓人的官差给弄错了,所以想要再提醒一次。

那两个衙役听到严管家的话,眉头皱了皱,表示不满了。

随即,那个高个子衙役就有些不高兴的厉声的说道,“抓什么抓,我们并没有接到你们的报案,怎么可能随意抓人?再说了,你们无凭无据的空口白牙的说,这孩子绑架了你们家小少爷,我们就要抓人吗?还有,你也不看看人家小胳膊小腿的,怎么去绑架你们家小少爷?你们就别冤枉人了。”

严管家脸色一白,表情的慌张显而易见,他张了张嘴,正待想要说什么辩解下,那个稍微矮瘦的衙役摆了摆手,很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要我们抓人,等你们找到证据再说吧!”

随即,他很是讨好的对着林月兰笑他着道,“林姑娘,我们走。”

林月兰却扬起一脸笑容,对着两位衙役说道,“两位差大哥,我现在可以报案吗?”

两位衙役面上微微一愣,心头有些发麻,他们感觉到来这林家村,真是失算啊。

不过,那个高个子衙役随即笑着道,“可以。不知林姑娘要告什么状,又要告谁呢?”

林月兰小手直指严管家,神情似乎很是严肃的道,“我要告林家村严家严诽谤诬陷诬罪!”

两位衙役听罢,脑门瞬间有些滴汗了。

她这是在报复呢,还是在报复呢?

两位衙役立即客气的说道,“林姑娘,如果你状告事实成立的话,我们可以立即把人抓回衙门!”

严管家听罢,气得瞬间跳脚,涨红着脸恼羞成怒的指着林月兰大声说道,“你胡说,你胡说,根本就没有的事,你才是诬陷!”

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诬陷不成反被成诬陷了?

林月兰看着严管家冷笑着道,“哼,严管家,你说我诬陷,那行,我就用证据跟你说话吧!”

随后,不等严管家反应,她就对两位衙役说道,“两位官差大哥哥,请你们跟我去一趟严家,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衙役两人再次对视一眼,想了想说道,“那好,林姑娘,我们哥俩就跟着你去一趟严家。如果真相真的在严家,那我们二话不说,就把人抓走交差,但如果是真如这位所说,他们家少爷不见,与你有莫大的关系,那我兄弟俩也只能对不起姑娘了。”他用手指着严管家,话锋一转,神情有些严厉的警告道。

这是说,如果严家小少爷真消失不见了,而人家也在大体大庭广众之下指认,那么很抱歉,他们就必须秉公办理了。

林月兰一点都没有慌张的点头,应道,“好!”

听着他们的对话,严管家心里暗叫糟糕!

虽说,他们想利用严小勇来诬陷林月兰,然后,让严小勇去县城的别院住一段时间,不要再出现林家人面前就是。

然而,此刻,他们还并没有转移严小勇啊!

严管家暗自焦急,他使个眼色,让他身后的这些小厮奴才机灵点,先跑回严家报信。

不过,也确实有个机灵的小怒接受到严管家的眼色,他想要趁着众人不注意,退后跑回严家去。

然而,他才一跨步,他发现他的脚步不能移动了。

蒋振南神情自若的收回弹黄豆子的动作,脚步也跟着他们一块往严家走去。

看到那个奴才突然停下脚步不走了,气得严管家露出凶狠的目光,狠狠的瞪了他几眼,给了他一个大巴掌,随即,他想快走几步,先行回严家,要把严小勇给藏起来。

“严管家,你走这么快,是想要给我们带路吗?”严管家才刚快走几步,林月兰随即就笑嘻嘻的说道,“严管家,其实你不用带路的,去严家的路,我们都知道的。”

从村头到严家那条路,有多宽,有多张扬,大伙儿都看得见的。

“所以,你呀,还是好好的跟着我们一块走吧。不然,”林月兰话锋一转,说的话半真半假的,道,“大伙儿以为你是赶着回去通风报信,然后,把人藏起来呢,你说是不是,两位官差大哥哥。”林月兰用着很是天真的语气问着。

两位衙役点头道,“嗯。你,跟着我们一块走!”他们指着严管家道。

严管家只能苦着脸,跟着他们一块到严家。

到了严家。

“爹,我要出去玩,我要出去玩,为什么不让我去玩?”里面随即那嚣张让林家村所有村民很是熟悉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