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林月兰上县城/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里面对于林家村村民们如此熟悉的村小霸王的声音,有何不明白的。

这严家就是信口胡扯,诬陷林月兰绑架严小勇。

虽他们都知道林月兰因为几个月前之事,拒绝把种田法子卖与严家,还开口说要严小勇赔命之类,因此,严家对林月兰记仇,诬陷林月兰也是情有可原的。

然而,他们想要诬陷,也请别这么明目张胆,好不好。

就把人关在自家院子里,就对外说林月兰绑架了严小勇,真把这些衙役当傻瓜不成。

确实,这两个衙役不是傻瓜。

他们看到村民们那古怪的表情,就知道,这房子院子里传出来的孩子声音,就是被人口口声声指控林月兰绑架的那个孩子。

两个衙役脸色一黑,随即快速走到那大门口,对着那院门就用脚这么用力一踢。

不过,是里面上栓了,俩人并没有把门踢开,倒是在院中喝茶晒太阳的严林和在哭闹的严小勇。

严林听到外面这用力的敲门声,脸色也是一黑,厉声的问道,“谁在外面?”

不等外面的人应答,严小勇的眼珠一转,立即说道,“爹,我去开门,一定是管家伯伯他们回来了。”

然后,没有等严林反应过来时,严小勇就已经跑过去,把将门打开了。

严小勇看到站在最跟前的两个人高马大穿着红色差服,拿着大刀子的人,顿时吓得胖胖的身子缩瑟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的问道,“你们是谁?”

他向来嚣张跋扈惯了,除了他老爹之外,都是盛气凌人,可不代表那些拿大刀子在大街上走来走去的官差衙役。

这两人一看就像大街上那些看着很凶狠的衙役。

两位衙役看着面前这个长得如猪的一般白白肥肥的胖墩,眼神一戾,看着凶巴巴的指着严管家及身后一伙人问道,“你就他们的那个小少爷?”

严小勇缩着脖子小声的回答,“是……是啊!”

严林坐在那喝茶,本是担心严小勇开门,会被林家村的那些人看到,但他来不及阻止,门已经打开了。

不过,看到外面站着的是两位衙役及严管家时,心微微放松了下来。

然而,当他站起来,看到的是,站在两位衙役身后林月兰和村民们。

严林内心里汹涌澎湃,脸上的表情,慌张一闪而过,之后,他又镇定如常的走过来,对待两位衙役的态度很是淡然,说道,“两位官差大人来了啊,里面请!”

随即,他转过头,就对着严管家严厉的训斥道,“管家,我怎么做事的?两位大人来了,也不回来先行汇报,等让周大人得知,以为严某怠慢了他的一众属下呢。

严林这话表面上听着是在训斥严管家,实际上他话里的意思却在暗示他与周县令的交情,让这两位衙役不要自作主张。

严林说这话,当然是不知道周县令虽是按着他的计划来林家村抓人,哦,不是请人,但是,却又与他原先的计划完全不一样了。

否则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自作多情的在这暗示他与周县令的交情了。

两位衙役听着严林的话,紧紧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语气有些严厉的问道,“你就是严家家主严林?”

听到衙役的问话,严林有些不满的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松开眉头,点头应道,“没错,我就是严林,严家家主!”然后,看到跟在后面的一众人,很是疑惑的道,“这是……”

高个子衙役立即说道,“我们接到林姑娘报案,说你们捏造事情诬陷于她绑架严小勇敢。可现在事实证明,严小勇好好的站在这。真相就在眼前,严林,走,跟我们去衙门!”说着,他拿着一副拷犯人枷锁,就要给严林带上。

严林心头猛得一惊,双眼的瞳孔突然剧烈收缩,显然这事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看到枷锁就要往他头上套了,他突然躲避,表情分外惊恐和慌张的问道,“两位差大人,冤枉啊,这事绝对是误会,严某这些天可是一直呆在家里,没有踏出家门一步,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去做冤枉诬陷林月兰之事?所以,这事绝对是有误会,哦,对……”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眼睛的戾光猛得射向站在衙役旁边的严管家,严管家看到严林眼底的凶狠,心头猛得跳脱一下,随即,他的脸上就响起一记响亮重重的耳光。

严林怒气冲天的对着严管家厉声的大骂道,“你这个狗奴才,我说这几天不见你的人影,老爷我还以为你在家里陪家人去了,没有想到,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奴才,竟然借着老爷我和你们小少爷的名义,却做诬陷人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你!”

