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开酒楼/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谁在吃霸王餐呢?”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了进来。

众人看向声音来源处,立马脸上有些惊讶了。

掌柜的看到来人,那傲慢得理不饶人的神色立马变得客气和讨好,他上前微微弯腰作揖,对着此人说道,“周公子,您怎么来了?”

叫周公子的周文才似笑非笑的应道,“张掌柜,你这是什么话?你们食为天不不是吃饭喝酒的酒楼吗?我来这里,除了吃饭,还能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看你们的笑话不成?”

周文才的话一落下,张掌柜表情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听着这县令大人家公子的话有些阴阳怪气的啊?

他们难道什么时候得罪过周公子不成?

张掌柜心里暗自思付,但表情上依然是眉开眼笑的对着周文才说道,“周公子,让您见笑了。只是两个客人,点了菜不想给钱,正在找一个说法呢?”

周文才依然似笑非笑瞧着林月兰俩个,问着张掌柜的说道,“哦,竟然还有人敢在是食为天吃霸王餐的?我倒要瞧上一瞧,到底是谁胆大包天,看扁食为天酒楼的?”

只是张掌柜越听着他的话,怎么听都有些阴阳怪气的啊。

周公子虽说时常来食为天吃饭,偶尔也碰到一两个想要吃霸王餐的客人,可当时他的做法,就是坐在一边旁观,并不想多管闲事的样子。

可现在呢……

张掌柜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处理,事情的发展就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周文才的话一落下,不等张掌柜回答,小二抢着用手指着林月兰和蒋振南,表情带着不屑和轻蔑,对着周文才说道,“就是他们两个!”

随后,周文才的反应完全出乎看客人的看客表情。

周文才看到林月兰和蒋振南之后,扇着扇子手一顿,脸上立即做出一副很发愣惊讶的表情,但随即,由惊化为喜,立马合拢扇子,三两步走向林月兰和蒋振南,很是激动欣喜的说道,“林姑娘,南公子,真是有缘分啊,刚刚分开,才片刻间,又在这酒楼上遇见了啊!”

听着周文才的话,瞧着周文才那欣喜的神情,众人一致愕然,尤其是张掌柜和小二,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不过,张掌柜很快就反应过来,然后,很是小心的问道,“周公子,您认识他们吗?”

周文才想也不想的应道,“那是当然。他们两个可是我爹的贵客呢!林姑娘,南公子,鄙人府上已经备下酒菜,请两位随我回周府就餐吧?”

周文才的话,犹如在这本来平静的湖泊,丢下一块大石头,震起了巨大的水花,随后,波浪汹涌。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两个被他们看作穷鬼,吃不起饭菜,要吃霸王餐的男女,竟然会是周县令的客人,没错,不是周公子的客人,而是直接是周大人的客人。

张掌柜和小二的表情,立即变得惊悚和恐慌起来。

因为,他们才刚刚得罪过了这两个客人,后一刻,就得知他们竟然是周县令客人,这……这太让他们惊慌了。

他们虽说是酒楼掌柜和小二,但地位根本就不高,除了比一般农民有些钱,

张掌柜和小二的脸色立即变得煞白,尤其是小二。

他之前能对着林月兰和蒋振南谩骂侮辱,那是他们毫无任何身份背景的情况之下,现在一眨眼,他本是轻蔑不屑的两人,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人物,这样的冲击,简直是让他觉得要找个地缝钻下去,好逃开这恐怖的一幕。

张掌柜愣神过后,再一次反应过来,脸色很是难看和羞愧,他对着林月兰和蒋振南说道,“二位客官,刚才是在下和小二不对,所谓不知者无罪,请二位原谅我们的鲁莽和无理!”

这话一出,林月兰脸色毫无变化,只是神色淡然对着张掌柜轻云淡写的说道,“张掌柜,所谓的不知者无罪,不知是指哪方面不知,又是哪方面无罪呢?”

她并不想故意难为他们,但是刚刚他们一口穷鬼,霸王餐什么的,也惹她有些不满。

她现在扮演的本来就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受人欺负了,肯定想要会闹了,不是吗?

张掌柜在额头上抹了一把冷汗,立即很是诚恳的弯腰对着两人说道,“两位客人,是在下和小二狗眼看人低,得罪了二位,请二位客人原谅在下的鲁莽和无理!”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明确又诚恳多了。

林月兰不想继续呆在这里让自已倒胃口了,她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看着足足十两,对着张掌柜清冷的说道,“掌柜的,结账!”

