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吃霸王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街头碰上陈记药铺陈家大小姐的事儿,林月兰和蒋振南并没有当回事儿了。

不过,街头上刚才在一旁看热闹之人,立即有了一个新谈资。

那就是有个被陈家大小姐看上的男人为了拒绝陈家大小姐,竟然装聋作哑,让妹妹把她给吓退了。

当回到陈府的陈玉兰,从下人口中得知自已竟然被那对兄妹给耍了之后,气得脸色铁青,表情狰狞和扭曲,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一个聋子!好一对兄妹!在安定县能把她耍了的,也就只有他们!”

随即就把家里花瓶书画砸了一通。

“来人!”陈玉兰怒气冲天的叫着下人,“把那对兄妹给本大小姐好好查上一查,敢耍我陈玉兰,丢我的脸,那他们就准备付出代价!那个男人,我一定让他成为我的裙下之臣,至于那个妹妹,剁碎喂狗!”

陈玉兰砸了东西,吩咐命令完下人之后,心里的这股怒火还没有消失下去。

只是这股怒气只能暂时憋着,等待着把人找到再爆发。

至于让陈玉兰怒气冲天的对象林月兰和蒋振南,此刻,一人手中拿着一个糖人,在热闹的安定县街头巷尾逛去。

哪有好玩的好看的,林月兰都凑着一份热闹去,哪有好吃的好喝的,林月兰同样少不了兴奋的去尝一尝,特别是一些特色的小吃,林月兰吃的是不亦乐乎。

不过,蒋振南就有些不好受了。

林月兰虽说才十二岁,无论是五官,还是身体上某些部位,都还没有完全长开,但肌肤嫩白透着红晕,长发飞扬,煞是好看,一看以后就知道是个大美人。

所以,很多男人眼神灼灼灼热的盯着林月兰,让蒋振南心里郁闷的不行,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冷酷,眼神凶狠的瞪向那些露出淫色之光的男人,浑身散发着冰冷,把人冻在三尺之外,使得那些男人想要靠近林月兰,吓得立马就退走了,这好像是他们的本能一般了。

至于街头上的这些女人呢,蒋振南那雄壮威武很具有男人阳刚之气的身材,立即让她们垂涎三尺了,更何况,蒋振南长得也是俊逸硬朗,很是英俊的一个男人,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再加上他一身气质,气度不凡,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这样的一个男人,走在大街上,让女人们趋之若鹜啊!

所以,又出现了这样一幕。

林月兰在前面欢乐的行走,蒋振南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眼神深沉,黝黑的眼眸里,宛如黑暗的深潭,让人紧张和恐惧。

然而,在他和林月兰之间,总有一些不怕死的女人,“丢三落四”丢东西在他跟前,比如一条手绢,一个荷包,或者一个香囊什么的,总之,能丢能落下的都给丢落下了,更荒唐的则是,有女人把自已刚买的女人很私密性的兜肚,都丢在蒋振南眼前。

然后,就眼神里带着期许灼热之光,带着娇羞娇媚的盯向蒋振南。

只是很是遗憾的是,这个蒋振南不仅是个“聋子”,更是个“瞎子”!

不管丢东西的女人,是丑是美,是圆是方,是富是穷,蒋振南通通视而不见。

就宛如,就媚眼抛给瞎子看不领情啊。

气得那些女人在背后跺脚,或用哀怨,或用幽怨的眼神,狠狠的瞪向蒋振南。

然而,不管这些女人如何做,蒋振南对这一切都茫然不知。

林月兰走到一家叫“食为天”在酒楼面前,转过头,就对着蒋振南招手道,“南大哥,我打听到这一家食为天有一道招牌菜叫炒鸭肉好吃,我们去尝一尝吧!”

一路冷着脸散发冰冷气息的蒋振南,神情立即柔软了下来,冷酷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柔的应道,“好!”

他从将军府带了一些银子过来,不缺钱,要请林月兰吃这些东西,足够了!

一路上跟着蒋振南的那些不死心的女人,在看到蒋振南那明显变得柔和的表情,及嘶哑带着磁性浑厚富有魅力却夹杂着一些不自知的疼宠在里面,简直是要把她们给嫉妒死啊。

两人进了“食为天”的酒楼之后,就立马点了一道招牌菜,及这酒楼的一些特色菜。

因为这家酒楼的生意不错,所以,林月兰和蒋振南稍微等了一会儿。

只是看到菜一上来之后,林月兰顿时没有一点食欲了。

因为,这所谓的炒鸭肉,实际上就是用了猪油把鸭肉裹了一层,再放在锅里煎出来的。

因为油多又是煎的,所以吃起来有些香,看起来确实比其它菜好吃多了。

然而,对于厨艺好的林月兰,及吃惯了色香味俱全的蒋振南来说,这道菜让他们难以下咽啊。

林月兰看了一眼之后,连筷子都不愿意伸进去,而蒋振南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有些焦黄的鸭胸肉放进嘴里。

只是,一进嘴,他嚼了嚼,眉头微蹙,随即就放下了筷子,对着林月兰感叹的说道,“月儿姑娘,这根本就无法与你做的相比啊!实在是太难吃了!”

