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蒋振南的桃花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蒋振南从周府出来,并没有直接回林家村。

瞧着比宁安镇更加豪华热闹的安定县,林月兰表示,很有兴趣在此逛一逛,顺便找一找店铺位置。

蒋振南瞧着此时孩子脸上应有的欢喜和快乐,嘴角不自觉得向上翘了翘。

他是看出来了,林月兰这人看着稳重成熟,但是对于新鲜事物,她一般都会感到好奇一与欢乐。

蒋振南看着站在捏糖人的一个老伯面前的林月兰,直接对老伯说道,“老伯,捏两个糖人!”

老伯欢快的应道,“好咧!小伙子要捏什么样的糖人呢?”

“捏一个我,捏一个他!”林月兰抢先笑着一下子指了指自已,一下指了指蒋振南。

老伯瞧着蒋振南没有意见,立即很是爽快的应道,“好咧!”

然后,老伯观察了两人片刻,立即就低着头开始捏糖人了。

林月兰蹲下身子,兴致勃勃的盯着老伯那灵活的手指。

蒋振南也跟着蹲下身子,面无表情的盯着老伯的举动。

只是一大一小,一靓一俊的两个组合,很快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一个穿着大红大绿裙子女人,一张瓜子脸浓妆艳抹被描得惨不忍睹。

她此刻停足在一个街道口,眼神看向远方。

旁边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有些小心讨好的问道,“小姐,你在看什么?”

然后,她就顺着自家小姐视线过去,立马发现一个很是英俊的男人蹲在捏糖人的老头子面子,而那个男人长相俊美,恰恰是她家小姐的喜欢的类型。

小姐立马问道,“小绿,你看我长得美不美?”

叫小绿的丫鬟点头道,“小姐,那还用问,谁不知道小姐您是安定最美的女人呢?”

明明是被逼着说最美女人的。

这个女人一天到晚穿着花花绿绿,脸上浓妆艳抹的,谁能知道她长得美不美啊。听说,呆是长得可难看了。

旁边有人听到丫鬟的话,暗自吐槽,当然为了避免麻烦,他们当然不会这么傻的说出来。

不过,他们的眼睛却是看向捏糖人老伯方向而去,脸上却露出满满的同情和可怜。

在这安定县里,谁不知道被陈家大小姐是个花痴女,只要被她看上的男人,都会被她死缠烂打,不管这个男人成亲否,使得有些样貌的男人,听着她的名字,都吓得赶紧跑,生怕被她看上不得安宁。

当然了,有些男人看中她家的钱,也就自愿让她缠上,但有一句话适用到任何人身上:得到的,就不会珍惜。

陈家大小姐看男人同样如此。

除非她真的厌烦了那个男人,否则,她就一直死缠烂打下去。

此刻,这个男人看到陈家大小姐在街上,还明目张胆的留下来,他们真是佩服他的勇气啊。

陈家大小姐问过丫鬟美不美,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她就开始搔首弄姿的朝着捏糖人老头这个方向而去,看得她的那动作,很多人都觉得分外恶心,想要吐。

“公子,我的手帕掉了,可以帮我捡起来吗?”陈家大姐在蒋振南的旁边站定之后,故意落下一条手帕,然后,就嗲声嗲气的对着蒋振南说话。

蒋振南以前没有女人接近过,来了林家村之后,也同样没有女人接近过他,所以,对于女人的接近,他出乎意外的忽视。

陈大小姐以为蒋振南没有听见,因此,她又嗲起声音,带着十足的羞涩之意,说道,“这位公子,我的手帕掉在你面前了,麻烦能帮我捡一下吗?”

可,蒋振南仍然如木头般,蹲在那里很是认真的盯着老伯捏糖人,仿佛没有听见身边的女人说话。实际上,也算是确实没有听见吧。

他没有听见,在蒋振南另一边的林月兰听见了。

她抬起小脑袋,朝着那个女人看去,当看到这个女人那涂得如猴子屁股红的脸,差点大笑起来。

不过,瞧着这个女人以花痴般的眼神盯着蒋振南,她忽略心里那抹不舒服。

看到蒋振南面前的一条粉红色手绢,林月兰的眼珠子一转,嘴角也是扬起恶作剧的笑容。

她弯下腰,捡起那条手帕,然后站起来,很是天真的问道,“大婶,这条手帕是你的啊,那还给你!”

该捡的人不捡,不该捡的人却捡了这条手帕,这让陈家大小姐脸色分外难看。

那丫头常跟在陈大小姐面前,已经摸透了自家小姐的心情。

此刻看到自家小姐那难看的脸色,自然明白,她这是在恼怒面前这个孩子不该多管闲事的捡起手帕。

丫头立马对着林月兰凶巴巴的说道,“我家小姐掉了的帕子关你什么事,不用你捡!”

