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南振江,蒋振南(新年快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县令不动声色的问着林月兰,道,“什么条件?”

林月兰说道,“周大人,我刚才也跟你提过林记药铺吧。”

周县令点了点头道,“没错。如果本官记得没错的话,你这丫头是林记药铺的少当家吧!”

林月兰淡笑着道,“没错。我爷爷已经把林记药铺交给我,我就有责任把它发扬光大。所以,在安定县郡里,我想请周大人为林记药铺保路。这就是我唯一的条件!”

因为药铺卖的东西是为病人治病的,容易被人陷害,她又时常不在县城里,万一她没有及时赶过来处理,出了大事,那就是很会影响林记药铺以后发展。

所以,与其有这样的忧虑,还不如直接找个靠山威慑,让那些人不敢随便动那歪心思,省下那些不必要的麻烦。

她倒一点都不想做她看过的那些穿越女主一般,把所有事业都瞒过,只等有一天全部大爆发,但这些前提也的是找有实力背景之人合作,否则以一已之力,想要搞大事业,哼,别太天真了。

她的计划是隐瞒一部分,暴露一部分。

既然是暴露了,那就是要嚣张凌厉的告知,她是个有后台的主儿,他们别尽想着欺负陷害她。

当然,该隐瞒的产业,还是得隐瞒,这是为了增加自已的底牌而已,否则,一切敞开,还没有成长起来,就会被一些势力打压的喘不过气来。

周县令这会才明白,原来,林月兰所谓的条件,就是为了在安定县内给自已找一个后台靠山。

只是,他心里有些疑惑。

按理来说,林月兰交种田法子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无论地位官职应该比他更高才对,既然如此,为何那人不能直接成为她的后台,反而要让他成为她的靠山呢?

周县令精明的双眼微眯,眼神透露出微异样的目光,他反问道,“为何?”

林月兰的答案很简洁,也是很让人意外,她直言道,“县官不如现管!”林月兰很明白周县令心底的疑惑,所以就干脆挑开来说了。“那人远在天边,还不如找人近在眼前给自已保路护航!”

别说周县令听罢心神有些发愣,就是远在天边的蒋振南的表情也刹时变得有些怔愣,但随即他又有些懊恼起来。

在周县令听来,林月兰所说的那个是真的远在京城,然而,只有他自已心里清楚,林月兰所说的是指,他们回京城的归期,及不能公布坦诚身份症结。

蒋振南在突然间觉得不能在安于林家村的平静生活了。

内心里热涌澎湃,他迫切快点回到京城了,因为,那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成为林月兰后台靠山,而不用与这么一个芝麻官大小的县令,在这讨价还价,讲条件。

如果他回到京城,恢复他镇国将军的名号,有他给林月兰保路护航,那些鬼魅魍魉,那些小喽罗,谁敢来挑衅。

蒋振南两手握拳,青筋绷紧,似乎下着某种决心。

绝不能这么平静被动等待回京机会,他必须要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回到京城。

就在短短片刻间,蒋振南的思维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只是,其他三人并不知情。

周县令沉思片刻,最终应道,“好!”他不在问那个到底是谁了。

因为,连他儿子都知道身份,却偏偏要瞒着他这个老子,也能说明那人的身份不低。

既然如此,他何必因小失大,得罪贵人,又失去与林月兰合作的机会。

相信只要与林月兰好好交好,那个贵人,肯定也会记他这份情的,那么他要返回京城的机会,可就大大增加了。

双方已经达成了一致合作协议,林月兰就把种田法子书写下来,交给了周县令,不过,却带着严肃认真的警告说道,“周大人,请您记住,这些东西的适用范围,只能是在安定县,否则,如果被那人知道您要抢功,就是大罗神仙,都难救了!”

周县令听罢,想要接过纸张的手一顿,心头又有一股怒火冒起。

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黄毛丫头给威胁警告,看来他不发威,真把他这个县令当病猫了不成。

正待周县令要发火时,周文才见势不妙,立即抢先接过纸张,打着哈哈笑着道,“林姑娘,你放心。我们绝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既然答应过你的事,就绝不会阴奉阳违!”

然后,他又笑着看他爹说,“爹,你何必动怒呢,林姑娘说话向来直接,但本身并无恶意不是。”

随后,周县令就接到他儿子不大递过来的眼色,只能压下心里的怒火,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行,林丫头!”