确实,比起林月兰所做的色香味俱全的菜来说,这些东西除了油腻就是油腻,根本就是难吃。

蒋振南说这话时,恰巧被小二听见了。

把他们酒楼卖得最好,最好吃的招牌菜难吃,真是太气人了。

小二跑过来,突然间很是凶悍的大骂道,“你们两个穷鬼,不会吃,吃不起,就不要点这道菜,点完却在这胡言乱语。我可警告你们,别以为你们对这道菜差评瞎评,就可以在这吃免费餐,霸王餐,我告诉你们,想也不要想!”

做惯了这间酒楼的小二,也是有一些眼神,可以凭着客人的打扮穿着,或是排场等来判断客人的身份高低,然后,按着三六九等级,来定制服务态度。

这小二瞧着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虽穿得干净整洁,却是粗衣麻布,再加上他们一进来东张西望一副很是好奇等一些让人看不上眼的行为动作,他立即就判断出这两人是个想要骗吃骗喝的穷鬼。

所以,这态度就没有可能是恭敬与尊重了。

听到小二谩骂声,蒋振南的脸色一黑,犀利的双眸带着摄人的凌厉之光射向小二,沉声的喝道,“道歉!”

他们只是来这吃饭,不是来这里受侮辱的。

这菜不好吃当然就不想吃了,当然点了菜,不管吃不吃都得付钱的道理他们都懂。

可是,因为评价不好吃,就被人漫骂了一通,让林月兰受这个气,受到这个侮辱。

这让他生气!

对上蒋振南那漆黑如墨眼眸,仿佛会把他吸入那黑暗的深渊,让人恐惧,让他害怕。

小二一个哆嗦,让自已回过神来,目光却不敢对上蒋振南的眼睛,他低着头,有些底气不足却仍然嘴贱的说道,“道什么歉,你们点了菜不吃,肯定是想要找由头不付钱,想要吃个霸王餐,我有说错吗?”

小二和客人吵了起来的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

周围的客人,也放下筷子,往这凑一份热闹了。

这或许是人的天性吧。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这人都是爱看热闹,也八卦。

蒋振南不跟小二辩解,他第二次厉声的喝道,“道歉!”

这威严的气势,别说对于只是具有针对性的小二吓得大汗淋淋,仿佛窒息了一般,就是周遭看热闹的客人,都觉得突然间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气氛僵持了片刻之后,那边柜台上的掌柜听到这边的动静,立即放下算盘,走了过来,打破了这一僵硬的气氛。

他瞧了瞧,立即判断出蒋振南这一桌的人,就是小二争执的客人。

他抬手对着蒋振南作了一个揖,状似很谦虚的问道,“这位客官,您可对这些菜有什么不满意之处吗?”

蒋振南冷酷着表情,半低垂着眼帘瞄了一眼桌子上的几个菜,很是实诚的说道,“这几道菜确实是太难吃了,尤其是这道炒鸭肉,除了油腻还是油腻,更是难吃。难道你们的菜难吃,我说说不行吗?还非得骂我们穷鬼,吃霸王餐吗?”

跟着林月兰的时间长了,蒋振南的冷漠沉默寡言的性格有些微微改变,至少,现在,他会与人做这种对于以前他的来说毫无意义的争辩。

听到蒋振南的话,不管是掌柜小二,还是周遭看热闹的人,这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尤其是掌柜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从没有哪个客人说他们酒楼的招牌菜不好吃的,除了那些想要故意找茬,想吃又付不起账的人,就要说一些不好的话,以赖掉了这吃饭的钱。

所以,这个掌柜的想法立即小二的一致了。

他一改之前的客气,阴沉着脸喝问道,“这位客官,你说我们的菜做得不好吃,那你问问其它客人,这菜到底是好吃还是不好吃?”

说着他立即看向其它客人。

这些客人或多或少都与掌柜的有些熟识,所以很是配合的应道,“这菜明明是好吃的。”

掌柜的又对着蒋振南没有好脸色的说道,“客官,你看,所有人都说好吃,就你们俩说不好吃,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是找借口,吃霸王餐!”特咬重后面四个字。

“说谁在吃霸王餐呢?”一道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