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去见周县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人一过来汇报,周县令有些发愣时,周文才却迅速站起来,连平常爱不释手的扇子放在桌上,都忘记拿起,他先跨步走了出去,神色有些焦急的问道,“他们现在到哪了?”

下人回话道,“已经到院子内了。”

下人的话一说完,周文才就看到林月兰,立即欣喜的迎上去,说道,“林姑娘,好久不见了!”

林月兰看到周文才,倒是一点没有惊讶的轻笑着道,“确实好久不见,周公子!”

周文才笑面如花的道,“哈哈,林姑娘,这么久没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啊。想当实初,第一次见到你时,面黄肌瘦,瘦骨如柴,哪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明明七八岁还差的……,现在,是肌肤嫩白,脸色白里透红……”

越说周文才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寒地冻的冷气,从他的左边方向传来,让他全身不由的缩了缩。

然后,周文才朝着左边林月兰旁边的方向看去,才注意到一个穿着冰蓝色衣,身材修长高大,剑眉朗星,面容俊逸的男子。

他注意到那冰寒的冷气正是从他的身上向他扑过来的,更让他人疑惑的是,这个男子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摄人的戾气,及那股强悍凌人的气势。

总之,这两股气势都让周文才感觉到有些熟悉,好像在如碰到过,但他记得他没有明明没有见过他。

蒋振南在周文才夸林月兰越来越漂亮时,心里就不舒服了,一不舒服,就对周文才散冷气。

周文才脑海里思绪宛转几次,再目光不由的撇向林月兰时,突然灵光一闪,某种猜测暗自衍生。

难道……

周文才压下心里头的震惊,然后面上很是平静的问道,“林姑娘,这位是?”

林月兰的头往旁边瞧了瞧,看到了蒋振南这张冷酷严肃威严的脸,散发着一股冰气息,也怪不得让周文才一下子注意到他。

她介绍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南振江公子。”

南振江,蒋振南

原来竟真是他!

周文才这次脸上明显露出诧异神色。

这下让周文才更加疑惑的是,传闻中的战神将军不是在战场上被毁了容,而长期带着一张银色面具,导致在他见到之前,外人都无法得知蒋振南的真实面容的啊?

有人说他已经变得分外难看丑陋不堪的丑八怪,所以要带着一张面容遮丑,怕吓着人,也有人说是因为他长相俊美,作为一个几十万大军的将领,这俊美的容颜,对敌人没有什么威慑力,所以,带着一张面具,增加强势威严,也有人说,他带着面具却是为了伪装自已,让人觉得他高深莫测,不好惹,特意吓人的那一种。

然而,不管是哪种传言,所有人都倾向于第一种,在战场上被毁容了,认定了他就是一个丑八怪,一个很是吓人的丑八怪。

所以,他带着面具出现在任何场合,他的出现,都是让小孩啼哭,让妇人尖声惊叫,他们都是被吓的,一是被他那摄人气势所吓,二是被传言所吓。小孩子是被气所吓,而女人则是被气势和传言一起所吓。

但是事实上呢,却无一人看到过他真实的面容。

现在,周文才咋一看到蒋振南的真实面容,说不惊讶,很肯定是假的。

谁能想到,传言中丑陋不堪的镇国将军的长相竟然如此俊美呢。

不过,就算他再惊讶,此刻,在众人面前,他也不能暴露蒋振南的真实身份,不然,不说人蒋振南本人,就是林月兰估计都会剐了他。

周文才敛上自已惊讶诧异神色,想要在蒋振南面前表现好自已,但奈何他的面部表情已经僵硬,露出的笑脸有些难看了。

只是就算如此,正待他说话时,他爹的话,在他耳边响起,周县令问道,“文儿,这位就是林月兰丫头,是吧?”周县令眼睛发亮又有些疑惑的问道。

周文才点头应道,“是的,爹,这位就是林姑娘,是我的朋友。林姑娘,这是我爹,他也是安定县郡的县令。”

林月兰跟周县令打招说道,“周县令,你好!”

周县令点了点头,说道,“林丫头,既然来了,就进屋聊吧!”

随即,林月兰,蒋振南,就跟着周家父子时厅堂。

林月兰和蒋振南坐下来,片刻之后,就有丫鬟上茶。

等丫鬟下去之后,周县令就有些心急的开门见山的说道,“林丫头,我听到传言,说你是林家村那个种田亩产八石的种田能手,不知此事是真还是假?”