周家父子把林月兰送出门去之后,周县令就严肃厉声的对着周文才说道,“你过来!”

然后,周文才在后面做了一个鬼脸,就不紧不慢的跟上周县令的脚步,直接走进了书房。

周县令一进书房,就厉声的喝问道,“周文才,你来告诉我,那丫头家里的客人究竟是谁?让她这样有恃无恐的对待本官?”一想到这个,他就是来气。

多好机会就在眼前,升官发财,可是眨眼间,全部就化成了泡沫,反而被那个死丫头给威胁了。

他周昌盛长这么大,当这官这么久,从没有被人这样那样的威胁过,这一次竟然会被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黄毛丫头给警告威胁了,这还让他儿子阻止了怒火,想到这个,他就气打不一起来。

周文才心里清楚,他爹肯定还会追问那个事情的。

但是……

周文才撇了撇嘴,打着哈哈的笑着问道,“爹,你问的到底是谁啊?如果你问的是那丫头的话,你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嘛。她就是宁安镇林家村传说中的克星林月兰嘛。”

“住嘴!”周县令黑着脸喝道,“别给我嬉皮笑脸打哈哈,你知道你爹我问的是谁?”

周文才这才正经认真起来,严肃的道,“爹,我答应过他们,真不能说,否则……,你知道的。”否则会给周家惹来大祸,他并没有说出口,但是他相信他爹自然明白的。

只是周县令根本就不想不明不白被一个不知底细之人威胁,这一次必须深根究底。周县令沉声的说道,“这里只有你我父子二人,就算说过又如何,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又有谁知了?”

周文才瞧着他爹这么的坚决,表情上有些无奈了。

看来今天他真不告知他爹是不行了。

只是,一想到蒋振南的身份,及在林家村林月兰给以的警告,他又不敢真拿着这事开玩笑。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

然后,他有些小心的问着他爹,道,“爹,你可注意到那个跟着林月兰一块过来的年轻男人?”

周县令不以为然的说道,“注意到了又如何,虽说一身气度不凡,但却是一介农民,有什么值得我去关注的?”

周文才又小心的问道,“那爹,你可有注意到林月兰把那人介绍给儿子时,那人的名字叫什么?”

“南振江,怎么了?”周县令一说完立马感觉到不对劲,“南振江,南……振江,江振南……蒋……振南”

蒋振南,那个镇国将军?

然后,他十分惊讶的睁大眼睛,眼神里流露出的震惊不可置信的目光,他刹时紧张结巴不可思议的问道,“难道?”

周文才立即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中间,有些急切的道,“嘘,爹,你知道就好,可千万不要说出来啊。”

周县令确认了答案之后,惊得吓得一身冷汗。

蒋振南此人虽也说是京城里的煞星,但他也是实实在在龙宴国镇国将军,而且深得当今圣上的欢心和信任。

在京城,可谓一人之下,万上之上的主儿,很多皇子皇孙,都想要拉拢他成为自已争宠争皇位的筹码。

只是可惜,蒋振南这人除了当今圣上,对于谁都是爱理不理的,即使是声望最高,储君希望最大的三皇子,他也完全不予理会,气得那些大臣皇子皇妃们直咬牙。

可是,就这么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旮旯角落里的林家村呢?

周县令百思不得其解。

他疑惑的问道,“文儿,你怎么这么肯定他就是那个人呢?传说中,他不是常年带着一张有些狰狞的银色面具的吗?还有如果是他,他又怎么会在林家村呢?还成为了林月兰的客人了呢?”

周文才苦笑着摇头道,“爹,我不知道。当我第一次在林家村见到他时,他那时确实是带着一张银色面具的,而且他那身煞人气势,再加上当初也是介绍南振江这个名字的,所以我就猜测可能是他。而且,看样子他们对我根本就没有刻意隐瞒,否则也不会让他们出现在我面前了。在这之后,他们就对我发出一些警告。爹,我不能拿着你和我们周家的去赌啊。”

周县令这才明白为何儿子有如此隐瞒于他,那个林月兰又为何对他一个县令之主如此嚣张有恃无恐,有这样的大靠山,她需要怕谁啊。

“可是,他为何会出现在林家村的?”周县令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周文才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