听到丫头的话,林月兰脸上露出分外委屈的表情,她很是无辜的道,“可是明明你们一直在我哥旁边站着,要他捡手帕。但是,我哥他是个聋子,根本就听不见你们说话,那只能是我这个妹妹代替了啊!”

那个陈家大小姐一听到面前这个孩子是这个男人的妹妹,而这个男人,还是个聋子,脸色更是大变,她恼羞成怒的从林月兰手中接回帕子,很是愤怒声气的说道,“你哥是个聋子,你怎么不说?害得让本小姐丢了这么大一个人?你不知道本小姐是谁吗?竟然敢如此无视我?”

一个聋子,就算他长得再俊美,再英俊,那也是废物一个,她才不会喜欢呢。

林月兰无故被指责,表情更是无辜和委屈了,她说道,“这位大婶,我怎么知道你自已的帕子不捡,一定要我哥捡啊。可是我哥听不见,只能是我这个做妹妹的代替捡了。还有,”

说到这,林月兰眼底的神色变得分外犀利和愤怒,她厉声的指责道,“这位大婶,我哥是个聋子我怎么去说?我哥是聋子已经是很可怜了,难道我还要火上浇油一把,见一个人就说,我哥是个聋子吗?如果你想要我这样,大婶,你的心思未必太恶毒了吧!”

本来林月兰只想跟这个女人搞一个小小的恶作剧而已,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蛮横无理,对她就是横加指责。

林月兰当然不愿意无缘无故受这样的鸟气了,因此,是要犀利的反驳。

林月兰一说完,那丫头立即气极,她恼怒道,“你这个从乡下过来的野丫头,你这人怎么说话?竟然说我这家小姐恶毒,我呸,我看你才恶毒!”

陈大小姐耳朵里听到林月兰一口一个大婶,气得涂满腮红的脸,都能看出铁青色,更让她恼怒的则是,这个可恶的小孩子,竟然直接说她恶毒。

一个人的名声何其重要,如果她真被贴上了恶毒的名声,以后还怎么去嫁个好人家?没嫁到好人家,就意味着受苦受难,这是让她更受不了的。

呵呵,这位陈大小姐人,你认为你还有名声吗?就算你没有受到“恶毒”影响,你也嫁不到好人家了。

因为你的名字,早已经家喻户晓了。

陈大小姐气得胸部一起一伏的,可是看到周围群众那赞成的神色,也聪明了一回,没有气势压人,而是一咬牙,就对着自家丫头说道,“我们回去!”

说着,就再也没有看一眼在她眼中那相貌堂堂俊美无比的男人,急切的离开了此地,她家丫头自然跟上。

等陈家大小姐主仆离开之后,蒋振南站了起来,他有些咬牙切齿的看向林月兰,说道,“月儿姑娘,我在你眼中就是聋子吗?”

蒋振南一说话,倒是把周边看热闹的人给说愣了。

不是说这个男人是个聋子吗?

可是一个聋子能听到他人对别人说,他是个聋子吗?

知道自已恶作剧有惹火蒋振南,立即就上前讪讪的赔笑着道,“南大哥,我不是在给你解决麻烦吗?这不,你瞧,你小妹我一说你是聋子,那对主仆立马跑得比兔子还快,不是给你省了麻烦了嘛。”

听到林月兰的话之后,周围的观众总算恍然大悟,随即就对着林月兰称赞道,“妙,妙,妙啊,小姑娘,你这法子真是妙啊!以前,那些被陈家大小姐看上的男人,为何就想不到这一招呢,害得被那大姐缠住,吃尽了苦头!”

我靠,那个女人还真是个花痴女啊,还是个见一个爱一个缠一个麻烦花痴女啊。

林月兰兴致立马起来,她很是天真又好奇的说道,“叔叔,你说的这个陈家大小姐是谁啊?”

那个被问的男人一愣。

竟然还有人不知道陈家大小姐花名在外的事儿啊。

那人立马跟林月兰解释道,“这个陈家大小姐是陈记药铺东家的唯一女儿,也是陈记药铺的唯一继承人。”

听着陈记药铺,林月兰心里更加好奇了。

“陈记药铺?”

“嗯,是的,陈记药铺是咱本郡城安定县最大的一家药铺,据说已经传承百年历史了。信誉向来很高,只是可惜子嗣向来不旺,尤其到了这一代,也就只有陈玉兰一个女儿了,因此一直被陈老板给宠着的。只是宠着宠着就宠歪了。唉,可惜了。”

同行是冤家,看来她林记药铺的少当家林月兰与陈记药铺继承人,竟然在她第一次上县城都能成冤家啊。

------题外话------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重要的话,重复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