林月兰淡然的笑着道,“周县令,如果你说的是林家村的话,那么,这事就是真的。我林月兰就是那个种田亩产八石的能手。”

这事根本就不需要隐瞒。

周县令听到林月兰这样说,心里顿时诧异了,脸上那惊讶的表情也是显而易见的。

他诧异的,他疑惑的则是,林月兰这个年龄。

一个才十二岁的稚子龄童,竟然就是那个种田能手,任谁也是很难相信吧。

然而,事实就是强此。

周县令面露诧异惊疑之色,很难相信的说道,“可本县令听起文儿说过,你才十二岁吧?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是那个种田能手,丫头,你认为本县令会相信吗?”说着,他的语气就严厉下来,拿着的茶杯往桌子重重一放,凌厉的说道,“林月兰,你知道欺骗本官的后果吗?”

林月兰也放下茶杯,神情淡然平静,脸上镇定自若的对着周县令说道,“周县令,这事在林家村众人皆知,我不需要隐瞒,更不必欺骗任何人!”

周县令再问道,“只是,我可是听说,你家来了客人,这种田之事,从头到尾都是他们在参与,而你却在逍遥自在,只是在旁边动了动口而已。”说林月兰在逍遥自在,当然是那些告状随意所说的,因为,他根本就知道林月兰一天到晚在做些什么。

不过,林家村的所有村民们都知道,林月兰家的那些客人,有几个根本就不会种田。

不会种田的人,能种出亩产八石,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至于,林月兰从她七岁开始就会下地种田了,况且,自从那次据她所说死而复生之后,就多出了一些不得了的本事。

因此,自然而然的都认定了是林月兰种出来的。

此刻周县令说这样的话,也确实心存太大的疑惑,看到林月兰这个真人,给他的冲击太大,所以,心里一直不太相信,这真的是一个孩子能种出亩产八石的高收。

林月兰依然淡定的笑着道,“周县令,有能力的人,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去证明,只需要让别人听从自已的指挥做好,不是更好吗?”

这话听着,有些抬高自已的嫌疑,而且主要的是,听她指挥的人,一个是镇国将军,一个是中尉大人,就像是在贬低他们,说他们没有能力一样,让人听着就是不舒服。

周文才喝进嘴里的一口茶,在听到林月兰的话后,立即有些惊吓的把嘴里的茶一口喷出,然后一边咳嗽,眼神却在偷偷打量着蒋振南,就怕看到他生气,怕他脸上的大怒之色。

只是,事实证明周文才就是多想了,从头到尾,蒋振南就在林月兰旁边坐着,抿着厚厚的嘴唇,冷酷着面无表情的脸,根本就看不出他任何的喜怒。

周县令看到儿子失态的行为,就严厉的教训说道,“文儿,喝茶都能呛到,在客人面前失礼,太不应该了!”

周文才憋红着脸,说道,“爹,儿子是不小心呛到了。”随即,他对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南公子,失礼之处,请纳含!”

林月兰倒是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她倒没有想到周家大公子竟然这么可怜,被茶水呛住了,都能被他爹说一顿。

不过,从这也可以瞧着父子两的相处方式,看着相互揭短,实际上感情好着呢。

蒋振南一直冷酷的脸,瞧着周家父子二人,有那瞬间的羡慕,但很快又恢复了冷酷。

林月兰笑着道,“周县令,没关系,只不是呛了一下而已嘛。以前,我瞧着周公子都从别人碗时抢菜呢。”她说的那一次是在悦来客栈,周文才抢刘齐碗里的鱼吃。

周县令听着林月兰话,有片刻呆愣,随即就反应过来,林月兰是在告诉他,她与他儿子的相处很是随便,是真的朋友一样。

周县令很快就笑着道,“好。林丫头的确是个聪明人!”他是指林月兰说有能力的人,不一定要亲自动手这话。

不过这气氛已经没有刚才的严肃和僵硬,完全是和谐活跃,很像是普通人的谈话。

林月兰笑着道,“那林丫头要问一下周县令,你请我来,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想法呢?”林月兰也是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

周县令请他们过来,绝对不是因为她与他儿子是朋友,就可以不谈,不解决的。

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利落一点。

被问到这个问题,气氛一下子又有些变化了,似乎变得更加严肃,同时又有些僵硬。

周县令和周大公子都似乎没有想过,林月兰竟然是如此的直接和干脆。

所以,一时之间,他们父子俩都有些神乎。

但很快周县令就说道,“林丫头,刚说你是个聪明人,果然就是聪明了。既然如此,本官也不拐弯抹角了。”随即他话锋一转,直接说道,“我要种田的法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