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所谓合作(新年快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月兰的话,周县令滋味陈杂交错。

明明是他威胁林月兰这个孩子的,片刻间,他们反而被威胁上了!而且还被威胁的无可奈何。

之前就听到他儿子说这个孩子聪明过人,绝过不能过于轻心,否则,就会一不小心着了道,当时他心里还觉他儿子说得有些夸大其词。

一个孩子就算她再聪明过人,但总归是个孩子吧。

只要是一个孩子,就会有孩子童真,想事情不会这么全面,肯定会有这的那的疏忽。然而,事实上呢?

周县令很是疑惑认真的问道,“那又是什么样的合作?”

种田法子,她既然已经交给了另外人上交,那么毫无疑问,她与他也根本就不可在这事上合作了。

林月兰淡笑着道,“周县令,我可以像你保证,只要是安定县郡的农民,只要他愿意,都可以用我那法子种田,我不能保证收成都能达到八石以上,但只要勤恳认真的农民,却至少可以达到亩产四五石以上。”

周县令听罢,双眸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露出的眼神,明显是不太敢相信。

周县令严肃的接着道,“那你要本官该怎么做?”

林月兰话里暗示出来的意思,是在告诉周县令,实现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

所以周县令也是聪明的。

林月兰说道,“周大人既然听说过大伙儿都是从我那买法子,而不是从另外的那些买下法子的手中再把法子买去,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这事周县令并不知情了。

因为严林也不知道事实是如何,因为他没有买到法子,而林月兰又直接在林家村断了他从别处打听或者是买到的这些法子,所以,这里头到底为何大伙儿都是直接向林月兰买,而不是向其他买下来的人买,这原因,严林根本就不知。

既然不知,当然就是无法告知周县令了。

周县令虽没有直接应话,但是脸上的疑惑表情足够可以说明一切了。

林月兰直言道,“因为,凡是从我这买法子的人,都会买下另一种我专门针对稻子生长的药水。

用了药水可以保证亩产六石以上,没有用的,估计也就是四五石。”

周县令一阵惊愕。

这事,还有这样的内情。

林月兰继续说道,“因为一开始大家都不相信能从第二个手中买到真正法子,所以,就直接还是来找上我,但是,后来买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也明白了,要有高收成,从我手中的药水就必不可少。而我又不可能单卖,所以,就只能从我这买到法子。”

周县令只是严肃沉着脸,并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些都不是林月兰要告诉他的,他更是明白,接下来的话,才有可能是关键了。

周县令猜测的不错。

接下来的话,才是林月兰所说的关键,而且这也是她进县城,见周县令的真正的目的。

林月兰很是严肃的说道,“周大人,我把法子可以免费交给你,但是我手中的那药水,想要更好收成的人,就必须去林家药铺去买了。”

周县令有些意外诧异的道,“林家药铺?”

突然冒出一个林家药铺,让周县令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林月兰点头道,“林家药铺是我爷爷转交给我的,现在在宁安镇上。我打算在县城开一家分店,周县令,这就是我们之间另外的合作。你可以把这些法子卖出,或者是免费给安定县的农民,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周大人您的政治成绩,但是,”林月兰话锋一转的说道,“我需要周大人您保证,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安定县内!”

周县令一愣,不由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道,“很简单,我要在那人把法子交给上面那位之前,这一切都不能外漏,只能在安定县发生!”

周县令一听,脸色一黑,几乎咬牙的说道,“林月兰,你要我封住全县百姓的嘴,你认为这可能吗?”就算是一个小镇,他也不可能封锁全部消息,更何况,这无论面积,还是人口,都比小镇大的多多的多。

再说了,邻县之间,也就是咫尺之间的距离而已,很多人都与周边县城沾亲带故的,根本就不可能保证,他们不会谈论这样的一个话题。

总之,归结下来,封住全县百姓的口舌,这根本就是比登天还难之事。

这小丫头,竟然是异想天开想让他这么做。

直是太气人了。

此刻,周文才也是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他很是认真的问道,“林姑娘,你所说的封住全县百姓的嘴,这似乎根本就不可能之事,你是否有什么主意,可以让消息不外泄呢?”

周县令再一次有些发愣的看向儿子,不知他这话又什么意思?

林月兰说道,“周公子,防人于口更甚防川,这样的道理我懂,但是也有一句,防不如疏,你懂吗?”

防不如疏?

父子俩这下,都不知道林月兰到底是在打什么样的哑谜了。

明明她所说是封锁全县郡消息,可一转眼,就变成了不要弄得太紧了,这简直是矛盾的存在啊。

周文才脑中也就是呆愣了片刻,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有些谦虚的说道,“林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说道,“很简单。只要周大人颁布一条命令下去,就说,安定县要与其他县郡城共同竞争评定最佳农业郡县,及评出前十名最佳种田能手。如果安定县被评为了最佳农业郡县,那么全县的税收可以半成,评为最佳种田能手的前十名者,分别奖励三百两,一百五十两,一百两,等等,涉及到自身的相关利益,任谁都会保护自已的最为有利的一面,周大人,您说是不是?”

听到林月兰说这一段话,简直是父子俩目瞪口呆,及时是蒋振南都低垂着眼帘,流露出一些惊异之色。

周县令反应过来之后,厉声的责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让本官骗自已子民吗?”

什么与其他郡县评比,什么选出最佳种田能手有奖励等等,都是子乌虚之事。万一被揭穿了,他这个父母官又如何交待?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你就说你要从安定县及周遭县城评出前二十只种田能手,除了前三名所发放的奖金分别分三百两,二百两,一百两,第四开始,都是按五十两奖励。然后,你就再透露出其它县城并没有得到安定县的种田法子,周大人,你认为这样如何?”

这一次没有说只涉及到安定县,而且其他县一起来。

最关键的是,把其它县郡不知情之事泄露出来。

前二十名都有奖励,这样一个涉及到相关到自身利益好处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痛快的跟对方说着这些种田经呢,他们藏着揶着还差多吧。

“啊,这法子真是棒极子了!”周县令没有答话,周文才却先激动的不能自已了。

从周围县里人选出种田能手,无疑就是外人在抢安定县的资源,抢自已眼前的利益和好处。

所以,对于要抢自已好处和利益的人,他们难道不会有防备心吗?有了防备心,谁会无所顾忌的跟他谈自已的资源呢?

周县令想通了一点,立即眉开眼笑的抚着自已的胡子道,“不错,不错。”

但随即他又问道,“那奖励的那些银子……”他不想出这笔钱啊。

他不想出,林月兰也同样不想出。

林月兰说道,“周大人,这钱,肯定要你出的,你是父母官!”她说话直接了断

,然后,她不等周县令反应过来,接着道,“如果周大人要我出这笔钱可以,只要周大人再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就行。”

周县令满脸黑线!

事已至此,他可不认为林月兰所谓的小小条件,就真的是一个小小条件。

周县令不动声色的问道,“什么条件?”

------题外话------

新年到,鸡来到!

祝大家在鸡年红红火火,一切顺顺利利,好运气逆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