这话很意图很是明显。

用严管家的家人作威胁,把一切责任都让严管家给担了。

教训呵斥完严管家,严林又立即赔上笑脸对着两位衙役说道,“两位差大人,严某管束不力,让他做下这样的事,严某很是抱歉,但是,两位差大人,”严林的话锋一转,“严某这狗奴才,也是一时发懵糊涂,看在严某与周大人相识一场上,你看能否原谅他一次?”

两位衙役在来林家村之前,他们大人和大公子早就嘱咐过他们,到了林家村,除了林月兰及她的一众客人,需要客气恭敬,此外,对任何人都无需恭敬和客气。

而这任何人当然包括严家严林。

虽说这严林口口声声与他们家大人有交情,但事实是,他们家大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待。

既然没有任何交待,那就无需要客气。

所以,严林这些套交情求情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去听。

不过,既然这人推出管家出来,而事实也是管家去执行这事,所以,他们也就把管家先抓回去交差,看看大人有什么吩咐,再有行动也不迟。

高个衙役说道,“犯法就是犯法了,没有什么一时发懵或糊涂,第一次之类的借口来进行开脱。”

说着,他们就拿着枷锁往严管家头上套去。

而严管家在被严林推出来顶罪,家人被威胁时,脸色刹时变得一片苍白,浑身气得紧张发抖,想怒又不敢怒的纠结难看表情,只能麻木的让两位衙役给他套枷锁。

两位衙役给严管家套上枷锁之后,转头有些抱歉又有些讨好的说道,“林姑娘,你所报的案子,事实确凿,现在犯人被我兄弟位给抓了,这样可以吗?”实际上,他话里的意思,现在抓严管家,可以吗?

听到衙役的话,严林脸上的表情极其的难看和扭曲,隐忍的怒气从他紧握的青筋暴跳的拳头里就可以瞧出。

他看向林月兰的目光,犹如一把锋利的寒刀,阴森森的射向林月兰,恨不得对她千刀万剐!

他本来以为计划会好好的进行,毕竟他事先已经跟周县令打好招呼了。

可是现在不知哪里有些差错,竟然让他们偷鸡不着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林月兰无视严林这杀人的目光,很是天真的对着两位衙役点头道,“可以的,两位官差大哥哥,我只要抓到罪魁祸首就好!”

至于严林,相信严管家抓了,从他口里吐出来的东西,肯定让严林也吃不完兜着走,而这些东西也肯定会让周县令很是感兴趣的,比如,严林为了逼佃农的债务,强抢良女作妾作奴等……

林月兰和蒋振南跟着两位衙役走了,一同走的当然是已经没有任何自由的严管家了。

周府

周县令两手放在后背,有些紧张的互相摩擦,整个人在厅堂里走来走去。

右边一旁凳子的最上席的一个位置,坐了一个一身清蓝色绣袍的锦衣少年。

周文才手里端着一杯茶,打开盖子轻轻的拨了拨,然后,再轻呡一口,放下茶杯,对着周县令说道,“我说我的亲爹啊,你都在这走了一个上午了,你不头昏,不累,儿子我呀都嫌着累,嫌着头昏了呢。”

周县令停下步子看向周文才,有些担忧的说道,“文儿,你说这太阳都升到了半空中,到了晌午时间,那个林月兰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到啊?她会不会以为我对她不利而拒绝来啊?”

听了周文才警告之后,他又不敢随意对林月兰有任何不正当手段,所以,来不来,林月兰有选择或拒绝的权利。

周文才有些无语的看着他爹,说道,“爹,你难道忘记了,就算是坐马车,从林家村到宁安镇都需要一个多时辰,宁安镇到县郡城,至少需要两个时辰,这么一算下来,从林家村出发到县郡城,可是至少要四个时辰啊。所以,爹,你就安心的坐下吧,咱们啊,至少还要等一个多时辰呢。”

这还是坐马车的时间,如果走路,可以至少要走上一天半时间。

所以,林家村的消息传到县郡城的消息要落后两到三天的时间,除非有人特意骑快马加鞭的送过去。

周县令坐下来了。

只是,自从坐下来之后,他一会喝喝茶,一会就把头抬起,向外瞧去。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过来汇报,说道,“大人,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