说着,瞧了一眼桌上基本没有动过的饭菜,随即又看到了外面朝里头探头探脑的乞丐,指着这些饭菜,又说了一句,“这些饭菜,让外面那些乞丐吃吧!”

十两银子,给乞丐吃……

这是在*裸的打着张掌柜和小二的脸面,更是在打食为天酒楼的名声脸面。

不是说吃不起,说是吃霸王餐的吗?

好啊,那我一下子掏出十两银子,足够买这一桌子的饭菜,让你们自已打自已的脸,让你们完全无话可说。

这完全是林月兰对他们的反击,而且还是重重一击!

张掌柜又惊又怒同时心里紧张的不行,他只得僵硬着头皮道,“好!”随即他就吩咐着小二,大声的呵斥道,“你还站在这里干吗?还不把这些饭菜送给外面的那些乞丐吃去!”

真是侮辱。

食为天的招牌菜,竟然用去招待乞丐去了。

可是,他知道不这样做的话,很有可能得罪的就不是这两个不明身份的家伙,而是周县令。

得罪了周县令的酒楼,还能在安定县混下去吗?

想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啊。

张掌柜面色发苦,暗自怨恼自已竟然看走了眼,同时更加怨恼的则是这个小二,如果不是他在误导他,说他们吃霸王餐,他也就不会跟着看不起他们,侮辱他们,还被周县令家的公子听见。

小二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着双手,哆嗦的拿起桌上饭菜,再小心的端出去,一句话都不敢吭声了。

这一幕,让周遭的客人看着,心里也是暗自发苦。

刚才,他们似乎也是在应着张掌柜,一同欺负了这两个人,不知会不会被他们记上了啊。

实际上,他们也是多想了。

对于林月兰来说,这事,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人,本来就是这样。

仗势欺人,狗眼看人低,欺软怕硬等等,他们只是趋于本能来选择自已最有利的一面而已。

如果是她,相对于熟识的人,她肯定也是偏向熟悉之人这里,而不是对于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伸出援手。

林月兰在这里也提不起什么兴致再吃下去了。

她对着周文才点头应道,“多谢周公子,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留下了一众人惊讶的表情。

这一幕,对于普通百姓人来说,很是正常,然而,在很久以后,再有人提起来时,忍不住遗憾不已,唉声叹气,说道,“如果当初,我不与他们一样,站出来为好说个话,那今天我是不是也能跟着喝一点汤呢?”

然而,往事毕竟是往事,世上没有后悔药。

林月兰和蒋振南跟着周文才再一次来到了周府。

这一次是真来吃饭的。

看着这些菜,像是色香味俱全。

然而,林月兰和蒋振南夹菜一进口,就微微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莫不作声的吃了下去。

对于两人的表情,周文才当然了然。

因为他可是吃过林月兰所做的饭菜,只是遗憾的是,他在县郡城,不能时常跑到宁安镇上去。

周文才惹着笑意道,“林姑娘,南公子,鄙府的粗茶淡饭,让你们见笑了!”

蒋振南是不会出声的,倒是林月兰轻笑着道,“周公子,你真是太客气了。我一个农农家女,能在周县令家吃上一顿,就算是粗茶淡饭,那也是我的荣幸。更何况,这些饭菜,可都是色香味俱全呢。”

色、香、味,可能只占了“色”吧。

周文才心里也是很明白。

三人茶饭之后,周文才笑着试探道,“林姑娘,你的手艺这么好,何不在这安定县开个大酒楼啊?”

他现在是不怀疑林月兰没钱,所以,直接开口说开酒楼。

“如果担忧资金方面的事,林姑娘,你放心,我周家可以凑上一点金钱。”周文才说道。他们周家不确钱这点钱,当然了,这钱可不是他爹贪污过来的,而是京城周家提供了一些他们的活动资金,再加他卖了一些字画等等各种收益吧。

林月兰没有立即应下,而是问道,“不知周公子提供一部分资金之后,想要怎么样的利益?”

林月兰在商言商,向来很是直接。

她本来就有打算在安定县开酒楼的。

不过,她与刘齐有协议在先,承诺过,不会在安定县内开一家与他一样的酒楼,所以他的酒楼,可是要与刘家不一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